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GM的奇妙之旅在线阅读第4章

2021/6/12 0:58:01 作者:一封情酥 来源:飞卢小说网
GM的奇妙之旅
GM的奇妙之旅
作者:一封情酥来源:飞卢小说网
没有简介,只有书名诶嘿~(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因为有了张巧凝的指导,加上自己也很争气的表现,接下来的几天,徐易很快的就让张大人感到放心合意,对此张大人不仅高兴自己找对人,对徐易的信心也是与日俱增。

当然目前仅是在赶路上京的途中,身边没什么要紧事,除了张大人打算拟份折子,希望赶在入京时,立时呈给皇上,算是交代巡抚涝患的成果,同时也让工部了解状况,好能接手相关事宜。除此之外,每到一处驿站,总有大小官员来拜见这位未来宰相,同时也报告地方民情,因为大抵是民政刑律之事,非关机密,因此徐易常常能在旁聆听,趁这机会,也让徐易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多的认识,不过这也是张大人这份折子迟迟不能完成的主因,害的徐易常常跟着张大人挑灯夜战,有时叁更半夜了仍不能入睡,只好隔天在马车上再好好补眠。

这天徐易从张大人的书房退了出来,今晚下榻之处是这地方知府的行馆,大概是离京城近了,这行馆占地虽然不大倒是颇为别致,看的出来是用过心的,步在花园小径,徐易对着满天星空,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畅快的舒吐出来,细辨天上的南极北斗,闪烁的位置跟自己原本知道的是一样的,就连牛郎织女也是遥处银河两端不能相逢,念及此,徐易心情不禁一沉,心想,自己跟过去的生活何尝不也是如此。

忽然徐易耳中传来一束幽然的琴声,似是从小园内处传出来,而且一下子就消寂了去,顿时引起徐易的好奇心,心想:自己跟张大人这队人马已经相处了几天,知道大伙都是早早就休息下去,今天是张大人又忙的晚了,自己也才跟着耗到此刻,这琴声的出现倒是颇让人不解。

徐易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起脚就往小园中踱去,园子不大,几个转折就瞧见有一人背手站在园内亭中,石桌上素琴一张,伴着烛火摇曳,虽有烛火但仍瞧不清此人模样,不过看亭中那人的样子,似乎早知道自己会过来似的,因为那人一直是瞧着园子入口的方向,对此,徐易心中的疑问顿时多了起来。

待得自己走近了,徐易才瞧清眼前这人,身材欣长,面貌清瞿,双鬓杂霜,年纪总在四十五十之间,身着一袭肃青长杉,渊停岳峙,气度神凝,腰间悬着一块玉,映着烛光透出温润,由此看来这块玉当是上品,亭中这人眉目瞧上去虽是平常,却犹如深潭不可测,一双眼好像能看透所有事物,任何蛛丝马迹也别想在他的视线中遁去,这点让正在他眼皮底下的徐易有点不舒服,学辩论出身的徐易,最不喜欢的就是让人知道自己的底蕴,这可是兵家大忌。

『晚生在此见过前辈,夜阑人静,不知前辈以琴相招,所为何事?』徐易开门见山的问道。

『喔,你怎知我抚琴是为招你前来,难道不是你自个儿闻声而来的吗?』亭中客略一沉吟后问道。

『晚辈从些迹象自然可猜测而得,其一,此处乃当朝宰相临时行馆,前辈深夜在此抚琴已属不常。加上琴声未及一阙即止,可见前辈是不愿琴音扰人夜梦,而非是因雅兴而抚琴,此为其二。还有,琴声稍纵即逝恰是在下入园之时,可见当非巧合,这诸般迹象让晚辈好奇心起,所以晚辈斗胆进园相问。』徐易为了不想让自己落居下风,应答的甚是流利,好似这答案在他心中已经琢磨许久。

『好吧,就算是我招你也好,不是也罢』亭中客露出满意的眼神,赞许的点点头,接着道:『老夫来此的原因可也不能对你说,倒是想向你询问一事。』

徐易内心在想:这下可问错人,自己初来乍到,十足的明眼瞎,开耳聋,就算是不出闺门的张巧凝恐怕都比自己知道得多。

不过徐易仍然不疾不徐的道:『不知前辈所询何事,假如恰为晚辈所知,晚辈自当相告。』

亭中客看向徐易,眼神虽然淡漠,但好似要穿透徐易的问道:『不知你姓名为何?既然此处为宰相的临时行馆,为何又深夜出现在此?我记得宰相张大人的夫人早逝,仅馀一女,可未曾听说张大人尚另有子嗣啊?』

