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主攻文推荐育婴池

2021/6/11 11:10:14 作者:冬逸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攻文推荐
主攻文推荐
作者:冬逸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要是我看过的一些认为比较喜欢的主攻文推荐小可爱你们有什么好看的我又没看过的可以推荐呀

“回来啦,哎呦,真是不错呀,刚成为归至处的职员就圆满完成了一个任务,你总算是不负老夫的期望啊。”

刚跨进归至处,亡枯便见玄竹乐呵呵地向他走过来。

“玄竹爷爷呀,那把钥匙真是你传过来的啊。”

亡枯不是很想和玄竹谈任务不任务的事情。开玩笑,她又不是真的去完成任务,稀里糊涂的就把人送走了。

“嗯,是呀,我也是收到轮回石的钥匙,才知道你们成功了的。”

“我有一个疑问,想问你。”亡枯决定乘机套一点话。

“哦?说给老夫听听。”玄竹心情极好,很有兴致地回答问题。

“你不是说要离开归至处,就必须在凡世有人挂念,我刚才瞧谢禹磊的父母不是挺挂念他的吗?怎么他还会一直停留在规制处?”

“哎呀,那是他自己不知道有人记挂他嘛。”玄竹捻了捻自己的胡子,“他以为自己孤独,没有人在乎他,自然只能留在规至处。”

亡枯觉得很不可思议,

“照你这意思,在这里的人都是被自己困在这里的,并不是说凡世真的没有人挂念他们?”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有些人的的确确就是没有人记得嘛。这些人,如果想走了,也没办法。”

说罢,便把目光转向了白清明,

“清明啊,平日里就不怎么有表情,怎么今儿个,我觉得你气压更低了些呢?”

“遇到些事。”白清明没有掩藏,简单地描述了在骨灰馆发生的事情。

玄竹慢慢收了笑容:“你这……唉。”

“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不想让玄竹再尴尬下去,白清明提脚向自己的住所走去。

亡枯瞧见了,急忙给玄竹告别,追了上去。

“清明,那个呀…我…那个啥……”亡枯不知道自己怎么变得结巴了。

白清明停下了脚步,仔细的端详亡枯,长相很普通,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心肠其实不算太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吸引着自己,总觉得自己和他有什么渊源。

“清明,你盯着我干什么呀?”亡枯被白清明认真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

“亡枯,我真的没事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怎么死的,怎么到的这里已经没有多大关系,现在我只是归至处的一个职员而已。

所以你不用担心心我的。”

“啊,我是…担心你的吧……?”

亡枯脑子有些混沌,关心?她什么时候会去关心别人了?这个词语用的不甚妥,当最多只是有些好奇。

对,好奇而已。

“好好回去休息吧,你这个任务完成的不错。”

白清明拍了拍亡枯的肩膀,转身离去留下亡枯在那里独自纠结着。

“哎呀,你撞着我了!”

莫名其妙被一个小屁孩撞到的亡枯,听着着这恶人先告状的语论,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我撞着你了?我什么时候撞的你!分明是你这个小屁孩撞的我!”

亡枯心想着,大人我打不过,小孩儿我还收拾不了了吗?扬手就向那小孩儿打去。

“哇——”那小孩毫无预兆的就哭了,

按平时来说亡枯应该是照打不误,不过这次要落下的手倒是停顿了一会儿。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亡枯有些想反问自己,一个小破孩居然下不去手?

“灿灿,你在这哭什么呀?”来的居然是玄竹。

亡枯觉得,行,小孩今天这顿打算是免了。

“那个姐姐撞了我,还要打我。”灿灿一边抽噎着,一边告着黑状。

“我……!”刚到嘴边的脏话被亡枯收了回去,

“小朋友啊,我什么时候撞你了,我又什么时候打你了?小小年纪说话可要严谨呢。”

小孩听了这话,顿时哭的更激烈了,亡枯真的想现在就给他两个大嘴巴子。

“行了,灿灿,别哭了。今天爷爷允许你去我的花园玩,记着别摘花啊。”玄竹看透了亡枯的头疼,很及时的来解了围。

打发了完小屁孩儿,亡枯开始质问家长了。

“归至处怎么会有小孩子呀?哦——这么讨厌的性子,来这里也是很正常的吧。”

“你别这么说,老夫带你去个地方。”玄竹的语气有些许严肃,他很在意亡枯说小孩讨厌的事情。

“带我去哪儿啊,托儿所?规至处有这种地方吗?”

