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重生之王府正妃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6/11 9:27:16 作者:看朱忽成碧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王府正妃
重生之王府正妃
作者:看朱忽成碧来源:晋江文学城
身为赵家嫡长女的赵漪,一辈子只有表面风光,连嫁人也都是为了成全别人。最后落得个家道衰落,亲妹病死,自己也不得善终的惨状。老天让她重生在了嫁入王府之前。这一回,若是刀山火海,万丈深渊,我一人独闯足矣。穆肃王:重生后媳妇把我们的事都忘光了,对我超凶的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抓着机会就催嫁的精分王爷X抓着机会就拖婚期的貌美女主悄悄推下自己的文:连载古穿言情《吾妻能打但宠我》小白文欢欢喜喜预收仙侠言情《天劫》三生三世甜虐大戏预收现代耽美《影帝成天和我飙演技》娱乐圈神仙眷侣

第三章 临危受命

【1】

傍晚,张光彩正带领着社员们在河岸上开垦荒地呢。老支书一只拳头顶着肝脏部位一边往河边走一边喊着说:“张队长准备种啥哩?”他的声音明显力气不足。

“栽种红薯苗,土豆苗,洋姜苗,再点种一些花生。”十三队队长回答。“老支书您从医院回来了?咋不在医院接受治疗呢?”张光彩听说老支书得了很严重的病住进了省医院,但是他却不知老支书得了啥病。

“嗯,我在医院输完液体了就赶紧回村看看。”今天宋永喜刚从医院出来就开始视察各小队开荒种粮的情况。他瞧见别的生产队的社员们,干活都是慵慵懒懒的像一个个缺乏瞌睡的样子,提不起一点儿精神来。

只有这个生产队的社员们手脚快干活不惜力。

老支书看到十三队队长正带领着社员们,如火如荼地在河岸上开荒种植适合沙土地生长的块根茎庄稼,还有蔬菜。

他这几天要把全村的庄稼视察个遍。第十三生产队是最让老支书放心的生产队了。因为这个生产队有个两个勤劳的实干家领导着社员们起早贪黑地苦干。

一位是正队长张光彩,副队长李月娥,这一段时间副队长李月娥因病没来参加劳动。这个队每次都是全村产量最高的生产队,所以每次宋支书视察庄稼,都是最后才来到这个模范生产队。

老支书刚走到跟前,十三队队长就说:“我说老支书,你让各小队开荒种粮按说是件好事,要我说未必能有多大的收获呀。我为啥说这话呢?你看之前几个月未下一滴雨,庄稼几乎旱死。前几天吧老天爷一连几天又是刮大风又是下大雨,庄稼又差点涝死。您说我说得对不?”

张光彩一只手扶着犁把,一只手拿着一个马鞭子赶着一匹红褐色的马,这匹马伸着头弓着腰,拉着犁铧喘着粗气腾腾腾地犁着河岸上的沙土地。

【2】

今天上午老支书在病房输完液,就立即去厕所排小便。

他经过医生的办公室时,他却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最坏消息。他无意听到妻子和郭教授的对话。老婆她边伤心欲绝地哭边问老教授,俺家老头子的生命还有几个月?那位资深的郭教授他说,你丈夫的肝癌已经大面积扩散了,所以最多超不过半年。

宋永喜听了这句话差点晕倒,他赶紧扶住门框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想:怪不得自己的肝脏,常常疼起来让我受不了呢?原来我得了个要命的病呀。他的心中立刻就忧心忡忡,不是惋惜自己的生命不长,而是为没有找出个接力棒的人才万分着急呀。

他又想,自己随时随地就有死亡的可能,要是一旦离开人世了,连个合格的领头羊还没找出来可怎么办呢?村里的老百姓太苦太苦了,要是能找出一位贤才两佳,公而忘私,还精通农业管理的实干家,来带领大家挖掉穷根,让社员们有吃有穿有不漏雨的房屋住,那我就是到了阎王殿也心安了。

可是偏偏就想不出一个合适的人呀!他想到这儿时,就立马让老婆用平车拉着他,火急火燎地回到了村庄里。他想找人商量接班人的事。

当张队长来赶着牲口犁地犁到那头又拐回来,来到老宋跟前时,老支书诚恳地问:“张队长来来来,那你能帮我想想让谁来接我的班,让村民们跳出穷坑呢?”

