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芙蓉孤仙传[陆小凤+射雕]之缘起缘灭2(3)

2021/6/11 9:59:17 作者:妙戈 来源:晋江文学城
芙蓉孤仙传[陆小凤+射雕]
芙蓉孤仙传[陆小凤+射雕]
作者:妙戈来源:晋江文学城
合约到期,已换新马甲慕容六六,欢迎老读者朋友跟读各位路过的女侠,轻点收藏,轻点霸王,把蓉儿和城主一起收了呗O(∩_∩)O卖萌打滚求收养作者啦*^o^*,坑品绝对有保证,看在伦家努力写文博尔一笑的份儿上带我进你的收藏夹呗收藏此作者#f□□orite_1{color:#FF0000;font-weight:bold;border-style:double;}

“结果你喝的酩酊大醉,躺在宿舍里哭着说一定要见我,你们宿舍里的人都吓坏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失态的你,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品学兼优的金融系才子,那个一向沉默寡言,对很多主动接近你的女生避而远之的人居然会因为一个女孩如此失态。所以,林涛去女生宿舍楼下叫我,可是因为太晚了,宿舍门关闭我就没有过去。”一诺接过骆浩然的话继续道。

“第二天醒来,听到宿舍的人说起我昨晚醉酒的情形,我好像不记得,也没有太觉得丢人,因为醒来后回到现实我还是很伤心,哪管别人怎么看我。”骆浩然苦笑。

“其实,我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除了担心你,还是有一些不解的,因为我觉得你一向很自律,自控能力也强,怎么会这么容易情绪失控呢,而且我也并没有很决绝的拒绝你,只是说考虑一下,不过后来我也没有问过你。”说到这里一诺微皱眉头。

“可能是因为我缺乏的安全感在那一刻爆发了。我爸和我妈离婚这件事情深深地影响了我,他离婚没几个月就和另外一个女人再婚了,而且不久还生了小孩,我妈说算来好像是还没有离婚的时候应该就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所以我妈恨他,常常抱怨他,觉得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我也耳濡目染,我妈对男人对生活的缺乏安全感的那种情绪,也深深地影响了我。我并不怨她,她一个普通女人拉扯着孩子不容易,再婚又怕我受委屈,所以我发誓我一定要出人头地,让她风光,让她享福,让她在人前骄傲,让那个曾经抛弃过我们的男人后悔!”骆浩然回忆起家庭的变故,情绪变得有些激动。

“你那时候并没有和我说过这些,只说你父母离婚,妈妈一个人不容易。”一诺低声道。

“我那时候不敢说,我怕我说了你会对我敬而远之。我本来也没打算在赚到一定的钱之前谈恋爱,至少在大学期间不会,但是,感情的事情谁能预见并控制得了呢。我那个时候真的很在乎你,可能也和你是我的初恋有关,第一次谈恋爱,很多事情不懂,也不会处理情绪……”

“嗯,我记得大三的时候,我的男同学同桌,给我写过纸条,而且有一次他两天没来上课,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感冒了,我还嘲笑他一个大男生一个小感冒就这么娇气,他说是因为怕传染给我,而我的身体那段时间不好。我听了还是很感动的,就讲给你听,结果你吃错了,两天没理我。”一诺看向浩然,他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个时候不是太在乎你了嘛”

“太在乎我为什么还丢下我走了呢?”一诺的声音又恢复了冰冷。

“临近毕业人很容易焦虑,我的那种不安全感再次袭来,虽然以我的专业不难找到工作机会,但是我想要更光明的前途,正好那个时候系主任推荐了那个去美国的工作机会,虽然是一个很不错的公司,但是你知道,刚毕业的学生都是从底层一步步做起来的,我不知道我能够做到哪一步,也没有了自信。正好那个时候你天天想着我们毕业后结婚,我想到结婚,就自然想到我爸妈的离婚,那种不安感就更强烈。说真的,我那时候真的没有想着毕业后结婚,因为觉得前途未卜……”

“可是,你说过,未来的骆太太一定是我。”

“是,不但那时我脑子里骆太太的人选非你莫属,包括后来在美国的几年,即便是我谈了恋爱,也没有想过除你之外的女人会是骆太太。”

“哼,不懂!”一诺冷笑。

“那个时候,我妈也知道了这个事情,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她的不易,多么希望我有光明的前途为她争光,希望我不要为了感情放弃这个机会,她很在乎我,因为我是她的全部希望……”

“是啊,在乎你在乎到跑到我们学校,把我叫出来,在我精心收拾一番准备见未来婆婆的时候,骂得我不知所措,说我拖了你的后退,缠着你不放,只为我自己考虑……说了很多,我当时都懵了,因为在她找我前,我并不知道你要去美国,只是听你提了一下说系主任那里有个去美国的机会。”

“我那时真的不知道我妈会去学校,也不知道她对你说的那些话。她问过你的一些情况,我说你想毕业就结婚,不想和我分开,谁知道她……”骆浩然现在说起还是觉得很对不起一诺。

