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明宫旧事(明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6/11 15:57:25 作者:维权集合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明宫旧事(明穿)
明宫旧事(明穿)
作者:维权集合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个猝死,胡景若穿越到了明朝永乐十七年间,成为了礼部左侍郎胡潆之女。她在这段穿越旅途中相识了传说中的蛐蛐皇帝:明宣宗朱瞻基。朱瞻基:“怎么,听说了我喜欢你,是不是高兴得说不出话了?”胡景若:“……”明宣宗朱瞻基与汉王朱高煦的夺位之争牵连广泛,无意识间,胡景若竟然也一脚踏入了这趟浑水之中。是一个人,将她从危难之中救出,那人给予她毕生的温柔,那人给予她一个明朝男人给不出的全心全意,那人对她爱入了生命里。前尘牵扯,剪不断的爱恨交织,注定着所有人都将走向不归路。1.明朝非考据文,半分斗争,主攻爱情。2.

时间飞逝,转眼便是三个月过去。

而苏秦还是空有一身内力却不会运用的渣渣,当然不是苏秦不想去那底墓室寻那九阴真经,实在是身后天天跟着李莫愁这个小尾巴,没机会啊。

这三月以来,那婆婆也看清了苏秦的底细,虽然奇怪可也没宣诸于口。这段时间以来,苏秦行为没有任何越轨的地方虽然时常开一些无关大雅的玩笑弄得自己哭笑不得,却让这死寂沉沉的墓室多了一丝人气。

偶尔逗自己开心,帮自己照看年幼的龙儿,带莫愁出门玩乐,让自己觉得竟像是多了一个儿子般。每次吃饭时都一脸慈爱的看着苏秦,倒是弄得苏秦摸不着头脑。

这天饭后小丫头李莫愁便又缠了过来,自大上次苏秦闲来无事给她讲了一个白雪公主的故事,这丫头便天天缠在自己身旁。

苏秦无奈的笑了笑,摸着她的头,道:“那,我今天给你讲个人鱼公主的故事吧。”

故事讲罢,看着一边说人鱼公主太可怜一边哭的稀里哗啦的小丫头,苏秦宠溺的抹了抹她眼角的泪珠,你又怎知你将来的命运与那人鱼公主一般凄惨呢。一个沉入大海,化为泡沫,一个葬身火海,香消玉殒。

看着不由自主靠入自己怀里的小丫头,苏秦不由得在心底恶狠狠道:“哼,姓陆的。这次有我在,看你怎么骗小丫头的芳心!”

月黑风高!杀人夜!

当然苏秦不是要去杀人,把小丫头哄睡着后,苏秦便悄悄的来到了那藏有九阴真经的底墓室,三个月以来苏秦早就把这墓室构造摸得清清楚楚,只是苦于一直没机会。

看着石壁上的那九阴开篇,苏秦心底越发紧张,就差一点!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一流高手了,从此仗剑江湖,快意恩仇,劫富济贫,英雄救美的时刻马上就来临了!

一刻钟之后,“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其理奥,其趣深......”朗朗上口,且内涵武学至理的九阴总纲从苏秦口中传出。

然后,啪!

“谁特么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就不能写白话文么?!”苏秦愤怒的将一块石头扔向石壁,本来以为得到九阴真经之后,自己就能开启外挂模式了,可谁知道。自己一点都看不懂啊!MMP,果然得到武林秘籍第二天就修炼成功的那都是扯淡!

正苦恼间,却听耳边一道怯懦的声音传来:“苏哥哥,你在干什么呢?”

苏秦脸上的苦恼瞬间一僵,随即化作尴尬的微笑,该怎么解释呢?要知道这间墓室其实是林朝英的墓室,当初她与王重阳相爱相杀,立志破尽全真武学,自此玉女心经出世,而当其去世,王重阳到此看到这武功心法时自叹弗如,却又不甘被心爱的女人超过,自此留下九阴真经,并写下“重阳一生,不弱与人”。

转过头看向抱着个布娃娃的李莫愁刚想开口解释,却见其盯着石壁开口道:“苏哥哥,你是要习武吗?”

见其没有纠结自己为什么来她的祖师婆婆的墓室,笑着开口道:“是啊,莫愁。你这么晚怎么还没睡?做恶梦了吗?”

李莫愁纠结的抱了抱怀里的布娃娃,娇怯的道:“......我睡不着,所以想找苏哥哥说说话。可你房间没人,所以我就闻着你的气味找到这来了......”

哦,原来如此,找不到我所以闻着味找过来了么......什么鬼!