【3】

这位老支书曾是战争时期立下赫赫战功的老排长,战争结束后回村当选为村官。

他那清瘦的面部,透出坚韧而又无奈的一种挺复杂的表情。老支书穿着黑色的粗布对襟上衣,领子和肘部补着补丁,掉了颜色破破烂烂的裤子,膝盖和肘部还有肩部补丁摞着补丁。老支书的面部像“爬满了蚰蜒”一样的皱纹聚成个疙瘩,分明从他的脸上读出忧愁和烦恼。

肝癌整日把他折磨的整宿整宿都无法睡觉,每天夜里一疼起来他就得用拳头硬顶着疼区。

张队长瞧见老支书咬住呀吸气,疼得他满头汗。张队长心疼地说,“老支书您老还是回医院治疗吧,看您老都疼成这样了就甭操心村里的事儿了。”

可他说:“唉,张光彩你不知道呀,我已经想跟公社提出退位让贤之事,可是我想了很多人都不中啊,你快跟我说说,谁能带领咱村里的群众摘掉穷帽子嘞?”

队长正要开口,正在平整土地的十三队队员们纷纷抢着发表自己的看法:

“你想找个能带领村民大干苦干就能让咱村脱贫?我看难哪!”张王氏先发言。

“我看真真儿的不好办啊!我之所以这样说呢?是因为上面不让搞副业呀咋脱贫呢?”张队长的的大弟弟张光胜说。老支书听了他的话后想了一下点点头。

“你看谁家要是多养一群家禽和牲口吧,就要把谁抓到派出所毒打一顿,说什么搞资本主义那一套。”尹抓根不满意地说。

张光明大伯家的哥哥张光耀说:“谁要是做个什么小买卖吧?派出所的人就会抓起来,说是搞什么投机倒把活动。”他们有的人赶着骡马在犁地,有的人在用大铁耙镂成畦。后面有的人栽种晚红薯秧苗,有的人栽种带牙的土豆种子……

“老王你从哪儿弄来了这蜂王浆呀?”王大丫对丈夫说。

“哦,你看我忘了告诉你……”她说到这儿时停住了,带着几分兴奋的表情说,“嘿嘿,张光明他从山东回来了。是他千里迢迢的给你捎来了一瓶蜂王浆呢?”王大丫总是在丈夫面强颜欢笑。

【4】

老宋急不可耐地让老婆拉着他,来到了张光明的家门口。他抬起右手敲起了破旧的清漆桐木大门。

“咚咚咚、咚咚咚。”老支书抬手就急切地敲起了门。

“汪汪”敲门声惊醒了卧在门前打盹儿的小狗,它机灵地站了起来连蹦带跳地狂奔到大门口,对着门缝狂叫着。犬吠声把正在门后酣睡的大花猫给乱醒了,它翘起尾巴拱起背,睁大了圆溜溜的大眼睛,露出亮晶晶的如宝石般明亮的警惕性的眼神,冲着门口“喵,喵”地叫着。

“是谁呀?”张光明和孩子们围在桌子前坐着,他正教仨孩子唱儿歌呢,听到急促的敲门声,他就略带几分亲切地口气大声问。

这一切喧闹声又把熟睡着的小女儿给惊扰了。 “是我宋永喜!”老支书大声答应道。

“哦,我来开门啊。”张光明一听是老支书的声音,就站起身快步走到大门跟儿,“哧啦”一声拉开穿条,“吱嘎嘎”打开了大门。王大丫拉着平车朝张光明笑笑就进来了。老支书一进大门他就说了一句感谢你给我捎来一瓶蜂王浆啊!“您老不用客气啦,快请进!”这位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的张光明说。

小狗快速地跑过来抬起头冲着老支书狂叫了几声,吓得老支书老婆把平车靠院墙跟儿放下后急忙问张光明:“这狗下不下口呀?”

