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超控[星际]之青梅竹马

2021/6/11 17:49:42 作者:禾如青 来源:晋江文学城
超控[星际]
超控[星际]
作者:禾如青来源:晋江文学城
传闻,天才哨兵吴之林是个不想要向导的奇葩。退化向导方悦本来与其毫无交集,可机缘巧合,他居然成为这个“大龄”哨兵的“救命稻草”。迫于形势,二人走到一起,成为最奇怪的哨向组合,配合惨不忍睹,成功基本靠赌。合作前。吴之林【冷漠.JPG】:“我不需要向导。”方悦【微笑中透露着疲惫.JPG】:???向命运低头,求大佬带走。合作后。方悦(望天):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我家哨兵不喜欢向导?吴之林:“咳,没有不喜欢你。”本文又名《包办哨向果然是没有幸福的》或《论如何收服自家冷淡哨兵》冷淡强悍哨兵攻×坚韧努力向导受

无怪姚非择不喜苏桐影其人。自小崇拜的偶像,形象崩塌了难以释怀。

在他年幼时,父亲就常常提到此人,惜才生于别家。还将其作为他的鞭策对象。

他在父亲口中听闻苏桐影是个能文能武的才俊子弟,本以为他会是个如何风光霁月的人,没想到真正接触过才大所失望。

十次有九次看见他在小馆里喝酒听曲儿的,偏偏秦颖还对他崇拜不已。

还有京城童谣传:苏三郎呦!俊儿郎,姑娘一望别爹娘呦!

姚非择想,大抵是容貌给他掩盖了许多坏处。

小子,跟我抢,你还嫩了点。苏桐影眼皮抬了抬看他,眉眼一笑,端的是清韵风流,霁月风光。

秦颖看着暗气汹涌的两人,顿觉一个头两个大。他这个苏府准女婿跟大舅子还没说啥呢,他们倒急着杠上了,不过想归想,他还是急忙缓和道“来来来,喝酒喝酒!”

男女本不同席,不过苏千璃年龄还小,不用如此忌讳。席间几个男子喝酒交谈她也鲜少参与。

而专心对付桌上的饭菜,玲珑堂不愧是京城的第一酒楼。菜色多样,且口味极佳。

正当她第四次将筷子伸向那美味的蟹肉时,身旁那温润如玉的身影微微侧过身,向着她“蟹属寒性,多食易伤及脾胃,女子尤甚”

杨玉棠递过一瓶样式精致的小酒壶,对她笑道“三姑娘年纪尚小,不宜多吃,还是喝点黄酒暖暖身子吧”

苏千璃被他的体贴细致弄的愣神,白皙的脸上不禁染上淡淡红晕,接过酒“谢谢”

姚非择也注意到了苏千璃这边的动静,不悦的蹙眉,直接将自己眼前的菜和苏千璃的那盘荷包蟹肉换了过来,“既然不能多吃,那就吃些别的”

看到少了半盘的蟹肉,忍了忍,还是将那句‘你可真能吃’咽回了肚子里。

苏千璃愣住。她还想吃呢……

看见姚非择对苏千璃的态度,杨玉棠不禁对她多生了几分好奇“三姑娘平时应是鲜少出门吧?”

此言一出,勾起了其他人的好奇心,谢枫等人都停下动作静等她回答。

在京城里,几乎没有听说过关于长公主**的消息。

还有,为什么姚非择会叫她小尼姑。尼姑?莫非是和寺门有关……

关于自己为什么从小在寺庙里长大这个事情,母亲似乎不愿多说,那她要不要告诉他们呢?

苏千璃目光游过苏桐影,他却只低头饮酒,待触及姚非择时,心道算了,他知道她的事情,就算她不说他们应该也会知道。

苏千璃深吸一口气,向他们大致说了一下原由,顺带提了一下她与姚非择相识过程。

苏桐影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姚非择。有意思。

“原来如此,三姑娘才回到京城,想必对京城不熟悉,京城里有许多好玩的地方,三姑娘不防多去走走”杨玉棠道。

“既如此,那千璃肯定去看看”苏千璃不以为意的笑笑。

杨玉棠不再多问,几人又喝起酒来。

在场的都是十一二岁的少年,最大的苏桐影也未到弱冠之年。酒过三巡,谢枫和秦颖就已经趴下了,杨玉棠也摇摇欲坠,却苦撑着桌子。

苏桐影面色红润,却仿佛未受一丝影响,撑着下巴看桌上的几人,“唉,到底是毛头小子啊”

