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天使剑灵你放心,我很干净

2021/6/11 11:25:01 作者:鲸么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使剑灵
天使剑灵
作者:鲸么来源:纵横中文网
剑!简单的一器一魂,却深不可测。一锤一定出神器,一心一意铸剑魂。在这个冷兵器大陆,唯有剑才是唯一。

“嘉嘉,你去求求他!你去求他的话,他一定会答应你的!”电话那边,女人苦苦的哀求着,声泪俱下。

许可嘉不情愿的拧起眉头,沉默的抵抗。

许母等不到她的回答,就咬着牙狠狠的威胁:“最迟明天!要是没消息,你就替我和你爸收尸吧!”

“妈,你别想不开!”

嘟嘟的挂断声传进耳里,许可嘉再拨打回去就已经是关机,想到父母会永远的离开她,一瞬间连脑子都是麻的。

无奈之下,还是转身从枕头下取出一个黑色的笔记本,拿出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

纸条上的墨迹已经有些淡了,但许可嘉还是清晰的回想起了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钢笔的场景,“怀孕了就去打掉,没钱可以打我电话。”

四年前,好闺蜜跟她爱的男人结婚,她作为伴娘,一觉醒来却躺在新娘小舅的床上。

电话拨出去,没有花里胡哨的彩铃,只有漫长寂静的等待。

许可嘉不禁想,都已经过去四年了,他会不会早就已经换了电话号码?

就在最后一秒,电话终于被接通,男人的声音清冷依旧,透露着身居高位的气势。

“哪位?”

“是我,四年前你侄女婚礼那晚我跟你……你……还记得我吗?”许可嘉的手心出了一层薄汗,怕他不记得。

男人沉默了片刻,低沉的声音问:“有事?”

他记得,他还记得!

许可嘉欣喜若狂,满怀期待的对他说:“我爸爸的公司现在急需资金周转,你能不能借我五千万?”

男人低笑,声音没有任何的温度,“我的目标是收购是许氏,不是拯救。”

许可嘉犹如当头一棒,瞬间觉得自己的行为简直是天真又可笑。但面对父母的生死,她还是不肯放弃。

“那如果……拿我来交换呢?你放心,我很干净!除了你没人碰过我。”许可嘉的声音很低,一起低下去的还有自尊。

电话那边,男人不知情绪的沉默着。

就在许可嘉饱受煎熬的等待他回答时,忽然听见那边传来一声娇媚的呼唤,“景旭,大半夜的谁给你打电话呀?”

顷刻间,许可嘉浑身僵硬,脸色也变得刷白!

新西兰现在是凌晨四点,国内时间晚上十二点,十二点还在白景旭家里的女人……

他结婚了?!

许可嘉像是做贼被抓到了一样,立马心虚的挂断了电话,把手机丢得很远!

终于平静下来以后,她万分的后悔自己刚刚会说出那样不要脸的话,还差点成了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下一秒,许可嘉神色暗淡的望向床上那一团微微的隆起,掀开被子躺进去,抱住那一团肉肉的小家伙。

小家伙感觉到,翻了个身抱住她,嘟囔:“妈妈,你回来了?”

这一晚,许可嘉彻夜难眠,床头的手机也再没有响起过。

……

次日,清晨。

手机铃声一直在响,许可嘉从睡梦中醒来,摸到床头的电话放到耳边。

“嘉嘉!我就知道你一定行!”

许母兴奋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许可嘉一头雾水的睁开眼坐起来。

许母笑呵呵的又说:“钱你爸爸今天一早就收到了,是白景旭的秘书亲自送来的,还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没想到他这么重视你,早知道一开始就找你!”

听到白景旭的名字,许可嘉揉眼睛的动作瞬间顿住!

“妈,你说什么?!”

“我已经给你买好了机票了,你赶紧回来!”许母欢天喜地的说完就挂了电话,许可嘉的手机紧接着就弹出来航班信息。

许可嘉理了理思绪,明白是白景旭打了钱。

那她现在应该回国去见他?

