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流云乱在线阅读医疗忍者的提案

2021/6/12 2:02:44 作者:梦亦若心 来源:3G小说网
流云乱
流云乱
作者:梦亦若心来源:3G小说网
他贵为帝王,却携未婚妻逃婚,阴差阳错邂逅了命定的伊人,几经磨难,终于盼来婚期,她却抛下凤冠霞帔,弃他而去。他一次次寻回挽留,她一次次割舍逃离,他却依然不知她的心……她为复仇而来,却为他谋夺天下!泪落心碎后,“我娘是爱错了,而我的错是爱了!”他志在天下,却沦陷在她的眼眸里,宁可袖手天下!“对我而言,你,就是最重要的事!”十五年前,惊鸿翩落艳绝世,缘起祸至。一场错爱,血腥、阴谋,接踵而至,掩盖了谁的错?!十五年后,行云流水,独步天下,爱恨情仇,欲说还休。乱世之中,江湖之乱,朝堂之乱,宫闱之乱……她,

自从医疗忍术的完善,医疗部也逐渐被人们所重视,或者说,人们对于生命开始重视,这也是即使在这样战争不停歇的年代里,木叶的医院也依旧得到充足的经费进行扩张和修缮。隼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木叶村子内,或者说呆在医院里,战争带来了无数病患,医院不管如何扩大都不能容纳所有的患者,这也是即使在木叶村子内也搭建了临时帐篷的原因。

隼作为医疗部的部长同时也是未完全建成的新医院的院长,医院里的病患无一例外是在战争上受到不可恢复性伤害的忍者,换句话而言,他们进入医院开始便已经失去了继续当忍者的资格,好在现任火影不是什么冷酷的人,他们往后的归属会得到合理的分配。

今天,隼接到了一个通知,和医疗部相关的一个会议,作为现任医疗部部长,隼有必要到场。隼对于这个会议有些好奇,因为以往的会议都不会邀请医疗部的人参加,包括医院的扩张修缮在内,也都是由医疗部提案然后等待火影和会议通过,根本不会向医疗部的任何人征求意见。隼习惯性地敲了敲桌子,一旁的助手同时也是医疗部副部长叫柳生仁兵卫,他原本是上任医疗部部长的助手,实际上众人都以为他会是下任医疗部部长,却不想杀出一个隼。

对于隼,仁兵卫并没有任何怨言,仁兵卫是为数不多真正见证了隼从一开始失明状态下磕磕碰碰地学习到成为胜过前任部长的医疗圣手的人之一。相反,仁兵卫对于这个比自己年少几岁的人保持着绝对的忠诚,仁兵卫依稀记得那天隼的话语,“比起去战场上夺取生命,我认为从死神手里夺取生命会更有成就感。”

仁兵卫平时的工作便是为隼阅览文档及传递信息,可以说仁兵卫是真正意义最接近隼的人,仁兵卫表现得更像个恭敬的学生,“部长,你觉得会议有什么问题吗?毕竟医疗部从来没参与过会议。”隼听出了仁兵卫的疑惑,而且知道对方怕是会认为因为自己的缘故才得到参与会议的席位,虽然好笑,但是还是有必要解释一番,“战争是现下首要,无论会议内容是什么都和战争有关。至于为什么会要医疗部参加,因为他们需要医疗部的帮助。”

仁兵卫一惊,“他们要我们的人上战场?”这对于医疗忍者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医疗忍者将过多的精力都放到了医疗忍术的研发和练习上,本身并不拥有能够上战场的能力。实际上大部分医疗忍者都是那些没有潜力成为上忍甚至中忍的人,正是因为这个缘由才会转身变成所谓医疗忍者,他们大多数都并不是很擅长医疗忍术,顶多就比其他忍者强上几分而已,这也是木叶村内对于来自豪族的隼“自暴自弃”申请调入医疗部而被除名而没有感到意外的真正原因。这些医疗忍者疏于战斗,甚至连忍校刚出来的下忍都能将他们击败甚至擒杀,这点也是仁兵卫担忧的原因。

