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与魔录之闯祸(2)

2021/6/12 6:35:02 作者:古风鸡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与魔录
与魔录
作者:古风鸡来源:飞卢小说网
世界将倾,与魔同行!仙侠日常,一位少年睁眼看世界的游历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雾雨雪风坐在一辆上面有着一个‘银’字的电瓶车上吃着布丁。而且还一边吃一边朝着不远处的甜品店。

这间甜品店就是刚刚雾雨雪风吃圣代的那家店。

不过,雾雨雪风之所以坐在这里没有走并不是因为什么,而是因为店里还有一个人没有走,所以雾雨雪风现在没走则是正在等他。

只不过,从雾雨雪风那不时的散发着戏腻的眼神的眼神中知道雾雨雪风此刻想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而事情也正如雾雨雪风所想的那样,此刻的坂田银时可以说是焦头烂额,脑袋冒烟。汗如雨下,心跳加速。

等了片刻后,看着一脸淡然的从甜品店出来的坂田银时,雾雨雪风脸上不由的露出了诧异之色。以他对那个死鱼眼的了解,坂田银时不可能带着那么多的钱,他也不可能有那么多钱。

虽然不知道坂田银时是怎么搞定老板的,但是现在坂田银时确实是安安全全的出来了。这就让本来想整一整坂田银时的雾雨雪风不由得颇为失望。

坂田银时一出来,顿时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雾雨雪风的面前,一把抓住雾雨雪风的领子,犹如一只愤怒的小鸟一样朝着雾雨雪风大声的吼道:“你这个混蛋,居然就这么将我给丢下。要不是运气好正好有个天人捣乱,让我乘机逃走,现在恐怕就要在那里洗盘子了。”

雾雨雪风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洗盘子锻炼手力,腰力,腿脚蹲力。这么好的锻炼机会让给你,你应该请吃宵夜了。”

“那这么好,你怎么不去。鬼才去洗盘子。你这个混蛋。”坂田银时用力的摇晃着手力的雾雨雪风,一脸愤恨的说道。、

‘砰’一声开门声的巨响。

“你这个混蛋,赶紧来证明那个天人不是我打伤的。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工作啊,要是就这么丢了的话,姐姐肯定会打死我的。”

正当坂田银时正要教训雾雨雪风的时候,突然从那个甜品店冲出一个带着人体的眼镜,愤怒的朝着坂田银时冲过来。一边跑还一边说着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坂田银时立马毫不犹豫的直接放开的雾雨雪风,瞬间跨上了自己的坐骑。同时将雾雨雪风拉到了车后面的座位。瞬间就开启自己的电瓶车头也不回的就开走了。

从上车到开车走没有一丝停顿,让那个找他的眼镜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其速度之快,动作之流畅,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惯犯逃跑时的德行。

不过那副眼镜也瞬间就回过神来了。要知道因为家里欠钱,是的他急需钱还债。如果是以前还好点。但是自从一群叫做‘天人’的混蛋从天而降后就一切都变了。

而对他来说最大的变化就是受‘天人’压迫的幕府颁布的禁刀令。这下好了,禁刀令一出。直接就是靠着祖上的产业生活他们一家瞬间就没有了经济来源。在加上他们父亲后来借的一大笔钱,使得本来还算可以的生活瞬间拮据了起来。

而他已经换了好几份工作了,可以说如果他这次工作要是再次搞砸了的话,他的姐姐肯定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绝对不会因为他是副眼镜就手下留情。

一想到自己那看似温柔的姐姐,那个收银员不知道从哪来的力量,直接迈开双脚就狂奔起来。一边狂追还一边挥舞着右手上,带着点点血迹的洞爷湖。

“喂,停下,你这个混蛋。”

可是不管后面怎么喊,前面将仿佛没听到一样继续的开着自己的小车。

不过,他却是忘记了,车上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所以,雾雨雪风直接按住坂田银时的肩膀,阴险的笑了笑,说道:“那个,银桑。那个少年给你送武器来了,你怎么不停下来呢。就算你不要洞爷湖了怎么说也要停下了跟人家道个谢啊。”

这次坂田银时不能当做没听到了,没办法,只能一脸无奈的停了下来。并不是坂田银时想停下来,而是捏着他肩膀上的那只越来越用力的手不得不让他停下来。

不过,虽然坂田银时停了下来,但是眼镜也已经累的跟条狗一样了。虽然他经常锻炼身体,但是跟上电瓶车已经很勉强了,更何况还追了几分钟了。

坂田银时转过头极为蛋定的直接从眼镜的手上拿回了还粘着血迹的洞爷湖,泛着他的死鱼眼说道:“真是谢谢你了,特地跑过来把东西送回来。”

雾雨雪风看了看坂田银时手上洞爷湖顶端上那淡淡血迹,问道:“银桑,洞爷湖上怎么有血,该不会是你在店里打伤了什么人趁乱跑出来的吧?”

