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都市之超级睡眠系统之遇故人

2021/6/11 11:13:36 作者:貌似高手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之超级睡眠系统
都市之超级睡眠系统
作者:貌似高手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阳无意中得到了一个超级睡眠系统,一觉醒来就挣了十个亿。而且系统还能升级,这会不会太强大了?不不不,就是要这么强。你有好爹,我有系统!你有武功,我有系统!你会修仙,我有系统!美女跟我混吧,我可是有系统的人。阳少你真坏!可是人家喜欢。阳少你真好!什么人家都要。(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是夜,楼千秋忽然惊醒,一个下午的时间,仿佛把前世的所有事情在梦中又体验了一遍。

梦醒后,只觉凉风吹过,脸上冰凉。伸手摸过,脸上布满泪痕。

在梦里,看到了笑着喊他阿秋的阿姐,看到了伸着手唤他过去的母妃,看到了纯良无害的喊他小弟的大哥二哥,不知什么时候起,一切都不一样了。

闭了眼,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身影,身形修长,是个男子,洁白的衣衫,面庞清秀,墨发用发箍束起,周身一股生人勿近的寒气,右手执着长剑。

只是,唯一让人觉得心疼的是,红红的眼眶里布着血丝,一脸愁容,那人忽然张嘴想说什么,一开口有血流了出来。

“他想说什么?”楼千秋喃喃低语。

登上靴子, 披了件外袍,准备起床出门透透气。

忽然一人闪到他面前,抱拳道“小宗主,你要出去吗?”

楼千秋被突然蹦出来的人吓的心肝疼,定眼看,这一身绿油油的是啥情况,在配上这高冷的脸。

“嗯…小风情,这一身很搭你啊。”好吧,不管怎么说,他家小风情好歹也会选衣服了,得夸夸。

本来还有些别扭的风情,耳垂微红“谢小宗主。小宗主要出去么,我陪着你。”

楼千秋点点头,起身“我觉得有些心闷,想出去走走,你不用陪我啦,我就转转,就回来了。”

“好的,我们会在远处看着小宗主的。”风情固执的说。

“好吧,有事我会喊你们的。”

风情暗戳戳的隐入暗处,一个招呼都不带说的。楼千秋摇摇头,紧紧外袍,推门走了出去。

他的寝宫在整个王宫的东南方,离主殿最远,不过附近有个小花园,花园中间有个荷塘,他以前最喜欢待在那里,因为有小鱼陪着他。

他慢悠悠的在石道上走着,石道旁种满了栀子花,他喜欢这个花的味道,每每走过,就会多吸下花的清香。

不多会,就走到了池边,夜黑,看不清里面的小鱼,但是也能闻到荷花淡淡的香味。

还没呆一会,突然听到了脚步声。“这么晚了,还有人来这里?该不会是偷情来的吧。不行,得躲起来。”

扭头瞅了瞅四周,他侧后边有个大假山,正好可以躲躲。刺溜一下就蹭了过去。

一过去他就方了,因为他的身后,好像有个人。

现在喊风情过来还来得及不。

后面那人当然不会给他机会的。直接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嘘,别说话,我就放开你。”

听到男子刻意压低的声音,楼千秋仿佛被雷击中。嗯?这声音好熟悉啊。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个人的身影。

楼千秋木木的点头,身后男子果然放开了他,他不由想回头看下那个人的模样。结果头刚动,身后男子一把短匕首就横在了他的脖颈上。

“喂,刀剑无眼啊,你注意啊,别手抖把我脖子划一下。”

身后男子暗中翻了个白眼,“我手一向很抖,你如果再说话,我万一手抖了就不好了。”

嗯?看这个狠辣劲,是云间那个傲娇无疑了。死傲娇一开始就这么皮的么?为什么前世遇到的死傲娇走的是高冷范。

“有人过来了,你往我这边点,不然被发现了,我真的会杀你垫底的。”身后人略有些着急,收了匕首,一把把他拉了过去。

这下好了,楼千秋的背紧紧靠着那男子的胸膛,还能感受到男子心跳的感觉。完了完了,这什么情况。

前世死傲娇就对他恨之入骨,恨不得杀他泄愤,就连他死了,那个傲娇还要拿着剑想砍他。

这下贴傲娇这么近,会不会直接拿剑把他背上的皮割下来啊。

楼千秋内心正丰富的脑补着,外面有人走近了,离他们仅十步之遥。

两人自觉的一动不动以他们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外面的人是谁。

楼千秋抻了抻脖子,“外面那人好眼熟啊。好像,好像是我阿姐。另一个,是谁啊?”