亡枯言语中的刺玄竹定然是听出来的,不过他并没有什么表示。

“你跟老夫来就知道了。”

玄竹虽然拄着拐杖,但走起路来速度居然不慢,亡枯紧赶慢赶才能跟紧他的脚步。

“慢…慢点。”亡枯表示自己已经气喘吁吁了。

“行了,已经到了。”玄术悠闲地停下脚步,“才走这么几步路就累了,唉,年轻人身体重要啊。”

“你说的都是废话,你个鬼…用飘的,我个人…用跑的。”王哭恨不得现在就上去给玄术一拳,“这到底什么地方呀?”

“育婴池。”

“还真是托儿所呀。”亡枯为自己点了点头。

穿过一道幽黑的走廊,在尽头出现光亮之后,亡枯见识到了所谓育婴池的真实面貌。

池中生长着亡枯叫不出名儿的植物,藤蔓状的顶部开着白色的花。

令人吃惊的是,每一株藤蔓都缠着一个孩子,那些孩子都未睁眼。有还是婴儿状的,有瞧着一两岁的,最大的看着像是五岁了。

亡枯顿时寒毛竖立,觉得这场景怎么看,怎么诡异。

“这啥地方啊,怎么这么多孩子还被还被藤蔓缠着?”

像是怕吵醒这些孩子,亡枯的声调都不由得放低了些。

“这些,都是在人间被打掉的孩子。”玄竹的语气很平静,亡枯却觉着这老头浑身散发着一股气质。

这是所谓的慈悲?

“什么叫被打掉的孩子?这么多,全是人工流产的?”

“对啊,这些孩子都是不被期待的。

他们的存在,要么是个错误,要么是被厌恶。

这些孩子被他们的父母给予生命之后,又狠狠丢弃。

他们是不该来到世上的。”

“放屁!什么叫不该来到世上。明明是父母的错,就该孩子来承担吗?”亡枯有些愤愤不平,她平日里虽然知道打胎这种事情,却无法想象那些孩子被打掉之后是怎样的境遇。

现在这群孩子的境遇摆在她的面前,她只想知道他们的父母是如何那么残忍的解决掉一个新生儿的生命?

“那刚刚的那个洋洋,哦不,灿灿,也是这样的孩子吗?”

亡枯突然想到玄竹带他来这里的目的,

“是啊,那些孩子长到五岁就会被接出育婴池,他们天生就知道自己是被嫌弃的存在。成了鬼,也会自己学习。

慢慢的,我们这里的孩子也多了起来。

有些大人其实也是从育婴池里出来的,你日后会见到,他们还不能好好看看世界,就被迫留在这里……

灿灿那样的孩子不在少数,因为觉得自己不被喜欢,就喜欢恶作剧来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刚刚怎么捉弄你的我其实瞧瞧见了。

“你看见了?你看见了你还帮他开脱!”

在知道这些孩子的身世之后,亡枯其实已经没有那么愤怒了,她只不过觉得这么轻而易举放过那个孩子有些丢脸。

“他在引起你的注意,他是喜欢你的。”玄竹不知道怎么就笑了,“那个孩子第一次也是这么捉弄我的,我一眼就瞧穿他了。”

“喜欢我就捉弄我,这孩子可真奇葩。”

“没办法,这群孩子也没有接受过正统的教育。不明是非好坏,一切凭着本性来,这也不能怪他们。

孩子有什么错,只是他们的亲生父母觉得他们不应该存在而已。”

“你带我来这儿,就是为了给我讲这些吗?你别以为我知道了他的身世就会轻易原谅他。”

亡枯插着自己的腰,“下次我见他一定打他。”

玄术笑了,亡枯想着其实自己打他这件事情是没可能的。

若是普通小孩还好,若是这育婴池出去的孩子,她还真下不去那个手。

这心软还真是可以传染的呀,清明,你可害惨我了。

亡枯在心里仰天长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主她要成仙之心情大好(6)

    “哎呀,怎么能让黑老哥睡沙发呢!”赵云澜其实反应已经慢了点,他迟疑一秒才说话,“黑老哥何等尊贵,当然要睡床上啦!”他一边说一边举着双臂做了个请的姿势。“那,你睡沙发?”沈巍试探问他。赵云澜双眉上挑,“这床又不是睡不下两个?”“……”沈巍十指交握眼睛闪烁不定,咽了咽喉咙,耳垂泛红。站在他身后的赵云澜当

