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装逼剑豪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1 7:40:44 作者:胸有不平 来源:飞卢小说网
装逼剑豪
装逼剑豪
作者:胸有不平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个人想要变得牛逼,首先要学会装逼,在装逼之前,又要学会作死,作死前,你要写好遗书,遗书不会写?OK,你可以死了!——刘威向世界宣讲他的装逼理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沐浴之后,天已全黑,正是用饭之时,杜良陆羽两人被请至小偏厅,尉迟胥已在厅中坐定等候。两人向他行了礼,方坐下,温家几个姊妹便送了菜来。

“今日小暑,我家中须得一同祭拜祖先,招待不周,请诸位担待。”老三说话温柔娴雅,十分动听。

“替我谢过温老爷,就说我们当自便,请他不必多虑。”尉迟胥道。

老三温婉一笑,向三人行了礼,便转身出了门。

杜良扫了一眼桌上,砸吧砸吧嘴道:“这菜色倒不错,要是能再来一壶酒就妥了……”

陆羽举起筷子打他的手:“我看打你一顿你就妥了。嫌就别吃,给你吃的就不错了,挑三拣四!”

杜良似乎有些不忿,瞧了瞧四周无人,悄眯的问尉迟胥道:“君主,你别怪我多嘴,我觉着这温家阴森得很……”

“什么温家?”尉迟胥明知故问,声音里藏着冷厉。

杜良竟丝毫未觉:“啊,君主您还不知道?就是温家啊,东琅国那个温家啊……”

“我再问一遍,什么温家?”尉迟胥色厉声寒。

“不就是……”杜良实在迟钝。

陆羽赶紧拿了一个馒头塞到他嘴里,替他答道:“此地只是深山的一处家宅,其余的我等一无所知。”

尉迟胥又扫了杜良一眼,面色冷峻。

此时温家祠堂中,众人聚在一起,皆手持香支,列队而立,轮个上前虔诚礼拜。

堂中香烟缕缕,隔着薄薄白蒙,温龄正跪在蒲团上,朝着上方灵位,双手合十而拜。

灵位上书“先母温颐悬壶之灵位”,这乃是温龄的祖母,名温颐,字悬壶,世人皆称为妙手悬壶。大约二十年前,温颐的盛名远播,谓为圣医仁心,妙手回春,转世观音,济世安民。

当时温家名声大振,坊间人人传扬称颂,温家美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可惜,十年前的鹿血地之战后,一切化作泡影,温家一夜之间消失,深藏于这龙背深山。

其间原委,还需娓娓道来。

“祖母,来怡来看您了。”温龄温言细语,语调亲昵。

温龄与她的祖母感情极深,儿时常年待在她身边。她祖母极富才情,为人端正淑慧,对温龄的影响甚深。

拜过了列宗,大家去往正厅用饭。温如松看着温龄渐行而去的背影,对妻子道:“红绡,去把春日的佳酿拿来,今夜有客,应当款待。”

温龄母亲抬头凝视着他,眼中不忍:“如松,非如此不可么?”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怨不得我狠下毒手。就算不为了我们自己,你也要为家中儿女着想,也要为来怡着想啊……”温如松轻叹一声,回身看着自己母亲的灵位。

“我想母亲在天之灵,也会赞同我的选择。”

用过了饭,尉迟胥三人正在屋中谈论军中事宜,温龄前来给尉迟胥换药,尉迟胥向杜良江羽郑重的介绍了她。

“姑娘心地仁善,救我君主于危难,若有来日,我等定涌泉以报。”陆羽刚刚说完话,杜良揶揄他一眼。

“老陆你看看你,越猪狗庖了吧?君主的恩情哪用得着咱们来还?我觉着咯,这恩情啊,君主更乐意欠着……您说是吧?”杜良的视线在尉迟胥与温龄之间往返打量。

“是越俎代庖。”陆羽皱眉思索,纠正了他。

“挑三拣四!我能记住就不错咯!”杜良忿忿道。

尉迟胥看了两人一眼,幽幽微喟。

这两人实在相称得宜,陆羽细致忍耐,对世事人情却木讷三分,杜良善解人事,却粗枝大叶伧俗不堪。

温龄轻声一笑:“你两人关系真好。”

杜陆两人互看一眼,又鄙弃的别开头。

温龄解开尉迟胥伤处的白布,轻轻按压几下,又嘱咐他道:“你这伤虽已大好,可明日你若是出了山,切不可吃姜,不可吃肉,不可饮酒,可记住了?”

