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我英]跟踪相泽消太的一百种方法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6/12 1:32:41 作者:鸦久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英]跟踪相泽消太的一百种方法
[我英]跟踪相泽消太的一百种方法
作者:鸦久来源:晋江文学城
理操井央:我是在观察!不是跟踪狂!相泽消太:喂,别把跟踪行为说得那么理所应当。理操井央:这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相泽消太:你说个区别看看?理操井央:……(完全回答不出来)理操井央的世界内充满了他人的心声,为了能获得片刻的安静,她混入了雄英高中,只为博得某位英雄的一眼。相泽消太:喂,那边那位同学,你很可疑啊。理操井央:啧,被发现了。(#欣喜)cp:相泽消太+爱叔不变扫雷:第一人称试水女主个性“心里掌握”来源隔壁超炮剧组的食蜂操祈苏文笔有限,谢绝扒榜推一下cp阿辰的文吐丧尸是病,得治![综]一句话:来

话才落,就见傅言风直接伸手推开李浩,迈开脚步一步一步地走到顾迩面前,身后的保镖简单直接地将李浩架走,偌大的轮船甲板上只剩下两人和零零散散的侍者。

他的脚步声轻轻地踩在地板上,却像是凌迟的钟声般一遍遍地震慑顾迩的心脏,她紧张地咬唇,在接连弹错音之后,顾迩终于放弃,垂下双手,目光投向栏杆外的平静海面,思考着现在从那里跳下去会不会好一点?她绝对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况且他还带着这么一大群人……

“怕了?”

傅言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她的身边的,修长的食指挑起顾迩的下颔,像是在欣赏一件精致的艺术品,而顾迩也在他坐下的那一刻,身体僵硬得像是一个雕塑一般,一动不敢动。

知道长记性了?

傅言风的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衬得他越发帅气迷人,但顾迩却觉得,他的笑莫名瘆人,像是下一秒就要拿刀把她大卸八块似的。

经过上次那件事,顾迩丝毫不会怀疑傅言风会下不去手。

因为父母素来严厉的原因,顾迩向来善于观察眼色,她也清楚地意识到,傅言风现在……大约是生气了,尽管他脸上是笑着的,可这显得他越发瘆人。

他在气什么?

顾迩自知无路可退,盯着他的双眸认真琢磨着原因,可是无论她如何想,还是想不出她做了什么能让这个男人生气,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不对,他们之间从来没有有过关系。

“想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么?”傅言风盯着顾迩看,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脸,眸光甚至还带着些许温柔,可语气却阴冷得令人不寒而栗。

他素来精通心理学,而这个愚蠢的女人正好不懂得如何掩饰自己的情绪,太好看穿。

顾迩有些讶异地张开唇,没等她说话,傅言风就冷冷地道,“顾迩,你破坏了我的计划。”

他有太多手段将顾迩逼进绝境,然后再让她乖乖过来求他,把她的所谓廉价的高傲自尊踩在脚底下,像上次说的那样,让她后悔。

可他却没有想到,她会事先找上别的男人!

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她可真是一个有本事的女人!很有本事!

傅言风的语气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甚至连捏着她下巴的手都开始用力,顾迩丝毫不怀疑如果他再生气下去,他会把她的下颔骨捏碎。

她自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影响到傅言风那些动辄上千万的决策,更是想不通自己怎么就破坏了他的计划,说多错多,顾迩干脆也不开口解释了。

所幸傅言风也不在意她的话语,没有得到她的回复也无所谓,见了她这副呆滞的模样反倒放松了手中的力道,用一副商量的语气开口问道,“你说说,你要怎么还?”

说是商量,傅言风的手却顺着她的脸游移往下,粗暴地扯开她为了遮挡脖颈伤口而戴上的丝巾,指尖在伤口处轻轻抚摸着,目光诡谲,似乎在提醒着顾迩他们上一次见面所发生的事情。

明摆着不能逆他的意。

顾迩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发现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神经病,上一秒可以跟你像是老友一样说话,下一秒就可以让你见血,做事全凭心情,不管不顾狂妄自大。

正是因为这样,顾迩才处处小心翼翼,不敢惹怒他。

傅言风倒是还满意她的反应,眸光一转,看见钢琴上放着几瓶红酒,年份不错。

黑夜美酒佳人,这个李浩倒是会享受。

顾迩安安静静地坐着,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她总感觉这个男人,好像更生气了?

真是一个变化莫测莫名其妙的男人。

“把这瓶酒喝了。”

不容置喙的语气。

傅言风伸手指了指一瓶酒,侍者立马恭敬地开了瓶,给顾迩倒了一瓶递上。

顾迩却没有要接过高脚杯的打算,尽管这个男人现在看上去浑身透着浓烈的阴鸷。

现在的处境不允许她不清醒,而她的酒量一直算不上太好,到时候胡言乱语起来将这个男人惹怒,可能她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顾迩想了想,正想扯些借口搪塞过去,只是张了张口,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傅言风冷冷打断:“别跟我扯酒精过敏的借口,我了解你的一切,顾迩,我再说一次,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裸的威胁。

“……”

听话的女人?

