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家教]时空的玩笑在线阅读第九节

2021/6/11 9:53:53 作者:tujia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家教]时空的玩笑
[家教]时空的玩笑
作者:tujia来源:晋江文学城
400年时光的差距,那么远,又那么近。曾经的触手可及,现在却是阴阳相隔。以上纯属胡扯,本文绝对轻松不虐。ALL27,主初代27剧情前阿纲穿越到初代时期又穿回来的故事W可能会OCC,人物描写薄弱,女生几乎神隐,慎

道祖分完法宝对众人道:“吾讲道三次,每次八千一百年,如今已是第二次,三个元会后紫霄宫再开,尔等都退去吧。”说完便身形消散。众人无法只得各自退去。

一会紫宵宫中便只剩下幽玄,三清,女娲五人。太清站起身来对幽玄女娲两位女道道:“吾等如今乃是同门为鸿老师亲传弟子,不如再上吾等玉虚宫坐而论道如何?”

众人都站起身来道:“二师兄(二师弟)此言甚善,如此吾等当同行。”

众人如今道行法力更加高深。幽玄只觉得,自己离那准圣后期的时机越来越近。

老子如今也有了准圣中期顶峰的道行,只要斩去第三尸再与肉身相合就能圆满混元金仙之境界。成圣也就不远矣。原始通天二人,都有了那准圣中期的境界,也是道行大进。女娲自也是不凡,有了准圣初期顶峰的境界。只差一点机缘,便可以进入。那西方的接引准提都与女娲一般有了准圣初期顶峰的道行境界。那接引虽然悟性甚高,比原始通天还要稍微强一点点,却怎么也赶不上,三清被鸿钧单独教导了这么久开了近百个元会的小灶啊!五人如此高的道行法力,赶路自然是不在话下。只片刻便到了昆仑山。幽玄见得昆仑山被一片灰蒙蒙的大雾笼罩着,知道此处乃是一个大阵。她来自后世,不知道问旁人护山大阵乃是忌讳。想问便问道:“三位师弟,此阵是何阵?贫道却还是感觉此阵非常危险,此阵为何这般厉害?”。

通天道:“师姐,此阵乃是二师兄所布,名曰先天阴阳五行大阵此阵有七杆阵旗分列先天阴阳五行,还有一阵图,此阵可逆转先天成就混沌,端得是威力不凡,就是准圣也轻易破不得。”想了想又说道:“上次吾闯了祸,若不是大兄此阵,吾可能已经遭了劫了。”说罢又是一声低叹,眼眶微红原始也是感慨颇深。见二人这般模样,幽玄女娲都道:“此阵却是厉害非常。”几人就进了玉虚宫。像他们这般的大神通之人,平时能有什么话说?除了道,别的就谈的甚少了。是以五人按长幼顺序坐了云床,便要开始轮道了。老子居中、原始、通天坐在左边,幽玄女娲坐在右边,五人各自现了庆云三花,几人又如第一次论道之时一般,将庆云连成一片,各自闭目体悟每个人领悟的道,以取长补短。这次论道却是足足有一万多年。五人论完道法,各自收了庆云三花。

幽玄道:“如今吾等都为同门,习得老师大法,吾等当遵照老师旨意,努力修习老师玄门大法,早日得成大道,不要丢了老师面皮。四人道:“大师姐此言大善,吾等定当遵从。”

幽玄又道:“如今吾为鸿钧老师首徒,汝等之大师姐,吾今日却是有些礼物送与汝等。说着便一挥手,抓出来了几棵大树,每棵上面都满满的挂着九颗散发着精纯灵力的果子,却是紫云树。

幽玄说道:“这紫云树,乃是贫道自瀛洲仙岛上得来的如今老师收徒吾等五人,吾等当亲如兄妹同门之间互相爱护辅助,吾今日便将这六株树分于尔等,每人一株,以后种于道场,即可吃些果子,也能镇压一些气运,就是招待客人,赐予弟子,也是一件拿的出手的灵果,可涨我玄门的脸面,至于剩下的一棵就留在不周山做他人缘法吧!。”说着便将紫云树分给了三清,女娲四人。人都连忙稽首道:“谢过大师姐。”

