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天之骄子:四匹狼的爱情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6/11 10:55:51 作者:方家小六 来源:3G小说网
天之骄子:四匹狼的爱情
天之骄子:四匹狼的爱情
作者:方家小六来源:3G小说网
当爱来临时,谁都没有错,爱上他,只是一种缘分;当爱进行时,谁都不退出,爱上他,只是一种幸福。有四个男生,天之骄子般,高富帅,篮球界的四匹狼。皇甫京:“嘻嘻!你这个笨女人!”莫皓然:“对不起,我爱上了你!”舞枫断:“知道吗?你就是唯一!”风澤漄:“谢谢,我是你男朋友!”

“观众朋友们,今天是2003年11月07日,NBA开赛第三场比赛,今天的比赛,洛杉矶快船队做客丹佛,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在这里取得胜利,终止他们的连败?请大家拭目以待!”

球馆内,现场解说员的声音通过喇叭回响在整个会场。

四周无数的球迷挥舞着手臂,发出巨大的嘘声,试图干扰着客队球员。

“果然气氛火热啊。”

楚风坐在板凳席上,犹如好奇宝宝一样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在他身边,王治郅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场上的局面。

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第四节的最后三分钟。

快船队以92:97落后5分。

主教练迈克邓利维的脸色显然有些不好看。

这是他执教快船队的第一个赛季,本想让球队彻底摆脱鱼腩的身份,可是开赛至今已经两连败了,要是今天继续落败,他的脸往哪放?

当看到卡梅隆安东尼稳稳的命中了中投,邓利维低骂了一声,嘶吼了起来。

“防守,防守!要我说多少次,保护篮板球!”

“卡梅隆安东尼的确不愧是天之骄子!”现场解说员兴奋的呼喊道:“一记稳稳的中投之后,又是一记抢断!长传给了前方的厄尔博伊金斯,两分不中,篮板球!”

双方球员瞬间聚集在了一起,争抢篮板球。

“哔哔!”

裁判的响声瞬间响了起来。

“克里斯卡曼争抢篮板犯规!掘金队罚球!现在距离比赛还有最后1分36秒,比赛看来要结束了!”

解说员大声的说着自己的观点,“等等,什么情况?昆丁理查德森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天呐,他受伤了,这对于快船队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球场地板上,昆丁理查德森蜷缩成一团,紧紧的搂着自己的膝盖,脸色痛苦。

“FUCK!”

看见这一幕,邓利维再也遏制不住情绪,痛骂出声。

关键的追分阶段,主力后卫伤了,这场球,还怎么打?

他扫了眼替补席,现在能够上场的后场,竟然只有那个十天短合同的华夏人!

“该死的!”邓利维再次骂了一句,扭头冲着替补席招了招手,“那个华夏人,给我上场!记住,一定不要漏人!”

“小楚,小楚。”王治郅连忙戳了戳身边还在出神的楚风,“教练喊你呢,该你上场了,把握住机会!”

“放心吧王哥,看我的表现!”

楚风这才回过神来,嘿嘿一笑,从替补席上走了出来。

“邓利维换人了!换上了……一个华夏人?”

当看到楚风走入球场,现场解说员愣住了。

不仅是他,全世界转播这场比赛的电视解说员,同样一脸懵逼。

这个华夏人……什么来路?

NBA之中,什么时候又多了个黄种人?

“资料,我要资料。这个华夏人的资料呢?”

现场解说员连忙扭头冲着助手道:“没有资料,你让我怎么解说?”

楚风可不知道,自己的登场让世界各国的解说员如今处于懵逼状态。

他嘿嘿一笑,走到同为新秀的克里斯卡曼的身边,看着这个足足比自己高了两个脑袋的新秀,笑道:“抢到了篮板,记得传给我。我来带你们走向胜利!”

克里斯卡曼眨了眨眼睛,一脸懵逼。

这个短期工……太狂妄了吧?还带我们走向胜利?

“比赛继续进行!”

解说员整理了下情绪,“快船队替补理查德森的是1号选手,掘金队罚球之后,双方的差距已经到了8分的分差。”

“现在快船队再次进攻,肯扬杜林控球到前场,快船队球员开始了跑位……等等,这个华夏人,在干什么!”

解说员的声音变的极度惊诧。

球场内,楚风站在左侧距离三分线足足一米的位置上,双手叉腰,一动不动。

那副样子,好像完全就是一个局外人。

你们玩你们的,我看我的。

“这个华夏人!”邓利维挥了下手臂,极度不满。能力怎么样还不知道,可连最基本的态度都不合格,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用!

他已经打定主意,等到下一个死球,就让这个华夏人下去,老老实实的呆在板凳上!十天合同到期,就滚蛋!

楚风心里同样郁闷异常。他加入快船队不过是昨天的事情,什么所谓的战术,跑位,完全就是一窍不通。

除了站在原地等球传过来,他还真的想不到自己还能做什么。

队友们倒是并没有在意楚风的行为,毕竟楚风虽说一动不动,但也牵制住了一名防守球员。

肯扬杜林立刻运球试图突破,但仅仅只是第一步刚刚跨出,他的面前顿时多出了两道人影,封锁住了他的去路。

无奈之下,肯扬杜林只好将球传了出去,然而当球脱手,他才大呼不妙。

因为他传球的对象,赫然是楚风!

“该死的,这个华夏人千万不要乱来!”瞧见这一幕,邓利维忍不住祈祷了起来。

“彭!”

