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好,土豪!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2 1:09:02 作者:平林漠漠烟如织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好,土豪!
你好,土豪!
作者:平林漠漠烟如织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作为煤矿老板的儿子,苏可一直顺风顺水,直到他与青梅竹马的张琪琪再次相遇。一句话文案:(一)我的竹马是土豪。(二)天蝎女和处女男如何幸福地共度一生。(三)每一个认真的女孩子都会有幸福的人生。亲爱的,本周六晚上八点到九点,大鱼文化贴吧有《你好,土豪》简体书的作者访谈,请大家这几天过去提问哟,有签名样书相送!电脑看文的姑娘戳这里手机看文的菇凉戳这里已完结古言我正在存稿中的现言新文入V公告:接编辑通知,《你好,土豪!》今天(8月27日)下午4点入V,入V会有三更,请大家继续支持~

清晨,天刚微亮。

村庄慢慢苏醒,或远或近地传来鸡鸣犬吠之声。夜露开始蒸发,空气里充满了蜜的香味。

“染儿,这么早就在蒸梨花糕了?”白方棋一起床就闻到一股香味闻到香味,走到厨房一看,女儿果然已经在里面忙忙碌碌了。

白染见白方棋手里拿着盖房子的工具,道:“是的,爹。一会儿蒸好了我就去找澈儿陪我一起上山。您这么早就要去学堂吗?”说话间手上的活儿一点没停下。

“学堂的几间屋子都快封顶了,我们第一次碰上盖屋子的事,没想到这么难。以前做什么都有你师尊出谋划策,现如今你师尊来的越来越少了,我们也不便总是依赖他老人家,总是要自己解决才是。只是再过半个月还完成不了,可就要耽误你们这些孩子进学堂的大事了。没有学堂,你们这些孩子的修习太不方便了。我走了啊,早去可以早干活。一会儿你把梨花糕送到学堂来。”说罢,白方棋出了门直往学堂工地去了。

白染蒸好梨花糕,整整齐齐分别码入两个食盒放好,然后拎上其中一盒送到工地给白方棋。和往常一样,毫无意外,梨花糕被一同干活的众人一抢而光。

“你们也给我留点啊。”白方棋抱怨着,神色确是极为愉悦的,女儿做的东西总是这么受大家的欢迎。

“老白,你这女儿兰心蕙质,做出的东西这样好吃,真是羡慕死我们了。”离白方棋最近的陆仲殊拍了一下白方棋的肩膀,掰下一角方才抢到的梨花糕,把剩下的递给了白方棋。陆仲殊已经吃过了早饭,但还是忍不住抢来吃上一口,众人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各位叔叔伯伯,明日我多做些带来给大家吃,你们先忙。”白染辞了众人就去找澈儿。

澈儿并不在家,白染只得到外头去找她。沿着一株一株的梨树,走了好远,白染未免有些着急,于是她拢着手放在嘴上喊:“澈儿,澈儿,你在哪儿?”

“染姐姐,我在这儿,你快过来找我呀。”树缝里传来清脆而顽皮的少女声音,白染并不能准确地判断说话之人的位置。

太阳已经升了起来,阳光有些刺眼,白染两只手交叠挡在额头上,眼睛使劲朝树枝缝隙中找。这时节梨花正开的极盛,被太阳反射,一片白茫茫的,一时竟瞧不出树上之人的所在之处。

白染在树下转了半圈,避开直射的阳光,总算在缀满梨花的枝桠中看到了一角素衣。

“澈儿,澈儿,你快下来,随我上梨梗山给师尊送新酿的香雪浪。”

树上少女嘴里叼着一根草管,正往旁边的花朵送去。清晨的梨花,花蕊中露珠披着阳光,晶莹剔透,少女吮得一口,甜滋滋的,这才得空笑意盈盈地对着树下道:“染姐姐,再容我吃几口蜜露,马上就下来。”

白染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小馋猫,我刚去你家找你,蓝姨说你每天一大早就来这,咱们这梨花陌,到处都是梨树,都在开花,你为何跑这样远来?你一来就长在树上当蜜蜂,还没吃够?何况这梨花还得开上好长时间呢,我们都好久没有见到师尊了。若不是得了这香雪浪,我不知还得等上多少时日呢。你该知道这香雪浪如何难得吧?更何况梨梗山人迹罕至,山路定是不好走,爹爹让我们早点上山,速去速回。你快下来可好?”