姚非择也喝的满脸通红,却也没到醉醺醺的地步,听苏桐影一言,嗤笑道“苏三公子常年混迹风月场所,酒量自是常人不可比”

姚非择此言不是胡说,坊间歌姬时常吟唱苏桐影为她们做的诗词。

苏桐影半垂眼帘,细长的睫毛打下一弯阴影,他默了一会儿,忽的轻笑两声,摇头不语,而是给自己斟满酒继续喝。

苏千璃有些担忧,拦下他的酒杯“三哥……”

音未落,苏桐影就唰一下站起来,语辞模糊道“阿璃,嗯……三哥今日不能陪你逛街了”

说时,又打了个酒嗝“灵儿的桂花糕就……拜托了”说罢,他便自顾自的往外走。

妙儿担忧的看着他,公子莫不是……

苏千璃也有些不放心,“妙儿,你跟着三哥,别让他出什么事了”

妙儿为难道“可是,姑娘你一个人怎么办”

“你家姑娘我看着”姚非择拿冷水净面后,整个人清醒过来,轻声说道“不会让她被人贩子拐了的”

妙儿看着面前的这个不羁少年,担忧道“姚公子,这……”总感觉把姑娘托付给他也不放心呐。

苏千璃轻叹了口气“妙儿,不用担心我……”

“我跟你家小姐可是青梅竹马,放心好了”姚非择嘴角上扬,微微笑道。

“谁跟你是青梅竹马了!”苏千璃瞪他。

姚非择双手抱臂慵懒道“啧,只有这脾气没变,还是和去年一样”

“你……”

妙儿看着斗嘴的俩人,想了想,还是默默的退了出去。

最后,秦颖他们几个被各自的家仆带走,苏千璃出门只带了妙儿一个丫头,无奈,只能跟着姚非择走。

宽大的街道上,人流涌动。

“喂,你要带我去哪?”苏千璃步履划的快才能勉强跟上前面的那个红衣少年

姚非择闻言突然停住,苏千璃走在后边不觉,一下子撞上他坚实的后背,揉揉酸疼的鼻子,不满道“你干嘛突然停住啊”

姚非择回过身低头看撞到自己的小人儿,委屈的揉着鼻子,一脸凶巴巴的样子,白玉的脸蛋俏生几分红晕,心里又想着逗逗她,但顾及到她此刻的不悦,便忍住了。

“叫我阿择,小姑娘家家的,脾气还挺大”姚非择正色道。

苏千璃动作一顿,怪异的看了看他“就为了这个?”

姚非择认真的点点头“嗯”

“……阿……择,我们要去哪?”

原以为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不料念出口竟有些粘腻的亲近感……

“桂芳斋”姚非择心情顿好,冲她一笑。恍若星河的眉眼弯成半月,细密的睫毛如两排蝶翼,编织成一幅画。

苏千璃怔了怔。

唇红齿白的少年还是那个少年,只是相比而言,眼前这个,似乎又多了些别样的不同。

是何不同,苏千璃不知晓。淡淡收回视线。“去那里干什么?”

“那是京城里有名的糕点斋,带你去尝尝,再说,你不是还有个任务吗?”

苏千璃想到她那不着调的三哥,最后走时嘱咐的话,再想到苏灵,兀的头疼。

“你不是想逛逛京城吗,我带你去看看”没注意她的纠结,姚非择带着她穿行在人群中。

苏千璃忽然想起去年他跟她描绘的盛京繁华景象,心情好了些,隐隐期待着。

街道上过往人行车辆甚多,苏千璃还是第一次这般走在街道上,人群拥挤,苏千璃身子矮小,好不容易挤出一个人群又被挤进另一个人群。

就在苏千璃被挤得喘不过气来时,突然被一只劲道强势的手拉出人群。

苏千璃惊呼一声,还不待她喘口气,姚非择就劈头盖脸道“笨死了,不会绕着人群走吗”

