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浅煦祭忧桐在线阅读第1节

2021/6/11 14:32:23 作者:时嫤 来源:纵横中文网
浅煦祭忧桐
浅煦祭忧桐
作者:时嫤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无知的玩笑,一句随意的告白,一段冷漠的时光……勾起几场人生的虐恋——青春岁月如流,让人生彼岸的他们泛舟相遇,南诺桐,卓宇辛,时念初,泽森凯,辰逸风……冷傲的他,无法言说的爱意与看不清的内心;开朗的她,苦苦挽求的不得与伤痕累累的心;自闭的她,深藏心底的自卑与狠绝的心;温柔的他,不择手段的夺取与病态的爱恋……一个早已谋划的阴谋,内心病态的夺取,步步为营,深深沦陷……一个误会,打乱一段人生,缠乱几段爱恋,旧时的懵懂化作现在的绝离,冷漠的转身,斩断情感的藕断丝连,无法言说的爱,让人生模糊不清,不管怎

魔兽森林,龙之大陆上最大的原始森林,座于大陆中北部,神鹰帝国西北部,浩瀚如海,辽阔无边,森林中有着无数的魔兽,神秘而又凶险,是一片独立于人类之外的魔兽王国,也是冒险者历练探险的天堂和地狱。

在靠近魔兽森林东北部的边缘地带,有一片连绵百里的山脉,这片山脉叫绿岭。绿岭山中有着不少的山村猎户,这里的人们以打猎为生,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鼎龙村是绿岭山中最大的一座山村,村中有百十户人家,人口不下三百之多,村民大多是猎户,主要以打猎为生,打到的猎物拿到山外的镇上出售或者是换取生活必需品。打猎是鼎龙村村民传统生活方式,这里的村民人人都会打猎,射箭、制作机关、设置陷阱等等,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每个人都是出色的猎人。

赵青山是鼎龙村村长,也是村里最出色的猎人。他十五岁开始打猎,至今已然二十余年,经验丰富,一生中打到的猎物不计其数,相应的他也成为全村最富庶的猎户,理所当然地成为一村之长。

赵青山赵村长生平有三件事引以为傲,常为村民们茶余饭后所津津乐道。

第一件事,就是赵青山二十三岁那年的冬天,他冒着大风雪上山打猎,成功地猎杀了一头黑熊。黑熊可是六级魔兽,力大无穷,凶残暴淚,不是一般人所能猎杀的。而赵青山猎杀了黑熊,无疑是一举成名,一夕暴富,成为绿岭一带的名人。

至于他是怎么猎杀了六级魔兽黑熊?尽管他说的天花乱坠,添油加醋,人们将信将疑,至今持有怀疑态度。

第二件事,赵青山人生最自豪的一件事,也是令同辈男人们最眼红抓狂的一件事。在赵青山猎杀黑熊的来年春天,他以一张熊皮作为聘礼,娶到了当时的“绿岭第一美人”李翠莲。

这令当时不知有多少绿岭男青年为之失恋落泪,伤心欲绝,有的甚至找上门来与他生死决斗。结果所有的挑战都失败了,败在赵青山拳下。用他的话来说,没有两把刷子,能杀了黑熊,抱得美人归吗!

第三件事,也是赵青山最为骄傲的一件事。他有着一个如花似玉般的女儿。

他的女儿叫赵仙仙,今年已经十六岁了,遗传了其母的基因,出落的亭亭玉立,貌美如仙,继她母亲之后,成为了新一代的“绿岭第一美人”。有人以凤凰形容她,久而久之,便有了“绿岭凤凰”这一称号。

赵家有女万家求,打从赵仙仙十四岁起,鼎龙村开始热闹起来了,几乎每天都会有人上赵家说媒提亲。这年头,男女大多早婚,女娃十一二岁订亲不算早,十四五岁出嫁刚刚好,十六岁没有嫁,那就是老姑娘了。

