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错书了怎么办在线阅读干卿何事

2021/6/11 14:02:53 作者:月方青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错书了怎么办
穿错书了怎么办
作者:月方青来源:晋江文学城
鹿苏苏看完了大神的新书,一不小心穿越了,但穿进了新书的前传。她知道的只有女主很厉害,男主会死掉,男二很可怕。然后她看到了男二的大腿特别好抱。抱着抱着,男二人设变了。变身前:男二:冷淡,寡言,绅士变身后:男二:爱亲亲,爱抱抱鹿苏苏:好像怪怪的……外星人:不是我做的!注意注意1.本文前期发生在地球,以进行生存游戏为主。2.本文后期进入星际,剧情展开。3.第一次写文,感谢所有阅读的朋友~PS随着剧情,女主共改了三次名字,不影响阅读~男主从头到尾都叫陆湛~再次感谢所有点击过,阅读过的朋友~

二月十五日,兵科都给事中艾洪等言:给事中葛嵩等,前此清查留守中等七十一卫官军匠,余议拟存留。裁革在司苑局者别处五百名,立嘉蔬所应革七百一十一人,在尚膳监者应革四百一人,在锦衣卫者应革一十一顷为七千五百七十七人,俱奉旨送操诸司,不得设辞沮挠。今乃以太监魏兴、萧寿,指挥赵鉴有言,遂降不必送操之旨。迩者边境,数耸行伍,缺乏议者,尚欲召募以充之。况应革之人,皆廪食之数,顾使之受役,巨室办纳月钱,而坐耗国储,亏损邦政,手且二三,其令人无适从。乞果断必行,毋惑于近习之请,凡清查操练,一以前令从事。

得旨:所言诸事俱已有成命矣。

既而葛嵩及给事中杨一渶亦以为言,欲罪魏兴等,以为后戒。兵部覆奏,皆不听。

=========

二十六日,监察御史王时中奏,真定、河间等府设立两宫皇庄,又分遣官校管理。廵抚宪臣论之,户部及台谏争之,府部诸大臣又会议而申请之。陛下以为奉顺慈闱,事非得已,似以是为孝也。臣以为,孝莫大于得四海之欢心,若与民争利,致其怨讟,讵足以为孝乎?宜革皇庄之名,将地给民承佃,照例纳银。所在有司,每年查收解部,贮之太仓,以供饷边、赈饥之用。如两宫有不时之需,请裁定数目,拨送内府,转进收用,官校止勿复遣,则国体以正,而圣孝俞光。

皇帝不听,命如前旨行之。

=========

二月十九日,户部集廷臣再议盐法,言:商人谭景清等乞买补残盐,先帝始虽误听,继念边饷缺乏,亟命查议。及陛下嗣登大宝,锐意裁革,时论快之。未几,悯其陈诉,复命分豁。以故臣下建白不下数十章,户部议拟亦经数十次,岂不知诏旨之屡勤,而纷扰之为渎哉?但祖宗设立盐法,专以备边赈济,禁权豪毋得沮挠,乃法之一定,而不可易者。今山、陕岁饥,虏方大入,赈救备御,又事之至急而不可缓者。是乌容坏当守之法,而忽可忧之事耶?臣等再三执奏,未蒙俞允。若谓成命已下而难止也,则祖宗成宪传之子孙。近日诏旨颁之天下,何乃一旦而变之乎?若谓商人亡,资而可悯也,则夫数百万饥民转于沟壑,何以莫之引手乎?今帑藏空虚,边储无积,若买补之害不除,则盐法之坏益甚,官课何从变卖?粮草何从措办?一有急用何以应之?臣等反覆思,惟残盐必须尽数没官,庶可以昭国法之至公,全天下之大信,杜奸宄之门通飞挽之利。或念景清等纳银在部,情恐不堪,则宜如数给还,追收原领引目,庶几情法两尽,事体合宜,上不失朝廷之纪纲,下可绝群小之觊觎,是乃极天下之公论也。此外如欲别议,是陛下所以待臣等股肱耳目之臣,不如景清等一商人矣,所以为宗社生民计,不若为商人景清等一家计矣。