“喂,你在往里挪挪,我感觉我这位置有点显眼嗳。”说着手伸到后面戳了戳那人的肚子。

少年红了脸,还是乖乖的后退,给他挪了一点点。楼千秋此刻是半蹲着,正抬脚往后挪,却不慎踩了自己的衣摆。

这下真的是重重跌进后面那人的怀里了。少年怕他动作太大引起外面人的注意,左手一勾,搂住了楼千秋的腰,将他圈在自己怀里。

楼千秋整个人都僵硬了,这什么情况?投怀送抱?嗯?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你别多想,我只是怕会引起外面的注意,嘘,她们说话了。”少年轻轻辩解道。

楼千秋也不在多说,静静地听着外面人的对话。

楼轻寒面对着荷池,平静的开口“你是说,那曾晚晚要回来了。”

她身后那人低声答道“是啊,公主,那曾晚晚,以前跟着她祖母回到了清扬老家。谁知道,就在前天,居然回来了。”

前天,那就不是楼千秋跌水的那天吗。难道当时阿姐突然离开,就因为这事?

楼轻寒冷冷的说“曾晚晚,他父亲是当今丞相,接她回来定然是有所图谋。你是听何人所说,父王要将她许给阿秋的。”

“回公主话,奴婢有个姐妹,是在丞相府里伺候丞相大公子的。是听大公子说的。”

“这个曾晚晚想的倒美,妄想嫁给阿秋,阿秋岂是她这等有心机之人可染指的。”楼轻寒狠狠地甩了下衣袖。

“公主莫气,这个曾晚晚是丞相前夫人的遗孤,公主若不喜欢,大可以引她来宫里一坐。到时候是生是死,可就由公主来决定了。”

楼轻寒叹口气,“不了,你让你那姐妹好好盯着那曾晚晚,若他们有任何举动,第一时间来报。”

“以后有事直接来我殿里就好,偷偷摸摸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做什么呢。无事了我就回去了,你也回去吧。”说罢便拂袖而去。

后面那婢女目送楼轻寒离开,瞅了瞅四周,也疾步离开。

她们都走了后,假山后的人才放松下来。

“曾晚晚回来了。但是阿姐为何如此紧张?”楼千秋喃喃的说。

他没感觉到,身后人听他说完这句话后,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前世,遇到曾晚晚是在百花宴上,她无论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极美的。他也一直不觉的不妥,还一直欣喜,他俩所有的爱好都一样。

以为是上天赐给他的姻缘,谁知道是一开始就给他布的棋局。

腰上的手搜的一下收了回去,只听那少年清冷的声音传来“她们走了,你可以起来了。”

楼千秋这才想到,他还靠在死傲娇的身上,猛的跳了起来。

转身后退几步,警惕的盯着少年“那啥,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能杀我灭口。”

少年早已恢复清冷的样子,淡如水的眸子静静看着他“你,可是大炎三皇子楼千秋。”

“啊?你不认识我吗?”楼千秋一阵懵。哦对了对了,他们认识的时候都早了,几年过去了,没印象正常。

不过这个时候的云间,可是真的好看。

少年浅灰色的眸子,好像闪了闪“我,不认识。你是谁?”

“我叫楼千秋啊。楼千秋的楼,楼千秋的千,楼千秋的秋。哎你……”他还没说完,只见一个人猛的扑了过来。

楼千秋懵了,少年紧紧抱着他,让他喘气都有些难,一时间,不知两只手应该怎么办。

轻轻拍拍少年的背,安慰着“好啦好啦,有什么不开心说出来嘛,你这样抱着我,让人看到了会误会的。”

少年顿了顿,松开手,转身背对着他。“你,不要生我气。”

说完这句话,少年足尖轻点,瞬间消失在黑夜中。只留楼千秋一人在风中凌乱。

“这个傲娇,这是怎么了?以前不是一见面就会各种讽刺我的么。”

突然,有四个人暗戳戳的移到他身后,花翎先开口“小宗主,这个人,要不要我们去办了他。”

月洛最兴奋“小宗主,派我去吧,我保证把他的胳膊腿拆的连都连不上。”

雪澜一脸忧郁“洛儿,你这么暴力不好的。”

月洛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一个大男人,跟个女人似的,去去去,离我远一点。”

雪澜委屈的瞪了她一眼,倒没有说话。

“不用了,他是我一旧友。我们回去吧。”楼千秋正准备回去,突然“哎等等”

突然发现,这四个人是都换衣服了。风情一身绿衫也就算了,花翎一身粉衣,本来吧,是挺好看的,但是,这衣服这么多大花花是什么鬼。

花翎见楼千秋盯着她衣服看了许久,不由骄傲的说“小宗主,好看吧,这可是我从兰花楼里头牌那拿的衣服。”