赵仙仙十六岁,已经算是老姑娘了,但其样貌出众,谁都想娶到这位“绿岭凤凰”,说媒的,提亲的,男方亲自上门相亲的,一拔接着一拔,一波跟着一波,络绎不绝,几乎踩烂了赵家的门槛,挤破了门。

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女的婚姻全由父母作主,然而,赵青山只有这么一位宝贝女儿,对之视作珍宝,对她的将来十分慎重,并不想草率地将她嫁出去,希望女儿自己能够觅得如意郎君。因此,他回绝了所有上门说媒提亲的,在他想来,女儿尚小,再过两年嫁人也不迟。

赵青山虽然为有这么一位女儿感到高兴,但每当面对女儿的时候,都会想起逝去的妻子,心中难免的隐隐作痛。

当年,他妻子临盆的时候,他正好外出打猎,回到家中才得知妻子难产而死,留下了一个刚出生的女儿。这无疑是睛天霹雳,他甚至连妻子最后一面也没见上。本来,以他的条件再娶一位妻子并非难事,可他始终忘不了已故的妻子,又担心后娘会对女儿不好,因此,至今未娶。

每年的秋天,从八月十五开始,鼎龙村都要举行一场声势浩大的狩猎。每到这一天,全村的猎人结伴组成猎队,进入魔兽森林围猎,多则五天,少则三天,所猎到的魔兽全村人平均分配,村民称之为“狩猎节”。

赵青山是鼎龙村的村长,又是村里最出色的猎人,打猎经验丰富,近二十年来,他都是猎队的队长,指挥猎队进山狩猎,今年也不例外。

狩猎与打猎不同,打猎是个人行为,狩猎则是相互配合的多人行为。魔兽森林魔兽众多,凶险重重,平日里猎人们只能在森林外围打猎,若想要进入深处,那就要多人结伴进入,换作单人,十有八九是有去无回,作了魔兽的口粮,尸骨无存。

今天一大早,赵青山全副猎装,带上了干粮和水,携带刀叉,以及猎弓羽箭,告别了女儿后,他率领着全村九十三名猎人,一行浩浩荡荡地进山了。

赵仙仙和乡亲们一起目送猎队离去,直到猎队不见影了,她才回转家中。刚到家门,忽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娇柔声音:“仙仙姐!”

声音清脆,悦耳动听。赵仙仙一听就听出是自己的好姐妹兰香。两人年岁相仿,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几乎是形影不离,好的不能再好了。

赵仙仙回过身来,顺声望去。只见一位穿着花布衣裳的女孩直奔而来,手中拿着一个菜篮子和一把小铲子,可不就是兰香吗!看样子是要出去干活,忙问道:“什么事?兰香!”

兰香快步到了她跟前,笑道:“仙仙姐!我们一起到村外挖野菜如何?”

“挖野菜!”赵仙仙正有此意,忙道:“我正要去呢,我们正好有伴!”说着,回到家中取了篮子和小铲子,和兰香一起去了村外的野地,与她们同去的还有高大凶猛的星星。

星星是一头风狼,四级魔兽。十年前,赵青山进山打猎,恰巧碰到一只跌落山崖,夹在石缝里的小狼,于是便将它抱回了家,依他的本意是杀了小狼烹一锅,美餐一顿。哪知赵仙仙见了十分的喜欢,爱心泛滥,抱着不肯放手,说什么也不让杀,要养着小狼。

赵青山见女儿喜欢,扭她不过,只好由着她。当时是在夜间,黑暗中,小狼的眼睛出奇的亮,宛如天上的星星,因此,赵仙仙给小狼取名为“星星”。星星之名由此而来。

狼是凶性魔兽,生性凶残。初始,赵青山非常担心星星长大后会伤害到女儿,为此操了不少的心。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星星颇通人性,长大非但没有伤害赵仙仙,反而有了保护主人的责任,充当护花使者,赶跑了不少的色狼。这令赵青山非常高兴,想来狼也是有灵性的,知道感恩戴德,知恩图报。

