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厉少独宠小娇妻第三章

2021/6/12 2:04:16 作者:小雨妖妖 来源:掌阅小说网
厉少独宠小娇妻
厉少独宠小娇妻
作者:小雨妖妖来源:掌阅小说网
“喂,厉寒你不是说不会碰我的吗?”云浅缩在床角,一脸的防备。某男人欺身上前,薄刃的嘴角含着浅笑,在她耳旁吐着热气:“我是说过不碰你,可我有几亿的生意要跟老婆谈谈!”“你……”云浅后面的话被厉寒吞进了自己的嘴巴。第一次遇到他,他说他缺个领证的人!第二次遇到他,他说家里缺个女主人!第三次……

“请各位乘客自觉隔离,以免病毒扩散,伤及无辜。”车长的声音虽然带点喘但仍然保持镇定。

“喂!说的不是你吗?快滚过去!”身后的一名戴着金项链的大叔推了推唐雨霖义正辞严地说道。

唐雨霖不快地甩开他的手:“这里就是第七车厢,要滚也是你滚!”

大叔这才发现自己丢人丢大发了,赶紧默默跟随众人推到了第六车厢。这下第七车厢只剩下十五六个人,第六车厢就逼仄得慌了,原本在第六车厢的乘客开始低骂抱怨起来。

唐雨霖终于看见了头顶上飘着红色数字的人,那是一位年纪比她还小得多,可能只有十七八的短发妹子。

72,63……

随着被隔离,她头顶的求生欲值正在下降,最后停在了56。

她一直低着头,唐雨霖甚至看不清她的长相。

56……怕是比她自己要高的。

唐雨霖叹了口气。

死她都不怕,区区隔离算什么?

“不公平啊!如果我们之中真的有人感染了,那我们不是很危险吗?不,这样不公平……”穿着职业装的御姐早已经披头散发,脸无血色,不断地提出反对。

其他受隔离者纷纷同意她的说法,吵着要离开隔离车厢。

“别担心,我们会仔细检查,只要检查过关,就会回到安全车厢。”一个男乘务员和一个女乘务员走进了隔离车厢,可见他们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但是职业素养使他们竭力保持镇定。

唐雨霖也很镇定,接受女乘务员的仔细检查。

“这个不是,听我解释……”那位头顶飘着红字的少女用颤抖的声音解释道。

乘务员检查出她手上有一条被划伤的新鲜伤痕。

唐雨霖看到她头上的求生欲值不断下滑。

咦?被误会而努力挣扎,求生欲值不是应该涨起来才对吗?

“让我看看!”从安全车厢跑进来一个穿着黑色短袖连帽衫的姑娘,一阵风似的冲到短发妹子跟前,抓过她的手察看了一下,“不是抓伤!你们懂不懂!?你们不要害人啊!”

短发妹子得救一般抬起头,大家却惊奇地发现她的眼睛翻了个白眼。

“啊!她变异了!”有人惊叫。

“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有……”短发妹子抖动了一下,整个人止不住地颤抖着。

“你没有!不是的!”黑衣姑娘抓着妹子的肩膀摇晃着,“没事的!没事的!你是不小心刮到了而已,别听他们的!振作起来!振作起来啊!现在已经过去十分钟了,要变异早就变异了!别担心!我会陪着你的!”

唐雨霖懂了,这个黑衣姑娘大概就是妹子的“使者”。

妹子触动地抬头看了黑衣姑娘一眼,她的眼睛很小,但确实没有变异。刚才的翻白眼,估计只是惊吓过度。她的肿泡眼往隔离车厢里的每一个人身上扫过去,眼里原本还有一丝乞求和期盼,却慢慢变得绝望、仇恨。

因为在人群里她寻不着一丝同情和温暖。

“我就知道,总是这样的,一直都是这样的……”妹子的表情逐渐崩溃,“总是不会有好事情,坏事天天找上我,折磨我……我要你们陪我!双倍奉还给我!”

说罢,她突然扑到女乘务员身上,一口咬住了她的脖子根。男乘务员和其他隔离乘客连忙冲过去分开她们,女乘务员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该死的!死怪物,死怪物!把她扔到隔壁车厢!快!”男乘务员喊到,几个人把妹子从女乘务员身上扒下来,往隔壁丧尸车厢拖去。

“别啊别啊!她是人!她不是丧尸!你们这帮天杀的!”黑衣姑娘跳起来想去救人,却被其他人死死扯住了。

场面一片混乱,唐雨霖赶紧缩到角落,心里一阵难过。

妹子头上的求生欲值直线下降,被推到丧尸车厢后,立马就被丧尸扑倒了。

而她的求生欲值早就归零了。

“该死的!”黑衣妹子把众人甩开,忍不住啐了一口,“我□□们这帮龟孙子!老子就一次机会,被你们这帮天杀的害死老子了!哎呀!见财化水!”

