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与首领宰有个约会之登心道

2021/6/11 17:35:21 作者:临初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与首领宰有个约会
我与首领宰有个约会
作者:临初来源:晋江文学城
霜叶曾当惯了一座人海里溯流至今的孤岛,直到在流浪途中,遇上一颗带着赴死的觉悟坠落到她怀里的流星。从那刻之后,星球粉碎,碎片洒落在岛屿的怀抱,使彼此共生为一片新生的星云。面对这位步步为营、花式告白、想接近又怯步,清新脱俗不做作的追求者,霜叶钢铁直男般冷硬的心都被融化了。怀表给她,黑卡给她,海景房和名车钥匙都给她,最后还把自己给塞到霜叶怀里,用那平静、却仿若哭泣的声音哀求道——“整个世界都是你的,而你是我的,好不好?”霜叶:awsl。#流浪猫花式上位家猫的励志录#(不是)含糖量超高的一本,两只受过伤

忍痛离开的苏牧彻底进入了贤者模式,一路上各种诱惑,各种想让他进去传承的妖艳引诱,都让苏牧内心一步步的承受着被豪气的暴击。

“焉儿啊!哥听你的话可都放弃了富可敌世的机会啊,希望不要坑哥啊!”

苏牧已经麻木了,若是这次焉儿说的那个什么破传承不给力,一定要抓住焉儿打屁屁,不然难以泄愤。

远在另一处秘境的苏寒焉突然捂着后方,脸上羞红之色一闪而过,心有所感,哥哥一定在想什么坏事。

不过随之又忧虑了起来,一张精致的脸,目露忧色,让人怜惜。

“不知道哥哥能不能得到那个传承,若是不能……”

一想到若是苏牧得不到,苏寒焉眼中光彩就微微黯然几分,不过随即又充满坚定。

“若是哥哥得不到,那就让我一人庇护好哥哥。”

……

而苏牧,经历各种诱惑,眼睛都红了,最终来到了一座山脚下。

高山入云,临绝天下,秘境中最为瞩目的便是着插入云霄的高山,这也是苏牧确认这里是最深处的原因。

因为除了这里,在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过去了。

上山小道蜿蜿蜒蜒,苏牧根本看不见是否到顶,不过隐约能感觉到,上方有着微弱的呼唤感。

此刻山道上已经有几道身影了,但是却不是之前看过的那些家族子弟,不过服饰却是能认出,是源星的人,这让苏牧有些好奇。

“难不成这个秘境并不止一个入口?”

微微观察了一下,发现几人艰难的走在爬山的道路上,时不时眼神恍惚,呆愣在地,久久没有动作。

“看来这山道,没有那么简单。”

走近山道入口,一块石碑耸立,上面写着三个大字,还有一列列小的字体,苏牧上前仔细观看,时不时还点点头。

“嗯!确认过字体,是认不识的字。”

不过意思却涌入心中,让人明白,挺有意思点,不过这些字体……

轻轻碰触石碑上的字,一道流光进入苏牧脑中,无数字体在苏牧脑中如涌泉一般迸发。

沉浸片刻后苏牧睁开眼睛,看着上面的字,嘴角一翘,读出上面名字。

“登心道!”

下方那些小字也如同之所想,都是说明这条登心道的缘由。

想要登上最高境界,那么先要让心登顶,炼心如练人,若无其心性,天赋再高在好,也将是祸害一枚,不要也罢。

“好直白粗暴的解释,我喜欢。”

苏牧洒然一笑,人心复杂,若无自我规则,那么人将是魔,魔鬼的魔。

“这样的传承才适合我,焉儿还是懂我的,就让我前去这顶点看看是怎样的风景。”

一步踏入台阶,百步便出,往事徐徐眼前过,问心无愧踏心路。

“这不是很轻松吗!哈哈哈。”

越是往事过眼,苏牧越是坦然,很快就追上了前方的最后一位。

“嘿!哥们,怎么了。”

一掌惊醒,那人睁开眼时,其中复杂之色一闪而过,懊悔,羞愧,种种神色难以言喻。

对于一掌拍醒他的苏牧,心中颇为感激,准备转头道谢。

“在下吴丹,谢谢朋友……鬼啊!!”

