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天衍图录之美人兮(9)

2021/6/11 13:29:47 作者:白纸就是白纸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衍图录
天衍图录
作者:白纸就是白纸来源:飞卢小说网
素手轻描绘阴阳,梳乾坤机藏。生死天道真武意,大道悲苍茫。时间逝,空间折,几番旧思量。欲将毁灭塑造化,一化千千殇。生命,死亡,毁灭,造化,阴阳,时空。天道的六个极致,演化万物,窥秘寰宇。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大道的极致是毁灭还是造化,阴阳交融,时空分错,这是一种生命的全新开始,还是死亡的永恒终结?关闭心扉的热血少年,在生死中不断蜕变,追寻大道的坚定步伐迈出,留下的是一个个清晰的脚印,那伟岸的身影渐渐远去,但那飘洒的热血,却钩织出一段恢宏史诗,泣血神话。天地恸,鬼神泣,斜剑天涯;登天路,踏天

第二天的比赛更加的惊心动魄了!前四十的都是武王或者之上!武王的战斗也是非常精彩的,,欢呼声不断。

“你的好哥哥真厉害,到现在都没输过!”

“左哥哥也很厉害啊!夏侯公子也很不错。”

“他?他差远了,都输四场了。我看没希望进前五了。”倩雪叹息。

左羽风输了两场,夏侯月输了四场,惟独顾惜朝好保持着全胜。

终于到了最后一场雌雄之争,顾惜朝对战上一届排名第一者花溪。两个人都是武雄,足足对战了两个时辰,花溪才认输了。顾惜朝,天罗第一勇士!

“走吧,别看了。再不去练习,晚上可会闹笑话”倩雪拉走了湛蓝。

“好姐姐,你就让我等他来吧”

“这可不行,这也是百花大会的规矩。走啦”湛蓝没有等到他,已经被拉走了。

的确是有这样的规定,良缘只能等到晚上在续。

练习后台,数十个姑娘都在为晚上的事在做准备,都想博得头彩。

只等晚上了,月上柳梢头,大家早早的坐在了观众席上。

最好的座位当然是那些王孙公子的,当然,还有今日赛出前十名武者,这当中,顾惜朝便是头角。不少人都想巴结,都想笼络。

“让大家久等了,百花大会正式开始!请大家欢迎我们第一位林小姐上台!————”

歌声响起了,佳人翩翩舞动出场~轻歌慢舞,好一片风景。

这上上下下来去了好几位姑娘,顾惜朝却始终无心,他的在乎他的蓝儿。

“下面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下一位小姐!请姜小姐带来千古名曲《寒夜调》!”

柔美的音乐飘了出来,湛蓝一身月牙白的素衣登场了!

“蓝儿!”

“姜小姐?顾兄,她``”

“湛蓝并不是我的亲妹妹。”

纤腰素指,月下,她娇媚动人,仿佛月下仙子一般,所有人都痴了。

“月光稀是谁捣寒衣望天涯想君思故里一夜落雪未满北风急千里迢迢一心相系

荣华梦塞上吹羌笛战非罪烽火烧几季今夜关山雪满北风急千里迢迢兮心相系

是今生相伴或来世再惜为何你总不懂这谜题

到蓦然回首才默然长记天涯路只影向谁依····”

《寒衣调》是姜玉恒为湛蓝写的一只曲子,也只为她唱过一次。

《寒衣调》如今只有残谱,却早已经闻名于世。

有很多人曾为《寒衣调》谱词,却总不能使其大放异彩,也是遗憾。

知道《寒衣调》真正词的人,恐怕只有她了,姜湛蓝。

“知卿心千里寄寒衣若功成冠翎归故里今夜边声迢递频传急血染黄沙魂归止兮

月光斜今夕似何夕雪花飞问归未有期今夜更漏迢递无泪戚青丝成雪兮钗委地

生若求不得死如爱别离终有日你会懂这谜题

黄泉碧落去从今分两地千山雪月下长相忆··”

浅浅的,浅浅的笑意,深深的,深深的震撼着心。不说她倾国倾城的容颜,那姿态已经绝色。把每个人的目光都吸引住了!

旋舞中,她忽收了水袖,露出洁白的纤手,柔若无骨的划动着,柔软的腰肢更是如风摆柳,慵弱的身子似醉似睡,犹如坠入梦中一般。

长眠是死,短眠是梦,明眸下一切烟消云散。

“是今生相伴或来世再惜为何你总不懂这谜题到蓦然回首才默默长记天涯路只影向谁依

黄泉碧落去从今分两地千山雪月下长相忆

月光稀是谁捣寒衣天涯路魂自归故里今夜无雪无晴无悲喜两相对望兮风细细”

素手婉转流连,裙摆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落,整个人犹如隔世之花。朦胧飘渺,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一曲舞尽风华,她退下了。台下安静片刻,忽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高声唤道“姜美人,再一曲——再一曲——”

一般情况下,谁被唤名美人,便是百花第一了,就要应要求再唱一曲。

众情难却,湛蓝只好再回舞台,施礼。

琴声再起,只见她舞台上又起妩媚身姿态。

“风沙漫延扰乱晴天丹心照明月遥望城外兵器相见浮生又一劫

君独守皇宫已非昨日威严谁在此哽咽故人一直就站在君的面前不问也不怨

君本意欲寿与天齐留万代功名故人西辞不问情意有何难说明

打乱了君一统天下的约定谁可以同行原来不需要用战争去平定要先得人心``”

她,就是那么迷人。谁都无法遮掩她的光华!

