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玉辟邪在线阅读第1节

2021/6/11 11:02:36 作者:临摹描写 来源:飞卢小说网
玉辟邪
玉辟邪
作者:临摹描写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这片大地之上,数十个国家如点点繁星般分布。它们相互牵制,相互交好,互利互赢,时而友好地发展,时而因为统治者的野心而爆发战火。而经过这些国家数十年的发展,三个国家崛起,成为了这片土地上的三大霸主——羽落国、菱风国和南雁国。

许多国家的周边都有一望无际的沙漠,而沙漠之中,又分布着数十个古国。古国里所居住的人多是褐发蓝眼或是金发碧眼,信仰与文化,也与其他的国家各不相同。因为这些方面的差异,久而久之,这些沙漠里的古国,就被三个强盛的国家及周边的国家统称为“蛮夷”,而其中居住的人,被称为蛮夷人。

在三大霸主国统治者的眼里,那些“蛮夷人”不能被称为人,他们的军队肆无忌惮地进攻了这些弱小的国家无数次,抢夺了无数珍宝。而这些弱小的国家想要生存,只能不断地为霸主国进献贡品,靠着讨好谄媚苟延残喘。

很不幸,瓦托利斯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

瓦托利斯的统治者勒斯·因特雷斯是个还算合格的君主,他尽心竭力地为百姓们谋取幸福,这些年来名声倒还好。但瓦托利斯作为一个弱国,又处于一个较为敏感的位置上,故而一次次被菱风国攻打。菱风国新帝上位,这位野心勃勃的皇帝为了给自己树立威信,指挥军队进攻了瓦托利斯。

军队来势汹汹,这下子重创了瓦托利斯。君主勒斯见军队无法御敌,只能惊慌不安地从全国搜集宝物,进贡给菱风国,并甘愿成为菱风国的藩属国。

但由于宝物不够,不论怎么搜集,最终连一车都无法凑齐。勒斯望着堆放在面前,少得可怜的宝物,自己都觉得把这些拿去菱风国寒酸。

勒斯想了半天,终于决定进贡给菱风国一名美丽的女子——但也不过是个象征罢了,毕竟如果菱风国君主不肯接受,进贡再多的宝物也是没有用的。之所以只要一名女子,是因为勒斯不忍再让更多的女子前往异国他乡,从此不能回到故国。

可这位女子的人选,勒斯却犯了难——他只有一个公主,实在是不忍让自己的宝贝公主去他国受苦。于是,勒斯连夜召了自己的表弟马克莱入宫,与他商讨此事,并询问马克莱,是否可以让他的女儿去菱风国,以此让菱风国停止对瓦托利斯发动的战争。

马克莱先是义正词严地拒绝了勒斯的要求,但在勒斯的游说之下,他最终松了口。

是啊,如若进贡一个女子就能换来国家的和平,哪怕只是暂时的和平,这也是最好的选择。

但马克莱也知道,这是进贡,将自己的女儿作为一件物品送去他国,而非和亲,到那时,也许她的尊严都是无法保住的,更别提菱风国人歧视沙漠中的人这个前提了。

马克莱惴惴不安地回了家,他有三个女儿,想了一夜,最终决定将十六岁的二女儿黛博拉送去菱风国。黛博拉是他的妾室生下来的,但该学习的礼仪还是没有落下。黛博拉待人谦和有礼,想来送去菱风国也没什么问题。

马克莱没敢告诉黛博拉这件事,只是第二日入宫告诉勒斯已经有了人选,黛博拉就这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一件被包装好的礼物。

那一日,马克莱为黛博拉送来了华丽的舞裙和一套完整的首饰,项链上有一块澄净如天空的蓝宝石。黛博拉拿起首饰端详了一番,疑惑地看着父亲:“父亲,这是做什么呀?”“城里有个舞会,你打扮一下去吧。”马克莱眼神有些闪躲,他拿起耳环,为黛博拉戴上。

“现在可是在打仗,女儿没有闲心去什么舞会。”黛博拉想摘下耳环,但马克莱执意要她去,黛博拉见拗不过父亲,只得阴沉着面色道:“那就去这一次,国难当头,女儿真不知道还有什么舞可跳。”马克莱命人为她画上了妆,嘴唇上涂上了珊瑚色的口脂,将她送上了马车。

在上马车之前,黛博拉注意到马车后面还跟着一辆马车,也不知车里坐着谁。大姐也要去舞会吗?她心中暗暗想着,明日就去城里募捐,让百姓们捐款置办军队,这样任人欺凌下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黛博拉直到被送往菱风国的前一刻,还在心心念念着这个国家,即便她只是个小小的王室宗亲。

而当她意识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儿时,早已晚了。马车的门窗早已封死,这里简直就是个小小的囚笼,载着她一步步走向一个更大的囚笼。

黛博拉疯狂地敲打着车壁,大声质问着那车夫要将自己带去何处,但回应她的,只有车夫叹气的声音:“二小姐,您是可怜人…唉,可别哭啊,哭花了妆,一见面可就不好看了。”

见面?见谁的面?莫不是父亲要将自己强嫁给某个纨绔的公子哥儿?