她也想啊,奈何身体小,挤不过别人。“你倒说我了,自己在前面走得那么快”也不知道等等她。

姚非择明显一愣,他走得很快吗?目光触及苏千璃的小短腿。

……罢了罢了。

挑眉轻笑“好好好,是我不对”,末了,姚非择又呢喃一句“脾气倒不小……”

说罢,还不等苏千璃反应过来,他就紧紧拉着她的小手往前走。

“这次跟紧了,别被人群冲散”。

顿了顿,姚非择又道“不要以为京城没有人贩子,京城的人贩子也很多,而且,很厉害”

“日后你出门在外定要带着护卫”

面对姚非择突然语重心长的嘱咐,苏千璃有些不适应“知道了,今日是被三哥带出来的,所以没带护卫”

忽然记起他们的手还牵着,少年的手大而修长,指节间是粗糙的茧子,醇厚的温度从手心细细渡来,烫得苏千璃脸颊微红,下意识的想挣脱,奈何少年的劲道大,她的挣扎无异于蚍蜉撼树。

苏千璃状似无意的看了眼身旁的少年,他俊美的侧颜上流着丝丝细汗,苏千璃晃了晃神,面色微红“那……那个,我可以自己走,放手”

姚非择蹙眉,决然道“不行,这人多,把你弄丢了你爹非得扒我皮不可”

“……”

正值晌午时分,街上小贩依旧不断,琳琅满目的饰品,奇行怪巧的玩意儿。苏千璃有些眼花缭乱。

难得见她兴起,姚非择也来了兴致。挑了一支五彩翡翠簪问“这支如何?”

苏千璃看着他手中的簪子摇摇头“簪子好是好,但我已经有这支簪子了,再多一支,戴着累赘”

说着,手摆了摆发髻间那支白玉雪梅簪。

姚非择看她头上那支做工精良的白玉簪子,只能暗叹迟了一步。目光一转,看见她手腕上并无它物,心底便暗自做了打算。

“也罢,走,我们去下一家,盛京十里长街,总有你喜欢的东西”

姚非择自小便在盛京长大,论淘气,他在贵家子弟中说第二,无人敢称第一,街里街外,就没有他不熟悉的地方。

他带着她绕着街道东蹿西跑,渐渐的,苏千璃被他情绪感染,由拘谨到敞开玩。

“我想去看耍杂”

“红枫巷那里还有河道,我带你去乘舟”

“我还想吃糖人!”

“北巷的陈家馅饼也不错”

……

古人只云长生殿前比翼飞,不知月圆花好万年春,雍雍穆穆孰与伦。两小无猜成眷属,鲁班权作画眉人。

那年春和景明,她顽皮的爬到盛满桃花的树上,欲摘一朵,最醉人的桃红,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墙的另一边,那个眉目带笑的俊朗少年。

少年着青衫,手中持一把长剑,额间汗珠淋淋,显然是练武后在院中休息,却不想看到这般有趣的一幕。

他从来没见过哪家的姑娘会爬树的,梳着两个花苞的发髻,大而灵动的双眼,小巧的鼻子下是一张嫣红的樱桃唇。肉肉的脸颊白里透红,细看下竟比二月桃花还娇嫩几分。

苏桐影愣神片刻后,笑问“树上的可是桃花仙子?”

“啊!”女孩惊呼一声。

她被吓到了,想爬落树,不料慌乱中,用来支撑身体的树枝咔一声断裂,她心道,完了。

身体下坠,她想,这次肯定要陪上一条腿或者两条腿了,不然老天爷都看不下去。

下一秒身体却结结实实的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妙儿的鼻息间清香环绕,抬头看去,只见少年清朗恍若神明,唇角勾起迷人的弧度,温柔道“抱歉,吓到你了”

妙儿又是一怔,张了张嘴,又不知如何作答。

这都没摔,老天爷,别怪我运气太好啊。

那时的妙儿还年幼不懂事,苏桐影相貌长的极好,却不知道自己好看,无意间这个懵懂无知少女散发他的魅力,搞得她一颗幼小纯洁的心一上一下的为他颤抖。

后来妙儿总结,让女孩子芳心沦陷的方法,只需要一个英雄救美的怀抱,还有男子俊美非凡的容貌即可。

妙儿余光看到远处一袭朴素的蓝衣,惊的迅速离开他的怀抱,不敢有任何贪恋。

妙儿伏在地上,糯糯的女童音“奴婢知错了,公,公子莫怪”

