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吾妻盛宠国之哀伤

2021/6/12 6:21:48 作者:慢慢的春天 来源:17K小说网
吾妻盛宠
吾妻盛宠
作者:慢慢的春天来源:17K小说网
穿越成一个不吃苦的私生女好像也挺不错的,身在侯府,既没有尖酸刻薄的嫡母,也没有歹毒阴险的兄弟姐妹,私生女表示她的日子非常好过。只是为什么一道圣旨下来,她就要嫁给相府最不受器重身有残疾的儿子?嗯哼?传言的你也信?实际上夫君我身体好着呢!

昔日的“太康盛世”已化作烟雨,不复存在。

在武帝统一全国后,经济繁荣,国泰民安;年富力强的武帝意欲有所作为,先后颁布旨意,“移风易俗,革除前朝弊政的措施:

撤销对曹魏宗室和汉朝宗室的督军,宣布解除对他们的禁锢。

罢除曹魏**对出镇、出征将士留取人质的法令。

恢复被曹魏废止的谏官制度,并把象傅玄、皇甫陶这样清正敢言、有才能的官吏委任为谏官,以广闻博见,开直言之路。

朝廷重视生产,劝课农桑,经济上实施占田制,使百姓依法占有了一定的土地,从而调动了百姓辟田开荒,从事生产的热情。

再加上武帝注重招抚流民,兴修水利;所以,建国初期的社会经济得到了较快的恢复和发展,民和俗静,家给人足,牛马遍野,余粮委田,出现了社会民生富庶、人民安居乐业、四海平一、天下康宁的升平景象。

但是,好景不长,皇室逐步腐朽。

世家大族则贪暴恣肆,奢侈成风。

如何曾日食万钱,还说“无下箸处”。

大族王恺、石崇互比奢侈,大臣傅咸上疏说“奢侈之费,甚于天灾”,请求皇帝制止,但武帝不仅无动于衷,还资助其舅争富。

官僚们不仅奢侈成性,而且公开抢劫、杀人。

如石崇做荆州刺史,“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

武帝也骄奢淫逸起来,由于未能解决政风腐败、党派乱起、宗室权力扩张与外族内迁问题,以至于短短几年的时间狼烟四起,流民百万。

昔日的繁华,宛如昨日的海市蜃楼,武帝撒手人寰,新帝混日渡年,外戚、后宫干政,杀戮不断,百姓名不聊生。

离洛阳城千里之外的荒野,炎炎夏日下,衣不蔽体,晒的人耳仁铮铮作响,口中似是要喷火。

长长的难民,放眼望去,看不到头尾。

依稀看得到乌鸦啄食着腐烂的尸体,见者皆是沉默。

人间炼狱,在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上滋生;英雄无名,壮士无泪,一场人间炼狱沉默在历史的长河里。

一位用破烂麻布包裹着全身的少女,只露出黑漆漆的一双眼睛,跟在身后的小女孩亦是如此打扮。

这两人正是逃命的杨舞阳河小豆丁。

一个多月走走停停,躲躲藏藏,同行的难民早已不见踪影。

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地图上短短的一段距离,但,为了躲避官府的排查,最主要的是没有路引,不得不选择艰难险阻的山

路,这让杨舞阳无不怀念火车、汽车这样的交通工具,谁知,饶是如此低调的两人,也会被人跟踪。

夕阳西下,杨舞阳和小豆丁向岔路口的另一端走去,只是身后依然不紧不慢的跟着几个难民。

平静安详的夕阳日渐流逝。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以往只是潦草读过的诗句,在此时,竟是道不尽的哀叹悲切。

赶着落日的余晖,杨舞阳和小豆丁,不停的向前走着。

夜幕终究落下,恶向胆边生的人,依然伸出了魔抓。

跟了一路的三个难民终是团团围住杨舞阳和小豆丁,逼迫交出身上的包裹和水袋,不然小命难保。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择手段的活着成了理所当然。

小豆丁,紧张的拽着杨舞阳的衣襟,全身警戒的盯着几个难民。

杨舞阳淡如雅菊般的眸子,借着微微星光,细细观察着眼前的三个难民,三个均是身形高大,面露凶光,赤目发红。

心念转瞬,脑中滑过无数可能,终究逃不过一个赌。

拍拍小豆丁紧张的身躯,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如雏菊般恬淡的声音:“各位,想要我留下东西,不难,不过,就我这点东西,三个人分确实少了,要是一个人拿走的话,今后想要吃香喝辣,那是绰绰有余。”

果然,看到三个如同川剧变脸的表情,杨舞阳确定赌对了,只不过,再需填一把火。

神情恬淡的杨舞阳,看着三人,慢慢的取掉了包头布,露出了俏丽的容貌,鹅蛋似的脸型,光泽细腻的皮肤;淡如远山的眉黛下眼如秋水,精致小翘的鼻子下如樱桃般诱人的小嘴,无不惹人怜惜。

任谁也想不到,此女子正是脱胎换骨的杨舞阳,而小女孩,不用想,定是小豆丁。

静静的站着,眸中流光溢彩,恬淡如菊,任由面前三位油腻的眼神打量。

“实不相瞒,我是去武陵郡投奔亲戚的,说实话,这位亲戚异是靠不住的,这往后,在武陵郡,人生地不熟的,我一介弱女子,诸多不便,确实身边需要一个能当家作主的男人,免得被人欺负了去。”