『在下姓徐,单名一个易字,不久前才蒙张大人收留,眼下是张大人府中的人。』徐易坦然的道。

『喔,你又是为了何事待在宰相府中?深夜能从行馆内院进出,这可不是一般身份啊。』亭中客不解的继续问道。

『在下蒙张大人青睐,随侍府中,也仅是协助打理事物,谈不上有什么身份的。』徐易不解眼前此人为何对自己的身份这么有兴趣,不过心想自己根本也没什么老底怕别人掀,所以也就一五一十的如实照答,难道还跟他说自己来自某个世界吗。

亭中客闻此,原本漠漠的眼神一亮,好像把握住什么,不过随即恢复适才的深沈,先是不经意的瞧了一眼园子入口的方向,随即对徐易道:『你叫徐易是吧,见面叁分情,这琴就当作你不吝相告的见面礼,有缘的话,我们还会再见的。』说罢身形一错,随即往围墙外投去,下一秒就溶入黑暗中。

半晌,徐易仍如雕塑般立在亭中,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正是眼前徐易的最佳写照,饶是他平常心思有多机敏,如今却只能一张zui张的老大,两眼瞪向亭中客消逝的黑暗,要不是徐易的衣摆还在飘荡着,直让人以为这个世界也有真人蜡像不成。

『徐大哥,是你吗?』亭外传来张巧凝的声音。

只见徐易恍如不闻,浑身不动,直直盯着墙外瞧,於是张巧凝犹疑了一下,也蹑手的进入亭中,想看看徐易的情形。

张巧凝走近了徐易,瞧着不对劲,鼓起勇气shen手点了一下徐易的肩头,只见徐易身体一震,目光却没见转移,只是SeSe的张口问张巧凝道:『你瞧见了吗?飞走了。』

『什么飞走了?』张巧凝被问的一呆,疑惑的瞧向墙外徐易发楞的方向,再看看左近,纳闷的回答道:『没有呀,徐大哥,四下一片黑,我没瞧见什么东西啊,你有瞧见什么不对吗?』

『你没看到吗?刚刚亭中的那个人啊?你还没进来前,他还在跟我谈着话,但却一眨眼就飞出墙外了,这些你都没看见吗?』徐易心情正激动,也不等张巧凝回答,立马指着石桌道:『可不是吗?你瞧,这短琴就是他留下来的。』

张巧凝低头瞧了瞧石桌上的短琴,随即喜欢的道:『好漂亮的短琴,徐大哥,刚刚弹琴的是你吗?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弹琴?还弹的这么好?』

『不,不,不,弹琴的也是刚刚纵墙而出的那个人,我只是恰巧路过才进来的,但是刚刚琴声不大,而且一下子就停了,咦,那你怎么也会到这里?』徐易赶忙摇手否认,还反问起张巧凝来。

『这园子另一面墙的后头,就是我睡下的后院,我才刚躺下,就听到琴声,而且一听就知道此人琴艺王阳宏妙,其韵冰清空灵,有羚羊挂角之势,比我之前学琴那位老师好上不知多少,按捺不住好奇心,就想偷偷来瞧一瞧,却只看见徐大哥你像个…站在这动都不动。』张巧凝本想说像个傻子木头人般,楞着发呆,但终究不好意思开口。

『那你真没看见有人从这飞出墙外吗?』徐易shen手指向墙外,还是不敢相信的问道。

『对不起,徐大哥,不是我不愿意相信你,但是我真的没看到你说的那人,不过那位高人想必不是泛泛之辈,况且他既然留下这短琴给你,我相信你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张巧凝安慰的说道:『我真的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你……』

徐易知道自己这一连串不常的举动已经吓到了张巧凝,但这种事实在太令自己惊讶了,虽然内心的激动还未平复,只好先按捺住心里的迷团,改口对张巧凝道:『唉,这也无甚要紧,夜深了,巧凝姑娘你也早些歇息,明早我们还要接着上路呢。』