隼没有反驳仁兵卫的话,“医疗忍者总有一天会上战场。”隼没有说他们会立刻上战场,但是却是总有这么一天,仁兵卫不是一个愚笨的人,自然能够理解隼所说的话语,这其中的详细方案怕是要等到会议开始才会真正开始商讨,这里开始就不是仁兵卫能够去探究的了。隼放下手中的文档,“我该走了,剩下的交给你吧,尽力救回他们忍者的身份。”仁兵卫恭敬地行礼,对于隼的话,总是让他莫名热情澎湃,越发觉得医疗部并不像外面的人议论的这么毫无前途由一qun没有没有梦想的人组成。

……

等到隼来到会议地点才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虽然自己是准时到场,不过在其他人都提前抵达的情况下,自己倒是显得有些大牌。隼看不见他们的脸色,不过却能够猜想一二,来参加会议人除了战争前线的小队队长们还有木叶的两个顾问及三代火影本人,除此以外还有一个yin冷气息的人也和两个顾问一般坐在火影一侧,想来身份不低,这个人的身份显而易见,正是志村团藏。

隼默默地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随后三代火影才开口,“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便开会吧,这次会议主要是由我的学生纲手提出的,所以由她来主持。”隼有意识地外放极细微的查克拉来进行“观察”,这种技巧要求非常高,但是这种技巧给予了隼又一双“眼”来重新看见这个世界,隼观察到猿飞班的三人都坐在比较靠前的位置,毕竟是火影的亲传弟子,地位也比之其他人要高上一分。

就在隼琢磨着入座的人都是些什么身份时,一个轻灵的声音传来,“在与雨隐村首领的交战过程中,我们带领的小队几乎全军覆没,甚至连我本人也在鬼门关闯了一遭。”纲手说到这里的时候下意识瞥了一眼末座的隼,“而在这里,我们是输在了毒上面!普通的解毒剂根本不能够抵御强一点的毒素,更别说号称半神半藏的剧毒!这一次砂隐村也蠢蠢欲动,根据情报所知,领队的人是千代,而她在用毒上的造诣也颇为高深!为了避免类似这一次的战斗一般栽倒在毒上,我提议新的小队模式!每一个小队增添一名专业的医疗忍者!”

就在纲手的话语落下,隼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自己身上,似乎想听听自己的意见,或者说想听自己应下纲手的要求。隼礼貌地笑了笑,“公主大人的提案很有道理。”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医疗部部长认可了纲手的这一刻,隼适时地来了一个转折,“不过没这么容易实现。”

会议一下变得有些哄闹,台下的小队队长都开始商讨起来,而坐在纲手身边的大蛇丸zui角露出一丝不明所以的笑意看向那个一袭白衣在身的白发男子,相比起自己旁边这个同样一头白发的家伙,对方显得太过深邃了。纲手对于隼的话感到一丝气恼,心里暗自肯定自己以往的看法,宇智波出来的都没有一个好东西,反驳道,“我们不可能因为有难度而放弃一件事!正因为不容易我们才更加应该去早早执行!”

隼耐心听完她的话,并且等到所有人安静下来等待他的回复,才开口说,“我的意思并不是否认这提案的实现,我的意思是医疗忍者的门槛太低了,医疗部的大部分人实际上只是从村子里过来的普通人,他们或许可以称之为懂些医疗手段的人,但离真正的医疗忍者还太远。”所有人都皱眉思索起来,有一个脸颊两边画有红色SanJiao印的女子站了起来,显然她是犬冢家的,“那你认为应该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要求医疗忍者?”