此次进山狩猎,正因为有星星这样的守护神,赵青山才放心大胆地把女儿独自留在家中。只要有星星在,相信在绿岭一带,没有哪个贼坯子胆敢来打他女儿的主意。

秋天季节,野地的野菜并不多见,赵仙仙和兰香忙活了一上午,采挖到的野菜不到半篮。只见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离村数里。

阳光明媚,秋老虎的余威依然毒辣,赵仙仙热出了一脸的汗,掏出手帕擦拭了一下汗水,来到了一棵大树下,乘凉歇息。

野地上一片寂静,赵仙仙四下瞧了瞧,却不见了兰香?星星这时候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嚎——

蓦然,荒野间响起了一阵凄厉的狼嚎,声音显得急促而又惊慌。听那声音,正是星星的嚎叫,似乎遇上了危险。

“星星!”赵仙仙大惊,赶忙跳了起来,向着星星嚎叫的方向跑去。

翻过一道山坡,赵仙仙站在山坡上往下望,顿时下面的情景吓呆了。山坡下,星星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身上插满了箭矢。

“星星!”赵仙仙悲叫一声,顺着山坡往下跑。山坡陡斜,她惊慌之下脚底打滑,身体倒地,滚石般滚下了山坡,一路滚到了星星身旁。她却不顾一切地爬起来,抱着星星尸体呜呜大哭,梨花带雨,好不伤心。

“咦——”

忽然,远处有人惊叫一声,道:“老爷,我们杀错了,那头狼好像是有人养的!”

“好不容易遇上一头魔兽,竟然是有人养的,真是晦气!”另一人道。

赵仙仙闻声抬头望去,只见不远处来了两个骑马的人,手执弓箭,正朝这边张望。不用问,就是他们射杀了星星。

赵仙仙腾地跳了起来,跑到了马前,指着马上两人叫道:“是你们,是你们杀了我的星星,我要你们赔!”

右边马上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大约四十多岁,肤色白净,全副猎装,肩挂箭囊,手执强弓,胯下骑着一匹通体雪白,找不到一根杂毛的白马。

中年男子看到赵仙仙秀丽可人俏模样,不禁眼神发亮,目光变得热辣起来,嘿嘿笑说:“赔!你想我怎么赔?”

“我要你赔我的星星!”赵仙仙娇怒地道。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捋着颔下胡须道:“死都死了,怎么赔你?这样好了,我另外赔你一头风狼如何?”

“我不要,我就要我的星星,星星是陪我从小长大的,除了它,我什么都不要!”赵仙仙不依地道。

中年男子皱了皱眉,为难地道:“那就没法赔了,我的驻地离此不远,刚好有两只狼崽子,你要是不要?要的话跟我去拿,不要的话……我们可是要走了?”

“要!”

赵仙仙当机立断,哪能不要,星星没了固然伤心,只要对方肯赔总比不赔强吧。

中年男子笑了,道:“那跟我去拿吧!”说着,朝身旁的同伴使了一个眼色。

左边马上的是一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黑脸汉子,身材魁梧,相貌威猛,胯下骑着一匹通体乌黑的乌雉马。

接到中年男子的眼色,黑脸汉子立刻会意的点了点头,下马到了赵仙仙跟前,道:“姑娘!请上马!”

赵仙仙骑过自己的风狼星星,却未骑过马,畏惧地望了望乌雉马,摇头道:“不了!你们……骑马,我在你们后面跟着走就是了。”

黑脸汉子笑道:“你想骑我的马,我还不答应呢!我是说,你上我家老爷的马,和我家老爷共乘一骑。”

“什么?”赵仙仙闻言一惊,尚未及反应过来,黑脸汉子已上前抓住了她手臂,不由分说,将她提了起来,老鹰抓小鸡似的,一下就提到了中年男子的马上。

中年男子顿时如获至宝,将赵仙仙搂抱在了怀里,哈哈大笑道:“好极!好极!”

