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1931我的爱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6/11 10:49:37 作者:爱若潇潇 来源:飞卢小说网
1931我的爱
1931我的爱
作者:爱若潇潇来源:飞卢小说网
21世纪女生穿越至民国旧上海后的故事。(反正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请大家无视我的文案无能吧,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和妹妹是贫民窟里的孩子,早年父母双亡,于是我和妹妹就这样辍学了。

我上至小学二年级,妹妹幼儿园。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我总能感应到会发生什么事情!

比如说,一夜暴富!

妹妹变成豪门阔太?

我变成高富帅!

好吧,这些事情都不是无所能做到的,也仅仅是想想而已。

但是,或许实现了呢?

也许,重生一次也未尝不可。

事情在于想的嘛,我这样想。

“哥哥,欧尼酱!”

妹妹突然敲了我的头,大喊了一下,可把我疼死了。

望着她撅着的小zuiba,我也生气不上来。

刚想着致富之路。

哥哥说到:“小月,哥哥对你好不好?”

只见那个叫小月的姑娘回答道:“哥哥当然好了。”

“那以后你长大了,我把你嫁给富人怎么样。”哥哥这样说,奸笑地道。

“哥哥,我不要!我要单身。欧尼酱,你要是再这样说我就生气了!”说罢,那位名叫小月的小女孩撅起了小zui。

看着那张稚嫩的脸蛋,本以为哥哥想把妹妹嫁给富豪,结束自己的贫困生活,却没想到她要单身。

实在很无奈!

又不能卖了她,你说是不是。

“小月,我把你卖了怎么样。”哥哥坏坏地一笑。

妹妹气的又是一个粉拳,道:“欧尼酱,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有哥哥不就行了吗?哼!”

我一脸苦笑地道:“是,有哥哥就行了。”

“哥哥,外面要下雪了,太冷了,咱进屋吧!”

“这天气真糟糕!简直就是折磨人的。”

哥哥望着天上雪花,风嗖嗖地刮来,不禁让哥哥和妹妹打了一个寒颤。

“走,咱赶快进屋,我的个妈呀!”说罢哥哥搂住妹妹进了屋。

“欧尼酱,我想吃泡面。”

“小月,别胡闹,这么个大晚上,外面还下着雪呢。”

“我不要嘛,我就要吃泡面,我饿了!”

“这里还有馒头呢,我再热热,你吃掉填肚子。”我央求着。

“不嘛,我就要吃泡面,你买不买!”

“不买,小月,你可不要得寸进尺了!”

“呜呜呜,人家就像要吃泡面,你那么凶干嘛呀?这大过年的,呜呜呜。”

虽然我与妹妹是兄妹相称,但是我和我妹妹却不是一个妈生的,这些年过去了,只有这个妹妹是自己唯一的依靠了。有时候心里想自杀过,但一想到自己那个妹妹,心中就温暖了起来。每当我被欺负时,妹妹总是站出来ting我。

“好好好,我买。我特么……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谢谢你,欧尼酱!”小月高兴地跳起了舞,调皮地看着哥哥。

哥哥揉了揉妹妹的头,说道:“在家要乖乖的,知道了吗?哥哥马上就回来。”

那天夜晚,我和妹妹吃完那碗泡面后,穿越了!

没错,我和妹妹穿越了!

特么不仅穿越了,我还轮回了,什么鬼!

……

时大元朝,宁海州之北,有数列岛屿,岛屿不大,却有几户人家在此渔猎为生。在此地生活的渔民,每天面朝大海,风吹日晒,虽然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倒也十分快活惬意。

宁海州,位于山东半岛,而这几座岛屿虽是位于旅顺口与宁海州之间,却并无名字。在大元朝的国度里,这里虽然比不上江浙一带贸易的繁华,但却是大元朝重要的军事要塞。即便是大元朝已经穷途末路了,这渤海之地仍持有重兵把守,不曾消减半点兵员。看似风平浪静,且有重兵把守的港湾,谁能想到故事就在此地开始!