刚想开口却又听小丫头说道:“苏哥哥,你为什么要大半夜来偷看武功秘籍呀,你想习武的话可以问我,实在不行问婆婆也可以的呀。”

这话听得一愣,自己总是以为自己是个外来者,做的事情在自己看来是旁人不允许的,但三个月以来的相处这里的人就哪怕没有一丝对自己的亲近么?

苦笑两声,自己还真是陷入自我纠结里了。

当下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低下身来问道:“莫愁啊,那你能给我解释解释这段话是什么意思么?”

小丫头当即点了点头。

夜里墓室中时不时传来,小丫头一本正经的解释跟娇俏的笑声以及苏秦那不时的恍然大悟的“原来如此”的惊叹声。

第二天夜,苏秦也终于将这九阴真经通篇弄得透彻,将小丫头送回房间后,便打算去契合己身来修行。敲了敲婆婆的门,目光认真的盯着眼前的妇人,开口道:“婆婆,谢谢你了。”

自昨日浅显的依照九阴真经运行过内功之后,苏秦便发现了藏在了暗处的婆婆。很明显人家早就发现自己对那墓室里的武功秘籍感兴趣了,只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并没有点破。

婆婆开口笑了两声,然后道:“你这孩子,什么都好,有时候就是太自以为是了,总是认为自己的想法也是别人的想法,你知道么,其实我早就把你当自己的晚辈看待了。”

苏秦在这慈爱的目光下迅速败退,从小就与母亲分局而住的他实在不擅长应付这样的目光。匆忙躬了躬身,狼狈的离开去研究那九阴真经了。

三日匆匆而过,日子依旧平淡安稳,直到第四日夜。

一声长啸自苏秦屋中传来,声音中气无比,直直穿透这坚硬无比的石壁向古墓之外传去。

全真七子之一的丘处机刚完成与江南七怪的约定赶回来几日,刚要休息便听到不远方传来一声长啸。

声音中气之足,气息之绵长令人动容。

“这是哪里来的少年英杰!竟然如此了得?”丘处机虽然比不得五绝之流,但少说也是一流高手,在他看来这一定是有名师指点却又自身天赋惊人的人才能发出如此长啸。

丘处机发现这个长啸声居然持续了五分钟,不仅没有虚弱的样子,反而似刚开始发力一般越加震人心魄,似九霄龙吟,又如虎啸山林!他不由得自蒲团起身走到山门口向声音的方向望去。

可很快,他的脸色越来越震惊,因为这声长啸一直持续到一刻钟,而这声音连绵不断,宛如群山浩荡,大海滔滔,气势磅礴浩大而无断绝的迹象!

却说古墓之中的苏秦现在只有一个感觉,胸中仿佛有一口气般不吐不快,当下便忍不住扬天长啸起来,却不成想这一吼便是两刻钟!

丘处机震惊的有些头皮发麻:“这是哪来的前辈,气息竟如此强大!!难道是哪个不出世的大高手,又或者哪个门派的掌门人在我这全真附近蛰伏修行?”打定主意,丘处机便打算改日登门拜访了。

而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老丘眼中前辈的苏秦证看着自己的双手,左手呈虎爪状,向左右两方的石壁挥出。随后几缕光线透过五个指孔射进来,这石壁竟在苏秦随意一击下给洞穿。

感受着体内随自己心意流转的澎湃内力,苏秦缓缓张开双眼,双目之中精光爆闪,宛如夺人心魄的利剑。

“这就是,武者的世界么?”

苏秦握了握手,喃喃自语道:“不知道现在的我,是种什么程度呢?”

“该出去了,说不定婆婆跟莫愁都等急了。”

苏秦站起身来舒展下了筋骨,身上顿时传来噼里啪啦的炒豆子般的声响。

推门而出,几个月来苏秦早把古墓的地形摸得熟悉无比,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客厅”却见莫愁抱着年幼的小龙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脸上挂着一抹微笑,宛若夏荷般夺人眼球。

李莫愁看到走过来的苏秦,大叫一声:“苏哥哥,你出关了啊。”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下意识就要扑倒苏秦怀里,可是却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还抱着自己的小师妹,当下就站在了原地,但一双眼睛一直放在苏秦身上。

苏秦见状不由得一笑,笑着走到小丫头身边,“是啊,我闭关这几天莫愁有没有想我啊?”

“嗯。”小丫头用力的点头,看的苏秦忍俊不禁。

“婆婆呢?我找她有点事情。”

闻言小丫头一脸刚反应过来的表情,道:“哦,对了,苏哥哥。婆婆说你出关之后让你去找她来着,她在墓外等你呢。”

苏秦一愣,等我?怪事了,难不成她还会未卜先知,早知道我要找她,不知道她找自己什么事情,算了,过去看看吧。

苏秦向墓外走去,不一会儿,便看到了那拄柺棒的背影。

“婆婆。”苏秦放缓脚步,恭敬的开口。

“你来了,接下来就该离开这里了吧?”