篮球精准的落在了楚风的手中。

“给我,给我!”禁区里,克里斯卡曼高举右手呼喊道。

楚风嘴角咧了咧,并没有理会克里斯卡曼的要球,毫不犹豫的高高跳起。

超远三分!

防守球员一脸懵逼,这就投篮了?不是应该往前走两步么?你距离三分线可还有足足一米呢!

“华夏人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这个距离实在太远了,这对于快船队实在是太过致命,我真的不知道,邓利维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人……”

现场解说员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判断,只是下一秒,他的话语戛然而止。

篮球在半空中不停的旋转,呈现完美的抛物线,向下落去。

“唰!”

空心入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摄:救世主游戏之十九,你不是异类(6)

    “十九,你怨孤吗?”商引羽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属下不怨主人。是属下异于常人,身子不堪入目……”十九嘴唇微颤,似是再难忍受皇帝的注视,缓缓并合双膝,跪于锦被上,俯身叩首。一声“不怨”,商引羽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回答,但他并没觉得开怀,这样沉默跪伏的十九让他有些难受。十九是不怨,但他

  • 去瓦罗兰做英雄在线阅读第七章

    早上起来的时候,景溪觉得前所未有的精神奕奕。他昨晚上好像做了一个美梦,但是又什么都记不清楚了,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好心情。他的脑门心烘烘的发热,并不难受,反而觉得头脑清明,就连忐忑不安的心也安定下来了,那些难过和空虚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温暖得就像是泡在热水里。“这就是中彩票的威力?”景溪用力抓着头

  • 情来不自禁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7节明英山悬崖每一年冬天,明英山里总会下雪,山里的雪,显得格外的白,满山的树木,都挂满了雪花,像披上了一层白色的银装,点缀了盛开的白莲花,使万物都变得那样的纯洁。山里的雪盖满屋顶上,铺在了道路上,洒满山间,大地一片银白,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天地融为一体,笼罩在这白色的世界里。模拟测验结束后,丹玲儿

  • 益智类游戏天命修士

    大千世界,弱肉强食。亿万种族中,诞生了无数修士。修士修炼一途,乃行逆天之事,会受到天道排斥,更有甚者灰飞烟灭。人族乃是这亿万种族的一方强族,人类从小便可通过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成为修士。传说,修炼至强者有飞天遁地之能。传说有天赋的人族修士在越过炼体、练气两个基础阶段后踏入通玄境便有机会沟通天上星辰

  • [鬼灭之刃]成精第四章在线阅读

    街道地势不平又狭窄,刚好够一辆消防车通过。徐鲁从窗外看见远处一居民楼起火,火势还不算小。前面有几辆汽车堵在路口,出租车根本过不去。前面现在什么情况徐鲁不知道,她只能干着急。路上的人都没人敢上前,司机师傅回头看了她一眼,担忧道:“姑娘,这根本过不去,万一再爆个炸……”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轰一声,前方车子

  • 外室成妻 [参赛作品]父与子

    “山本,你能帮我切一下柠檬吗?对,就在冰箱上的篮子里。辛苦了。”纲吉一边擦着碗筷一边说。“十代目!请让我来……”“不——狱寺君你就在沙发上坐着……盘子放下我们家没有备用餐具……”纲吉满头黑线地推开星星眼狱寺。“纲吉能交到这么多朋友真是太好了!”家光用怀念的语气说,偏过头看着一脸不耐烦和狱寺纠缠的儿子

  • 天罪灵墟在线阅读第8章

    行走在前面的赵德柱,嘴角抽搐几下,心中隐隐杀机乍现,司马太守似感受到什么,抬眼看看赵德柱,赵德柱感受到司马太守的目光,深呼吸一息间,已是看不出喜怒。终于,在行走数盏茶之后,到一处幽静的别院,别院有一匾,上书“君临苑”,将万佛宗领向东苑,太上虚宫安排在西苑。告知两宗,三日后掌门将在临华殿中宴请二宗。便

  • 进击的巨人之浴火重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天早上,杜苇准时在公司宿舍楼下等班车,意外地看到了两个熟面孔,是在上海面试时见过的。立刻,三人热络地聚在一起聊了起来。胡国安和杨伟儒是一个月前到辉宇公司上班的,他们的老婆和孩子正在老家办手续,近期都会过来。胡国安32岁,研究生刚毕业,河南人。杨伟儒30岁,原来在湖北一个县城的清水衙门做会计,也拿

  • 赛尔号之诡林寻音在线阅读第七节

    那边“咣当”一声,像是电话被砸坏了的样子。热血全部冲向了脑袋,尼克已经来不及想什么了。他马上拉开屋门,冲出去发动道吉汽车。朦胧的深夜却有刻板的身影悄然而至。门外,开车过来的赫尔佐克紧张地喊道:“卡罗威先生!请等一下!”尼克奇怪地望向他。赫尔佐克急喘着对尼克说:“我是盖茨比先生的管家,刚才有一位小姐打

  • 穿越从我与僵尸有个约会1开始第1章在线阅读

    凄凉的荒原上,杂草茫茫一片,高的高低的低,一望不着边际。时值大半下午,荒原上还能看到西边半悬着的太阳,草地里热气沉闷,死气沉沉,毫无生气。一少年披着凌乱散发、穿着破旧长衫、拖着疲惫的身躯,踉跄地走在荒原草地里。看他身形精瘦,脸色苍白泛黄,与常人气色有些不同。他口角干涸龟裂,走路无精打采,又像是有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