一诺不理他的解释,继续低声叙述道:“我当时又急又气,我哪受过这种气啊,我爸妈一直把我当掌上明珠。而且是你追的我,缠我的时候多,怎么变成我缠着你不放了呢,你到底怎么和你妈说的我,我当时就要找你要个说法,可是到了你宿舍,你不在,第二天你送你妈去火车站,然后我就给留了一个字条,自己打包了行李去北京实习了,本来是一个礼拜之后的事情,就提前去了。”

“我送我妈回来时,看到你写的字条,上面写道:我们分手吧,求你和你妈放过我,去拥抱你的远大前程去吧!我看到很着急,打你电话,你不接,去宿舍,宿舍的微微说你已经去火车站了,等我到了火车站火车已经离开一个小时了,我打电话问我妈怎么回事,她才说她找你谈了……”骆浩然的语气充满歉意。

“正好给了你离开的理由吧,我本来想着你会去北京找我,向我解释,或者告诉我你的决定,哪怕是告诉我让我等你,两年,三年,五年,都可以,我一定可以等。哼,可是,这一等,等了六年才等来了你的解释。”一诺流着泪冷笑,“那个时候我很傻,傻到都想着你在哪里工作,我就去哪里,再把你妈接到一起住,你想做什么事业我都全力支持你,并且坚定地相信你一定会出人头地。”

令人窒息的沉默,一诺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可能男生女生对待结婚的态度不同吧,女孩子觉得只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无论吃糠咽菜都是甜蜜的,而男生呢,会以你所谓的看不到前途为借口拒绝,可是你们男人为什么不想一想,等你们真的混到你所谓的有能力了,再想着去和你爱的女孩结婚,你爱的女孩会傻傻地在原地没有任何希望的等待吗?或许等你想求婚的时候,她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说白了,这样做的男人只有一个理由,就是没有那么爱这个女孩,如果非常爱她,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无望地等待,怎么会不考虑,你先转身了,留在原地的那个人是多么伤心和绝望。比如你,只是在你的事业和我之间,你更爱的是前者。我的纸条也好,你妈的态度也好,其实只是给了你一个离开的借口而已!”

骆浩然沉默了,俯身把头埋在手掌里。

“或许……你说的有道理吧,我们不是感情破裂,所以我没有说分手,没有去找你,的确是我觉得去美国了,自己都不知道未来是怎么的,找到你又能说什么呢?我想着到了美国看情况再和你联系,后来听林涛说你在北京和你的一个高中同学走的挺近的,那个男孩人也很优秀,我以为你已经放弃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所以就……”

“那你为什么不亲自问我?你就凭别人的只言片语就单方面放弃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你不了解我?我是一个对感情慢热的人,但是一旦喜欢上了就是全心全意,而且也不会轻易再去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到底是你不够了解我,还是你为自己抛下我为了良心安宁而给自己的一个借口?!”一诺语气咄咄逼人问,这么多年压抑的感情终于在此刻爆发了!

骆浩然低头沉默,但突然似乎颤抖了一下,或许是一诺的某句话击中了他的软肋,但是他也没有再解释什么。

过了一会儿,骆浩然好像下定决心地说:“一诺,以前都是我的错,也不祈求你现在就原谅我。本来我想着我回国看到你只要你过的幸福我就不会再打扰你,可是知道你现在还是一个人,我们……还有可能再重新开始吗?我一定会好好对你!”

一诺气极反笑:“骆浩然,你凭什么以为我柳一诺会和你复合?我单身到现在并不是一直在等你,前两年我的确有在等待,等待你的突然出现,等待你的解释,可是后面几年我就放弃了,想开了,可是我已经对感情没有安全感了,不敢轻易尝试,不敢全心投入一段恋情,这都是拜你所赐。而现在的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挺好的,何必再让软肋暴露给别人去伤害呢。”

一诺说完站起身,如释重负地叹口气:“骆浩然,谢谢你的坦诚,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从此咱们两个人的恩怨一笔勾销,从今往后,各自安好!再见!”

“可是一诺,我们毕竟有过那么多美好的回忆,而且我这六年已经反思了很多,如果我们重新在一起,我一定会努力做的更好,更加珍惜你,给你足够的安全感。”骆浩然着急地拉着一诺的胳膊。

“可是,骆浩然,你自己现在有足够的安全感了吗?你又拿什么给我安全感?钱吗?我也有!这么几年,每当想起你,更多的却是伤心。六年,耗尽了我对感情的所有期待,我没有办法再拿另一个六年陪你慢慢成长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也渴望安定的生活,我也想拥有安全感的爱情,所以,我们……彼此都放手吧。”一诺声音哽咽。