语气已然有些着急了。

澈儿这才从树上一跃而下,衣袂带起点点梨花飘落,稳稳落到了白染身前。白染抬起手,踮起脚尖,先替她轻轻摘下头发上的几片花瓣,又要去拍身上的。

澈儿抓住她的手摇摇头,随后转了一圈,身上花瓣尽数飘落,她得意地笑着对白染道:“你瞧,这不就没了?染姐姐,前几日,白伯伯还在和我娘说这次的香雪浪可能成功不了,怎么竟成了?”

“是啊,那几日气温骤高,如若没有寒潭洞里的冰块帮忙降温,恐怕这次又要失败了。春天里竟然有那么高的气温,当真罕见,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如此紧张。若是又失败,我不知又要多久才能凑齐这些酿酒所需的梅雪了。”

想到这里,白染眼神一暗,不过瞬间又明亮了起来:“幸好幸好!我爹说这次的酒倒出后似雪浪翻腾,平静下来后闻之淡淡花香绵远悠长,饮之甘甜清冽,师尊必定喜欢。”

“姐姐,你这么辛苦要酿得这香雪浪,到底是为何?”澈儿想起去年冬天,大雪纷飞,家家户户闭门取暖,而白染坚持前往梅园取雪。

就因为师尊说过,香雪浪之香,其实有二,一为梨花香,二为梅花香。两香来自一寒一暖,相互交缠,这才是香雪浪之精髓。以前的香雪浪只有梨花香,少了一缕“雪魂”,而这雪魂从何而来?必须要酿酒之人虔心收集梅雪,以雪化水酿出来的酒才能称之为真正的“香雪浪”,否则不配叫这个名字。

梨花陌到处是梨树,花期也能有五六个月一年,而梅树却只有梅园那几株,雪也并不是年年都下,下了也不一定能积起来。师尊发话之后的头一年,下雪的时候梅花尚未开放,第二年只下了一夜,早上起来发现时,搜集下来的梅雪化成水只有半坛,根本不够用。

直到去年,大人们都说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雪!白染看到下雪便喜出望外,拎着坛子直奔梅园。

期间一刻也不敢离开梅园,一旦花瓣积满雪,便收入坛中。这雪下了足足有七天七夜,白染就在梅园待了七天七夜。如此才得了几大坛雪水,藏于梅园旁边的寒潭洞中。那之后,白染风寒入骨,病了好长一段时间。待得梨花新开,便开始酿酒,终于得了三小坛香雪浪。

“不为了什么啊,只是师尊他怪可怜的,不肯与我们在梨花陌里一同生活,独自一人在山上。生活起居无人照顾,年纪又那么大了,想喝一点好酒,我不忍心让他失望。”白染心思单纯,想到了什么,就一门心思将它做成,倒也确实没有想那么多。

“你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求师尊。”澈儿故意逗她玩。

“我没有。”

“有。”

“没有。”

“一定有!”

……

说说笑笑二人不觉已经来到了白染家,澈儿很自觉地找到一个竹筐,里面垫上一层干净的棉垫子,再放入准备好的两坛香雪浪。白染见他垫子铺的歪七扭八,抬手正要整理。

澈儿想起来她平日最爱整齐,见不得东西不正,否则就会一直盯着,直到弄齐了才舒服,当即了然一笑:“染姐姐你看,这样可合了你的心意?”

说罢把垫子捋的平平整整。白染被她说中,略微一笑:“就你机灵!这酒这样不稳,上山走路竹筐难免倾斜,得想个法子让酒坛不要摇晃才是。”

澈儿闻言打量房内,房中几乎没有多余的东西。白染见她目光移向画桌定住,心知不妙,正要阻拦,澈儿已经一个箭步上前拿起桌上的画纸迅速揉成团,仔仔细细塞在酒坛缝隙之中。

澈儿知道她心疼她的画纸,说到:“染姐姐,你也别心疼这画纸了,横竖这个比香雪浪易得多了。你看这样就算路上不小心摔了我也不会摔了你的香雪浪。”澈儿反身背起竹筐,试了试果然非常稳妥。白染只得作罢,拿上装好梨花糕的食盒,两人朝梨梗山出发。