  • 刀剑神凌第9章在线阅读

    傅亭蕉在府里有自己的闺房,但是没有一个人在家睡过。爹爹回来那些天,每天晚上都会在床边给她讲故事,讲到她睡着了再出去,而且府里的奶娘会在她屋子里另一边的小床上睡觉,她晚上就不用害怕了。如果九哥哥陪她的话,那奶娘就可以不要了。她眼巴巴地把这些说给左夺熙听。左夺熙听她这么说,心里莫名觉得一阵舒坦,嘴里却道

  • 都市仙尊归来在线阅读第5节

    城主把自己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原来,这个国家每逢十年都有一次对城主有一次考核,考核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要看选择了什么样的人去参加了。以往的两次考核,陈大城主都在全国垫底,脸都给丢尽了,这次如果还是垫底的话,不光脸都会丢完,自己的城主位子都会不保。国家之所以设置一个这样的考核,意思很简单,能者居

  • [HP]黑暗公爵那颗糖在线阅读第2章

    题记:我的父亲叫张顺常,出生在经历过两次鸦片战争,太平天国,洋务运动的清末年代,历经动荡的义和团,八国联军割据岁月,民国时代。于1931年9月18日东北三省事变后,在ri本人们哨所附近的一处铁丝墙网缭绕的地方险遭活埋。是我将他用在郑家人们处习得的飞镖一击间将其致死。张茂财的父亲名叫张顺常,1870年

  • 湘神白衣有泪,白衣有苦,白衣未走!愿天下安好

    长安城外,聚万人,纷纷迫不及待想踏上天擂,天子百官已在城头,众人就等天子令,踏步上天擂。四白衣人,抬一用布缎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挤到了长安城头之下,在这天擂之旁,天子眼下,吵闹声不断,四人怎么都引不起天子的注意,一白衣人从身边一人腰间拔刀吼道:“皇上。”随即自刎于长安城头之下,周围人纷纷散开一片,随即

  • 一人之下:百岁大宗师在线阅读第十章

    卡卡西带着悟空回到树林后,大家都已经吃完午饭,开始修炼了,佐助正蒙着眼睛用用苦无射着树干上手绘的靶子,小樱则是面朝地面的站在佐助身后的一棵大树的树干上聚精会神得看着佐助练习射靶,两个鸣人在河面上不亦乐乎得对打着。卡卡西赞许得拍了拍手,大家都停下自己的动作,恭敬的站到卡卡西身旁跟卡卡西打着招呼,卡卡西

  • 剑出长安在线阅读第3章

    “美丽的雪花只是世界短暂的美丽,冬季过后,便是破灭的开始。”第二天,雪停了。望着这个银色世界,麒宇链忽然觉得自己太“无知”,他从前的生活单调,如今留在一个有人类文明的星球,他将懂得更多事情,世界更多的美丽在等着他。“新人,是吧?”麒宇优冷静地望着眼前这位老者,他从深夜忙到现在,以他之前的资历,再次进

  • 暧昧专家荒山

    感受着无名指中喷薄欲出的剑气,韩东尝试顺着剑气的指向将之激发出来,但可能韩东的蓄意太明显,过于着急,右手的力道没有掌握好,并没有配合好经脉中的剑气。再他的感知中,剑气一阵颤动,反而缓缓消失在了经脉之中。韩东虽然能生成不成熟的无形剑气,只是由于不太熟练,这剑气的离体激发并没有成功,感受着右手无名指中因

  • 逆世花呗系统第三章

    刘峰恶狠狠道,“别乱动,再乱动杀了你!”何暮年盯着他,他注意到刘峰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声音骤然冷下来,“好,那你现在立即动手,我们都看着你怎么杀她。”刘峰手上的力气紧了两分,他朝何暮年嘶吼道,“别对我用激将法,你以为我不敢吗?”他一双眼睛充血暴涨,瞳孔微张。江染脖子随之一紧,呼吸越来越困难,一张圆脸

  • 拯救反派少年时在线阅读第4章

    楚飞自从进食之后,跑到海底自闭了几天。除了有点还不适应玄武的生活习性之外,主要还是消化玄武传承。根据传承,在上古时代,存在登天者,他们利用天地灵气修炼,突破重重考验,成为登天之境,一举突破自然枷锁,成为新的生命体。登天之境不再受到自然影响,他们化身成为宇宙的一部分,可以自由在宇宙中探索登天之上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