有旨:先帝已许之,其毋再扰。

=========

二十七日,初御用监以成造龙床、旗纛缺人书篆,请命吏部访求送用,及访获吴一中等八人奏送该监。

又有旨,欲将前所革退李鼎等六人一并送监,考其优劣以闻。

吏部执奏不从,吏科给事中安奎言:初诏汰黜冗滥,不下七百余员。鼎等六人夤缘复进,则其类将援以为例。幸门一开,纪纲顿坏,其为新政之累大矣!宜仍革为民,不必送考。

吏部请从安奎之言,小皇帝应了。

=========

自从正德元年正月听到选婚的消息王之恒就开始大婚倒计时……莫名操上了孩子他妈的心,看着婚期将近还颇有些欣慰。

总有些好事的宫女偷偷跑去瞧上一瞧选来的女子……昨日还正巧撞见姑姑们讲八卦。

她倒不是很感兴趣,现代人光环完全不需要猜哪三位娘子会被选中,又是哪位娘子当得皇后。

被姑姑使去跑腿的路上,抬眼正见前面的娘子掉了帕子。

张了张口还是没发出声音,跺着脚在心里责怪了一声自己的性子上前拾起帕子追上去拦住对方,递出帕子却是低头没敢看对方:“这帕子可是娘子的?”

夏叶秋回头,瞧见帕子上绣的诗句正落在那人的指尖,随风轻摇,像是耀武扬威。

还是接过,正犹豫询问是否多余,送帕子的人已是跑了。

罢了,本也没想留在宫中。

又低头看了一眼,要说没看到,她是不信的。

=========

王之恒确实没看到,用尽全身力气推开老色狼拔腿就跑……然后撞了人。

抬头看向那个被撞之余还不忘伸手扶住她的人,不免愣了一下。

她虽然是个脸盲,但对惊为天人级别的小帅哥一向过目不忘。

“万……见过万岁!”

王之恒反应过来急忙行礼。

黄伟看向王之恒:“如何这般匆忙,冲撞了万岁?”

却是那炼铜的老太监抢了话:“这婢子刚进宫不懂规矩,公公也见着了,连万岁都敢冲撞!奴婢……奴婢若不追出来,可不就闯了大祸?”

“宫女不归阉人管吧?”

被戳了痛处,老太监正要开口辩解,只听小皇帝又道:“吹皱一池春水。”

老太监一脸懵逼,王之恒不免感慨这实在是一个抱皇帝大腿的好机会:“冯延巳有‘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之句,元宗尝戏冯延巳曰:‘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究竟何事,丫头说。”

王之恒抬手一指老太监:“他想轻薄我!毕竟不光彩,遣了人退下好办事,却叫我得空逃了出来!”

“万岁明鉴!她才那么点大,老奴纵是有那心思,又怎会对这没长开的娃娃?”

王之恒趁热打铁:“大明律卷第二十五,犯奸,**女十二岁以下者,虽和,同强论!也就是说……”炼铜癖不在少数!

“万岁莫听这丫头……”

“况且婢子都十三了只是看着年纪小!”

“……”小皇帝听得有些乏了,只皱眉,“把这老东西拖下去,好好查查祸害过多少娘子!”

“皇爷明鉴!”

小皇帝看向黄伟:“这丫头怪机灵,调去我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病危通知单在线阅读第六节

    良久,一道红色的身影从草原上自远而近,正是那穿红色旗袍的女玩。两女在山丘下默默的对话,还时不时的看了看山顶上怡然而坐的相羽。相羽神情动了动,意味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心底忍不住邪邪的乐了一乐。果然,那个后来的女玩牵拉着紫色衣服的女玩往相羽方向走了上来,相羽一眼就看到了那被拉者满脸的不愿。“您好!请问能帮

  • 特摄:救世主游戏之十九,你不是异类(6)

    “十九,你怨孤吗?”商引羽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属下不怨主人。是属下异于常人,身子不堪入目……”十九嘴唇微颤,似是再难忍受皇帝的注视,缓缓并合双膝,跪于锦被上,俯身叩首。一声“不怨”,商引羽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回答,但他并没觉得开怀,这样沉默跪伏的十九让他有些难受。十九是不怨,但他