『徐大哥,你真的不要紧吗?要不要我帮你找我爹去……』张巧凝还是不放心,盯着徐易说道。

『呵呵,瞧你紧张的,你徐大哥只是忽然找不着人,一时心慌,乱了方寸,况且我也不识此人,找你爹有何用?』徐易露出笑容,恢复原本的容态。

张巧凝瞧着才稍微放心了点,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那个人应该…应该…没伤害你吧?』其实张巧凝是想问徐易是不是有被对方伤着脑子了。

徐易可没想到张巧凝会这么的揣测,只开口道:『没呀,我好得很,你瞧我像有事的样子吗?不过,巧凝姑娘,你知不知道关於一些很厉害的人,嗯,比如说…功夫很好的那种,就像我刚刚说的那人一样,从亭子一纵,就飞出墙外,立刻不见踪影。』徐易说到此处,又开始热血起来。

张巧凝看了看亭子到围墙的距离,歪着头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才道:『我有听爹爹说过,有些人本领很大,常常有惊人的举动,不过他们的本事能不能从这飞出墙外,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从爹爹的口气听起来,他对这些人的评价似乎有好的,但也有不好的,我爹好像称他们叫作…叫作…对了,就是叫他们江湖人士。』张巧凝一派天真的说着。

徐易当然知道张大人是不会对自己的女儿多说这方面的事,这些事可不适合官家小姐来懂的,不过可相信的是,这个江湖的确是有『武功』这码子事。

想到这,徐易的内心有如滔滔江河,马上澎湃起来,又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不禁握起拳头,要不是张巧凝在场,可能就要振臂高呼了,连脸上的表情看上去都有些狰狞,没错,是狰狞,至少在张巧凝看来是这样。

徐易马上发现自己又失态了,因为他看到张巧凝又用刚刚担心他的眼神担忧的瞧着他,甚至还夹带着一丝恐惧,於是马上打哈哈的对张巧凝道:『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到刚刚遇见一个你口中本领很大的那种人,心理觉得很高兴罢了,呵呵,你不要想太多,巧凝姑娘,感谢你的体贴关心,在下谢谢你了。』说着对张巧凝就是一笑。

『我…我…我只是被琴声引来此处,看见你一个人,才顺便跟你打声招呼,可没有什么体贴关心的,才…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张巧凝听到徐易的最后一句话,脸唰的一下,红晕立即爬上耳梢,扭怩腼腆的道:『谁…谁…谁体贴关心你了,不准你乱讲的,夜深了,我要回房了,你…你…也早些去歇息吧。』

张巧凝最后几句话的音量,已是如蚊蚋般不可闻,说完也不等徐易答应,随即转身出亭,踩着碎步,一眨眼就消失在园中,身形似乎也不比刚刚飞身纵墙而出的亭中客慢上多少,於是徐易再次如雕塑般立在原地,看着眼前张巧凝这番景像,一张zui仍然张的老大,心中却兀自呐呐的不明所以,心想,怎么一个晚上就碰见了两个说走就走的家伙,而且一个比一个急,是有内急不成?还是自己这么令人不舒服,多待久一会都会受不了。

不过徐易的这番思绪,马上就被刚刚的『武功』给冲的不知去向,看来这个世界果然不同凡响,对未来徐易又乐上几分,好像下一秒自己也能一闯江湖,一尝那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的滋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818那个和英灵搞到一起的御主[综]在线阅读第一章

    亚特兰蒂斯帝国费尔兰德城镇,这个亚特兰蒂斯军队与革命军联合部队的主战场,炮火不断,大地上无数的大军相互冲杀着,空中则有无数绚丽的魔法绽放。费尔兰德,因为战争,这个著名的城镇早已毁于一旦,无数的原居民颠沛流离。一条幽长小道上,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背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女慢慢的走着,少年左手持拿着一阵圆