说罢不待苏桐影反应过来,就哼哧哼哧的,急忙忙的跑走了。

徐姑姑来找她了,若是回去晚了,又要挨骂了。

苏桐影征征的看着空落落的双手,又看了看她消失的方向,他还没问她叫什么名字呢……

“你叫什么名字?”苏桐影步履稳健的行走,一丝醉酒的痕迹也寻不到。

妙儿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像一条粘人的小尾巴。她低下头“奴婢名唤妙儿”

压抑在旧尘里的记忆,不可遏制的翻涌而出,思绪又如一缕青烟飘散而去。

幼时那个午后相遇,于他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但对她来说,却成了心底深处不可多得的温暖。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她一直记得他,在他不知道的角落里,以最卑微的姿态默默的记着他。

他还是那么喜欢清浅的衫衣,逢年过节时,府里宴客往来,她都会偷偷的看两眼站在厅堂里迎客的他,看着他对答从善如流,在校场时,望着他英姿勃发,也有在孤灯静夜时,在他偶然略过的哀伤……

他是养在富丽堂皇的贵家里,而她却是一个犄角旮旯里的婢女,从未想过,还能有今天这般的靠近。

妙儿飞快的抬了抬眼皮,偷偷看了一眼那个恋慕已久的背影。

后者一袭青衫,飘飘洒洒,宽松袍子随性摆动,一派潇洒,走在人群里甚是扎眼。

大元的民风豪放,一路来,掉落在苏桐影身旁的帕子越来越多,终有女子忍不住惊呼 “啊!快看,是苏三郎哎”

这一声似乎打开了一个涌泉开关,街上的女子们听闻苏三郎出没,纷纷跑上前,欲一睹三郎风采。

妙儿看着身边越来越多的人群,又惊又怒,立刻展臂护在苏桐影身旁,“公子别怕,奴婢保护你!”休想窥探她家公子的美貌,哼!

苏桐影见状,升起一股哭笑不得的无奈。想不到,他七尺男儿也有这一天。

然而妙儿这小小的身板在众女子眼中,几乎可以说是,忽略不计。

依然有女子不断往苏桐影身上扔香帕,妙儿黑了半脸,当她不存在?!

“你们!住手!”上前一把扒拉下挂在苏桐影肩膀处的帕子,她家公子如玉般清雅,怎么能粘上这些熏的刺鼻的帕子。

妙儿不知,她此举,把大半条街的姑娘们都得罪了。

“你是谁?凭怎么站在三郎身边?”

立刻有几人附议“就是就是,凭何我们送不得帕子?!”

“这是苏家的婢女吧……”有人注意到妙儿的衣裙,嘲讽道。

“你们……”妙儿眼看这舆论趋势越来越不利,急得跺脚。

话语入耳声声不堪,苏桐影抬起眼帘看了看妙儿,将她急切的模样收入眼底,尽管这些女子讨伐的人是她,却依然在为他担忧。

心下触动,只一瞬,苏桐影便收敛起情绪,睥睨众人,原本骚动的姑娘们竟出奇的安静了下来。

妙儿“……”她累死累活,还不如公子一个眼神管用。

苏桐影弯腰拾起一张方才被妙儿拍掉的帕子,向众姑娘笑了笑“古之良人者,子充也,其人俊美无双,苏三又岂敢承蒙姑娘们的厚爱,只能以此回复了”

言罢,他优雅的将那帕子系在脸上,遮住一半俊言,双目依旧看得出温和的笑意。

这般半遮半掩的,更具风采,众人醉了。

有风徐徐而来,裹携着醉人的酒香,妙儿觉得自己似乎也醉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玄幻之我是大圣而你是我做不完的梦

    “明炎!”远处传来松白的叫声,可这声音却没能阻拦火焰长枪丝毫!噗!长枪狠狠的穿过了狐妖的胸膛,烈焰遍布其全身,无情的焚烧着!狐妖痛苦的惨叫声没有换来明炎的一点同情,不过几口茶的功夫,狐妖已经化为了一堆灰烬。此时松白等人才刚刚赶到跟前来,看着眼前的惨状,松白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你...唉。”鸿义来到明炎