“没事没事,它就是瞎汪汪,不咬人的。”张光明说。他低头又冲着小狗说道,“去去去,别叫了!” “宋叔,婶子您二老快请进,二老到俺家来有啥事儿吗?”他们一面往屋里走一面感到好奇地问。

宋永喜他说:“我来找你这位点子王接我的班呢。”

“老支书您过奖了,什么点子王啊?我就是志大才疏的庸才一个,只不过是片善小才,片长薄技罢了不值一提啊。”张光明笑着摆摆手后,他又把水杯用双手无比恭敬的表情,递给老支书谦虚地说。

“你可别小觑了这村党支部书记针尖儿大的官儿,可关乎咱牧野花村能否扭转乾坤摘掉穷帽子呀!也可关乎着咱牧野花村今后发展的大事情啊!你虽说在山东工作,可你的根在这儿呐,你可不能漠视不管呀!”

张光明还是有些犹豫,“我,我?......”

急脾气的李月娥喂罢孩子奶,轻轻地拍拍小女儿,她就睡着了。李月娥立即把小女儿放到床上对王大丫说:“我出去劝劝俺妞他爸。”

“我也觉得你一定得劝光明赶紧回来接你宋叔的班,来救救咱村的穷苦人吧!”

王大丫扶着李月娥的一只胳膊,她的另一只胳膊拄着拐杖噔一声,又是噔一声从里间屋里走了出来。李月娥一出主卧门就立马说:“我什么呀我?老宋叔都那么求你了还不赶快答应还犹豫个啥哩?难道说你是在惦记山东那里准备提升你成为公社副书记的职务吗?”

张光明也赶紧走过来忙扶着老婆坐在椅子上,他使劲儿摇头否认。“我也相信你不是个自私的人呐,文雅他爸那你还磨磨唧唧的干啥哩?你回来帮帮咱乡亲父老吧!再说了,你可是个有能力的人呀,别再推辞了,我也请求你赶快辞职回来,也好带领咱村群众们早日跳出穷坑呀!

这时张光明怎能拒绝这位将死之人的重托呀?他朝着老支书郑重地点点头说:“那好吧!我不去山东菏泽县当农技师了,就回来吧!可咱村民是否也是这个意思呢?”老支书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就兴奋地像个孩子似的如释重负地咧嘴一笑,红肿的眼睛笑眯眯的。他已经把疼痛抛在了脑后。

老支书蛮有把握地说:“光明你就放心吧,我相信群众们的眼光跟我一样,不信你就明天看吧。”张光明点点头嗯了一声。

他又转过脸对老婆说,“是呀!文雅娘你刚才说的很对呀!”张光明激动地对老婆又说,“你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呐!我们俩都是劳模,在咱村也算是有文化的人呐,就应该学习焦裕禄,铁人王进喜,雷锋同志那样公而忘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呀!”老支书听了他的话表示赞同就点点头。

老支书笑嘻嘻的。他如寻宝人得到了一颗夜明珠那样激动。老支书眼中散发出希望的光芒。他临告辞又说:“她的思想觉悟也这么高啊!你有这为贤内助支持你,你肯定能做出一番成就的!”

他边往外走边乐呵呵地说,“光明啊,你留步哦我和你婶子走喽!嘿嘿,看来咱牧野花村跳出穷坑是有希望啦!”

他临走拍了拍张光明的肩膀上意味深长地又说,“这样我就能安心到阎王爷那儿报到去了啦!”他说此话没有一丝悲伤,反而带着几分兴奋的神情。

王大丫忙说:“老头子别灰心,有周凤医生他父亲研究出的新药咱就不怕咯!”张光明望着老支书渐渐远去了,想:他能度过鬼门关吗?他把这么个重担交给我,那么村民们会同意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空争霸第九章在线阅读

    “发呆就发呆,不满意我工作,你把我开除不就是了!”听到托尼批评自己,小辣椒当即针锋相对,逼得托尼尴尬地看了看星尘,一阵苦笑。星尘也乐了,借机说道:“做我秘书吧,等我的星辰宫营业之后,我身边怎么可以没有一个美女秘书!”而且,在漫威那么多的女性角色中,秘书这个职业,也就小辣椒波茨能最佳胜任了。听到星尘这