————————————————————————

幽玄未曾想到这头入螃蟹还有此宝贝,能以音波攻击神魂,这样的攻击不但凶猛,而且极难以防御所以幽玄一时之间也是被算计了,不过终究蟹王手中的海螺比不过玄微手中的的降龙杖,幽玄冷不防的眩晕刹那,就是在清光照耀下恢复过来看着眼前飞来的剪刀不由冷冷一笑,手中金沙镯套住蟹王的剪刀,让其落不下来。

与此同时的,幽玄的手中青白光华再次流转起来。“啊啊啊啊”青白神光形成的碧火掉入剪刀,燃烧起蟹王留在其中的元神,一时间元神焚烧之苦让蟹王忍不住连声惨叫起来,还好蟹王当机立断,斩去那部分元神的联系才没有受到更大的伤害,可惜失去部分元神的蟹王显得脸色苍白恨恨的看着把玩剪刀的幽玄。

幽玄玩了玩手中似蟹螯的剪刀后喝道;“螃蟹,今日贫道必将你抽筋剥皮,挫骨扬灰!”蟹王知道如今只有拼死一战方有生机,所以面无惧色,大笑道;“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神通。”手一挥召回另外一把剪刀,随后主动出击,一方面头顶之上的海螺发出道道凄厉的响声影响着幽玄,另一方面取出一面冰晶镜子,对着幽玄照去。就见幽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无视蟹王的攻击,就是掐起法决,引来一道道三昧神风,神风之中更是带着道道闪烁寒光的刀光破空而出,神风刀光与玄光音波碰撞在一起,竟然还是神风刀光略占上风。“什么?”蟹王见到还有数道刀光飞向自己,不由大惊,那里不知道自己修为道行远比不上幽玄,于是急忙运起法力,一手指着海螺催动,就见海螺之中垂下道道水汽,只阻挡住了一些汹汹而来的刀光。

蟹王狂吼道;“好好好,你这毒妇敢如此对我,哼!!看法宝!~”说着蟹王就是从怀里掏出一条血迹斑斑的土黄色麻布长幡来,脸上微微显得有犹豫,随后狠狠的看了幽玄一眼,狠辣之色流露,猛的咬破舌尖,一口混着舌尖碎肉的精血喷在长幡之上,就见一道道血色光晕和暗黄色光晕交加升腾而起。

蟹王满嘴鲜血,残忍一笑,“让你看看我宝贝的威力。”法力灌入长幡当中,将它猛地摇晃起来,一道布满冤魂的那红色云雾朝幽玄罩去。

幽玄脚下光华大方,朵朵祥云缭绕,双目紧紧的盯着蟹王手中的长幡,眼里全是惊讶,“竟然是魔道灵宝,这只螃蟹怎么会有魔道灵宝的”此时,狂风乍起,道道血煞流转,随着蟹王又是一口精血喷在长幡之上,凄厉大吼;“都给我去死吧!”

幽玄见状,再将岁月金瓶祭出,稳稳的落在头顶之上,道道金焰守护让让血煞雾气不敢接近分毫,随后看着蟹王皱眉道:“你怎么会拥有魔道灵宝,说出来,贫道给你个痛快。”幽玄的话语宛若九幽寒冰一般刺骨。蟹王此时煞气入脑,那里听得进去,就是摇动手中长幡,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毒妇,还是从我手中的血煞宝幡中逃出来再说吧,哈哈哈”随着蟹王再次摇动长幡,只见道道血煞雾气互相吞噬,化作道道血色魔焰向着幽玄冲来。

幽玄一阵冷笑,取出一柄先天红玉如意,这如意乃是幽玄当初在南海以本身为一头修成金仙的旭日金鸡练就,金玉为柄,云纹隐现,以先天纯阳赤玉为本,采集千万年东来紫气而成,随后在幽玄又是把旭日金鸡内丹精气化为三枚大日纯阳宝珠镶嵌其上从此此宝高贵**,诸邪避退,专克妖邪,此宝倒是成了最佳的对敌灵宝。随着幽玄见如意祭出,瑞气蔼蔼,无数紫色光华倒垂,宛如灯罩,罩住蟹王。