“我自当牢记在心。”尉迟胥拉住她的手,笑着点了点头。

正当温龄给尉迟胥换药时,家中三姐缓缓走来,手上端着木盘,盘中有两碟小菜与一壶酒。

“漫漫长夜,家父知晓三位长谈,略备薄酒,聊此清宵。”老三将手中酒菜端出,起身出门。

酒?家中何时有酒,她怎么从来未曾见过?温龄心中有疑。

到了门口,老三又呼唤温龄出来,对她轻声道:“哦对了,有一事我险些忘了。来怡,父亲唤你去祠堂,说是有事与你商谈。”

“祠堂?”温龄觉得有些奇怪,回首看了看屋内的尉迟胥,便随着老三走了。

“哎哟这想什么来什么……”温龄走后,屋子里的杜良端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你要是想葬身此地,就尽管喝。”尉迟胥睨了他一眼。

杜良端酒杯的手一抖,那杯酒洒了一地。

温龄来到祠堂,温如松与她母亲端坐在木椅中,见到温龄来了,母亲的眼中似有悲戚之意。

“爹娘可是有什么吩咐?”温龄问。

两人缄默了片刻,祠堂中一片死寂。

香炉中香支燃尽,余烟点点。

许是受不住这样压抑的气氛,温如松沉声道:“来怡,你切莫怪爹爹……”

温龄不明其意,有些茫然。

“那尉迟胥并非善类,乃是西粦君王。为了保我温家,我只能……”温如松尚完说完话,温龄脑中嗡的一声,仿佛炸开一道天雷。

她霎时起身,提起裙摆飞奔而去。

“那壶酒,那壶酒……”温龄焦急万分,面容紧绷,唇色苍白。

待跑到了尉迟胥院子里,罗裙一翻,她几乎跌倒:“尉迟胥,不要饮那壶酒!”

温龄奔到门口,却见尉迟胥端身而坐,目光深深地盯着桌上的酒壶。她呜咽两声,三两步走过去,轻轻抱住他。

尉迟胥缓过神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温声问道:“怎么了?怎么哭了?”

温龄止住了泪,瞥了一眼桌上的白瓷酒壶,切切的问他:“你有没有饮酒?”

“来怡姑娘方才叮嘱,负伤忌酒。尉迟胥怎么会忘?”尉迟胥眸中藏着哀意,却又笑看着温龄,“这酒怎么了?”

温龄长松了口气,脚下一软险些跌倒,尉迟胥扶住她。她勉强一笑,掩饰道:“没什么,我也是……忧心你饮了酒伤身。”

她平复了呼吸,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四周,问:“那两位先生呢?”

“夜已深了,我让他们回房歇息了。他们身上有伤,也饮不得酒。”尉迟胥抚摸着她的鬓发,含着笑执起酒壶,交到她手中,“既然饮不得,也不能浪费了这难得美酒……将它交还给你父亲,告诉他这酒我们就不饮了,多谢他的美意。”

温龄凝看着他,眼眶渐渐红了:“你知道了是不是?你明明就知道这壶酒……”

“好了,不要说了。没有发生的事,就当作从没有过。”尉迟胥打断她,执起她的手,“谁让你救了我的命呢,谁让他是你的父亲,谁让我……”

说到这里便住了口,双眸凝视着温龄。

他情意款款,玄黑眼眸里浮着浅光,溢满了倾慕之意:“你等我三年,我会再来寻你。”

温龄眼泪簌然落下,微微点头,朝他笑了笑。

从尉迟胥院中出来,温龄手里提着那壶酒,去往温家祠堂。

这夜里残烛未烬,飘渺的灯火在夜风中摇曳,庭中夜树低垂小池塘,一落残叶蹁跹而下,坠入水面,泛起一圈圈银色的涟漪荡漾开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同学成他的金主了之第七章

    比起第一天的睡到自然醒,越前今天的醒法就太痛苦了。他做梦在加满了泡澡剂的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澡,结果不知怎的浴缸里的水不停上涨,他拼命的扑腾……最后还是溺水了。唔……呼吸不了了……好痛苦……越前惊醒坐起。墨绿色的刘海下细碎的汗珠若隐若现,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睡得迷蒙的琥珀色大眼捕捉到一抹紫色纤瘦的