“怎么可能,想我这样的良民怎么可能会无辜伤害天人呢,要知道这可是会砍头的。”坂田银时甩了甩手上的洞爷湖上的血迹,大声的反驳者。

雾雨雪风眼睛微微一眯,说道:“我好想没有说那个受伤的人是天人吧,你怎么会知道的。”

还没等坂田银时回答,那个正在喘着气的眼镜就立马的大声吼道:“就是你把那个天人给打伤的,然后趁乱跑了。现在那些家伙都说是我打伤的那个天人,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现在又没了。”

一口气说完,眼镜愤怒的说道。听到这雾雨雪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感情这货还真是把天人打伤了,然后趁乱逃出来的。

不就是结个帐嘛,至于打伤天人来逃帐。要知道这件事情一个闹不好可是星际问题,分分钟被幕府拉去砍头的。

没有多想,雾雨雪风直接就下了车。他怕要是在坐上去的话一个袭击天人同伙的罪名肯定是逃不了的。

郑重的拍了拍坂田银时的肩膀,雾雨雪风一脸沉痛的看着坂田银时说道:“你就安心的走吧,万事屋我会发扬光大的。作为多年的挚友,跑路费我会给你的。但是,如果你被抓住后他们要是问起你来,你就说不认识我。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到时我还能替你收尸。”

坂田银时大声的说道:“喂喂,说的我好像这次死定了一样。话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这三年你到底是干什么去了,这以前以后变化是不是太大了。”

雾雨雪风顿时就阉了,直接就蹲到墙角画圈圈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科举之步步入青云之7)

    高峰看了一眼言少清,认真回忆了一下昨天的情景,诚实地说道,“我看你是被吓傻了吧,在这里胡言乱语,我昨天在大巴上看得清清楚楚,他身上很干净,一滴血也没有。”“我没有胡说,我昨晚在他门口的时候,明明就看见房间的地板上扔着一件沾血的外衣……”钟梅说着,突然神情一滞,“等等!”她刚才因为惊吓过度,记忆有点断

  • 火影之闪雷之光在线阅读第四章

    随着一声匆忙的开门动静后,刚刚出门的值班护士带着一男医生进来了。“林医生,就是他。”护士进门后立刻指了指安阳。医生连忙走到床边上,拿起听诊器在安阳的胸口听情况。医生听完床上人的心跳声后,速度显然慢了下来,继续做了简单的检查后才站直身子无奈的看了一旁紧张的护士轻咳一声道:“他很正常,就是睡着了。”“睡

  • 四方寺(网王)第四章在线阅读

    风血雨直接睡到了12:00,要不是小狸叫他,那还指不定要到什么时候呢,洗了个澡,刚好吃完中午饭不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风血雨还在纳闷呢,自己没有什么朋友,那几个知道自己住在这里的一般也不会来这里的,如果要是来,应该会打电话通知才是啊。门口的李莉莉正抬脚蓄力,好像要把门给踢烂的架势,使出了吃奶的力

  • 被光选中的恶魔之谁不好吃肉(2)

    姚若溪看着母女三个进了屋,转身也进了厨屋,掀开水缸盖子,舀了半瓢水喝了。这边水刚喝完,水瓢还没放下,西屋里小四就醒了哭起来。“小溪!你磨蹭啥,还不快去看看小四,没听见她都哭起来了!”王玉花出来,站在堂屋门口叫喊。姚若溪没吭声,拄着拐杖到西屋里。王玉花和姚满屯的屋里,进门就是一个红漆箱柜,这种箱柜只有

  • 维度空间站第一章

    又是一年春运时,南下的北上的农民工大军从进入腊月开始就挤满了各大火车站。而作为中转站的首都更是人满为患,在这群或是南下或是北上的回乡大军中,每一个迫切回到故乡的农民工眼中丝毫无法遮掩的急切和喜悦好像能够一眼把人掩埋。一身身看着别扭的崭新外套虽然无法掩盖那份乡土气息,但除了偶尔的白眼谁在乎,至少背着一

  • 小徒不愁嫁在线阅读第7节

    等了许久,一点反应也没有。罗杰有些无趣。难不成是自己精神力还不够强?所以我的召唤没有反应?可是魔法阵明明已经亮了啊,而且我也感觉到了一些变化,不可能没有召唤成功才对。难道是说我所在的这个图书馆,就连被召唤的使魔也进不来吗?“算了,进不来就进不来吧,反正都已经习惯了。”罗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之所以罗杰

  • 从高考零分开始第八章

    男主在自残……?顾小小怔怔的现在原地,脑子里空白一片,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男主为什么要自残?难道不会痛吗?后背的伤口不好,对他有什么好处?一时之间,她有些生气。男主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背上的刀伤本就十分严重,用系统出品的药膏也只能治愈外伤,内伤只能靠慢慢调理。顾小小是准备等乔伟领了便

  • 重生末世养萌娃之袁忠匿行传圣旨 陈璞引咎辞京师(1)

    宣德十年正月初二,北京。这一年的冬天异常寒冷,打去年腊月北京城便被铅灰色的浓云盖着,显得又干又冷,道边的树枝上偶尔挂着的几片枯叶,在呼啸的北风中挣扎摇曳。正月初二本是再喜庆不过的日子了,却被这阴霾的天儿煞去不少风景。头年腊月二十四,宣宗夜游御花园突感龙体困乏,起初几日仍坚持临朝,再过几日身体每况日下

  • 超神学院之打爆虚空之心经【第一更,跪求收藏】(5)

    “什么情况?”张辰抱着个拖把,一脸懵逼的看着……?没错,的确是——就在自己面前,好几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飘然而过。张辰捏了捏自己的脸……疼,不是梦。“怎么回事?”张辰捶捶脑袋。“哎呦!”这一捶,顿时感觉后脑勺疼,而他一个激灵,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我死了?”张辰有些愕然。他记得自己晚上吃饭的时候被一

  • 道引三生在线阅读第八节

    自从昨晚的聊天之后,我的心又像他靠近了一步,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那么做,虽然我不想荒废青春的尾巴,虽然我很想在校园里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初恋,但是对李万诺的着迷让我觉得很惶恐,我不想这样下去。所有的惶恐化作了一丝丝的恐惧,让我在深夜辗转反侧,我竟然陷入了人生中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眠,眼望着太阳从东边的窗外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