三位难民脸上慢慢出现了龟裂,杨舞阳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要是哪一位能帮了我,算是小女子的救命恩人,报答之恩,小女子定然以全部身家拱手奉上,以后定是妇随夫唱,享受万贯家财。

三人的眼神由沉思变的兴奋、贪婪、恶毒。

其中一个头脸菱形的长相,面带三眼白,目露凶光,牙齿外露的难民,阴狠贪婪的眸子盯着杨舞阳,一字一句,

“你说的不错,量你也没这个胆”。

转念间,一把明晃晃的屠刀向身后的同伴刺去,眼看着其中一个被杀死,另一个惊恐的向后连退数步,看着转身向自己走来的恶魔,一动不动,时间被凝固。

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抱在一起厮杀的两人,杨舞阳清冷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涟漪,好似,把自己与周围的一切隔离。

只是紧握的手,暴露了平静下的波涛汹涌。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身在乱世不可悲,可悲的是贪欲,是人性的沦陷。

不出意外,这位奇特长相的难民结束了这场无硝烟的战斗,被长期压榨下的灵魂是无所畏惧的,是释放的恶魔。

全身染满了同伴的鲜血,如同地狱走出的魔鬼,一步一步的朝着杨舞阳走来。

“看到了吧,现在你没有退路了。”

没有等到杨舞阳的回答,只不过,一道慵懒洪亮的声音传来,仿佛来自遥远的远方。

“好计谋,当真可惜了。”

这位杀红眼的难民,赤目发红,“是谁,给老子出来,装神弄鬼,老子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杨舞阳止不住的一颤,身边一直有人看好戏,自己刚才竟无半点察觉,难道是自己不能分心,又或是听觉出现了问题,转瞬间,被否定;听觉出现问题,自己怎么可能轻易的离间这三位难民,那么,只有唯一的可能,来人深不可测。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被黑暗笼罩的周围,借着星星点关,勉强看的出两人、两马的剪影。

踏啦,踏啦,慢慢靠近。

“识相的走开,不然老子一并解决。”

来人不知是被这句话激怒了,还是不屑一顾。

男人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是淡淡的、淡淡的笑声,没有一丝的轻悄之意,如柔软的羽毛掠过了心尖,抚平了恐慌、无助、孤独的灵魂。

紧接着,男子站在离杨舞阳十米之外的地方,朝男子看了一眼。

夜,越来越深,杨舞阳无法观察到男子的神情,紧接着,男子没有一丝起伏的声音再次响起。

“处理掉。”

领命的随行者,快如鬼魅的身影,向正要破口大骂的难民走去,一个字都未吐出,便已倒地。

冷兵器横行的时代,杨舞阳不曾理解杀人如麻,乱世群雄的眼下,杨舞阳眼见了国之哀殇。

天时怼兮威灵怒,平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夜,依然的静,静的只能听到微不可查的呼吸声和悠远哀殇的呢喃。

于此时,洛阳城,一座古色古香的寺院内,黑暗笼罩了那人的容颜,只听到那宛如来自上古时期的千里传音,

“放心吧,她会回来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

  • 灵魂摆渡人:最强系统崛起!在线阅读第7章

    回家的车上,面对神情寡淡的谢方臣,楚婉儿没话找话。“我说你演技挺不错的啊,你是真的新人还是自己偷偷学过一点啊,刚才最后那一句,爆发力超强的!”谢方臣听了就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楚婉儿见拍马屁没用,眼珠子一转又接着说。“喂,你怎么一句谢谢都不跟我说呢,今天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求导演,你连试戏的机会都没

  • 凤城碎尸血案探秘红衣女子

    林不全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她试着用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传来,确认并不是一个女鬼之后便松了一口气,细看之下女子全身是血,鲜血染红了衣襟,有好几处被划开的伤口正渗着血,心里不禁暗道这女子竟如此可怜。当下也不多想,林不全从包袱里拿出了金创药对这女子伤口进行了包扎,又运起《周天经》梳理了一

  • 冥域命运尽头在线阅读第4章

    听到林飞羽的话,林冷不由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他实在想不到居然有人比自己还冷静,当然如果这人不是冷静的话,那么完全就是一个脑子缺根筋的主,不过,林冷并不认为林飞羽属于那一类。这一天就在这无聊的观看所有人觉醒真气中慢慢度过了,其中也有一些人无法觉醒,对于那些人,将被无情的逐出内围家族。“今日的觉醒仪式结

  • 暗恋不如明恋沙县

    毕竟我不可能去试,所以就在另一个班群问问吧。我打开群后,先是艾特了那个群的群主,也就是我们的班长,王炳乾。“@隔壁老王王炳乾老王,班主任怎么把他那群的群主转给你了?”我在群里发了这样一条消息...现在虽然是上数学课,但数学课嘛...玩手机的人还是很多的,比如班长,就是其中一个...“我也不知道。可能

  • 瑾夜未眠花始泪之截胡

    这条朋友圈发出去不到两分钟,林远平电话就轰过来,问她是不是被盗号了。林香一头雾水,说没被盗啊,林远平骂她脑子进水不知羞耻,她挂电话进微信一看,傻眼,下面一溜评论队形整齐——“牛逼还是我们香香牛逼啊!(抱拳)”急得林香手忙脚乱删掉,又发一条“澄清”,说刚刚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叶繁不高兴,“有什么好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