呵!

上次她不听话的时候,就被这个男人无情地割破了脖子。

顾迩可以不在意傅言风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可她不可以不在意自己的性命。

索性没有别的办法……

琢磨了几秒,顾迩还是接过了高脚杯,认命般地一饮而尽,一杯酒灌进去,顾迩感觉自己微冷的身体热了起来,但下一秒却感觉喉咙灼烧起来,没多久她就感觉自己的大脑有点晕眩,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瓶红酒的度数好像有点高……

糟糕!

顾迩蹙起双眉,手刚刚将酒杯放下,侍者却十分没有眼力见地续了满满一杯,她转头看向傅言风,眼前的男人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唇角还是噙着一抹瘆人的笑意,让顾迩稍稍清醒了一些。

还不打算放过她!

顾迩咬咬牙,拿起酒杯将酒灌进嘴里,一副豁出去的架势,侍者要给她续上一杯的时候却被她推开,她看向傅言风,目光认真严肃地道,“我喝完之后,你不可以杀我,我要的你都要给我!”

顾迩觉得自己要在清醒的时候得到他的承诺才会安心。

傅言风挑眉,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没有说话。

他是做了什么让这个蠢女人有这样的错觉?

杀她?

他怎么舍得?还没有玩够呢。

但他厌恶她明明有求于人却还理直气壮姿态凌人的模样。

四目相对,两人僵持着,傅言风的表情不置可否,最后还是顾迩败下阵,咬咬唇,将高酒杯递了过去,侍者续了酒,顾迩就将红酒灌了下去。

喝完,看向傅言风,几次反复,她的眼神越发可怜巴巴。

傅言风自然是知道她心里在希望他叫停,但是他傅言风不是一个善人。

他冷眼看着她一杯杯酒入肚,冷眼看着她卖弄演技乞求他的同情,唇角的弧度越发大了,心情说不出来的愉悦。

欣赏她的脆弱,的确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看来他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玩具。

又是一杯酒入肚,顾迩再次转头看向傅言风,她的唇角还沾着几滴红酒,从她的唇边缓缓流淌在脖颈间的曲线里,说不出的诱人,潋滟的眸光透着几分魅惑和无辜,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生怜悯,想拥入怀细心安慰一番。

傅言风却还是冷眼看着,甚至透着几分欣赏。

忍受不住了都不肯开口求饶么?想要靠一副皮囊让他先开口么?

真是一个精于算计的女人,她十分清楚自己的资本是什么。

同样是卖弄风情,这个女人做的远比其他女人要出色许多。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词——天生媚骨。

傅言风不禁在想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层面具,能将伪装做的这么不着痕迹,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傲得不可一世的性子,连他也要被骗过去。

傅言风的眸子里渐渐染上一抹嗜血的深意,这更让他好奇,那层层面具下面的真实面容,是什么样子。

“……”

已经喝了四杯酒,顾迩感觉自己已经撑不住了,可是这个男人还是不为所动的模样,顾迩死死地咬住唇,无奈地灌下酒。

“砰!”

酒杯砸在地板上碎裂发出清脆的响声。

终于,在第五杯酒的时候,顾迩倒下了,恰好倒在傅言风的背后。

毫无预料的,她的身体软绵绵地倒在他的背上,那一瞬间傅言风的表情有些怔愣,那是傅言风从未感觉的柔软,她的身体轻的像是没有重量似的,柔软皮肤传来的温热触感却真实无比,这个女人醉晕了。

说到底,她并没有那么坚强,却倔强伪装成一副天下无敌的模样。

可笑的女人!

傅言风转身伸手将顾迩抱进怀里,余光注意到她身上穿着的开叉到大腿的旗袍,瞬间脸色黑了大片,脱下风衣外套将她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

“傅总,我们这艘船里有一间高级套房,傅总是否要移步去那里休息一会儿?”侍者见缝插针,十分殷勤地凑上前恭敬问道。

套房?

准备还真是齐全!

傅言风低头瞪了怀中熟睡的女子一眼,如果不是他今天晚上过来,这个女人该和李浩在那个套房翻云覆雨了吧?