调出来昨天的通讯记录,许可嘉再一次给白景旭打了过去,紧张的程度不比昨天小。

这一次电话很快就接通,许可嘉几乎以为白景旭一直在等她的电话。

男人没说话,似是在等着她开口。

许可嘉抿了抿唇,轻声道:“我妈说钱已经收到了,我会遵守诺言,明天的航班到海城。”

“几点?”

“晚上十一点。”许可嘉说。

“嗯,我会派人去接你。”

“……”许可嘉沉默,还没做好准备回去的第一晚就见他。

“怎么,不愿意了?”

男人的嗓音淡淡的,但不容拒绝的语气却让许可嘉心头一慌,“没有没有,你能看得起我,是我的福气。”

白景旭轻笑,没赞同也没反驳。

她以前跟他说话不会这么阴奉阳违,婚礼初见,即便眼里写着对他的敬畏,也只会礼貌的跟着闺蜜叫他一声“小舅”。

而许可嘉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一阵泛酸,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被拍卖的物品,被他轻视 。

最后,是白景旭主动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许可嘉终于如释重负,下床打开衣柜门拖出行李箱,又拿出一些冬天的衣服装进行李箱里。

卧室的门在这时被推开,稚嫩的声音问,“妈妈,你又要去出差了吗?”

许可嘉闻言一愣,望着门口的儿子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她抬手招他到自己的身边,拉着他的两只小手,视线跟他齐平。

“妈妈这次出差时间可能会很长,你跟着蔓蔓要乖好不好?”

橙橙今年虽然才三岁,但已经很懂事了,欣然的接受了妈妈要出差很久,更多的是他已经习惯了。

到了机场告别的时候,橙橙拉着她说,“妈妈,要注意身体。”

许可嘉心中无比感动,有一瞬间眼泪差点就掉下来,她赶紧看着于蔓,“照顾好他,我尽可能早点回来。”

于蔓是她的模特经纪人,跟她合作已经有两三年的时间了,除了工作关系更是人生挚友,她最艰难的时期是于蔓把她从深渊拉出来。

眼下,于蔓正以经纪人的身份,语气严肃的警告她:“你最好不要瞒着我任何事情,不然出事情了我没有办法给你公关。”

“好了好了,飞机要起飞了。”

许可嘉亲了亲宝贝儿子的脸颊,转身的那一瞬间因为舍不得而眼眶红润。

……

海城国际机场,晚上十一点。

许可嘉拎着行李箱从出口走出来,迎面吹过来一股寒风让她裹紧了大衣。

马路边停着一辆车牌号海A6666的黑色宾利,许可嘉认出是来接自己的车,拉着行李箱走了过去。

她刚刚到车边,驾驶座上的司机已经开门下来迎接她,帮她将行李箱放到后车厢里。

许可嘉说了一声谢谢,打开后车座的门要坐上去。

但看到里面坐着的男人以后,瞬间就迟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笑泯恩仇之光煞之体

    天完全暗了下来,万物开始沉寂,眺望远的地方,偶尔能看到些许灯光在闪烁。寒风凛冽,夹杂着兽类的咆哮声,晚上,是它们的时间。寒雪开始加快落下的频率,远处的灯光开始“疲倦”了,逐渐湮灭在无尽雪地。此时,一束璀璨的光横穿苍穹,坠向远方。那是枚神胎,隐约能看见里面的轮廊,是人形。这枚神胎绽放这不稳定且微弱的圣

  • 我在异界放动漫在线阅读第4节

    仲夏飞快地跑出去,边跑边整理后颈的衣带,不到走廊尽头已经系好了。这才放慢了步子。不想这时手机有了来电。“夏姐,”李其带着哭腔,“飞哥、飞哥摔了一跤……”“我马上过来!”仲夏差点摔了手机,颤抖着挂断。楚燔追到女盥洗室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有人出来。对面楼梯间的弹簧门没有关好,鬼使神差般,走过去推开