赵仙仙又羞又怕,意识到了不妙,连忙奋力挣扎,口中叫道:“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你们两个坏蛋……”

她一个弱质女流,又如何敌得过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搂着她不放,一双魔手上下其手,如鱼得水,嘿嘿邪笑道:“小美人!你不是要我‘赔’吗!今晚我一定好好的‘赔’你!”说着拔转坐骑,掉头而去。

黑脸汉子提上风狼星星的尸体,飞身上马,策马扬鞭,追了上去。

两骑迅速远去,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远远的,犹自传来赵仙仙的尖叫怒骂之声……

此时,山坡上正有一人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望着两骑疾驰消失的方向。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兰香。她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望着前方怔怔出神,脸上露出了难以言明的复杂神色。

直到傍晚,兰香才回到村里,对谁也没有提起赵仙仙被人掳走一事。她和赵仙仙固然是好姐妹,但她心里对赵仙仙却有着那么几分的妒嫉和恨意。妒嫉赵仙仙身材样貌样样比她好,恨赵仙仙抢走了她的阿牛哥。现在好了,赵仙仙让人掳走,阿牛哥是她的了,谁也抢不走。

不过,让兰香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下午,赵仙仙竟又回到了村里,神色自如,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三天后,外出狩猎的猎队回来。

回到家中,赵青山发现风狼星星失踪了,女儿变了,变得寡言少语,脸上没了往日的欢笑。他只道是因为星星失踪的缘故,因此也没放在心上,以为女儿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晃眼两个月有过去了。

渐渐地,赵青山发现女儿有了异常,时常有呕吐的现象,初始以为她是坏肚子,要带她去看医,但赵仙仙死活都不肯去。

又过了一个月,赵青山又发现了女儿的另一个异常,那就是女儿的肚子似乎鼓起来了,作为人父的他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女儿怀孕了。

女儿未婚先孕,这对赵青山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气得险些当场昏过去。没想到女儿会作出伤风败俗、败坏门风的丑事。

赵青山气急败坏,在他的逼问之下,赵仙仙也知道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瞒是瞒不下去了,只好向父亲乖乖招认,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出来。

听女儿说完,赵青山傻眼了,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无精打采地跌坐到了椅子上,愁眉苦脸,垂头丧气。

他打定主意,如果是本村的人或者是附近村的人动了他女儿,那他说什么也要将那该死的男人揪出来,火烧了他。而赵仙仙说得是外地人,又说不出什么人来,那他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吞下这枚苦果。

瞅着女儿大起来的肚子,赵青山犯愁了,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女儿遭人强暴,未婚先孕,这要是传了出去,女儿这辈子算是毁了。这可怎么办?

赵青山思之再三,决定打掉女儿肚中的孩子。不过,女儿可不能在家里坠胎,那样会惹人怀疑。

当晚,父女俩收拾好了行李,连夜偷偷地离开了鼎龙村。

他们这一去,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没人知道赵青山父女俩去了哪里?

三个月后,一个风雪之夜,绿岭来了一伙盗贼,闯进鼎龙村,烧杀抢掠,三百多村民全死在了盗贼刀下,无一幸存。

没有人知道这伙盗贼是从哪来的?盗贼没有洗劫附近的村庄,单单洗劫烧杀了鼎龙村,鸡犬不留。

整个鼎龙村化为了一片焦土白地,从此在世上消失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游戏第二世界第十章在线阅读

    “那什么才是真正的黑道呢?”张晓仁不解的问道。“黑道,没有准确的定义,但是当你达到那个实力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黑道并不是你现在这个样子的。”那个女人被张晓仁这么一问突然愣住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张晓仁解释什么是黑道。“既然我实力连什么是黑道都不知道,那我拿什么帮你,而且你凭什么相信我就一定能帮你

  • [综武侠]江湖多渣男在线阅读第三节

    “娘娘,怎么办?”一直站在不远处的两个宫女这时双双走上前来,紧握着双手,脸色发白,有些害怕地看了眼晏非辰,然后看向庆妃。“非辰,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庆妃挡在沐芷面前,就要去推晏非辰,晏非辰耳朵动了动,看了眼四周,身形却并未移动一分,“来不及了,禁卫军已经将我们包围了。”“怎么会这么快……”庆