苏秦一怔,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要离开的?

婆婆转过身来,看着脸上疑惑的苏秦开口道:“老身虽然不知道你到底从哪来,可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深厚的内力,可最初偏偏一点内功外功都不通却也是令人费解的了,恐怕你最初进古墓也是为了武功心法而来吧。”

苏秦闻言一笑:“是的,我最初就是为了秘籍来的。”苏秦大方的承认了,也没有避讳什么。

“呵呵,你这孩子还真是......”

“婆婆,我有一事相求。”苏秦恭敬的躬身道。

“何事?”

“请与我一战,我想知道我现在到底是什么水平!”

婆婆闻言仰头哈哈大笑了两声,“好,当初老身还以为你小子是什么决定高手,当时可是吓了老婆子一跳呢,那今天我就要报那一箭之仇!小子,你小心了!”

苏秦脸上笑容不减,恭敬道:“请前辈指点!”

一刻钟之后,毫无疑问苏秦输了。

看着一旁一脸沮丧的苏秦,婆婆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你也不必沮丧,你毕竟刚刚习武,老身虽然比不上五绝之流,可也不是什么土鸡瓦狗之辈。你一身内力雄浑无比,缺的不过是对敌经验罢了,若要是生死之局,你怕要输的还要惨哩。”

苏秦郁闷的翻了个白眼:“婆婆您这是夸我,还是贬我?”

也不等妇人回答,苏秦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

“婆婆,我走了。”

“这么着急么?不再待几天么?”

“不了,要是再待几天,我怕我就走不了了。”

“那,莫愁怎么办?”

“莫愁,我只是当她做妹妹的。”

“可那丫头可不这样想。”

苏秦微微沉默了片刻,然后灿然一笑:“那便,随缘吧。”

“婆婆,我走了,后会有期。”苏秦身体腾空而起,向着山下飘去,正是九阴真经中的轻功“螺旋九影”。

“记得,有空就回来看看。”婆婆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苏秦的身影片刻消失不见,但她知道,苏秦听到了。

“我也该回去咯,这下该怎么跟莫愁说呢......我可怜的小孙儿啊。”婆婆无奈的叹了口气,朝古墓走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守护之轮回之泪在线阅读第四章

    距离时代广场不远处的一处座椅上,“看不出来啊小齐同学,你居然钢琴弹的这么厉害,学了多久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刘濛濛此刻完全按耐不住心中的惊奇和兴奋,一脸崇拜地看着齐亚腾连珠炮似得问道。这回可轮到我们的小齐同学感到浑身不自在了。别看他平时满口花花一副没个正形的模样,一旦真要是稍稍对他表现出钦佩之情,那

  • 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之与领导叫板

    扔下刘洁,王建飞快步向县委跑去,想打出租,却一辆也见不到,真是怪了。可能真的是该他倒霉。王建飞气喘吁吁的推开办公室,跟正要出门的人撞个满怀:丫的,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正想出去找你呢!王建飞这才发现,李光明跟在乔胜春后面,两人正想出门:找我?你们找我干嘛?王建飞拍打着胸口说到。“靠,找你干嘛?你的手机关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

  • 灵魂摆渡人:最强系统崛起!在线阅读第7章

    回家的车上,面对神情寡淡的谢方臣,楚婉儿没话找话。“我说你演技挺不错的啊,你是真的新人还是自己偷偷学过一点啊,刚才最后那一句,爆发力超强的!”谢方臣听了就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楚婉儿见拍马屁没用,眼珠子一转又接着说。“喂,你怎么一句谢谢都不跟我说呢,今天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求导演,你连试戏的机会都没

  • 凤城碎尸血案探秘红衣女子

    林不全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她试着用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传来,确认并不是一个女鬼之后便松了一口气,细看之下女子全身是血,鲜血染红了衣襟,有好几处被划开的伤口正渗着血,心里不禁暗道这女子竟如此可怜。当下也不多想,林不全从包袱里拿出了金创药对这女子伤口进行了包扎,又运起《周天经》梳理了一

  • 冥域命运尽头在线阅读第4章

    听到林飞羽的话,林冷不由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他实在想不到居然有人比自己还冷静,当然如果这人不是冷静的话,那么完全就是一个脑子缺根筋的主,不过,林冷并不认为林飞羽属于那一类。这一天就在这无聊的观看所有人觉醒真气中慢慢度过了,其中也有一些人无法觉醒,对于那些人,将被无情的逐出内围家族。“今日的觉醒仪式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