“一诺……”骆浩然抬头,已经泪流满面。

“浩然,爱和爱过,差了一个字,却隔了一个曾经,愿余生各安!”一诺说完,甩开骆浩然的手,捂着嘴巴跑开了,她不想让浩然听到她哭的声音。

回到房间,关上房门,钻进被窝,蒙上被子,哭的肆无忌惮,她要用这种方式彻底和骆浩然告别。

明天醒来将会是新的一天。

如果不能再轰轰烈烈,

那就保留告别的尊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同学成他的金主了之第七章

    比起第一天的睡到自然醒,越前今天的醒法就太痛苦了。他做梦在加满了泡澡剂的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澡,结果不知怎的浴缸里的水不停上涨,他拼命的扑腾……最后还是溺水了。唔……呼吸不了了……好痛苦……越前惊醒坐起。墨绿色的刘海下细碎的汗珠若隐若现,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睡得迷蒙的琥珀色大眼捕捉到一抹紫色纤瘦的

  • 和法医学长住在一起之瞬间移动

    看着闪闪认真的眼神,肖无为心疼地抱着她们两个。两个小孩子从小就没有妈妈在身边,自然会非常渴望家里会有一个想妈妈一样的女人。这个愿望自己虽然现在不能为她们实现,但是,将来总会有一个女孩愿意投入自己的怀抱的,那时候,就叫两个小家伙叫她妈妈。陪着两个小宝宝入睡之后,肖无为静悄悄地起身,先给两个宝宝的小白马

  • 男神校草领回家之生死由命(2)

    “保大的吧,我不能让刚儿没了媳妇啊!”二谷的婆婆颤抖着说道,眼睛已经哭的通红。可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李二谷的婆婆愣在了原地。“三娘,我不是,让你保大的嘛?”里屋传来三娘高兴的笑声,“真的是上天保佑,上天保佑啊!这孩子和母亲都平安了。”李二谷的婆婆在众人的搀扶下来到里屋,看着尚有气息的李二谷和三娘怀里

  • 不想当影帝的演员不是好学霸第5章在线阅读

    范克勤笑了几声,继续念道:“水果妹妹回复说:你不就是要钱吗?我们影迷凑了钱,请你放过我们的星星吧。这样,我们不如见面再说。甄霸道回复,道:有钱什么都好说,来我们大东台吧,到了联系我。”范克勤放下手机,道:“没别的信息了,恩……这是证物,先放在这里,看看还有什么。”跟着他看了眼地上的血迹,用笔敲了敲自

  • 异界咸鱼主宰之若有缘,以后再来锤你【1更,求收藏】(8)

    吟~~~~猛然,一道嘹亮,透着无尽龙威的声音响彻天地,只见盘踞在浩瀚山脉上的这头血龙,睁开了那一双血眸。它仿佛从无尽血海中走出,血光无尽,淹没了天地,淹没了无尽万法,紫气退避,天地灵气停止了涌动,像是上古祖龙临世,带着无上威压而来。整个大凶之地内的生灵,在这一道龙吟声下,尽皆匍匐,瑟瑟发抖。它,是这

  • 人间试炼游戏在线阅读第8节

    “人死了有一小段时间,血液已经基本凝固。”牧童一边检查着邓竞残破的尸体,一边说道。“断头处切痕粗糙,应该是被生生剁下来的,不是特别锋利快速的机器,杀人者也没有特别斩首的经验和技能,所以砍了好几下才砍断。”“应该就是那个了。”牧凛接过话茬,朝另一边墙角处呶了呶嘴,只见一把短柄斧静静的躺在地上,斧刃处还

  • 我撩的男神是重生的第4章在线阅读

    救护车刚把这次车祸的四名伤员送到飞仙大学堂附属医院,医院值班的张副院长就接到了校领导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们优先安排对这四名伤者的治疗工作,减少对学校的不利影响。后面处理起来就很快了,大概情况最好的是那位小朋友,他只是下巴给树枝划伤了一道小伤疤,清理创口上药包扎后,都不用缝针。车上的那两个人由于安全气囊

  • 玄龙纪在线阅读第3章

    第三章黑石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哈哈,太爽了,早就想揍他了,今天这同学会来的值”老周爽朗大笑道,陈昊心情也是爽快的很,但是陈昊依稀记得杨剑生让陈昊喝酒的时候,苏芮一句话没说过,冷漠的好像陌生人,从始至终没帮陈昊说过一句话,这让陈昊心里多了一层失望,还记得他们一起看电影,一起写论文,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唉

  • 别动本尊点心在线阅读第四章

    纵横网搜作者言念君子

  • 不熄在线阅读第四章

    “噗哩,也说不定,”仁王持保留态度,“她只是在养精蓄锐顺便让敌人放松警惕,准备来个鱼死网破,反正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她也没什么可顾及的了不是吗?”“原来在你看来她以前的那些行为还是在有所顾忌的前提下?”柳生冷嘲。“起码,”仁王瞄了幸村一眼,“还是有回避的,多多少少。”“什么时候网球部的内部会议改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