山上的晨雾已悉数散去,天气越发热了起来,再加上爬了半晌,两人均已是两人气喘吁吁,这才来到了半山腰。

“染姐姐,等下我们找得到师尊吗?”澈儿把竹筐放到一块稍微平坦的地上,坐下来休息。

“山顶就那么大,总能找到的。爹爹说师尊的起居就在快到山顶的一个洞里,应该不很难找,不然他也不会放心我们两个来这一趟,定是要等忙完了学堂的事情再一起来。可是我等不及了。”白染取出一块干净的手帕,一边说一边给澈儿擦额头上的汗。

“那万一师尊寂寞,跑出去玩了呢?”澈儿问道。

听到这孩子气十足的话,白染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就知道玩啊。”

澈儿嘴巴一撇,悻悻地说到:“我也没有天天玩,黄伯伯这一阵课业下的比往常重了些,我又不够聪颖,已然很吃力。这不还同你来见师尊么,等回去还得把课业补回来呢。”

“咱们梨花陌做事情向来都是顺其自然,咱们的学习也都是看喜好慢慢引导。就像秦旷哥哥,他课业最好,但他说志不在此,黄伯伯便随他照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医书去摆弄那些药材了。梨花陌的人都不生病,弄那些有什么用呢?”

“姐姐你看!”澈儿突然睁大双眼,激动地指着山下,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白染的眼睛也移不开了。

山下梨花盛开如雪!

梨花陌所有的道路两旁都是梨树,枝条交错,平日里在其中穿梭生活,习以为常,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独特之处。而此刻,从高处看下去,除了寒潭洞那边的一片水域,道路、田地、房舍皆被纯白无暇的梨花点缀环绕。

而无人活动的地方,梨花更是成片成片地重重叠叠像堆雪一般!更为神奇的是他们发现梨花陌整个轮廓就像一只梨儿,梨头朝向他们这边。两人找地方坐了下来,双手托腮,新奇又欣喜地看着他们长大的地方。

“姐姐,是不是因为这山脉正好在梨梗的位置,所以这里被称为梨梗山?”澈儿虽然这么问,但其实心里已经坚信这是正确的。白染当然也同意,长这么大才第一次知道这些地名的由来。她用力地看着,想要记住眼前的一切,生怕有任何的遗漏。回去以后若是把这幅景象画下来,那该有多美!

“姐姐你去到过梨花陌以外的地方吗?外面是什么样的?”澈儿歪着脑袋问道。

“你瞧这梨花陌的外廓,全部被山峰包围。爹爹说过,除了梨梗山,其它山都是上不去的,山上的瘴气半个时辰就能让人昏迷。所以从来也没有人去过。”提到这个白染心里似乎有些说不上来的抗拒。

“可是梨花陌只有几百户人家,难道山的那一边竟没有人了?这是为什么呀?”澈儿心有疑虑,不吐不快,所以不依不饶地追问。

“我从来不曾想过这些,我只知梨花陌十分快乐,我很满足。万一山那边没有梨花,也就没有梨花蜜露,没有梨花糕,没有香雪浪。就算有,万一不如梨花陌的香,不如梨花陌的甜,那也并没有什么意思。”

梨花陌就是白染的全世界,花开的季节搜集梨花花瓣制茶,做糕点,结果的季节便做羹汤。一家家去送,大家都一致认为虽然她年纪不大,心思却是最为细致精巧,往往能够发挥梨花梨肉的最大优点,做出来的食物美味异常。一家家的笑脸就是她的回报,她特别满足,别无它求。闲暇时分她就作画,偶尔黄伯伯指导一下,但她更愿意随着自己的心意构图,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没有什么地方会比梨花陌更好了,她对此坚信不疑。

“那如果有其它更好玩更好吃的呢?”澈儿似乎停不下来自己的想象了。

“澈儿,我觉得我们现在很好,不是吗?”

“这倒是。可是...”

“别可是了,赶紧赶路吧,在天黑以前我们须得下山才行。”白染说完起身拍了拍粘上的草屑,继续朝山顶走去。

“等等我!”澈儿跟了上去。

终于二人爬到了山顶,果然有一个山洞。白染对澈儿说道:“瞧,这就是了。”

“师尊,染儿和澈儿来看您了。师尊,师尊......”

