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最强修真神话之大单于(7)

2021/6/11 11:37:46 作者:安保员老袁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最强修真神话
最强修真神话
作者:安保员老袁来源:纵横中文网
目睹村庄被灭,侥幸未死的赵叶,以剑入仙,以凡尘之躯,逆势崛起,横扫三千大世界!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这地,我要重造,那些屹立不倒的修真神话,我要一一颠覆!------赵叶

戈壁滩给人的感觉应该就是荒凉的代名词,但是现在的戈壁滩它却一点都不荒凉,不仅不荒凉而且让人感觉相当的繁华。人多的地方当然能够称得上是繁华,只不过这么多的人应该都称呼为士兵才算最正确,有士兵就不单单只是繁华的意思了。

巨大的沙丘后面有一个罩满兽皮的大帐,大帐上的所覆盖的狼皮羊皮和各种兽皮让人看后定会认为这里是贩卖兽皮的市场,但是如果在去看看大帐内你就一定不会在这样认为了,大帐内有雪亮的钢刀,有胳膊如树桩般粗细的勇士,这里是大单于的大帐,一个外人走进去就别想在活着走出来的地方。

戈壁滩上的夜风都是带着口哨的,各种让人汗毛直竖的声音缠绕在了一起,一遍又一遍的从大帐外溜过,就如同一个淘气孩童一次又一次的在你的面前吹响口哨来试探着你要不要出去揍他一顿的耐心。

大帐内的正中央有一把宽大的椅子,宽大的程度足够让一个人很是舒服的躺在上面。

大单于此刻就很是舒适的躺在上面,他微闭着双眼时不时的在眼皮下转动几下眼珠,他在用心和耳朵一起听,他的耳朵正在这荒凉的戈壁滩上过滤着夜风的口哨声。大帐内的两侧摆放着用兽皮铺垫的椅子,左侧的一把椅子上端坐着一个异族打扮的男人,两国交战的时候怎么会有敌国的人被奉为宾客呢?

马蹄声,夜风中突然间有了踏踏作响的马蹄声,当大单于的眼睛睁开,飞驰的骏马也已经来到了帐外。马果然是匹好马,如此之快的速度竟然能瞬间稳稳的停住了。而马上的人却没有停,翻身下马如夜风般的闪进了大帐之内,翻身下马的人如同一个提线的木偶,一进大帐就单膝跪在了地上,肢体恭敬的行着军礼,“回禀大单于就如同陈先生所判断的那样,西南方向五十里处果然发现了汉军的行迹,而且还发现了公主的马车。”

陈先生?谁是陈先生?

“公主的马车?传令下去骑兵全体出击。”大单于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立刻从那张宽大的椅子上跳跃了起来,他的精神一下子变得十足起来,这是个好消息,这个消息好比一杯清澈的美酒瞬间让他舒心了许多,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大单于很是疼爱的。

“大单于请慢。”左侧端坐的异族打扮的男人突然站立了起来柔声的说道。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如此柔声的说话呢?其实你如果细听细看的话你会发现这个男人是受过宫刑的。

“奥!陈先生对此又有何见解呢?”单于用手势唤回了传令官,他的样子是在恭敬的请教,毕竟能发现敌国的军队也是陈先生的主意。

受过宫刑的男人不慌不忙的从衣袖中拿出一卷丝绸慢慢的摊开在了地上,这卷丝绸是一张地图。

“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从这里往西南五十里的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我想大单于是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受过宫刑的男人半蹲在地上,用右手很是随意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下。

大单于微微的弯了一下身子,那个地方他怎么会不清楚呢?每一个在从原上长大的勇士都知道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有一个很是奇特的名字:雪狼谷。

那个地方绝对不是一个可以去闲逛的地方,知道和清楚那个地方的人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那里闲逛的。

“那么陈先生您的意思又是什么呢?”大单于将语调放的很慢试探着问道。这个受过宫刑的陈先生到底是怎样一种来历呢?他怎么会如此的受到大单于如此的礼遇如此的尊重呢?

“等。”受过宫刑的陈先生只说出了一个字,这一个字的意思与大单于刚刚下的出击命令刚好相反,但大单于还是欣然的接受了他的意思。

“能够想到快速的迂回袭击我们后方的将军断然不会是个平庸之辈,他敢走那个地方自然是有他独特的想法的。我们和他们之间是敌对的关系这一点是可以确定,但是如果我们到了那个地方,那成群的狼群说不准会和谁成为敌对的关系,到那个时候我们的敌人会瞬间变成两个,一个是大燕国的军队,而另一个就是数量众多的狼群,如果我们现在去那个地方说句不好听的话语恐怕到那个时候我们都会成为群狼嘴中的肥肉。”

姓陈的先生说的一点都不假,这群狼的眼中只有食物,不管是匈奴人还是大燕国的人对它们来讲都是食物,谁闯进了它们的地盘谁就是食物。

“他们大概有多少军队?”大单于转头看了一眼半跪在地上的探子慢悠悠的问道。

“回大单于的话人数大概也只有几千人的样子,因为看他们燃起的火堆并不是很多。”

“几千的人马就有胆量避开我们的主力敢去端了我们的老窝,这领兵的将军看来不仅聪明而且胆识勇敢的的很啊!”如果慕容尚知道自己得到了大单于这么高的夸奖,他的心里应该用怎样一种想法去理解呢?应不应该感到高兴和自豪呢?