黛博拉有些愣怔,她想过最坏的可能也就是这个,从未意识到,后面的那辆马车里,装着的是进献给菱风国的供物,而自己也是一件供物,正在一步步远离自己的家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皇后:冷血无情之回首往昔

    云泽,大胤帝都。湛蓝的天空上,挥洒着几道残霞,鲜艳的颜色伴随着残阳之光,辉映在城墙高处一动不动的黑甲士兵身上。帝都云泽的城墙十分坚实,较之寻常城池不仅高出一丈有余,就连一应防御器械也要强上数倍。这里是整个大胤国最核心的地方,作为帝都,自然兵强马壮,不容侵犯。眼下虽已是黄昏时刻,但高大的城门之下,车水

  • 静水寒:萌女穿越记第八章在线阅读

    陈唐走下楼,来到了自己桌位前,正面看着那个年轻人,和往常一样,观察着他的手,虎口上有老茧,用枪高手,手指关节处有老茧,格斗高手。陈唐看出了一切,但是什么都没有说,拿起果汁杯,将杯中的饮料一饮而尽,取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对孔芊芊说道:“我们该走了!”孔芊芊还没有说话,那大小姐脾气的路澄却不乐意了,还

  • 人在虫族有点励志季月的心事

    忙忙碌碌了一个星期,在星期六的这天,不少人都会起的很晚,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林磊却还要去饭店打工,虽然这个时间段没有多少人,但是能多上一会儿班就能多赚点钱。好在饭店距离林磊家并不算太远,骑自行车十多分钟就到了。由于刚才跟小龙谈话废了不少时间,害得林磊快要迟到了。林磊也不管自行车能不能受得了,拼命的

  • 世事何曾是绝对之被唤醒的青春

    第七章被唤醒的青春薇儿篇记得在初中的时候,在自己的教室里往对面看去,就会看到对面那栋高中部的教学楼,近在眼前却又是那么的遥远,曾经认为那里面里走出的学哥学姐们是那么的高深莫测,固执的认为他们身上就好像披着一层很耀眼的光芒外衣,让我们这些小初中生那么的羡慕那么的向往。可是就在现在,我也如愿以偿的走进了

  • 量子霸权差距

    快速的回到柴房内,嬴天甚至连那被自己弄破的木门都来不及去修复,马上盘膝坐在了地上,体内的元气快速的运行起来,眉头已经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脸上更是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虽然刚才击败嬴路看起来轻松无比,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维京勇士的身体强悍程度远远超出了嬴天的意料,尤其嬴路这种更是受过多年训练的正规战士。一

  • (快穿)改变剧情的正确方法之划清界线

    李家大院,一个很传统的四合院,不同于平常的四合院,这座门口挂着李宅的四合院看似没有什么,实则明岗暗哨,且真枪实弹,守卫全幅武装,足以见得里面住的人身份很不简单。李家老宅就在这里,此刻李家老宅热闹非凡,一共有两波人,主者客气,客者也笑哈哈。“怎么还没有到?”坐在上首的老者突然转向一边,充满威严的发问。

  • 洪荒之功德99999999之父亲的真本事(下)(3)

    第三章:父亲的真本事(下)邱之心在李双儿的怀里温存了一阵子,甚至都有些不愿离开这温暖的怀抱了;只是天这么热,李双儿有些受不了了。“那个,咱们先去我的公司吧,邱大师?”李双儿有些尴尬的对着邱圣说道。兰儿也看出自己老板的窘态了,没想到自己的老板会被一个小屁孩吃豆腐,兰儿想想就觉得好笑。李双儿站起身后,邱

  • 奉子为婚水性杨花的贱人

    这声音温柔谴绻,出自我每晚做梦都会梦到的男人。我没敢回头看他,僵直了身子,紧紧绷着脸,维持自己的冷静。“小臻,你不应我吗?”陆越见我没有反应,搂住我腰肢的手紧了紧,他滚烫的胸膛几乎紧紧贴着我的后背,声音沉哑地又叫了一声。我连眼睛都不敢眨,怕自己失控会泪奔。“你放开我。”我调节了好一会,才缓慢地吐出这

  • 重生之忍者之路在线阅读第4节

    当唐雨出了洗手间后,不久,录制就要开始了。此时,杨宋走到了她的面前,对她说:“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努力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唐雨微笑着点了点头,应了声:“嗯。”唐雨就同前辈们一起走上了舞台,和他们一样充满自信得走上了舞台。唐雨在心中暗暗想到——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倒是真得不假,旁边得每一个前辈,都

  • 变身萌娘的男仆被人暴打,任务完成

    布世仁的一句话,吓得虞人一个激灵,也不敢怠慢,一下子把饭钱多从他的身上给提了起来,往一边一甩。不得不说,虞人这个人打架的能耐还是不小的。范钱多虽然身材有些瘦弱,但至少也有一米八零的身高,体重差不多也有一百三十五斤,居然被甩出了五米远,这力气可谓不小啊。被这么一甩,范钱多疼得龇牙咧嘴,衣服都被磕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