  • 去瓦罗兰做英雄在线阅读第七章

    早上起来的时候,景溪觉得前所未有的精神奕奕。他昨晚上好像做了一个美梦,但是又什么都记不清楚了,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好心情。他的脑门心烘烘的发热,并不难受,反而觉得头脑清明,就连忐忑不安的心也安定下来了,那些难过和空虚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温暖得就像是泡在热水里。“这就是中彩票的威力?”景溪用力抓着头

  • 情来不自禁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7节明英山悬崖每一年冬天,明英山里总会下雪,山里的雪,显得格外的白,满山的树木,都挂满了雪花,像披上了一层白色的银装,点缀了盛开的白莲花,使万物都变得那样的纯洁。山里的雪盖满屋顶上,铺在了道路上,洒满山间,大地一片银白,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天地融为一体,笼罩在这白色的世界里。模拟测验结束后,丹玲儿

  • 益智类游戏天命修士

    大千世界,弱肉强食。亿万种族中,诞生了无数修士。修士修炼一途,乃行逆天之事,会受到天道排斥,更有甚者灰飞烟灭。人族乃是这亿万种族的一方强族,人类从小便可通过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成为修士。传说,修炼至强者有飞天遁地之能。传说有天赋的人族修士在越过炼体、练气两个基础阶段后踏入通玄境便有机会沟通天上星辰

  • [鬼灭之刃]成精第四章在线阅读

    街道地势不平又狭窄,刚好够一辆消防车通过。徐鲁从窗外看见远处一居民楼起火,火势还不算小。前面有几辆汽车堵在路口,出租车根本过不去。前面现在什么情况徐鲁不知道,她只能干着急。路上的人都没人敢上前,司机师傅回头看了她一眼,担忧道:“姑娘,这根本过不去,万一再爆个炸……”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轰一声,前方车子

  • 外室成妻 [参赛作品]父与子

    “山本,你能帮我切一下柠檬吗?对,就在冰箱上的篮子里。辛苦了。”纲吉一边擦着碗筷一边说。“十代目!请让我来……”“不——狱寺君你就在沙发上坐着……盘子放下我们家没有备用餐具……”纲吉满头黑线地推开星星眼狱寺。“纲吉能交到这么多朋友真是太好了!”家光用怀念的语气说,偏过头看着一脸不耐烦和狱寺纠缠的儿子

  • 天罪灵墟在线阅读第8章

    行走在前面的赵德柱,嘴角抽搐几下,心中隐隐杀机乍现,司马太守似感受到什么,抬眼看看赵德柱,赵德柱感受到司马太守的目光,深呼吸一息间,已是看不出喜怒。终于,在行走数盏茶之后,到一处幽静的别院,别院有一匾,上书“君临苑”,将万佛宗领向东苑,太上虚宫安排在西苑。告知两宗,三日后掌门将在临华殿中宴请二宗。便

  • 进击的巨人之浴火重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天早上,杜苇准时在公司宿舍楼下等班车,意外地看到了两个熟面孔,是在上海面试时见过的。立刻,三人热络地聚在一起聊了起来。胡国安和杨伟儒是一个月前到辉宇公司上班的,他们的老婆和孩子正在老家办手续,近期都会过来。胡国安32岁,研究生刚毕业,河南人。杨伟儒30岁,原来在湖北一个县城的清水衙门做会计,也拿

  • 赛尔号之诡林寻音在线阅读第七节

    那边“咣当”一声,像是电话被砸坏了的样子。热血全部冲向了脑袋,尼克已经来不及想什么了。他马上拉开屋门,冲出去发动道吉汽车。朦胧的深夜却有刻板的身影悄然而至。门外,开车过来的赫尔佐克紧张地喊道:“卡罗威先生!请等一下!”尼克奇怪地望向他。赫尔佐克急喘着对尼克说:“我是盖茨比先生的管家,刚才有一位小姐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