一张黑影覆盖的无脸男,吴丹扭头就看见这般恐怖一幕,小腿一软跪在地上,根本用不上劲。

“咳咳!请起,不必如此大礼,随手之事,随手之事……”

“况且我也不是鬼,你仔细看看。”说着间,苏牧伸手扶起给自己行此大礼的吴丹。

被扶起的吴丹,这才敢定睛一看,发现苏牧应该是用能力遮盖了真实面貌,不想让人发现身份,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铁啊!我这是给你行礼吗?明明是被你给吓得,罢了罢了……

吴丹摇了摇头,苏牧没有提起他喊鬼的事情,他也顺着台阶下了,毕竟太丢人了,行礼就行礼吧。

“吴丹兄die,你怎么站在这台阶不走了,这路有什么不同吗?”苏牧一脸萌新道,虽然看不见脸。

吴丹一愣,看着苏牧:“敢问如何称呼?”

“叫我影魔就好。”苏牧随口说了一个称号。

看来这位是不想暴露身份,不过这称呼有点中二,也罢,吴丹不打算探究,作为他的生存之道,那就是不去知道太多,对自己不好。

“影魔兄弟,你这一路上来没有陷入幻境吗?”吴丹小心询问着。

“幻境?那是什么东西,我只是回忆了一遍往生,然后就看见兄die你在这里呆傻着了。”

扎心,吴丹看着苏牧有点想哭,这怎么人与人之间就那么的不平等呢。

“看来影魔兄弟运气好,我走到这里已经经历数次幻境了,每次都难以自拔,未能释怀。并且每经历一次幻境,身上的重力便平添一分,后面的路,我恐怕是走不下去了。”

“并且,这登心路,恐怕是炼心之道,我未能释怀,所以就平添一分重力,都是自己给自己的压力。”

吴丹愁苦,每一次幻境都是自己以前难以释怀的事情,陷入其中更是懊恼加身,心中有愧,心中有事,心重则体重,这便是登心道的试炼。

“原来是这样啊!吴丹兄die回头要好好解决这些事,不然如同那下方石碑的意思,恐怕会入魔。”

“自然如此,经历这些幻境后,我也明悟了,离开秘境我就好改正,弥补。”

吴丹点头,十分认同苏牧的话,感觉这次来的不亏,罪没白受,如此一想,身上的压力便小了几分,更加让吴丹确信。

“既然兄die决定好了,那我继续走了。”

“祝影魔兄弟登顶。”

吴丹诚信祝福,这次若不是苏牧惊醒于他,恐怕这次幻境未过,就要栽到这里了。

看着苏牧几步而出,轻松无比,吴丹颇为羡慕,然而苏牧却脚下一顿,回头看着吴丹。

“怎么了?影魔兄弟。”吴丹看着苏牧有些疑惑。

“没什么,只不过吴丹兄die到是人如其名,要改呀!”说完苏牧便踏步而上,直接离去。

这话让吴丹一愣,随之苦笑,回过味来,吴丹谐音无胆,没想到影魔兄弟还是看的很透啊!

“自己确实因为无胆,才做些那么多后悔事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游戏第二世界第十章在线阅读

    “那什么才是真正的黑道呢?”张晓仁不解的问道。“黑道,没有准确的定义,但是当你达到那个实力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黑道并不是你现在这个样子的。”那个女人被张晓仁这么一问突然愣住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张晓仁解释什么是黑道。“既然我实力连什么是黑道都不知道,那我拿什么帮你,而且你凭什么相信我就一定能帮你

  • [综武侠]江湖多渣男在线阅读第三节

    “娘娘,怎么办?”一直站在不远处的两个宫女这时双双走上前来,紧握着双手,脸色发白,有些害怕地看了眼晏非辰,然后看向庆妃。“非辰,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庆妃挡在沐芷面前,就要去推晏非辰,晏非辰耳朵动了动,看了眼四周,身形却并未移动一分,“来不及了,禁卫军已经将我们包围了。”“怎么会这么快……”庆

