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都市科技富豪之要跟普辛少爷同居了(10)

2021/6/11 12:01:33 作者:和尚下雨不打伞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科技富豪
都市科技富豪
作者:和尚下雨不打伞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了,从一介布衣穿越成了家世不凡的富二代。富二代的生活真是幸福而惬意,什么?还有系统傍身?那咱就努努力混个世界首富当当吧。没事搞搞直播,泡泡美女,没钱了?系统里面无数黑科技等待我去兑换。ps:本书日常流,多女主。(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晚餐过后所有的人都坐在了大厅里,素攀和蒙昭有事要说。

“我真是喜欢现在的甘雅瓦迪家族,有了帕兰和周南,还有了侬蓝,人多才像个家。你说是吗?老爷。”素攀拉着侬蓝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

“你说的没错,夫人。但是你是不是要重新安排一下他们的住处啊!毕竟男人和女人有别嘛!”蒙昭真的很爱自己的夫人。

“老爷说的没错,这样好了,女孩子都和我们住在主屋吧。侬蓝和帕兰你们说好么?”素攀微笑着看着帕兰和侬蓝。

“都听妈妈的安排”侬蓝乖巧地点了点头。

“但我想和南哥一起住诶”帕兰挨着周南笑着说。

“帕兰,女孩子应该矜持一点。”素攀真是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普辛你就搬去右边房子和周南一起住,帮爸爸妈妈照顾好周南。好么?”素攀又一脸的慈爱地看着普辛,她有点担心普辛会想太多。

“好的,妈妈。”但普辛什么也没想,他还挺乐意照顾周南的,这样还可以把周蓝监视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周南心一沉,小手指一直在戳帕兰,帕兰一听到周南要和普辛单独住就急了“不行的,阿姨。我不想和南哥分开。”

“帕兰,你就听阿姨我的。你还没嫁给阿南,这要是传出去会损害拨逢密家族名誉的.等以后结了婚,你就可以和周南住在一起了。”素攀和颜悦色地拍了拍帕兰的手。

普辛却在想帕兰是贵族大小姐以前可不这样不守规矩一定是这个表面彬彬有礼的周南带坏了她。

凯茵捂着嘴笑“帕兰小姐,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能这么**裸的说要和一个男人住在一起呢?你真是让茵我大开眼界。”

茵真是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机会挖苦帕兰“身为一个淑女是会按时回家,听从长辈安排的。”

“说的好像你没爬上过普辛哥的床似的”帕兰小声嘀咕,又刚好可以让茵听见,茵气的一脸白。

“我想帕兰只是担心我会不习惯。毕竟我来泰国不久。没有茵小姐说的那么严重。”周南不想让大家误会帕兰

“我ok的啦,帕兰不用担心了。我就和普辛先生住那边好了。”

“我想茵小姐是个淑女,一定会听从长辈的话,阿姨希望你先回去毕竟已经很晚了我让阿来送你。”素攀笑着说,这下茵就没法子赖着不走了。

“好的,阿姨,叔叔,我就先走了。”茵果然只能硬着头皮说好。

“我送送你。”普辛知道凯茵会有点生气和失落就体贴的送茵到大门口。

“阿南,孩子。你真是体贴。”素攀知道他都是为了帕兰,“相信阿姨,普辛会照顾好你的。”

“好,我知道的。阿姨。”周南心里惴惴不安但还是微微一笑。

“妈妈,帕兰姐姐真是幸运,有阿南哥这么好的未婚夫。阿南哥的妹妹阿染姐姐也特别善良好看。”侬蓝认真的说。

“侬蓝你还认识阿南的妹妹阿!”蒙昭问道。

“是的,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侬蓝妹妹和我妹妹阿染是好朋友。”周南点了点头。

“那真是太有缘分了。”素攀一脸的惊喜,“有机会让阿染来玩吧。”

“好的,谢谢阿姨。”

帕兰对着侬蓝说“侬蓝妹妹,你不用羡慕我的,你这么美丽一定可以像我一样找到真爱的。”

“可能吧!我不在意的。”周南看见侬蓝偷偷看了伦威一眼,满是哀伤。

“姐姐,我去看看阿普有没有把茵小姐送走。”伦威也看到了,而且急着要走。

想逃,没这么容易,周南立马站起身说“伦威先生,我去吧!”

“好的,麻烦你了,阿南。我刚好有事要和伦威谈谈。”蒙昭应允了。

“普,我不想走,我担心你。”茵扑到普辛怀里,声音满是委屈。

“担心我什么?”普辛看着她。

“这个家里都没有人在意你了,而我这个在意你的人又不在”

“不会的,爸妈怎么会不在意我呢!我可是他们的儿子。”普辛笑着说“你不用担心。”

“你爸爸妈妈都有了侬蓝这个新女儿了。而且你都要搬出主屋了~”茵演技一流,一字一句都是在担心普辛“即使你父母没有要把家产给她的意思,难保她不觊觎你的财产,毕竟她以前穷啊!”