所有人都看见隼的鼻子微微ChouDong了一下,才听到他开口,“你是犬冢家的吧?你们犬冢家的人会把你们的小伙伴交给医疗部护理吗?”犬冢奈和纲手等人是同一届从忍校毕业的,不过平时和他们并没有实际交流,因为这个时代的忍者都更加倾向于家族或者小队之间的发展。

犬冢奈对于隼的故事也有所听闻,她是少数觉得宇智波在这件事上处理不公的人之一,今天也不过是她第一次见到隼,对方却能第一时间分辨出自己是犬冢家感到一丝惊讶,但是又想起他之前的小动作,难不成他是靠气味忍住自己家族?犬冢奈下意识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但是并没有察觉到什么特别的,顿时感觉脸上有些滚烫,但还是回答了隼的话,“我们在照理忍犬上有比你们更为专业的知识手段,自然不会将它们交给你们医疗部。”犬冢奈说完便要坐下,却发现旁边的人有意识地靠前来嗅了嗅,犬冢奈顿时有些恼怒,一声清亮的声音在会议中久久回响。

会议随着这一cha曲不由得有些尴尬,隼也暗觉好笑,“刚才犬冢家的小姐也说了,他们有对应专业的手段。同样的,我要求医疗忍者也应该有相应专业的手段!”上座的猿飞日斩依旧叼着zui里的大烟斗,反倒是一旁的志村团藏抬头看了他一眼。

此刻大部分人都意识到了隼的目的,他要更多地资源,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战时资源最为紧张,要想给予医疗部更多的资源,无疑是要从自己这里分出一部分资源,无论是谁都不愿意减少自己拥有的资源。一时间会议一次陷入的冷战之中,众人默默不语,苦思着。

纲手对于隼得这个要求是抱着认可态度的,在她看来,这样的要求是合理的,只有足够的资源才会让医疗忍者的水平提高,医疗忍者的水准拔高了才会保证小队的存活率。但是会议的沉默让纲手意识到,最初隼口中说的“不容易”指的是什么。由此看来,纲手的这个提案终究是要流产。但是纲手不甘心,明明有几乎提高小队的生存率,却无法实行。

隼早已猜到今天会议的结果,纲手的提案很诱ren,然而在这个时段是无法实现的,“其实砂隐村的千代也并不需要大规模的新式小队来应对,公主大人本人有着高超的医疗忍术,只要确保公主大人和千代始终是对峙状态那便足够了。”对于隼此时的发言,众人纷纷应和,这样就可以避开之前的那个方案了。

会议终究没有通过纲手的新式小队提案,而隼所提议的“一对一”战术也确实能够应对砂隐村,会议在其他人看来也算是圆满了。纲手在散会的时候拦住了隼,纲手明确地看见隼鼻子像之前会议中一样微微ChouDong了鼻子才唤了一声“公主大人”。纲手脸色古怪,之前酝酿的话语都被之打破,一阵沉默后,隼轻挑眉头,“公主大人?”

纲手一下子懊恼起来,吼道,“不要叫我公主大人!”紧接着便转身离去。留下隼一脸莫名其妙,嘀咕着,“或者叫千手大人?真是刁蛮。”隼转身看向黑影处,“你好,志村大人,不知道可是还有其他事?”黑影处走出一个身影,志村团藏下巴处有一道叉字伤疤,双眼始终透着冷漠。

志村团藏眯着眼久久不语,似乎有什么念头,但是最终却打消了,“没什么。”说完便离开了。隼沉默着,志村团藏必然是看中了自己身上某一点,但是却放弃了,那么他是为了什么而放弃?或者说暂时放弃?隼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眼部的绷带,为了让伤口保持新鲜,隼一直会在眼部涂抹一种微毒,同样的,伤口也会始终传递刺痛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游戏第二世界第十章在线阅读

    “那什么才是真正的黑道呢?”张晓仁不解的问道。“黑道,没有准确的定义,但是当你达到那个实力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黑道并不是你现在这个样子的。”那个女人被张晓仁这么一问突然愣住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张晓仁解释什么是黑道。“既然我实力连什么是黑道都不知道,那我拿什么帮你,而且你凭什么相信我就一定能帮你