说罢,她捶胸顿足地拉开安全车厢的门,气呼呼地挤进了人群里不见了。

唐雨霖看着在丧尸车厢里变成了丧尸撞击着车门的妹子,她头顶早就空荡荡了。

她是不是已经被打入了地狱?

再看看摔在地上嚎哭的遇袭女乘务员,唐雨霖觉得一阵无力。大家都认为这个女乘务员只能等着变异了,纷纷后退不知所措。

“经过检查,大家都确定脱离危险了。请大家离开隔离车厢,让我同事留下来以待观察吧。”男乘务员难过地说,大家松了一口气,开始向安全车厢移动。

“她会没事的。”唐雨霖多口说了一句,“刚才的女孩其实没有感染。”

大家闻言,纷纷用复杂的眼神瞥了她一眼。

谁都没有说话。

她这样说,不就代表大家逼死了一个妙龄少女吗?但她不这样说,不就代表着女乘务员必死无疑吗?

大家都觉得自己失语了。

唐雨霖一边移动,一边思考着。

在这样挣扎着的时刻,妹子的求生欲值居然没有上涨,反而下降,这是怎么回事?

她再看了丧尸少女一眼,大概知道了这个少女为什么会自寻短见了。

怕是因为不够漂亮和自卑,受到了校园霸凌而自杀的。

在安全车厢门口站着一个黄毛高个子,也穿着跟刚才那个黑衣姑娘一样的黑色连帽衫。只是他的黄毛每层染了橙色,由于太打眼了,头上歪扣了顶黑色鸭舌帽。

莫名很嘻哈。

他一把拉过唐雨霖,说:“看到别人是怎么回事了吗?你要好自为之。”

唐雨霖一下子懵了,仔细一对照,发现在脑子里的声音跟这个男子的声音一毛一样!

“使者”是他!

她吃惊地往后退后一步,上上下下打量了这小子好几回。

不算完美的五官,但是脸上凌角分明,骨相很好看,嘴巴里叼着个棒棒糖,一脸不爽却在抿嘴间露出一双酒窝。

莫名地透露着孩子气。

但是却超过一米八二的高个子。

“什么好自为之!?刚才那姑娘说什么见财化水,敢情你们接任务是赚了不少吧?”唐雨霖弹了弹被他抓过的地方,显出不信任。

“得让你把这六个轮回都过一遍,才能拿到最终奖金,而且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黄毛把嘴巴里的棒棒糖取出来,把双手抱在胸前说。

“奖金?多少?”

“30万。”

“哇塞!有这么好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唐雨霖气鼓鼓地说。

“你只想死,你知道什么?”黄毛不屑地说。

他最讨厌人自杀了。

懦弱的家伙。

“你怎么这样对惨得只能去死的人说话,那些人之所以去死,都是你逼的!”唐雨霖生气地用手肘往他肚子上狠狠一撞。

黄毛吃痛捂着肚子弯起腰:“君子动口不动手,你这个卑鄙小人!”

“你尽管骂,我死都不怕了,还怕骂?”唐雨霖扮着鬼脸说。

黄毛也不是什么成熟男人,伸出手就往她脸上捏。把人捏得哇哇叫,一边的乘客忍不住骂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打情骂俏!?想作死的滚一边作去。”

两个幼稚鬼看看拥挤的车厢,再看看哐哐撞门的丧尸,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叫俞遇乐,你可以叫我阿鱼。”黄毛不情愿地自我介绍道。

遇乐?永遇乐?她是雨霖,雨霖铃。

这么说来,还有点缘分啊。

唐雨霖把右手往身上擦了擦,伸了出去说:“我是唐雨霖。”

阿鱼认真看了这个姑娘一眼。偏白的透明肌肤,巴掌大的脸,毛茸茸的眉毛,眼睛怎么形容呢?