故事发生在一个炎热的夏季……

李老汉是这片岛屿的渔民,自打他从娘胎记忆起便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几座小岛上,如今已经八十的他,尽管鬓角发丝皆白,面容皱纹繁多犹如一块老榆树皮,但眼神明亮,依旧身形灵活,矫健无匹。家中尚有一子一女,此子今年12岁女今年8岁,父母早些年头便已杳无音讯,不知是死是活,李老汉每天不仅自己要存活,还要照顾俩个小孩子,所幸两小孩子虽小,但身体健康,十分懂事。因此也省了李老汉的一番操心。

这一天,李老汉一大早天黑蒙蒙的便起了chuang,看了看正睡得香甜的孙子和孙女,备留了一大包面饼和一字条放在桌子上,随后转身开了门望向大海,见海面微风习习,波涛也算平静,风面向西北,李老汉根据几十年的打鱼经验来看,今天是适合出海的日子。李老汉踌躇地忘了一会儿便回屋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出海来一个大丰收。

于是叫上了邻居王五和麻子一起,王五与麻子都是李老汉的邻居,王五年纪最小,约莫三十五岁,长得肌ròu壮实,高大威猛,古铜色的皮肤更彰显男人的魅力;麻子约莫五十五岁,一脸麻子,身材短小精悍,黑瘦黑瘦的。

三人一起踏上了捕鱼船,带上了渔网以及救生等物品。

此时天际依然全黑除了那些高高挂着的繁星以及那一弯弦月,海面,只能从声音处来辨别这是海。此时的大海,除了能看见自家的岛屿与天际的深蓝色,剩下的四周放眼望去,就像是一片荒芜的黑洞,伴随着阵阵风声以及海浪拍击到船的声音,处处都能感受到一丝丝的诡异。

“麻子,拉帆,启航。”李老汉转过头对着麻子说道。

“得嘞。”麻子一声吆喝,船帆缓缓地拉了起来,顺着东南风向北行驶。

此时的李老汉正在船头处眺望远方海面,正在一丝不苟地看着。一般来说,海面上如果有什么鱼qun之类的动静,通过李老汉几十年的观鱼经验,都能够准确地判断出。像海面上的鱼qun,有鱼qun存在地地方,鱼类一般会跟着团前进,或上或下,在鱼qun上升时,李老汉就会凭借多年地眼光判断道什么地方有鱼,什么地方没鱼。

麻子和王五在船上唠嗑,李老汉在船头望海,过了半晌,天微微亮了一些,太阳已于东南方向升出一个残脚,映照着海面,此时船已经离开小岛很远,李老汉觉得差不多了,转过头对着麻子喊道:“麻子,收帆。”

麻子停下与王五唠嗑,转去收帆。

远方,海面偶现一处深黑色的浅影,随即一闪而过,这自然躲不过李老汉的眼睛。

李老汉乐呵呵的笑道:“麻子,王五,准备大干一场了。”

麻子憨憨地笑地道:“鱼来喽,哈哈哈”

“看我来个海底捞月。”王五随机拿起了大网,做蓄势待发之状。

看着远方的鱼qun,李老汉十分欣慰,多亏他几十年的打鱼经验,今天还是顺风顺水,因此渔船亮出帆来行驶地很快。

不过多久,三人驾驶的船只已至鱼qun附近,此时麻子当时杀了几只鸡,杀完放血滴入一个木盆里,杀完后,王五看着木盆里的血。

麻子对着王五喊道:“干得嘞(渔民术语,意思就是说:可以撒网了。)。”王五对着麻子做一个行的手势。随后麻子刺溜一下子端起木盆向前一冲,保证了血液的大范围播撒。那鱼qun闻得血腥味便如同疯了似的,一大片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影子从海面经过,冲上有血迹的海面。