“我们虽然不去雪狼谷但是我们可以去这个地方的,这个地方也是个很好的地方,因为在那个地方很适合我们去等人的。”陈先生说着用手在地上的地图上指出了一个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现在就要动身吗?”大单于急切的问道。

“这倒不用,我现在需要等一个消息,我们汉人的习惯我最清楚不过了。他们敢在雪狼谷那里安营扎寨无非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要么是设一个陷阱等着我们前去送死,而另一种就是他们是在给我们设了一个假象吸引住我们然后暗中却已经让他们的主力军队悄悄跑掉了。”

“这怎么能行,如果真的如先生所言的是后面那一种假设,我们怎么能让他们这么轻松的跑掉呢?更何况我女儿还有几名宗亲还在他们的手里。”

“就是因为有大单于的宗亲还在他们的手里我们才更加不能贸然出击去硬碰硬的,能够成功偷袭到我们后方的将军,他所领导的军队战斗力一定不弱,其实现在我倒是感觉最后那一种假设却恰恰对我们很有利。”

“您是说他们暗中跑掉了对我们有利吗?”

“嗯,就是这一种假设,因为他们不可能全部跑掉,想要成功吸引到我们的注意力他们必须也要下一些本钱的,我想至少会有那位出色的将军会留下来冒险指挥的。”

“但是我的女儿还有一些宗亲在他们的手里,如果真的是第二种假设放走了他们岂不是相救无望了吗?”

“如果我们现在俘虏了大魏王朝的太子大单于你会怎么去做呢?”

“当然是用来当作筹码换点好处回来。”

“我们汉人也会这样想的,以我看你的女儿和你的宗亲不仅不会受到任何的怠慢而且还会被奉为上宾成为将军们所立战功的证明,所以他们现在绝对的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那么我们现在要去的那个地方先生又是怎样一种意思呢?”

“大单于我们的后方现在已经被大燕国的军队一窝端了,军队上下的士气肯定处在低落的氛围内,更何况我们内部看似团结但是这不小的失败定然会让部族中的有些头领心存歪念的,所以大单于你现在非常需要一场胜利来重新树立起在军队中的威望,大单于您想想看,如果大燕国军队留下的是支诱饵的军队,那么我们面对这支人数很少的诱饵军队想要找一场胜利是不是会很容易做的到呢?”

大单于没有作声,陈先生说的话语他需要慢慢的去消化,虽然他没有立刻彻底的消化完,但是他感觉陈先生说的很有道理,此次的后方失手似乎已经快要在军队的内部被看成指挥无能的笑话了。

大帐外又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又一匹探马回来了。

“回禀大单于,我在西北方向发现了趁着夜色潜行的大燕国的军队,人数大概有数千人,从行军的方向上看他们潜行的目的地大概是他们出发时的边城要塞。”

大单于和陈先生很是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大单于大声的笑了,很是狂妄的笑了。陈先生也笑了,不过他的笑没有声音。

没有声音的笑容通常都会包含着最让人去捉摸的意思。

“传令下去骑兵集合,目标西南方向。”大单于突然间开口说道。

“大单于是不是说错进攻的方向了呢?”

“陈先生不是要我去进攻少数的士兵吗?”

“进攻少数的士兵虽然成功的几率会大一些,但是并不代表可以完全的取得胜利,你应该传令下去进攻西北方向才对。”姓陈的先生神情悠闲般缓缓的卷起了铺在地上的丝绸地图。

大单于的头脑中迅速的闪烁了一点光芒。

“传令下去骑兵集合,目标西北方向。”他的这个命令陈先生没有阻拦,因为陈先生已经对着他微笑了,因为偷袭逃跑的军队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胜利,他们的目的就是逃命又怎么会去誓死决战呢?

大单于的这个决定是刚刚才想到的吗?其实这个决定他早就想到了,只是差陈先生的一个微笑而已罢了。陈先生现在不光微笑了,而且还对着一旁的一名身躯如铁塔般的士兵招了招手。

“燕塔将军一会儿还要劳烦你在混战中帮着寻找一下大单于的叔叔。”

“属下明白陈先生的意思,我就是拼了性命也会救出大单于的叔叔的。”

“燕塔将军你一定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让你乱军之中找到他之后然后趁乱宰了他。军队交战刀剑无眼伤及无辜都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就算是错杀了自己的人也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了。”陈先生已经揣起了地图,此刻的他正细心的修饰着自己的指甲。他的话语是不是说的太过露骨太过直接了呢?