  • 驭灵爱在线阅读第2节

    原绍越走进墓园时,灰沉沉的天空飘起了绵绵细雨。冬末春初的雨冰冷刺骨,原绍越没带伞,却也不在意,他右手提着一个袋子,左手抱着一束白玫瑰,独自一人走向墓园深处,任由细密的雨珠落满头发和大衣。他终于在一座墓前停下。这座墓修葺得颇为清雅,洁白的墓碑上,右侧镌刻着楚今非的名字,左侧却空了出来,那是原绍越为他自

  • 家有冥妻八品莲花山

    一个多小时后一辆从播州区驶来的大巴车在莲池镇公交总站缓缓停下,卡次一声“各位乘客莲池总站到了,请拿好您的随身物品依次下车,请勿拥挤……”随着声音的响起,道玄这才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刘师傅,到莲池了呀?”“嗯,到站了,道玄道长,拿好您的东西,别搞忘了。”刘师傅关切的说道。“好的刘师傅,也没什么好东西

  • 灵幻异世失控

    周一,DR.W又重新召集了这帮权贵来到希望大厦的一间特别实验室,里面并排放着几组一米多高的透明液体罐,里面装的液体,颜色也是逐渐由浅绿变为深绿最后到墨绿色。刘沫冉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进过这间实验室,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不过很明显,绿幽灵药剂确定是在这间实验室制作出来的。DR.W打开屋内的视频屏幕,让屋

  • 白昼微光第二章

    巨人以巨大的身躯阻止了主教学楼的倒塌,接着又将教学楼推开。王陨看向巨人,王陨的警戒之心使他继续用黑符,并没有停止召唤鬼王。巨人想是没看到王陨一样,直接从王陨神上跨过去,离开了。王陨在才收起黑符。地震一直持续了一夜,主教学楼倒塌让操场反而变成了最安全的地方。王陨观察了一夜的巨人,巨人不但不攻击人类还在

  • 和老攻在恐怖世界做美食[娱乐圈]第5章在线阅读

    邵楠躺在县医院急诊室,医生正在紧张的处置着伤口。急诊室门外围着一圈知青和社员,郑国喜担心的踮着脚向屋里看着。蹲在一旁的邵北痛苦的捂着脸,他担心自己下手太重,怕姐姐留下残疾…急诊室的门,突然打开:“病人失血过多,需要马上输血,血库告急!你们谁是B型血…”护士看着围在门口的知青和社员急声问道。众人面面相

  • 灰色幽灵第7章在线阅读

    被忽略的乌鸦有点不爽,他示意卫熙动作麻利的去库房拿银子来,然后绞尽脑汁的思考怎么和齐遥谈判,这些年体力活干多了,脑子就和生了锈一样,一运转就捉急。在卫熙回来前,局面变得更乱了。刁蛮的少女匆匆赶来,香气摇曳,和此情此景格外不搭,她不顾下人的阻拦,恨不得宣告天下公主是她绑架的,甚至想要当众下手,而齐萧随

  • 开间面馆渡亡灵在线阅读第6节

    看着拉着自己的女孩易晓星不知怎么的就跟在她身后,就由者他这样拉着自己。“你看偶像!这里是新建的实验楼,还有那里!那里是刚挖的人工湖。”一路上诸葛大力兴奋的向易晓星介绍这些年,魔都科技大学的变化。看的后面的拖着行李的赵海棠是心碎了一次又一次。“好了,大力。”易晓星按住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大力“你研究拉着我

  • 草包小道士之小伙伴(10)

    小萤和唐之之在打球,旁边几个吃瓜同学站着围观这场高手对决,班长颜纯担当即时解说员,对比赛进行解说:”……我们看到宋萤同学正在采取守中反攻策略,意图打乱对手的节奏,增加对方失误。但是唐之之同学已经醒悟了!她在抢回自己的控制权,将要运用自己最擅长的暴力球路控制网前!”“唐同学使出了一记漂亮的劈杀!”“宋

  • 天灵本无路在线阅读废玉使宝

    “你刚刚吃饭的样子,我真当你是一个乞丐了。”“靠,我也没办法,两天没吃东西,现在该去废玉场了。”亦辰说道。看着路旁的疲于奔命的人们,虽然这座城市不算富裕,但好歹有一个盼头。雒城属于缥缈阁的外城,与青城派、千征门成掎角之势。虽然它的势力较弱,但是中心紫都非常重要,谁要是占据了紫都,进就可以攻伐中原,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