缕缕紫气,扑灭无数血色火焰,蒸发起阵阵白烟,紫气被烧毁,魔焰被消耗,只见蟹王幽玄之间,一股魔焰流浪与一股大日紫气相接碰撞,最后如同被什么吸纳一空似的,只见升起阵阵烟雾,不见丝毫动静,而还有不少大日紫气在幽玄面前来回扫荡,将她周遭三丈之内,清理的一片清宇,不见丝毫邪气。见到如此场景,蟹王不由越发急躁,嘶鸣急速,烦人耳朵,犹豫片刻,一狠心,又是一口本命精血喷出,夹杂着本命元气冲入长幡之中,随着长幡化作流光冲向幽玄,就是自身架起水遁准备离开。幽玄只是冷眼相望,嘴角翘起,露出诡异笑容,让紧盯幽玄的蟹王不由心中一阵不安,只是不清楚不安在哪里。在蟹王忐忑观望准备离开的时候,就见幽玄手中如意化作磨盘大小与空中魔焰缭绕的长幡一碰,喀嚓一声,长幡的幡杆就是断裂开来,长幡的幡面更是破开一个口子,随着“哇”的一声,受到反噬的蟹王也是大股鲜血,同时本身正架起的水遁云光也是轰然消散,自身更是现出原形掉落云端,激起阵阵烟灰。巨大的螃蟹身躯晃动不已,摇摇晃晃站不起来,显得萎靡不振。灵性大减的长幡和蟹王身边的法宝也是被玄微袖袍一卷而回,拿出一云纹符箓贴在蟹王脑门,镇压蟹王元神。一挥手中拐杖,将蟹王的肉身吹了个灰飞烟灭,元神真灵亦是消散在这身份之中。

杀了螃蟹的幽玄,骑着洞虚就在洪荒之中漫无目的的走着,在一些看好的洪荒百族周围观察一二,在几个气运浓郁的地方,在布下几手暗手之后。

就是来到那天涯海角,四方极地之极南所在,但见此地罕有人知,不但天际之间寒风阵阵,就见道道寒光乍起,让人未曾靠近,就被飘来的寒云寒云冷雾,将血肉冻僵。

幽玄骑着洞虚,周身笼罩朵朵青莲白花,徐徐转动,倒也毫不畏惧那咧咧寒风冷雾吹拂笼罩,偶尔极南之地几朵孤零零的雪莲在霜雪紫红傲立散发淡淡的清香也是流光一闪收入袖中。幽玄看着天穹,不由微微一笑,这洪荒四方极地任何一处都有着一层肉眼淡淡光罩护住,挡住少许从外界侵蚀而来的混沌气息,幽玄法眼静静望去,就见光罩之外,混沌气流相互撞击,激起无量地水火风,或是塌陷虚空,或是黑洞频生。

但这些气息玄力也或是被光罩吸收,或是被抵挡在外,反正不论如何,不得侵入洪荒分寸。幽玄曾经默默观看了盘古开天辟地天地生成之景象,知道三十三重天乃是洪荒最大的保护层,一部分与混沌交加,一部分于洪荒混成,早就笼罩洪荒之上最为厚实的一层防护。而随着洪荒天地慢慢演化,天机运转之下,又是在四方极地之间生成一层保护罩笼罩洪荒四方,一方面能够让洪荒继续演化,另一方面用于分解部分混沌气息补充天地元气,与三十三重天中的诸天星辰互相辉映。