王五一看鱼qun靠近,当下使出浑身解数将渔网倾泻洒出。麻子一看这网下了海,赶忙帮王五把渔网的一头系在船桅上……

时间约莫到了下午四时……

“呼!这下子收获不少啊!”望着拉上来的鱼,几乎要把麻子和王五累翻了。由于太阳的暴晒,加上长时间的吆喝,此刻的王五的喉咙已是快要喷火的地步,当然,没有那么夸装,但沙哑还是有的。

“这下子咱去卖鱼赚得的银子交完赋税还能多几十两银子。”王五开心的笑道。一心想自己这次能分得几十两银子去pc,心里面就开心极了。

“扬帆,转向去市集。”李老汉看见这么多鱼,再看这忙活了一个大白天的,干了这么多鱼,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心里一寻思着此刻按照东南风向顺风顺水地去市集最快也得一个晚上,再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心里面一阵估摸不定,就对着麻子喊道。

……

夏天的夜晚来的迟但进入的倒也还算快,天全黑时约莫七八时刻。李老汉三人收拾妥当,进船舱里休息去了。

“麻子,王五,早早睡一觉,明天早起卖鱼。”李老汉躺下乐呵呵地道

“得嘞……”麻子前去吹灭了灯。睡前唠嗑一会儿,由于三人劳累了一整天,睡得也还算快。

临近夜里二三更时,王五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梦遗了。

“哎,啧,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我也没做ChunMeng啊,真烦。”王五心中大骂道。

但碍于羞口,王五静悄悄地从chuang榻下来,走到船帐处,把门拉开,顺势把门一关。

王五心想:”要是用淡水来清洗,李老爷子和麻子叔一定会怀疑,到时候怎么交代呢?“

于是到了船边缘处,用一木桶提上来一半桶海水,开始冲洗。

洗完之后,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心里一阵不爽。

正准备回屋时,天上下起了小雨。

”哎呀,正巧没有水用,老天开眼啦。“王五惊喜的小声唏嘘。望向天空,星星也都沉默了。

但这雨是越下越大,风也是越来越大,船也是晃动地厉害,漆黑的四周布满了一丝丝诡异。

”妈的,见鬼了!“王五小声咒骂了一下,衣服已然shi透。

看到这种场景,王五心想李老汉这么多年的打鱼经验,没有预料今晚下这么大的雨啊。

细想这事还需告知李老汉,麻子二人,随即转头进了船舱。

”不好啦!李大爷,麻子叔,外面下大雨了。“王五一边叫喊着,一边晃动麻子和李老汉。

麻子、李老汉年事已高,怎么能经得起这番晃动,尤其是李老汉,八十岁高龄,经他这么一晃动,李老汉瞬觉有些头晕目眩。

”嘎娃子,叫什么叫。“麻子醒来看见王五大喊大叫的一阵怒骂。

”什么,外面下雨了。“李老汉大吃一惊。但见这船体摇晃地厉害,于是王五忙搀扶着李老汉走出了船舱。

但见那船舱外行云疾走,星河隐匿,狂风大作,雷鸣滚滚,骤雨如浪,连绵不断。

李老汉看着船舱外的情况一阵惊嘘,几十年的打鱼经验,今天还是头一次,李老汉心里一想。

下雨还好,可是这风向却也是变了。按照他那一老套经验,夏季的风向应当刮东南风,可是这风向明明可是指向了东南。

”唉。“李老汉叹了一口气。

麻子和王五两人心中不解,问道:”李大爷何故叹气。“

”今年的收成恐怕要泡汤了!唉。“李大爷脸上满脸愁苦,天知道这个鬼天气在做什么鬼把戏。

”来时天色晴朗,无云,星光璀璨,月色皎洁明亮,天空一片澄净,风不大却刚好正刮东南风。昨天咱入船舱前我特地去看了一下风向,判准今夜顺风顺水,睡一觉的时间就足以到达,没想到竟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那现在怎么办?“王五、麻子异口同声地道。

