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大唐:开局登基当皇帝之立场不同

2021/6/12 4:32:02 作者:甜甜有点甜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开局登基当皇帝
大唐:开局登基当皇帝
作者:甜甜有点甜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朝穿越入大唐,我为李恪又如何!身具前隋血脉,都在忌惮我?呵....既然如此,便让这大唐换一换天!吴王李恪造反成功,登临帝位,让这大唐光耀宇内,四海臣服!(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沈清漪看着皱着眉头的哥哥,深呼吸了一下,“你们答应过我的,我可以按着自己的想法生活,你们要食言吗?”

说完,不等沈曜涵回答,直接就向前走了。

与走过来的沈曜轩擦肩而过。

“大哥,这是怎么了?”沈曜轩觉得有些委屈,“为什么我喊她,她也不理我?”

沈曜涵没有回答沈曜轩的话,沉着脸就离开了。

特意赶过来的沈曜轩抿了抿唇,站在原地,眼神闪了闪。

不经意间抬眼,就看到站在沈清漪身边笑着的徐译言。

突然就明白了些什么。

这是情思暗动了。

伸手摸了摸下巴。看着相貌倒是挺般配。只是不知道这个魄力够不够啊。

这个宴会直到结束,沈曜涵也没有再上去与沈清漪说话。

沈清漪也干脆直接就站在那里和徐译言说话。

徐译言能感觉到沈清漪自从回来之后心情就不怎么好。虽然在极力压制,但是徐译言还是在沈清漪的眼角眉梢不经意处察觉到她的情绪。就像是有些事情自己并不察觉,在别人眼中已经被看穿。

但是沈清漪自己不说,徐译言也不说穿。只是带着些笑意的与她说话,转移着她的注意力。

这场宴会,有徐译言陪着,沈清漪倒是没有特别的无聊。

只是在某个不经意间,大哥跟她说的话总是浮现。让她的内心有些烦躁。

宴会结束,和徐译言告别之后,看着在宴会厅送客的兄长,沈清漪心里有些堵,干脆自己一个人离开了。

东平市晚上还是有些凉的。沈清漪皱着眉头想着事情,在街上慢慢的走。等她察觉到冷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不经意间转到了一片较为偏僻的路段。

感受着凉风吹拂,沈清漪抱紧自己的双臂。低声嘀咕着这天气。

还好她在离开的时候换上了平常穿的衣服,要不然得冻的不行了。

脚下的步伐更快了些。

只是沈清漪走着走着,感觉自己的身后总是像有人跟着一样。

沈清漪的眉头皱了皱,脚下的步子反而慢了些,视线扫过四周,在触及到前方的拐角后,嘴角稍稍的弯了弯。

不急不缓的走着,在拐角处转过。

身后的黑影,脚下未停,直接拐了进去。

只是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那人停了下来。

“朋友,大晚上的,您这是在散步?”沈清漪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带着笑意。

那黑影低笑了一声,慢慢转过身。面容显现。

沈清漪脸上的笑收敛,变成了不解,“徐译言,怎么是你啊?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跟了你一路,没想到你现在才发觉。你是想什么这么入神?”徐译言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紧张感。

沈清漪抿了抿唇,白了他一眼,自己接着往前走。

徐译言跟上他,走在她的身侧,“不过我还挺好奇的,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你这么一个大活人,我还发现不了?”沈清漪漫不经心地说着。

徐译言抬手将自己的衣服披在沈清漪的身上,“这么大冷天,你走这么荒凉的地方做什么?东平市可没有特别太平。”

沈清漪没有拒绝他的衣服,自己伸手紧了紧。

徐译言见她不说话,挑了挑眉,没有接着说话。

两个人走在寂静的街上。沈清漪低头看着脚下的路。一阵沉默。

沈清漪在想事情的时候很不喜欢说话,就喜欢自己静静地呆着。

徐译言在身边没有不说话,就是陪着,沈清漪的心里缓缓地暖了起来。

其实这个时候,多说话不一定会让人的心情变好,但是陪伴会。

“徐译言,你觉得交朋友的时候身份重要吗?”

沈清漪突然蹦出这么一句问话,倒是让徐译言带着些惊讶。本来他以为沈清漪不会跟他说话的。

“重要啊。”

这个回答让沈清漪的眉头皱了起来,目光转向徐译言,“为什么?”

“因为,交朋友,三观是很重要的。若是双方身份不同,思想和理解都没有办法达成一致,你觉得这样的两个人,有可能成为朋友吗?”徐译言看着沈清漪慢慢的回答道,“但是吧,身份虽然重要,但是投缘更重要。也许,当你碰到一个人,你会宁愿舍弃你的身份,去”

话说到这,徐译言停了下来。

沈清漪笑了笑,“去交朋友吗?那这种缘分真的可能是注定的,很少会遇到吧。”

徐译言听着沈清漪自然地接过了他的话,眼神深邃,像是蕴含着淡淡的包容,笑着点了点头。

“可是我倒是觉得,有时候身份不是最重要的,也许身份不同也可以成为知交好友。但是立场不同,想要成为朋友却很难。”沈清漪淡淡的说道,似乎是漫不经心,毫不在意的说出这句轻飘飘的话。

只是这句话却让徐译言皱起了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清漪回头冲着徐译言笑了一下,伸手将披在身上的那件衣服还给徐译言,“徐少,我要回家了,再见。”