“故人发已衰白风尘覆盖不奢求重来只盼君能收起战台断头换不来

最后的城墙破开登高望海一片烟火海无能为力尸遍满地故人心已远

手一挥膝一跪拿玉杯赐天下无罪没有人喊万岁只有故人看君落泪

君萧萧拨剑鞘还以为就此一了百了人在生责在身与谁同归都不可能``”

如此百花美人,实质名归!

百花美人,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科举之步步入青云之7)

    高峰看了一眼言少清,认真回忆了一下昨天的情景,诚实地说道,“我看你是被吓傻了吧,在这里胡言乱语,我昨天在大巴上看得清清楚楚,他身上很干净,一滴血也没有。”“我没有胡说,我昨晚在他门口的时候,明明就看见房间的地板上扔着一件沾血的外衣……”钟梅说着,突然神情一滞,“等等!”她刚才因为惊吓过度,记忆有点断

  • 火影之闪雷之光在线阅读第四章

    随着一声匆忙的开门动静后,刚刚出门的值班护士带着一男医生进来了。“林医生,就是他。”护士进门后立刻指了指安阳。医生连忙走到床边上,拿起听诊器在安阳的胸口听情况。医生听完床上人的心跳声后,速度显然慢了下来,继续做了简单的检查后才站直身子无奈的看了一旁紧张的护士轻咳一声道:“他很正常,就是睡着了。”“睡

  • 四方寺(网王)第四章在线阅读

    风血雨直接睡到了12:00,要不是小狸叫他,那还指不定要到什么时候呢,洗了个澡,刚好吃完中午饭不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风血雨还在纳闷呢,自己没有什么朋友,那几个知道自己住在这里的一般也不会来这里的,如果要是来,应该会打电话通知才是啊。门口的李莉莉正抬脚蓄力,好像要把门给踢烂的架势,使出了吃奶的力

  • 被光选中的恶魔之谁不好吃肉(2)

    姚若溪看着母女三个进了屋,转身也进了厨屋,掀开水缸盖子,舀了半瓢水喝了。这边水刚喝完,水瓢还没放下,西屋里小四就醒了哭起来。“小溪!你磨蹭啥,还不快去看看小四,没听见她都哭起来了!”王玉花出来,站在堂屋门口叫喊。姚若溪没吭声,拄着拐杖到西屋里。王玉花和姚满屯的屋里,进门就是一个红漆箱柜,这种箱柜只有

  • 维度空间站第一章

    又是一年春运时,南下的北上的农民工大军从进入腊月开始就挤满了各大火车站。而作为中转站的首都更是人满为患,在这群或是南下或是北上的回乡大军中,每一个迫切回到故乡的农民工眼中丝毫无法遮掩的急切和喜悦好像能够一眼把人掩埋。一身身看着别扭的崭新外套虽然无法掩盖那份乡土气息,但除了偶尔的白眼谁在乎,至少背着一

  • 小徒不愁嫁在线阅读第7节

    等了许久,一点反应也没有。罗杰有些无趣。难不成是自己精神力还不够强?所以我的召唤没有反应?可是魔法阵明明已经亮了啊,而且我也感觉到了一些变化,不可能没有召唤成功才对。难道是说我所在的这个图书馆,就连被召唤的使魔也进不来吗?“算了,进不来就进不来吧,反正都已经习惯了。”罗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之所以罗杰

  • 从高考零分开始第八章

    男主在自残……?顾小小怔怔的现在原地,脑子里空白一片,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男主为什么要自残?难道不会痛吗?后背的伤口不好,对他有什么好处?一时之间,她有些生气。男主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背上的刀伤本就十分严重,用系统出品的药膏也只能治愈外伤,内伤只能靠慢慢调理。顾小小是准备等乔伟领了便

  • 重生末世养萌娃之袁忠匿行传圣旨 陈璞引咎辞京师(1)

    宣德十年正月初二,北京。这一年的冬天异常寒冷,打去年腊月北京城便被铅灰色的浓云盖着,显得又干又冷,道边的树枝上偶尔挂着的几片枯叶,在呼啸的北风中挣扎摇曳。正月初二本是再喜庆不过的日子了,却被这阴霾的天儿煞去不少风景。头年腊月二十四,宣宗夜游御花园突感龙体困乏,起初几日仍坚持临朝,再过几日身体每况日下

  • 超神学院之打爆虚空之心经【第一更,跪求收藏】(5)

    “什么情况?”张辰抱着个拖把,一脸懵逼的看着……?没错,的确是——就在自己面前,好几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飘然而过。张辰捏了捏自己的脸……疼,不是梦。“怎么回事?”张辰捶捶脑袋。“哎呦!”这一捶,顿时感觉后脑勺疼,而他一个激灵,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我死了?”张辰有些愕然。他记得自己晚上吃饭的时候被一

  • 道引三生在线阅读第八节

    自从昨晚的聊天之后,我的心又像他靠近了一步,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那么做,虽然我不想荒废青春的尾巴,虽然我很想在校园里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初恋,但是对李万诺的着迷让我觉得很惶恐,我不想这样下去。所有的惶恐化作了一丝丝的恐惧,让我在深夜辗转反侧,我竟然陷入了人生中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眠,眼望着太阳从东边的窗外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