这一会儿一个浪头冲了上来,三人没站稳,一个踉跄三人全倒,惊吓着三人。

“照着这个风的方向,咱这是回去了,把养鱼舱打开,放鱼。”李老汉痛定思痛地道。

“啊……”

“啊什么啊,现在风浪这么大,你们要命还是要鱼啊。”李老汉不耐烦地道:“王五,迅速点,再不要命的种也不能这么干,快打开。”

“麻子去前头掌舵……”

……

至凌晨五六点,风浪渐息。

李老汉、麻子、王五三人绷紧一夜的心也终于可以放松了。

而接下来的诡异气息正在开始上演。

天色逐渐明朗,很快他们便望见了自家的岛屿。

但是岛屿上却有一艘外来船只,三人靠得近了,才发现这艘船竟然如此之大

三人在船上大喊有人吗,船上有人吗,可是船上却无一人声回应。

李老汉吩咐王五上船去看看,王五和麻子搬下扶手梯,王五踩了上去。

就在这时,李老汉和麻子听着王五啊了一声惊吼,李老汉感觉不对劲,大喊道:“王五,怎么回事?”

船上的王五不做声,但能听到一阵抖索。

于是吩咐麻子上去看看,麻子胆儿贼小,颤颤巍巍地攀爬了上去,还未进船,便跟着王五一样惊吼大叫了一声,随后重重地摔了下去。

“麻子,怎么回事,船上你看见啥了?”

麻子颤颤巍巍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瘫软在地。

李老汉这下一寻思,心里想着这船上到底有什么呢,于是李老汉亲自下来,准备上船。

“王五虽然年轻,但未经市面,麻子胆儿太小,这倒也是正常。”李老汉年龄已经八十有余,见过的世面比他两都多,于是事先脑补了可能会看到的东西。

李老汉小心翼翼地攀爬上了船……

……

“这……”

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尸体,一层一层的尸体,有各种死法,有的被刀剑所伤,或断四肢,或没了头颅,有的深受掌印,受伤之处,赫然一道掌印,有青有白的,有的口吐白沫,总之各种死法都有,尸体散发着恶臭,蝇虫飞舞,看来尸体陈列了有些时日了。

李老汉心中一惊,但是凭借自己早年的游历江湖的经验,心智淡定了下来,翻过了船头,将躲在拐角处的王五扇一巴掌,见王五还在惊恐当中,遂不再过问。

看着眼前的尸体,李老汉倒是看出了一点眉目。这些人有的是元兵,有的是各门各派的武林好手,看着衣服上能够辨别出崆峒派、无量剑派、武当……

基本上各门各派都有存在,满满当当的一团尸体。

“奇怪,奇怪……”李老汉看着这各门各派的武林好手,发出奇怪之疑,他心想这么多武林人士和元兵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转眼一瞧地上倒了几只残破不堪的旗子,李老汉心中顿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剑定异界在线阅读暗恋

    怎么办?该说些什么?直接解释吗?不好意思我发错了我经纪人站你跟我的cp?还是——洛棠大脑一片浆糊,还在思考对策,躺尸在床上的手机突然传来熟悉的微信电话声。洛棠低头看过去。【苏延邀请您语音通话】正在屏幕上跳跃,正中央是他的头像,一半黑一半白的一面墙——她前天刚加上的时候还在心里夸赞这头像可真酷。洛棠手

  • 都市之英灵王座之章 好邻居的第三步(3)

    等他买咖啡归来,那个被黛安娜指控对艾伯特有兴趣的保罗叫住了艾伯特。“哈斯克先生,刚才有两个女孩子来找里德博士。”保罗显然也知道大卫和艾伯特的红娘计划,所以他受大卫所托,帮忙看着里德博士。只是两个小姑娘?艾伯特有点不大明白,两个女朋友?不可能啊,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书呆子可以同时交两个女朋友的,但如果假设