  • 我,第一神童!之全是树!(9)

    “呃……呼……”厉少羽终究无法再保持盘坐之姿了,倒在地上低声呻吟着,大口喘息着。“终于结束了……”身心早已疲惫不堪,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虽然减轻了许多,但是厉少羽全身却依旧酸痛非凡。蜷缩在地上,神智渐渐模糊下来……“需要好好睡一觉了……”此刻,厉少羽身心出奇的放松,与之前的感觉比起来,现在的自己,真的太

  • 无双城主影子护卫

    “话我可是说了,信不信随便你们,要知道,堂堂盛世王朝的皇子殿下,万一被人揪到小辫子,查到美人书,啧啧!那画面,我都不敢接着想了!”聂煜晨小手慌乱的拍着胸脯,一副忐忑的模样,作戏十足!不过片刻,她抬头看一眼似要落下的夕阳,忽然跳了起来,“完了,太阳快下山了,老夫子肯定会趁这个时间查房!两位皇子,你们就

  • 剑痕源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采访“观众朋友们,爽吗?爽的话,鸟蛋走起来.”“走走走,不走不是人。”“求采访酋长”“求酋长私房照.”“我要给酋长生孩子.”“一群黑人有什么好看的?”“不好看你还看,你个傻X!”“标题写的很清楚,非洲原始生活,种族主义者滚粗,免得坏了心情,没人请你来”“不可思议”远在地球另一端,斗鸟TV总部,

  • 仙路之殇在线阅读第5节

    楚留香一个人来到了校园后边的枫叶林,看着一片片火红色的枫叶,叹息一声,他本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可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也不由得他无奈,本是和红袖,甜儿,苏蓉蓉在大海上放任船支漂流的,不想遇上了大风暴,更诡异的当日一道银白色的闪电在空中一闪过后,他突然被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拉进旋风中,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

  • 神行之罪在线阅读第9节

    躲在暗处的顾狄云清楚的看到宫琪朵的身上一股奇怪的力量正在慢慢的凝聚着,而那股奇怪的风正是那股力量的来源。力量慢慢凝聚成一朵莲花的样子在宫琪朵身上绽放着,那圣洁无暇的花瓣片片绽放出最美的姿态。而这些都只是转眼即逝的事,一会儿就恢复了正常。顾狄云回到床前看着宫琪朵,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这到底怎么回事

  • 风云之绝世邪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无夜去集市买药.满大街的吆喝声入耳,时间还早,他闲来无事便东瞧西望.恰逢路过一个算命摊,无夜望了望那白布黑底的字“午安神算,再瞧瞧那端坐在桌前闭目养神的白胡子老人,心下一笑便走过.“小公子请留步……无夜到底还是停住了,“请问你想给我算命?“正是……白胡子老人一脸高深莫测.“旺人还是克人?无夜也不想多

  • 江湖小毒仙之阴谋诡计(7)

    小雅啜泣,连连说不出话来。小芳见她的可怜样,掏出手绢为她擦眼泪,苏慕容也停下脚步,想安抚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来,只好将她的手拉了过来,紧紧握着。等小雅的情绪恢复平静后,她才断断续续说:“我那弟弟也是被宰相府的人打残的,我与那宰相府里的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恨不得他们死……”小雅气红了眼,身体因气愤而微微颤

  • 大唐之这个军师不一般楔子

    时楚三千七百年九月,天微明,崇德宫外已是人声鼎沸,皇太子降,楚皇赐太子宫以为安踏之所。“母亲,今日太子诞生,我虽为长子,何时有出头之日,莫不如?”说这话的却是尚德宫中面见母亲燕妃的皇长子项封。“封儿啊,你可记得这四百年来起事的皇长子可有一位成功过?莫不是五马分尸,尸骨无存,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你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