  • 和法医学长住在一起之瞬间移动

    看着闪闪认真的眼神,肖无为心疼地抱着她们两个。两个小孩子从小就没有妈妈在身边,自然会非常渴望家里会有一个想妈妈一样的女人。这个愿望自己虽然现在不能为她们实现,但是,将来总会有一个女孩愿意投入自己的怀抱的,那时候,就叫两个小家伙叫她妈妈。陪着两个小宝宝入睡之后,肖无为静悄悄地起身,先给两个宝宝的小白马

  • 男神校草领回家之生死由命(2)

    “保大的吧,我不能让刚儿没了媳妇啊!”二谷的婆婆颤抖着说道,眼睛已经哭的通红。可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李二谷的婆婆愣在了原地。“三娘,我不是,让你保大的嘛?”里屋传来三娘高兴的笑声,“真的是上天保佑,上天保佑啊!这孩子和母亲都平安了。”李二谷的婆婆在众人的搀扶下来到里屋,看着尚有气息的李二谷和三娘怀里

  • 不想当影帝的演员不是好学霸第5章在线阅读

    范克勤笑了几声,继续念道:“水果妹妹回复说:你不就是要钱吗?我们影迷凑了钱,请你放过我们的星星吧。这样,我们不如见面再说。甄霸道回复,道:有钱什么都好说,来我们大东台吧,到了联系我。”范克勤放下手机,道:“没别的信息了,恩……这是证物,先放在这里,看看还有什么。”跟着他看了眼地上的血迹,用笔敲了敲自

  • 异界咸鱼主宰之若有缘,以后再来锤你【1更,求收藏】(8)

    吟~~~~猛然,一道嘹亮,透着无尽龙威的声音响彻天地,只见盘踞在浩瀚山脉上的这头血龙,睁开了那一双血眸。它仿佛从无尽血海中走出,血光无尽,淹没了天地,淹没了无尽万法,紫气退避,天地灵气停止了涌动,像是上古祖龙临世,带着无上威压而来。整个大凶之地内的生灵,在这一道龙吟声下,尽皆匍匐,瑟瑟发抖。它,是这

  • 人间试炼游戏在线阅读第8节

    “人死了有一小段时间,血液已经基本凝固。”牧童一边检查着邓竞残破的尸体,一边说道。“断头处切痕粗糙,应该是被生生剁下来的,不是特别锋利快速的机器,杀人者也没有特别斩首的经验和技能,所以砍了好几下才砍断。”“应该就是那个了。”牧凛接过话茬,朝另一边墙角处呶了呶嘴,只见一把短柄斧静静的躺在地上,斧刃处还

  • 我撩的男神是重生的第4章在线阅读

    救护车刚把这次车祸的四名伤员送到飞仙大学堂附属医院,医院值班的张副院长就接到了校领导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们优先安排对这四名伤者的治疗工作,减少对学校的不利影响。后面处理起来就很快了,大概情况最好的是那位小朋友,他只是下巴给树枝划伤了一道小伤疤,清理创口上药包扎后,都不用缝针。车上的那两个人由于安全气囊

  • 玄龙纪在线阅读第3章

    第三章黑石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哈哈,太爽了,早就想揍他了,今天这同学会来的值”老周爽朗大笑道,陈昊心情也是爽快的很,但是陈昊依稀记得杨剑生让陈昊喝酒的时候,苏芮一句话没说过,冷漠的好像陌生人,从始至终没帮陈昊说过一句话,这让陈昊心里多了一层失望,还记得他们一起看电影,一起写论文,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唉

  • 别动本尊点心在线阅读第四章

    纵横网搜作者言念君子

  • 不熄在线阅读第四章

    “噗哩,也说不定,”仁王持保留态度,“她只是在养精蓄锐顺便让敌人放松警惕,准备来个鱼死网破,反正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她也没什么可顾及的了不是吗?”“原来在你看来她以前的那些行为还是在有所顾忌的前提下?”柳生冷嘲。“起码,”仁王瞄了幸村一眼,“还是有回避的,多多少少。”“什么时候网球部的内部会议改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