“这个?”被称呼为燕塔将军的人面露吃惊的说道。

“这个就是这样一种意思了,你想久了也许会想明白的,但是想明白了也不见的是一件好的事情。。”

大单于的脸上是没有任何表情的,他静静的看着陈先生,也许在他的心里此刻想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也许当一个人心中的秘密被人看穿之后都会是这样的。

陈先生所说的话恰恰是他想说却又不敢说在明处的话。

慕容尚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被称为雪狼谷吗?他也许并不知道,他只是知道一场生死的较量也许真的要来了,因为此刻的他感到了寂静,一种即使有风声呼呼作响也能让人感触到的寂静。

如果主帅和薛军师知道他们就要遭受进攻的事实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呢?也许这种感受就像喝了美酒之后才知道酒里有毒一样的绝望。

这种绝望通常都是很美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同学成他的金主了之第七章

    比起第一天的睡到自然醒,越前今天的醒法就太痛苦了。他做梦在加满了泡澡剂的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澡,结果不知怎的浴缸里的水不停上涨,他拼命的扑腾……最后还是溺水了。唔……呼吸不了了……好痛苦……越前惊醒坐起。墨绿色的刘海下细碎的汗珠若隐若现,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睡得迷蒙的琥珀色大眼捕捉到一抹紫色纤瘦的

  • 和法医学长住在一起之瞬间移动

    看着闪闪认真的眼神,肖无为心疼地抱着她们两个。两个小孩子从小就没有妈妈在身边,自然会非常渴望家里会有一个想妈妈一样的女人。这个愿望自己虽然现在不能为她们实现,但是,将来总会有一个女孩愿意投入自己的怀抱的,那时候,就叫两个小家伙叫她妈妈。陪着两个小宝宝入睡之后,肖无为静悄悄地起身,先给两个宝宝的小白马

  • 男神校草领回家之生死由命(2)

    “保大的吧,我不能让刚儿没了媳妇啊!”二谷的婆婆颤抖着说道,眼睛已经哭的通红。可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李二谷的婆婆愣在了原地。“三娘,我不是,让你保大的嘛?”里屋传来三娘高兴的笑声,“真的是上天保佑,上天保佑啊!这孩子和母亲都平安了。”李二谷的婆婆在众人的搀扶下来到里屋,看着尚有气息的李二谷和三娘怀里

  • 不想当影帝的演员不是好学霸第5章在线阅读

    范克勤笑了几声,继续念道:“水果妹妹回复说:你不就是要钱吗?我们影迷凑了钱,请你放过我们的星星吧。这样,我们不如见面再说。甄霸道回复,道:有钱什么都好说,来我们大东台吧,到了联系我。”范克勤放下手机,道:“没别的信息了,恩……这是证物,先放在这里,看看还有什么。”跟着他看了眼地上的血迹,用笔敲了敲自

  • 异界咸鱼主宰之若有缘,以后再来锤你【1更,求收藏】(8)

    吟~~~~猛然,一道嘹亮,透着无尽龙威的声音响彻天地,只见盘踞在浩瀚山脉上的这头血龙,睁开了那一双血眸。它仿佛从无尽血海中走出,血光无尽,淹没了天地,淹没了无尽万法,紫气退避,天地灵气停止了涌动,像是上古祖龙临世,带着无上威压而来。整个大凶之地内的生灵,在这一道龙吟声下,尽皆匍匐,瑟瑟发抖。它,是这

  • 人间试炼游戏在线阅读第8节

    “人死了有一小段时间,血液已经基本凝固。”牧童一边检查着邓竞残破的尸体,一边说道。“断头处切痕粗糙,应该是被生生剁下来的,不是特别锋利快速的机器,杀人者也没有特别斩首的经验和技能,所以砍了好几下才砍断。”“应该就是那个了。”牧凛接过话茬,朝另一边墙角处呶了呶嘴,只见一把短柄斧静静的躺在地上,斧刃处还

  • 我撩的男神是重生的第4章在线阅读

    救护车刚把这次车祸的四名伤员送到飞仙大学堂附属医院,医院值班的张副院长就接到了校领导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们优先安排对这四名伤者的治疗工作,减少对学校的不利影响。后面处理起来就很快了,大概情况最好的是那位小朋友,他只是下巴给树枝划伤了一道小伤疤,清理创口上药包扎后,都不用缝针。车上的那两个人由于安全气囊

  • 玄龙纪在线阅读第3章

    第三章黑石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哈哈,太爽了,早就想揍他了,今天这同学会来的值”老周爽朗大笑道,陈昊心情也是爽快的很,但是陈昊依稀记得杨剑生让陈昊喝酒的时候,苏芮一句话没说过,冷漠的好像陌生人,从始至终没帮陈昊说过一句话,这让陈昊心里多了一层失望,还记得他们一起看电影,一起写论文,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唉

  • 别动本尊点心在线阅读第四章

    纵横网搜作者言念君子

  • 不熄在线阅读第四章

    “噗哩,也说不定,”仁王持保留态度,“她只是在养精蓄锐顺便让敌人放松警惕,准备来个鱼死网破,反正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她也没什么可顾及的了不是吗?”“原来在你看来她以前的那些行为还是在有所顾忌的前提下?”柳生冷嘲。“起码,”仁王瞄了幸村一眼,“还是有回避的,多多少少。”“什么时候网球部的内部会议改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