楼千秋头上划过三根黑线,没记错的话,兰花楼是座青楼吧。估计风情的衣服也是花翎从青楼顺过来的。

无奈的摇摇头,算了他们自己喜欢就好。

雪澜身着蓝色衣袍,跟他的忧郁性格挺搭的。

月洛这小妮子,身着大红衣衫,整个人英气逼人,如果忽略掉她的脸的话。

“你们,挺不错的。”说完便转身大步朝殿里走去,边走肩头还不挺的抖着。

“小宗主为何一抖一抖的。”风情闷闷的开口。

花翎想了想“可能是欣慰我们会穿衣服了。”

月洛点点头,表示赞同。

雪澜正准备说话,被月洛一个眼神憋了回去,委屈的看着地面。

事实上,楼千秋快要被这四人的穿衣风格笑晕过去了,哈哈,但是,不敢说,不敢说

两日后,

青梦殿里,楼千秋正被他阿姐追的满屋子跑。

“啊!谋杀亲弟啦!母妃,快来救我啊!”楼千秋吼的很杀猪一样。

楼轻寒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将手中书本向他丢了过去。“你还好意思向母妃哭救,明日就要去学堂了,你已经落下了四天的课程了。不补回来的话,去了夫子会生气的。”

某皮皮秋坐在客青脚下,头倚着她的腿,正各种撒着娇。

楼千秋没有把这事告诉客青,因为阿姐也没有做什么不利的事情,也没什么必要说出去。

“母妃,你看他。”

客青无奈的笑了笑,“随他吧,阿秋刚醒,就让他玩吧。”

“就是嘛阿姐,我好不容易才下可以地随处走,我不想看书嘛。”楼千秋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楼轻寒也是无奈,“好吧,明天去学堂,你就不可以偷懒了阿。”

“嗯嗯,阿姐最好啦。”

“客妃娘娘,柳公公来了,在外面侯着呢。”客青贴身婢女明珠站在门口传话。

客青闲散的理了理衣衫,道“让他进来吧。”

“唯!”明珠转身出去。接着传来“娘娘请公公进去。”

不一会,便听到了脚步声。还未见人,先听到了声音“哎呦,杂家给娘娘请安。娘娘可安好。”

这公鸡嗓,听了真是让人一阵恶寒。接着一位身着绿衣,头戴宫帽,胳膊上搭着一根拂尘的人走了进来。

话说,一个男的,摸那么多粉底,真的好吗。走一步那脸上的粉就刷拉掉一层,楼千秋真的是不忍直视。

柳公公走到大厅中间,向客青行了礼。

“公公辛苦,不知何事前来本宫的青梦殿啊?”客青自然也是不喜这人,便直接开门见山的好。

柳公公噎了下,恭敬答“陛下说了,外面百花开的正好,五日后要为大皇子举办百花宴,到时娘娘跟公主皇子可要按时出席呀。”

“嗯,知道了。”

“这……”虽然气氛很尴尬,但是明明给别的娘娘通传的时候,都有奖赏拿,这位娘娘,怎么一点都不识趣。

“哦?公公是不记得出去的路了么,明珠,送公公一程。”客青也懒得客套,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明珠走进来面对着柳公公做了个请的手势。柳公公一张老脸微红,轻哼一声拂袖离开。

客青一掌拍在桌子上,愤愤的说“这楼千尺,阿秋好歹也是他的孩子,如今受伤他竟然一声问候都没有,还想着给大皇子开百花宴。”

“母妃别气,父王日理万机,岂能为我耽误了国事。我有母妃阿姐陪着就很开心了。”楼千秋头挨着她的膝盖蹭了蹭,安慰着。

楼轻寒坐在桌子旁,表情凝重,“百花宴,是为了给大皇子选妃所举办的宴会。为何我跟阿秋也要去?”

客青愣了愣,这才想到这个问题,突然想到了什么,拳头越发握紧。

“母妃不用担心,我跟阿姐还未及第,父王或许是想让我们去瞅瞅。”楼千秋没心没肺的说着。

客青点头“说的也是,好了你们闹了许久了,都回各自殿里歇着吧。母妃也有些困了。”

楼轻寒起身做了礼“母妃歇息吧,轻寒告退。”

“阿秋也告退了。”楼千秋手撑地爬了起来,简单行了礼。就跟着楼轻寒一同出了门。

客青见两人离开,不由手撑着额头,皱着眉叹气。

有人走到她身边,她头也没抬,“孟妈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孟仪,客青的乳娘,进宫时陪她一起入宫的。

孟仪伸手为客青斟了杯茶,安慰着“小姐不必忧心,秋皇子和寒公主如今已经长大了,而且也有暗影宗在他身后保护着他,小姐可以歇歇了。”

客青接过茶,眼里有着忧愁“但愿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静水寒:萌女穿越记第八章在线阅读