像樱花花瓣。

柔和的卧蚕把她衬得更加粉了。

口鼻不算精致,但是够傲气。

这种姑娘要么不可一世,要么抑郁成疾。

两个人的手结实地握了握,唐雨霖能感受到男人的手真大,真暖。

等待观察的女乘务员最终没有变异,其他工作人员拿着药箱帮她做了包扎,把她安抚到座位上坐下。

那短发妹子果然没有被感染。

他们逼死了她,她的尸首正在游荡、撞击,嘴巴里滋滋作响,等待着报仇。

挤在一个车厢里的人终于松散地分布在两个车厢里,每个人都分到了位置。唐雨霖和阿鱼落座后,发现天已经黑透了。换作平时这个时候,高铁早就已经停运了。

车厢里面开始响起低低的说话声,乘务员忙着各自通讯,确定好行李架上行李的所有者,把私人物品收好,所有的食物都上交,汇总。由于每隔几节车厢就有一节丧尸车厢,几节车厢的物资不能互通,只能各自作安排。

物资非常短缺。

“我说,万一你中途丧命了,这该怎么算呀?”唐雨霖好奇地问阿鱼。

“等到你通关或者淘汰为止啊。”阿鱼说,“下一轮回见或者直接不见。”

“诶……”唐雨霖点点头,假装自言自语地说,“那要你其实也没什么卵用。”

“想死想活本来就是你的事,就像拉屎,难道还能让别人帮你拉不成?”阿鱼白她一眼。

这人嘴巴够臭的,她真想一个巴掌招呼上去。

“这样夜间行车支撑不了多久,太危险了。”阿鱼说道,“车上只有一个司机,驾驶强度太大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趟车会停在半路吗?”

“很有可能,即使不停到半路,也会到达终点站。如果一路不停靠到达终点站,也就十四小时到达哈尔滨。”阿鱼冷静地对着铁道线路图分析着,“我们国家这么大,病毒的蔓延速度应该追不上高铁的速度。”

这样说来,情况还是挺乐观的。

可话音刚落,车厢突然抖了一下,列车似乎有所减速。这时广播响起:“尊敬的各位旅客,由于铁路供电突然中断,本列车已启用蓄电池。蓄电池只够行驶90分钟,并且由于有所降速,无法保证能安全抵达下一个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一个天使守护灵在线阅读最难消受美人恩(三)

    丁一语重心长:“小常,你认识我又不久,虽然我是长了一副正直的脸,可你就因为这个就断定我安全,是不是太草率了?”常悦傻笑:“你以为我傻啊,我才不会那么草率,因为是你我才放心的,知道吗?小唐……”常悦说着,酒意上来了,将杯子往丁一手里一塞,一扭头竟然睡着了。前面的话说的丁一还激动了一下,最后一句“小唐”

  • 看懂算我输南山寺

    甩开了小甜甜的那群跟班,子木不由得轻嘘了口气,靠在巷子里的墙上稍微喘了一会气,这才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刚才被追得太狠了!慌不择路的子木也只顾着低头跑路,见弯就拐,见巷就钻,到现在,自己跑到什么地方来了,他也不清楚。“这巷子的年代有点老啊!也不知道哪里能出去!”子木对四周打量了片刻,四处乱转道。“咦?

  • 神奇宝贝:神级精灵店主重获肌肤!

    秦浪为了安慰受委屈的姜萌,晚上特意下厨给她做了一桌丰盛的美食,姜萌独爱美食,只要有了吃的,她就会笑逐颜开,是个怎么吃都不胖的吃货。吃完了晚饭,兄妹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姜萌是个懂事自觉的孩子,她在学校都把作业写完了,回到家才能放松一点,姜萌的成绩在学校都是名列前茅的。“还有人欺负你么?”秦

  • 守护之轮回之泪在线阅读第四章

    距离时代广场不远处的一处座椅上,“看不出来啊小齐同学,你居然钢琴弹的这么厉害,学了多久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刘濛濛此刻完全按耐不住心中的惊奇和兴奋,一脸崇拜地看着齐亚腾连珠炮似得问道。这回可轮到我们的小齐同学感到浑身不自在了。别看他平时满口花花一副没个正形的模样,一旦真要是稍稍对他表现出钦佩之情,那

  • 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之与领导叫板

    扔下刘洁,王建飞快步向县委跑去,想打出租,却一辆也见不到,真是怪了。可能真的是该他倒霉。王建飞气喘吁吁的推开办公室,跟正要出门的人撞个满怀:丫的,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正想出去找你呢!王建飞这才发现,李光明跟在乔胜春后面,两人正想出门:找我?你们找我干嘛?王建飞拍打着胸口说到。“靠,找你干嘛?你的手机关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