白染迫不及待地冲入洞中,却被浇了一头冷水一般定住了。洞里的石桌石椅石床都落了厚厚的灰,到处都是蜘蛛网,这些都是久无人居住的景象,哪里还有师尊?

“染姐姐,师尊去哪了?”澈儿问道。

白染也是一时反应不过来,她同样也百思不得其解:“是啊,师尊去哪儿了?”

两人急了,在山顶来来回回找了好几圈。山顶朝向梨花陌这一边全是杂草,连一棵大树都没有,如果有人,一眼就能看见。而另一头只有云海翻腾,什么都看不清。

“染姐姐,师尊不会是掉下悬崖了吧?”澈儿看着地形,不免开始胡乱猜测。

“不会的,爹爹说过,师尊是梨花陌唯一得道的修仙之人,修仙之人怎会怕一座悬崖。兴许这些灰尘和蜘蛛网都是他用幻术变出来跟我们开玩笑的,这也说不准的对吧?”白染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一定是的!我们把香雪浪藏在洞中把,若师尊回来就可以直接喝了。”

澈儿依言把两坛香雪浪从竹筐中取出,用袖子掸去石桌上的灰,轻轻放了上去。

两人爬了半日的山,满心欢喜却扑了个空,眼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回家吧内心又很不情愿。白染呆呆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没精打采。澈儿百无聊赖地在山顶踱来踱去。山脊清晰地分割开了梨花陌和云海。云海一望无际,十分壮观,澈儿从来没有见过这景象。他曾听说过神仙都住在天上,比云还要高。

澈儿终究没忍住,用脚往云海探去:“染姐姐,大人们都说神仙都住在天上,我们现在算不算是在天上啊?你看云都在我脚下呢。这云雾下面什么都看不到,会是什么呢?”

白染心情不佳,见她又开始胡说,白了她一眼:“还能有什么?万丈深渊呗,你小心一点,万一掉下去我可救不了你。”

刚说完,却只听澈儿“啊”地一声,坠落入了云海之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一个天使守护灵在线阅读最难消受美人恩(三)

    丁一语重心长:“小常,你认识我又不久,虽然我是长了一副正直的脸,可你就因为这个就断定我安全,是不是太草率了?”常悦傻笑:“你以为我傻啊,我才不会那么草率,因为是你我才放心的,知道吗?小唐……”常悦说着,酒意上来了,将杯子往丁一手里一塞,一扭头竟然睡着了。前面的话说的丁一还激动了一下,最后一句“小唐”

  • 看懂算我输南山寺

    甩开了小甜甜的那群跟班,子木不由得轻嘘了口气,靠在巷子里的墙上稍微喘了一会气,这才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刚才被追得太狠了!慌不择路的子木也只顾着低头跑路,见弯就拐,见巷就钻,到现在,自己跑到什么地方来了,他也不清楚。“这巷子的年代有点老啊!也不知道哪里能出去!”子木对四周打量了片刻,四处乱转道。“咦?

  • 神奇宝贝:神级精灵店主重获肌肤!

    秦浪为了安慰受委屈的姜萌,晚上特意下厨给她做了一桌丰盛的美食,姜萌独爱美食,只要有了吃的,她就会笑逐颜开,是个怎么吃都不胖的吃货。吃完了晚饭,兄妹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姜萌是个懂事自觉的孩子,她在学校都把作业写完了,回到家才能放松一点,姜萌的成绩在学校都是名列前茅的。“还有人欺负你么?”秦

  • 守护之轮回之泪在线阅读第四章

    距离时代广场不远处的一处座椅上,“看不出来啊小齐同学,你居然钢琴弹的这么厉害,学了多久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刘濛濛此刻完全按耐不住心中的惊奇和兴奋,一脸崇拜地看着齐亚腾连珠炮似得问道。这回可轮到我们的小齐同学感到浑身不自在了。别看他平时满口花花一副没个正形的模样,一旦真要是稍稍对他表现出钦佩之情,那

  • 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之与领导叫板

    扔下刘洁,王建飞快步向县委跑去,想打出租,却一辆也见不到,真是怪了。可能真的是该他倒霉。王建飞气喘吁吁的推开办公室,跟正要出门的人撞个满怀:丫的,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正想出去找你呢!王建飞这才发现,李光明跟在乔胜春后面,两人正想出门:找我?你们找我干嘛?王建飞拍打着胸口说到。“靠,找你干嘛?你的手机关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