  • 我,第一神童!之全是树!(9)

    “呃……呼……”厉少羽终究无法再保持盘坐之姿了,倒在地上低声呻吟着,大口喘息着。“终于结束了……”身心早已疲惫不堪,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虽然减轻了许多,但是厉少羽全身却依旧酸痛非凡。蜷缩在地上,神智渐渐模糊下来……“需要好好睡一觉了……”此刻,厉少羽身心出奇的放松,与之前的感觉比起来,现在的自己,真的太

  • 无双城主影子护卫

    “话我可是说了,信不信随便你们,要知道,堂堂盛世王朝的皇子殿下,万一被人揪到小辫子,查到美人书,啧啧!那画面,我都不敢接着想了!”聂煜晨小手慌乱的拍着胸脯,一副忐忑的模样,作戏十足!不过片刻,她抬头看一眼似要落下的夕阳,忽然跳了起来,“完了,太阳快下山了,老夫子肯定会趁这个时间查房!两位皇子,你们就

  • 剑痕源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采访“观众朋友们,爽吗?爽的话,鸟蛋走起来.”“走走走,不走不是人。”“求采访酋长”“求酋长私房照.”“我要给酋长生孩子.”“一群黑人有什么好看的?”“不好看你还看,你个傻X!”“标题写的很清楚,非洲原始生活,种族主义者滚粗,免得坏了心情,没人请你来”“不可思议”远在地球另一端,斗鸟TV总部,

  • 仙路之殇在线阅读第5节

    楚留香一个人来到了校园后边的枫叶林,看着一片片火红色的枫叶,叹息一声,他本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可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也不由得他无奈,本是和红袖,甜儿,苏蓉蓉在大海上放任船支漂流的,不想遇上了大风暴,更诡异的当日一道银白色的闪电在空中一闪过后,他突然被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拉进旋风中,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

  • 神行之罪在线阅读第9节

    躲在暗处的顾狄云清楚的看到宫琪朵的身上一股奇怪的力量正在慢慢的凝聚着,而那股奇怪的风正是那股力量的来源。力量慢慢凝聚成一朵莲花的样子在宫琪朵身上绽放着,那圣洁无暇的花瓣片片绽放出最美的姿态。而这些都只是转眼即逝的事,一会儿就恢复了正常。顾狄云回到床前看着宫琪朵,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这到底怎么回事

  • 风云之绝世邪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无夜去集市买药.满大街的吆喝声入耳,时间还早,他闲来无事便东瞧西望.恰逢路过一个算命摊,无夜望了望那白布黑底的字“午安神算,再瞧瞧那端坐在桌前闭目养神的白胡子老人,心下一笑便走过.“小公子请留步……无夜到底还是停住了,“请问你想给我算命?“正是……白胡子老人一脸高深莫测.“旺人还是克人?无夜也不想多

  • 江湖小毒仙之阴谋诡计(7)

    小雅啜泣,连连说不出话来。小芳见她的可怜样,掏出手绢为她擦眼泪,苏慕容也停下脚步,想安抚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来,只好将她的手拉了过来,紧紧握着。等小雅的情绪恢复平静后,她才断断续续说:“我那弟弟也是被宰相府的人打残的,我与那宰相府里的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恨不得他们死……”小雅气红了眼,身体因气愤而微微颤

  • 大唐之这个军师不一般楔子

    时楚三千七百年九月,天微明,崇德宫外已是人声鼎沸,皇太子降,楚皇赐太子宫以为安踏之所。“母亲,今日太子诞生,我虽为长子,何时有出头之日,莫不如?”说这话的却是尚德宫中面见母亲燕妃的皇长子项封。“封儿啊,你可记得这四百年来起事的皇长子可有一位成功过?莫不是五马分尸,尸骨无存,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你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