  • 超·神魔武装在线阅读第2节

    “不知道,贵人来拱石村,有何目的啊?”胡子男笑呵呵地问了一句,如果不是林天被他砍死好几次,估计都会认为他是一个和善的大叔。“咳咳,机密,莫要多问!倒是你,这么晚在这里做什么?”林天死了这几次,也知道这胡子男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恶人,只能靠不认识的名头来压他。胡子男笑了笑,说道:“大人有所不知。”“小的叫

  • 侠岚:最强冰神在线阅读第3章

    两人赶紧走出了这片停尸地。出了破烂大楼后,两人爬上了草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瑞克看到眼前这一幕,嘴里不停的喃喃道。“难道真的有丧尸么?”瑞克赶紧转过头来问道江辰。江辰听后则是摇了摇头忽地,瑞克好似想起了什么。“不行,我得回家一趟,卡尔..洛莉!”瑞克喃喃了两句后,便有些失神的往前面

  • 修仙小农民第4章在线阅读

    “系统,你是怎么评价的,我感觉自己现在挺强的啊,怎么就渣都不如了?”张亮心里大叫。叮,系统融合,身体素质达到人体极限,系统最高可评估七阶太乙,宿主相比最弱太乙,渣都不如。张亮一个跟头差点倒在地上“不要跟我说太乙,就说现在。”叮,三阶及以下,渣都不如。“跟我说说,每一阶都代表什么。”张亮咬牙说到。叮,

  • 仙剑云之凡溯洄在线阅读陈家族比

    陈子安冷冷地看着他,微微冷哼一声。这只不过是对他的一点惩戒罢了。如若不是陈子安嫌直接动手杀了他,后面还会惹出众多不必要的麻烦来,这般三番二次的冒犯陈子安,他李山焉能有命在?陈子安没有过多在意还在地上翻滚哀嚎的李山,径直走向了不远处的练武场。清水城中“明张陈刘”四大家族,陈家位列其中之一。陈府中设有自

  • 万宝风云第一章

    “大家好,这里是香蕉TV体育频道,我是主持人张航,接下来将为您网络实况直播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中国分赛区的赛况。”男主持说完这一长段,换了一口气再次激昂地开口:“此次是WRC二十年后再次登陆中国,其中最受人瞩目的是LANCIA车队的中国籍赛车手季怀瑜。18岁出道,如今年仅21岁的他将驾驶Lanc

  • 苍龙剑帝之我回来了

    林霄打开青铜棺,一个身穿白色长衫,一头乌黑的长发披于肩后,双眼微闭,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躺在里面。看着这副面孔,林霄心里嘀咕道:还以为自己的上一世和小说里一样写的一样帅气无比,没想到却和现在的自己一样普普通通,或许这就是小说里写的返璞归真吧。林霄看着金色小龙问道:现在该怎么做,才能觉醒。金色小龙

  • 综漫之神级BOSS在线阅读龟息

    云清后来去找花尾问了原因,原来他米放多了。花尾还演示了一遍煮粥方法给云清看,云清这才意识到他浪费了多少灵米,原来只要一小碗浅浅的灵米,便能煮出一大锅稠稠的灵米粥来。当花尾得知云白一个人一顿就把他送的酱菜全部吃完后,花尾那表情一言难尽:“你们两个还真是……”没什么生活常识啊,能活着真是不容易啊!云清后

  • 我有无限物品栏之第六章

    这个晌午阿渔睡不着。她也不太敢睡,总觉得她闭上眼睛了,可能就又回到了凤阳城的那个小院子里。一想到凤阳城,就想到了那晚徐潜惊人的热情,被一个文武双全沉默寡言却对她呵护备至的男人那般抱在臂弯,阿渔就像在江面漂流多年的旅人终于回到了岸上,心里很温暖很踏实,也充满了感动。只是那晚她整个人都被徐潜占据了,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