  • 病危通知单在线阅读第六节

    良久,一道红色的身影从草原上自远而近,正是那穿红色旗袍的女玩。两女在山丘下默默的对话,还时不时的看了看山顶上怡然而坐的相羽。相羽神情动了动,意味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心底忍不住邪邪的乐了一乐。果然,那个后来的女玩牵拉着紫色衣服的女玩往相羽方向走了上来,相羽一眼就看到了那被拉者满脸的不愿。“您好!请问能帮

  • 特摄:救世主游戏之十九,你不是异类(6)

    “十九,你怨孤吗?”商引羽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属下不怨主人。是属下异于常人,身子不堪入目……”十九嘴唇微颤,似是再难忍受皇帝的注视,缓缓并合双膝,跪于锦被上,俯身叩首。一声“不怨”,商引羽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回答,但他并没觉得开怀,这样沉默跪伏的十九让他有些难受。十九是不怨,但他

  • 去瓦罗兰做英雄在线阅读第七章

    早上起来的时候,景溪觉得前所未有的精神奕奕。他昨晚上好像做了一个美梦,但是又什么都记不清楚了,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好心情。他的脑门心烘烘的发热,并不难受,反而觉得头脑清明,就连忐忑不安的心也安定下来了,那些难过和空虚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温暖得就像是泡在热水里。“这就是中彩票的威力?”景溪用力抓着头

  • 情来不自禁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7节明英山悬崖每一年冬天,明英山里总会下雪,山里的雪,显得格外的白,满山的树木,都挂满了雪花,像披上了一层白色的银装,点缀了盛开的白莲花,使万物都变得那样的纯洁。山里的雪盖满屋顶上,铺在了道路上,洒满山间,大地一片银白,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天地融为一体,笼罩在这白色的世界里。模拟测验结束后,丹玲儿

  • 益智类游戏天命修士

    大千世界,弱肉强食。亿万种族中,诞生了无数修士。修士修炼一途,乃行逆天之事,会受到天道排斥,更有甚者灰飞烟灭。人族乃是这亿万种族的一方强族,人类从小便可通过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成为修士。传说,修炼至强者有飞天遁地之能。传说有天赋的人族修士在越过炼体、练气两个基础阶段后踏入通玄境便有机会沟通天上星辰

  • [鬼灭之刃]成精第四章在线阅读

    街道地势不平又狭窄,刚好够一辆消防车通过。徐鲁从窗外看见远处一居民楼起火,火势还不算小。前面有几辆汽车堵在路口,出租车根本过不去。前面现在什么情况徐鲁不知道,她只能干着急。路上的人都没人敢上前,司机师傅回头看了她一眼,担忧道:“姑娘,这根本过不去,万一再爆个炸……”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轰一声,前方车子

  • 外室成妻 [参赛作品]父与子

    “山本,你能帮我切一下柠檬吗?对,就在冰箱上的篮子里。辛苦了。”纲吉一边擦着碗筷一边说。“十代目!请让我来……”“不——狱寺君你就在沙发上坐着……盘子放下我们家没有备用餐具……”纲吉满头黑线地推开星星眼狱寺。“纲吉能交到这么多朋友真是太好了!”家光用怀念的语气说,偏过头看着一脸不耐烦和狱寺纠缠的儿子

  • 天罪灵墟在线阅读第8章

    行走在前面的赵德柱,嘴角抽搐几下,心中隐隐杀机乍现,司马太守似感受到什么,抬眼看看赵德柱,赵德柱感受到司马太守的目光,深呼吸一息间,已是看不出喜怒。终于,在行走数盏茶之后,到一处幽静的别院,别院有一匾,上书“君临苑”,将万佛宗领向东苑,太上虚宫安排在西苑。告知两宗,三日后掌门将在临华殿中宴请二宗。便

  • 进击的巨人之浴火重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天早上,杜苇准时在公司宿舍楼下等班车,意外地看到了两个熟面孔,是在上海面试时见过的。立刻,三人热络地聚在一起聊了起来。胡国安和杨伟儒是一个月前到辉宇公司上班的,他们的老婆和孩子正在老家办手续,近期都会过来。胡国安32岁,研究生刚毕业,河南人。杨伟儒30岁,原来在湖北一个县城的清水衙门做会计,也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