傅言风深邃瞳仁里的阴鸷越来越深沉,忍不住伸出手毫不留情地捏了她的脸一下,却换来女子不自在的一声轻吟,她扭了扭身体,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熟睡,像一只慵懒的小猫,毫无戒备的模样,与她清醒的时候差别太大。

难怪她不愿意喝酒,原来是醉了就只能为人刀俎了。

莫名其妙的,傅言风的气消了大半,他抱着顾迩起身,冷声开口道:“带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文豪野犬官逼同死第二章

    2几人顺着芮毓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沈绪血流不断,方才上山走了那么长的路,对他们这些全身布满大小伤口的人习以为常,可对养在东宫的太子来说,可不是容易忍受的。偏偏,沈绪半个疼字也没有。被这么打量着,沈绪冷眼瞥过身边的人。赫北立马反应过来,朝芮毓说:“姑娘可方便?”芮毓静了一瞬,抬手指着门,示意他们进去

  • 十万暴击之三世记忆(7)

    “啊你忽悠人的吧。”我道(柳明义)“我真没有骗你,我有三世的记忆,我第一世名字叫吴灵灵,第二世名字叫习姝姝第三世名字叫林孟秋,后来改名吴灵灵,天(吴三)叔叔也有三世记忆,吴帅他就是我的第一世父亲,吴浩天他是我的第一世的亲叔叔”灵灵解释道“那你第一世是干什么”(我道)柳明义“我的第一世是一个大臣家的女

  • 冷面总裁的绝情恋人之滨海夜景

    第十章滨海夜景旁晚的微风吹拂起二人的衣襟,貌似想要卷起美丽姑娘的小短裙,那一缕风也实在是放荡到不行!而路边上的灯长已经开启,那傍晚的夕阳西下,貌似还没有断肠人在天涯!只有二道人长影相偎相依。“要去你家里么?还真是怪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呢?等下贸然拜访会不会引来什么麻烦!”张天杰轻轻的笑了

  • 挽风不晚君在线阅读第7节

    “我竟然杀人了?”叶玄心思有些复杂,但很奇怪,他并没有太大的不适,完全没有那种传闻之中杀人过后几欲呕吐的感觉,这让他不禁暗暗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的冷血动物。不过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矫情,因为在他不远处,陈大锤的目光投射了过来,就如两道冷箭,彻骨的杀意让人头皮发麻。“妞妞,这家伙什么实力,怎么杀气这么重?

  • 霸婿首战

    树林里的空地上龙折一人对上外星三大高手,不敢有丝毫松懈,一直紧绷着神经。其一他不清楚对方实力,其二他不知道对方是否有伏兵。突然处女提起重箭向他砍去,龙折不清楚她的实力,龙不敢轻易接下这招。龙折往左一个侧闪躲开了这一击,处女砍到了地上“轰”剑砸在地面上发出巨大的响声。“不过如此。”这一招后他虽然被迫击

  • 喰种误入柯南世界搬家

    吵醒安然的是王府的管家清贵,据说是带着二王子的指令来的,而二王子的指令就是安然从现在的竹园搬到王府的后院。从竹园往后院搬东西都是管家清贵一手操办的,听清贵说,清言的意思是安然既然做王妃做的这么不安分就不要做了,先在后院住着吧!其他的什么也没说。既然已经冷落到这个地步了,安然到也不怕再冷落了,王子长得

  • 大国良臣第4章在线阅读

    起床要换衣服啊!周川不知道怎么想的,怕是以为和往常一样自己还没有醒,所以没有避讳什么,径直褪下自己的衣服。而且这人竟然没有穿亵裤,竟然脱下裤子,就…..就没了!一下子前面的东西就直观的入了方辰的眼。虽然蚊帐挡着,但是根本起不了作用,方辰的心砰砰直跳,刻意的偏过头去等周川换衣服。在方辰偏头过去的时候,

  • 我的师姐是端木蓉再短一点吧

    中考成绩出来的有点慢,但是中考结束,也就代表着余动他们至少在这个假期得到了暂时的解放。一帮豆蔻少男少女们顿时像刚刚逃脱牢笼的小麻雀,隔三差五就约着一起出来玩。每一个升学的暑假,都时兴同学聚会,小学的聚,中学的也聚,好像不再多聚聚,下半辈子都见不着了似的。这样的聚会,余动也去得不少,她一直是一个很活跃

  • 我被困在地狱三千年在线阅读第二节

    杀人诛心,江浩的这句话,让两名贵族都是脸色一变。同时看向四周,那些被他们称之为贱民的人,一个个都是脸色冰冷,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贵族与平民的矛盾一直都存在。若是他俩真敢这么说并且这么说,他们绝不怀疑这些贱民会一拥而上将他俩给扔出去。“欢迎各位受领者!为从今天开始走上各自道路的你们,送上“诚实”“希望

  • 红楼重生成黛玉哥哥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唐蜜蜜当然不知道隔墙有耳。为了有个好胃口,饭菜未上之前,她轻施魔王级社交手段,一边撩拨的王洪心痒难耐,一边牢牢把握节奏,就是不往正题上靠。“蜜蜜,你知道吗?米秘书公司开业就跟着师英朗,他和我部门的负责人关系特别好,据说两人结了娃娃亲。”“哦,是吗?米秘书竟然结婚了?”“盖小小别看长得小巧,全公司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