徐译言看着沈清漪递过来的衣服,视线停留了一阵。然后轻笑了一身,接了过来。

沈清漪直接拦了一辆车就离开了。

徐译言看着沈清漪离开的方向,嘴角的笑意慢慢收回去。抓着衣服的手紧了紧。

立场不同?当不成朋友?沈清漪,你真的是矛盾。明明之前不是这么想的。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肯定是不能如你所愿了。

沈清漪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灯已经开了。看着院子里停着的车,沈清漪吐出了一口气。

在迈进屋子的那一刻,屋子里三个男人的视线全部聚焦到她的身上。

沈清漪没有说话,沉默的换了鞋,沉默的走上楼。

留下客厅里的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沈清漪回到房间,直接把房门关上了。倒在自己的床上,想着今天晚上的事情。眼前却总是闪过徐译言的脸。最后定格的是他带着些失望的神色看着她的样子。

沈清漪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了,若是他不是与父亲敌对的人,他们很可能成为朋友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空争霸第九章在线阅读

    “发呆就发呆,不满意我工作,你把我开除不就是了!”听到托尼批评自己,小辣椒当即针锋相对,逼得托尼尴尬地看了看星尘,一阵苦笑。星尘也乐了,借机说道:“做我秘书吧,等我的星辰宫营业之后,我身边怎么可以没有一个美女秘书!”而且,在漫威那么多的女性角色中,秘书这个职业,也就小辣椒波茨能最佳胜任了。听到星尘这

  • 病危通知单在线阅读第六节

    良久,一道红色的身影从草原上自远而近,正是那穿红色旗袍的女玩。两女在山丘下默默的对话,还时不时的看了看山顶上怡然而坐的相羽。相羽神情动了动,意味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心底忍不住邪邪的乐了一乐。果然,那个后来的女玩牵拉着紫色衣服的女玩往相羽方向走了上来,相羽一眼就看到了那被拉者满脸的不愿。“您好!请问能帮

  • 特摄:救世主游戏之十九,你不是异类(6)

    “十九,你怨孤吗?”商引羽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属下不怨主人。是属下异于常人,身子不堪入目……”十九嘴唇微颤,似是再难忍受皇帝的注视,缓缓并合双膝,跪于锦被上,俯身叩首。一声“不怨”,商引羽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回答,但他并没觉得开怀,这样沉默跪伏的十九让他有些难受。十九是不怨,但他

  • 去瓦罗兰做英雄在线阅读第七章

    早上起来的时候,景溪觉得前所未有的精神奕奕。他昨晚上好像做了一个美梦,但是又什么都记不清楚了,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好心情。他的脑门心烘烘的发热,并不难受,反而觉得头脑清明,就连忐忑不安的心也安定下来了,那些难过和空虚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温暖得就像是泡在热水里。“这就是中彩票的威力?”景溪用力抓着头

  • 情来不自禁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7节明英山悬崖每一年冬天,明英山里总会下雪,山里的雪,显得格外的白,满山的树木,都挂满了雪花,像披上了一层白色的银装,点缀了盛开的白莲花,使万物都变得那样的纯洁。山里的雪盖满屋顶上,铺在了道路上,洒满山间,大地一片银白,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天地融为一体,笼罩在这白色的世界里。模拟测验结束后,丹玲儿

  • 益智类游戏天命修士

    大千世界,弱肉强食。亿万种族中,诞生了无数修士。修士修炼一途,乃行逆天之事,会受到天道排斥,更有甚者灰飞烟灭。人族乃是这亿万种族的一方强族,人类从小便可通过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成为修士。传说,修炼至强者有飞天遁地之能。传说有天赋的人族修士在越过炼体、练气两个基础阶段后踏入通玄境便有机会沟通天上星辰

  • [鬼灭之刃]成精第四章在线阅读

    街道地势不平又狭窄,刚好够一辆消防车通过。徐鲁从窗外看见远处一居民楼起火,火势还不算小。前面有几辆汽车堵在路口,出租车根本过不去。前面现在什么情况徐鲁不知道,她只能干着急。路上的人都没人敢上前,司机师傅回头看了她一眼,担忧道:“姑娘,这根本过不去,万一再爆个炸……”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轰一声,前方车子

  • 外室成妻 [参赛作品]父与子

    “山本,你能帮我切一下柠檬吗?对,就在冰箱上的篮子里。辛苦了。”纲吉一边擦着碗筷一边说。“十代目!请让我来……”“不——狱寺君你就在沙发上坐着……盘子放下我们家没有备用餐具……”纲吉满头黑线地推开星星眼狱寺。“纲吉能交到这么多朋友真是太好了!”家光用怀念的语气说,偏过头看着一脸不耐烦和狱寺纠缠的儿子

  • 天罪灵墟在线阅读第8章

    行走在前面的赵德柱,嘴角抽搐几下,心中隐隐杀机乍现,司马太守似感受到什么,抬眼看看赵德柱,赵德柱感受到司马太守的目光,深呼吸一息间,已是看不出喜怒。终于,在行走数盏茶之后,到一处幽静的别院,别院有一匾,上书“君临苑”,将万佛宗领向东苑,太上虚宫安排在西苑。告知两宗,三日后掌门将在临华殿中宴请二宗。便

  • 进击的巨人之浴火重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天早上,杜苇准时在公司宿舍楼下等班车,意外地看到了两个熟面孔,是在上海面试时见过的。立刻,三人热络地聚在一起聊了起来。胡国安和杨伟儒是一个月前到辉宇公司上班的,他们的老婆和孩子正在老家办手续,近期都会过来。胡国安32岁,研究生刚毕业,河南人。杨伟儒30岁,原来在湖北一个县城的清水衙门做会计,也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