  • [综武侠]江湖多渣男在线阅读第三节

    “娘娘,怎么办?”一直站在不远处的两个宫女这时双双走上前来,紧握着双手,脸色发白,有些害怕地看了眼晏非辰,然后看向庆妃。“非辰,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庆妃挡在沐芷面前,就要去推晏非辰,晏非辰耳朵动了动,看了眼四周,身形却并未移动一分,“来不及了,禁卫军已经将我们包围了。”“怎么会这么快……”庆

  • 我,第一神童!之全是树!(9)

    “呃……呼……”厉少羽终究无法再保持盘坐之姿了,倒在地上低声呻吟着,大口喘息着。“终于结束了……”身心早已疲惫不堪,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虽然减轻了许多,但是厉少羽全身却依旧酸痛非凡。蜷缩在地上,神智渐渐模糊下来……“需要好好睡一觉了……”此刻,厉少羽身心出奇的放松,与之前的感觉比起来,现在的自己,真的太

  • 无双城主影子护卫

    “话我可是说了,信不信随便你们,要知道,堂堂盛世王朝的皇子殿下,万一被人揪到小辫子,查到美人书,啧啧!那画面,我都不敢接着想了!”聂煜晨小手慌乱的拍着胸脯,一副忐忑的模样,作戏十足!不过片刻,她抬头看一眼似要落下的夕阳,忽然跳了起来,“完了,太阳快下山了,老夫子肯定会趁这个时间查房!两位皇子,你们就

  • 剑痕源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采访“观众朋友们,爽吗?爽的话,鸟蛋走起来.”“走走走,不走不是人。”“求采访酋长”“求酋长私房照.”“我要给酋长生孩子.”“一群黑人有什么好看的?”“不好看你还看,你个傻X!”“标题写的很清楚,非洲原始生活,种族主义者滚粗,免得坏了心情,没人请你来”“不可思议”远在地球另一端,斗鸟TV总部,

  • 仙路之殇在线阅读第5节

    楚留香一个人来到了校园后边的枫叶林,看着一片片火红色的枫叶,叹息一声,他本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可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也不由得他无奈,本是和红袖,甜儿,苏蓉蓉在大海上放任船支漂流的,不想遇上了大风暴,更诡异的当日一道银白色的闪电在空中一闪过后,他突然被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拉进旋风中,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

  • 神行之罪在线阅读第9节

    躲在暗处的顾狄云清楚的看到宫琪朵的身上一股奇怪的力量正在慢慢的凝聚着,而那股奇怪的风正是那股力量的来源。力量慢慢凝聚成一朵莲花的样子在宫琪朵身上绽放着,那圣洁无暇的花瓣片片绽放出最美的姿态。而这些都只是转眼即逝的事,一会儿就恢复了正常。顾狄云回到床前看着宫琪朵,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这到底怎么回事

  • 风云之绝世邪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无夜去集市买药.满大街的吆喝声入耳,时间还早,他闲来无事便东瞧西望.恰逢路过一个算命摊,无夜望了望那白布黑底的字“午安神算,再瞧瞧那端坐在桌前闭目养神的白胡子老人,心下一笑便走过.“小公子请留步……无夜到底还是停住了,“请问你想给我算命?“正是……白胡子老人一脸高深莫测.“旺人还是克人?无夜也不想多

  • 江湖小毒仙之阴谋诡计(7)

    小雅啜泣,连连说不出话来。小芳见她的可怜样,掏出手绢为她擦眼泪,苏慕容也停下脚步,想安抚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来,只好将她的手拉了过来,紧紧握着。等小雅的情绪恢复平静后,她才断断续续说:“我那弟弟也是被宰相府的人打残的,我与那宰相府里的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恨不得他们死……”小雅气红了眼,身体因气愤而微微颤

  • 大唐之这个军师不一般楔子

    时楚三千七百年九月,天微明,崇德宫外已是人声鼎沸,皇太子降,楚皇赐太子宫以为安踏之所。“母亲,今日太子诞生,我虽为长子,何时有出头之日,莫不如?”说这话的却是尚德宫中面见母亲燕妃的皇长子项封。“封儿啊,你可记得这四百年来起事的皇长子可有一位成功过?莫不是五马分尸,尸骨无存,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你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