    陈唐走下楼,来到了自己桌位前,正面看着那个年轻人,和往常一样,观察着他的手,虎口上有老茧,用枪高手,手指关节处有老茧,格斗高手。陈唐看出了一切,但是什么都没有说,拿起果汁杯,将杯中的饮料一饮而尽,取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对孔芊芊说道:“我们该走了!”孔芊芊还没有说话,那大小姐脾气的路澄却不乐意了,还

  • 人在虫族有点励志季月的心事

    忙忙碌碌了一个星期,在星期六的这天,不少人都会起的很晚,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林磊却还要去饭店打工,虽然这个时间段没有多少人,但是能多上一会儿班就能多赚点钱。好在饭店距离林磊家并不算太远,骑自行车十多分钟就到了。由于刚才跟小龙谈话废了不少时间,害得林磊快要迟到了。林磊也不管自行车能不能受得了,拼命的

  • 世事何曾是绝对之被唤醒的青春

    第七章被唤醒的青春薇儿篇记得在初中的时候,在自己的教室里往对面看去,就会看到对面那栋高中部的教学楼,近在眼前却又是那么的遥远,曾经认为那里面里走出的学哥学姐们是那么的高深莫测,固执的认为他们身上就好像披着一层很耀眼的光芒外衣,让我们这些小初中生那么的羡慕那么的向往。可是就在现在,我也如愿以偿的走进了

  • 量子霸权差距

    快速的回到柴房内,嬴天甚至连那被自己弄破的木门都来不及去修复,马上盘膝坐在了地上,体内的元气快速的运行起来,眉头已经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脸上更是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虽然刚才击败嬴路看起来轻松无比,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维京勇士的身体强悍程度远远超出了嬴天的意料,尤其嬴路这种更是受过多年训练的正规战士。一

  • (快穿)改变剧情的正确方法之划清界线

    李家大院,一个很传统的四合院,不同于平常的四合院,这座门口挂着李宅的四合院看似没有什么,实则明岗暗哨,且真枪实弹,守卫全幅武装,足以见得里面住的人身份很不简单。李家老宅就在这里,此刻李家老宅热闹非凡,一共有两波人,主者客气,客者也笑哈哈。“怎么还没有到?”坐在上首的老者突然转向一边,充满威严的发问。

  • 洪荒之功德99999999之父亲的真本事(下)(3)

    第三章:父亲的真本事(下)邱之心在李双儿的怀里温存了一阵子,甚至都有些不愿离开这温暖的怀抱了;只是天这么热,李双儿有些受不了了。“那个,咱们先去我的公司吧,邱大师?”李双儿有些尴尬的对着邱圣说道。兰儿也看出自己老板的窘态了,没想到自己的老板会被一个小屁孩吃豆腐,兰儿想想就觉得好笑。李双儿站起身后,邱

  • 奉子为婚水性杨花的贱人

    这声音温柔谴绻,出自我每晚做梦都会梦到的男人。我没敢回头看他,僵直了身子,紧紧绷着脸,维持自己的冷静。“小臻,你不应我吗?”陆越见我没有反应,搂住我腰肢的手紧了紧,他滚烫的胸膛几乎紧紧贴着我的后背,声音沉哑地又叫了一声。我连眼睛都不敢眨,怕自己失控会泪奔。“你放开我。”我调节了好一会,才缓慢地吐出这

  • 重生之忍者之路在线阅读第4节

    当唐雨出了洗手间后,不久,录制就要开始了。此时,杨宋走到了她的面前,对她说:“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努力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唐雨微笑着点了点头,应了声:“嗯。”唐雨就同前辈们一起走上了舞台,和他们一样充满自信得走上了舞台。唐雨在心中暗暗想到——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倒是真得不假,旁边得每一个前辈,都

  • 变身萌娘的男仆被人暴打,任务完成

    布世仁的一句话,吓得虞人一个激灵,也不敢怠慢,一下子把饭钱多从他的身上给提了起来,往一边一甩。不得不说,虞人这个人打架的能耐还是不小的。范钱多虽然身材有些瘦弱,但至少也有一米八零的身高,体重差不多也有一百三十五斤,居然被甩出了五米远,这力气可谓不小啊。被这么一甩,范钱多疼得龇牙咧嘴,衣服都被磕破了,

  • 被迫和残疾新帝成亲的日子第8章在线阅读

    在建筑工地上面做事的辛苦加上天气的炎热有时会觉得让人心情烦躁,为了赶上工地进度的步伐,在老板的催促下大家可真是完了命的在拼。他们在忙着手里的活时还会遇到监理的检验,而赵忠平他们接下的这批活负责监工的正是李爽,赵忠平只是一个包工头,此人为人处世非常圆滑,他不像其他的包工头摆谱耍大牌,因为他也出生自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