财产才是茵心里真正担心的。

“不会的吧!侬蓝还是个孩子。”普辛虽然不喜欢侬蓝,但看了她第一面他并不觉侬蓝会是那种恶毒有心机的女人。

“普,我只是太担心你了,你一定要小心,别让别人抢了属于你的东西。”茵温柔的说“我也希望不是我害怕的那样。”

普辛还以为她是真的担心自己“谢谢茵,我会注意的。你就先回去了吧,已经很晚了,你明天不是还有拍摄嘛。”

他给茵拉开车门,然后对阿来说“一定把茵小姐安全送到家。”

“好的,少爷”。“

晚安,普”茵在普辛的脸上亲了一下。

普辛目送着茵离开后,转过身发现周南一脸嫌弃地站在那里“阿姨让我来看看你,没事就进去吧!普辛先生。”

“等一下,”普辛认为他听到了全部怕他会告诉父母,这样父母就更讨厌凯茵了。

“我警告你,不许在我父母面前胡说。”

周南给了他一个白目然后转身就走“不用担心,不是每一个都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普辛少爷”

“你~”普辛看着周南离开的背影气的说不出话“还没有谁敢这样对我甩脸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行潜川之感谢wdzxy的月票!

    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

  • 与绯闻CP捆绑营业的日子在线阅读第六章

    艰难的转过身,就见大家伙正盯视着自己。它的双眸中似有黑色旋涡般,将自己身体的能量吸引过去。“啪!”琳达终于抽出身来向着大家伙的眉心来了一枪。只是大家伙被一枪爆头的事却没有发生。子弹来到它的眉前就难以再进分毫。最终势尽跌落下去。不过大家伙分心间,依莱抓紧双腿聚力,一跃而起逃开大家伙的攻击范围。只是忍不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穗禾旭凤在线阅读第10章

    凌枫悠悠的醒转过来,打量着这陌生的环境。这是一件破旧的屋子,里面除了自己睡的这张床外,只有一张破旧的木桌子和两个木凳子。凌枫双手撑床,努力的想使自己坐起来,然而这简单的动作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让他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凌枫疼得一咧嘴又无力的摔倒在床上。听到响声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外貌粗犷的中年人,正是凌

  • [文野]应许之地在线阅读第5章

    时间,下午四时。地点,在阴山市区的闸北街。目的地,阴山市、市区最有名的金碧辉光夜总会里。金碧辉煌夜总会建造于阴山,是阴山所属长乐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旗下的“金碧辉煌”夜总会,夜总会位于阴山朝阳区东三环饭店,其法人代表是文萍。外资企业,最大股东是为覃姓华人(约占总股份的51%)。此刻夜总会里灯红酒绿,来来

  • [看脸时代]ByeByeBye第四章

    家里这段时间在热热闹闹办祁春燕的婚礼,祁香贝在干什么呢?初期可能是灵魂和身体刚刚碰撞,还在磨合,祁香贝间歇性地浑身疲软没劲,有的时候正吃着饭就拿不起来筷子,要不就是膝盖突然一软跪在地上,更可怕的是,早上醒过来就像蒙了头盔一样,她要隔着厚厚的膜才能跟外界接触,直到两三个小时才被解放出来。这种状态一直持

  • 穿书后反派逼我生崽[穿书]刘猛出手

    刘猛无奈的放下背上的木箱,“要上,那就别怪我了。”刚才那一击几乎要了众师兄弟的命,此时黄石早就怒火攻心,难以自持了,最重要的是,黄石的性子在众师兄弟面前和煦随意,但在其他人那里确实完完全全的暴虐,一旦点着了,便很难控制。说时迟那时快,黄石双锤运转如风,锤势迫人,风驰电掣间便挪腾到刘猛面前,双锤齐下,

  • [快穿]游戏,还是人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九月一日。今天是我进入改变我一生,也是我疯狂的开始。校车在我家外面的那个小公园外面接送来自这个区域的学生。7点45分。我按照我父母的吩咐在这里等候。“儿子快点,等会去学校要迟到了。”是我们楼下小商店的老板娘,带着她儿子。原来他小孩也是跟我一个学校啊。“你烦不烦啊,来了来了。”一个看起来也就六七岁的小

  • 血浊苍穹第9章在线阅读

    慕兮在小厨房盯着小鱼干闷闷不乐,看见言茵由李公公送了回来,不由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娘亲是怎么搞的,怎么吃个饭把爹爹的好感度全部吃掉了,它这只当两人闺女的猫真是为她们操碎了心。“告诉我,凤兮怎么了?”言茵实在想不通她的反常,只能找慕兮追问缘由。慕兮苦着一张脸。“刚才皇帝的暗卫来搜宫了,发现了主人的箭匣

  •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第1章在线阅读

    残阳如血,夕阳下少年容宇身背一把朴刀走在山道上。嘴里叼着一根不知名的野草,清瘦的身影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容宇本是游龙镇荣家的偏房公子,他自幼体弱多病,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家族,他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存在。翻过这帝落山未时就可以到达镇子的驿站了。哎呀!他一个不留神脚下踩空,身子一个趔趄歪倒在路旁。嗖!崩!与此

  • 娱乐圈之隐婚夫夫在线阅读海墟外围。

    舱外雷电愈发宏大,一排排巨浪如山般压下,青鲸船穿波逐浪,航速飞快又格外稳定,似乎丝毫不受环境影响。“真不愧宝船之名。”吕朝停止了讲述,感慨的说道。“是啊,”灌同点头附和,“这船身上所覆嵌的星兽之皮,能在外部数丈范围内自行滋生出碧落结界,遇水辟易、见风而翔,端的神妙无比!”他牙关突的一咬,“若是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