  • 娱乐圈之忧郁高富帅第6章在线阅读

    静!死一般的寂静!艾洛他们围着狸猫,两眼放光的看着她手里拿着的两把长刀,急性子的熊掌不顾狸猫不满的嘀咕,劈手把其中一把长刀夺过来,快准狠的插/进虫兽的尸体里。随后又发挥强盗作风把蝮蛇手里的凝固剂夺过来,手微微颤抖着往上一阵疯狂乱喷,等凝固剂凝固了迫不及待的把刀拔/出来。看着长刀在太阳下依旧闪烁着冰冷

  • 千门争霸录在线阅读第10章

    朱天的身影已经消失,只留下傻了眼的五人,他们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幕,都以为是在做梦。“此人真是个超级高手。”奈国感叹道。“嗯,有同感。”少则道。“真尴尬啊,我当初竟说要带他。”雪儿不好意思道。“是啊,谁叫我们雪儿心地这么好了,也有可能是缘分哦!”那叫盈盈的医师道。听到几人谈话,南宫离心中大感不快,自己

  • 818那个和英灵搞到一起的御主[综]在线阅读第一章

    亚特兰蒂斯帝国费尔兰德城镇,这个亚特兰蒂斯军队与革命军联合部队的主战场,炮火不断,大地上无数的大军相互冲杀着,空中则有无数绚丽的魔法绽放。费尔兰德,因为战争,这个著名的城镇早已毁于一旦,无数的原居民颠沛流离。一条幽长小道上,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背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女慢慢的走着,少年左手持拿着一阵圆

  • 驭灵爱在线阅读第2节

    原绍越走进墓园时,灰沉沉的天空飘起了绵绵细雨。冬末春初的雨冰冷刺骨,原绍越没带伞,却也不在意,他右手提着一个袋子,左手抱着一束白玫瑰,独自一人走向墓园深处,任由细密的雨珠落满头发和大衣。他终于在一座墓前停下。这座墓修葺得颇为清雅,洁白的墓碑上,右侧镌刻着楚今非的名字,左侧却空了出来,那是原绍越为他自

  • 家有冥妻八品莲花山

    一个多小时后一辆从播州区驶来的大巴车在莲池镇公交总站缓缓停下,卡次一声“各位乘客莲池总站到了,请拿好您的随身物品依次下车,请勿拥挤……”随着声音的响起,道玄这才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刘师傅,到莲池了呀?”“嗯,到站了,道玄道长,拿好您的东西,别搞忘了。”刘师傅关切的说道。“好的刘师傅,也没什么好东西

  • 灵幻异世失控

    周一,DR.W又重新召集了这帮权贵来到希望大厦的一间特别实验室,里面并排放着几组一米多高的透明液体罐,里面装的液体,颜色也是逐渐由浅绿变为深绿最后到墨绿色。刘沫冉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进过这间实验室,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不过很明显,绿幽灵药剂确定是在这间实验室制作出来的。DR.W打开屋内的视频屏幕,让屋

  • 白昼微光第二章

    巨人以巨大的身躯阻止了主教学楼的倒塌,接着又将教学楼推开。王陨看向巨人,王陨的警戒之心使他继续用黑符,并没有停止召唤鬼王。巨人想是没看到王陨一样,直接从王陨神上跨过去,离开了。王陨在才收起黑符。地震一直持续了一夜,主教学楼倒塌让操场反而变成了最安全的地方。王陨观察了一夜的巨人,巨人不但不攻击人类还在

  • 和老攻在恐怖世界做美食[娱乐圈]第5章在线阅读

    邵楠躺在县医院急诊室,医生正在紧张的处置着伤口。急诊室门外围着一圈知青和社员,郑国喜担心的踮着脚向屋里看着。蹲在一旁的邵北痛苦的捂着脸,他担心自己下手太重,怕姐姐留下残疾…急诊室的门,突然打开:“病人失血过多,需要马上输血,血库告急!你们谁是B型血…”护士看着围在门口的知青和社员急声问道。众人面面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