  • 再见!300英雄在线阅读无声胜有声

    此时冯万和魏东依旧在路上狂奔,心中的惶恐显然并没有因为逃出而得到宽慰,人在面对生死时的潜力是巨大的,即使在风雨交加的环境中也未能阻止两人逃命的脚步,可显然人的体力也是有限度的,即使心中不想停下却也无可奈何。加之全身早已湿透的两人更是加重了前进的阻力,精疲力尽下冯万一个岔步差点倒于地,幸好一旁的魏东及

  • 嗜天皇座在线阅读第七节

    老三道:“我才没有说错,你就是这样的。”奶对他们那么好,老二居然这么快就叛变了。最后这一场争论以老大的制止而终结,老二和老三两人气呼呼的,谁都不想搭理谁。他们的这场因自己而起的争斗,徐季明也一点也不知情。他在自己的屋子里转悠着寻找足够隐秘的地方,想把这回剩下来的银子给藏起来,他现在只有一个人了,还要

  • 藏锋在线阅读第七节

    村子太小,一夜之间,姜羽凡从汉东住建局辞职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溪岭村。村里人都唏嘘不已,各种奇怪的猜测声音不断,仿佛姜羽凡一夜之间已经跌落神坛。从此,他身上的标签由当初的“优秀大学生、市级领导、溪岭偶像”变成了“大龄青年、农村屌丝、大傻帽”。对于村里人的闲言碎语,姜羽凡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心中笃定,

  • 主角开挂那些年在线阅读第10节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默默的看着这学校却不进去呢?“喂...啊,是你啊。”那个眼神,到底是...“我是来加入血卒的,应该不是口头说说就可以的吧?呐?”明明是在看着我,他的眼神却不知飘到那里去了,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嘛,不知道呢。足足一分钟后...“跟我来吧。走这里。”要不是有维亚指引,可能啸根本

  • 系统每天都在催我撸猫第七章在线阅读

    “什么什么意思?不懂你在说什么……”季理随便应一声就想走,谁知余晴又在他背后大声地说:“她都知道了!萧意的事……”季理的身影震动了一下。但这究竟,是因为余晴的这句话,还是仅仅只是因为这句话里所提到的那个名字!但很快的,季理就甩甩头,像是要甩掉自己身上所有的不痛快似的,他快速地转回头,冲余晴默默地一笑

  • 所有npc都求我别说话之布阵(3)

    蔺晨雪后第二日便回了军营,直抱怨北境物荒,村镇上人烟稀少,更不论是否有美女出入,不好玩。仅余的乐趣,便是不时逗弄飞流,直吓得飞流一刻也不离开梅长苏。折腾一日后,他自知无趣,又躲去关照宫羽这个暗自神伤的小美人去了。三日后,聂锋与夏冬率精兵两万自北燕边境出发,取道山西,接连两夜奔袭至大渝战场,抵达与行台

  • 都市之我是999部电影主角在线阅读第十章

    三人刚来到唐家堡门口,就看见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雪见一见这人,上前问道:“三叔伯,我爷爷呢?”魏超臣听雪见叫他三叔伯,不禁一愣,心道:“看来这人就是那后来揭露雪见身世的始作俑者唐泰了。”当下只见唐泰不以为然地说道:“啊!大哥他在后堂等你们啦!”说着,又看了看景天,摇摇头,似笑非笑地说道:

  • 搁浅的戈浅在线阅读第7章

    前文已经说过了,当地的捕头大人崔汐瑶小姐特别擅长找人麻烦,尤其是擅长和喜欢找严渊的麻烦。具体回忆起来,大约是在严渊干掉了那头穷奇之后,她便开始热衷于找严渊的麻烦了。一开始严渊还有些烦不胜烦,到后期俨然一副习惯成自然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对崔汐瑶产生了抗体。加上她还算是有分寸,找严渊的麻烦也不会平白

  • 诸天混沌纪在线阅读第十章

    监控室中,所有人都紧盯着荧屏中的这一幕。虽说在他们这些人看来铁甲犀并不会构成多么大的威胁,但对于学员却是另外一种概念。稍有不注意,便有可能会在这丧命。“他们还真是大胆啊!”耀光学校的领队微笑着说道。但在场的众人谁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这话语之中尽是得意。只要他们能够顺利的将这群铁甲犀击杀,便足以和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