与三十三天诸天星辰星光碰撞会形成特殊的星辰精金一样,在四方极地之所在,无数气息与混沌气息的此汇聚摩擦之间,也是激发了一种瑰丽之物——极光。极光此物,乃是天地演化过程产生的一种产品,不入阴阳五行,不属地火风水,不但色彩绚丽消金磨石,而且对于部分五行阴阳之神通益处不小,乃是四方极地之所在特有物质。幽玄望着这如梦似幻的美景,神魂似乎也沉浸其中,不可自拔。想起自己虽然不少灵宝在身,但是终究在杀伐之道上有点捉襟见肘,缺乏杀敌护道之利器,不然也不用来此处,寻找极光炼制那光明正大的护道法器,堂堂正正,煌煌大气。幽玄就是一指头顶,冲出一股白气,瞬息之间涨大结成磨盘大小云气,云上漂浮三朵斗大的莲花。同时只见一颗紫珠转动,万千莲花若隐若现,先天祥瑞之气弥漫开来。幽玄将手一招,紫珠入手只见眼前极光顿时缭乱起来,随后一柄金中带黑的红玉如意,就是从幽玄袖口飞驰而出,浮在极光之上,赤色光华暴涨,倒垂而下,无数紫色丝绦舞动,瑞气千条,紫光横扫间,将缭乱之后的极光纷纷吸食一空,一时之间余力之上原本浮现在如意之上的红色仙光,纯阳气息就是纷纷如同沸水扬雪一般消散开来。

幽玄见到半空中的赤玉如意吸收了大量极光发生莫名变化,就是食指伸出五行精气汩汩冒出,喷薄而出,蒸腾而上,旋转间,形成一团青白道火将赤玉如意笼罩接着取出一个个绽放淡淡淡光晕的天才地宝,九天仙珍随后洒下道道灵光,夹带着这些天才地宝,九天仙珍如同石子投湖般落入赤玉如意当中,随着如意表面灵光激起波光粼粼,再次涌现无量九色仙光,纯阳气息。幽玄就是手中紫珠再是一转,又一次开始缭乱的极光纷纷化作雨丝扑回如意当中,这些极光淡青色的如同草叶,红色如同舞带,蓝色犹如宝石泪,紫色如同柳丝,汇聚成毫光洪流,飞入如意当中,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积累的无数极光瞬息之间秩序大乱,五颜六色,流光溢彩,晃人眼花。幽玄见之,掐动法诀,取出自身采集的无量东来紫气,打入如意,让其显得更加高贵正大,不惧阴邪;五色精气化为神光聚拢,浮荡于如意表面,产生流光溢彩,最后法诀再变,莫名符箓、铭文打入其中,大量天才地宝符箓、铭文于极光交.合变化,赤玉如意的光华就是越发闪耀。如此一般三个时辰之后,哪怕在一旁掐动法诀炼制法宝的幽玄脸色也是略显苍白,有些不堪重负,抬眼望去,但见天际之上依旧一片烟岚光彩,看不出丝毫减少而虚空当中的赤玉如意此时表面之上光华大放,毫光闪耀,玄黄光晕衬托,晕出圈圈宝光,滴溜溜转个不停,光华熠熠之间,流转着道道伏魔神光,诛邪仙光,五色神光,纯阳气息亦是内涵起来,此宝威力显然大增。幽玄见状亦是大喝一声,“收!”如意落到手上,幽玄就是细细把玩起来,但见一轮轮光圈在如意通体上下回荡,如同彩环套身,祥云浮动周围,赤色流岚闪耀,五彩斑斓,九光十色,瑞霭纷纷,当真是一件好宝贝!幽玄细心祭炼之后就是大笑起来,此时赤玉如意以是成就后天至宝之身,单论威力上已经不下于诸多极品先天灵宝,内涵先天纯阳之气擅长克制妖邪,又有先天五行精气结合极光所化五色神光,擅长刷人刷物,虽然不及传说中孔宣的先天五色神光能够收取混元,但是依旧威力不俗,还有道道伏魔神光,诛邪仙光,对于妖魔邪物更是威力非凡。

却说幽玄在极南之地全心全意祭炼宝物的时候,帝俊太一等人已经开始进行收拢洪荒百族了(按照原本的进程,因为帝俊等人有着鲲鹏创造的后天生灵逆反先天之法所以洪荒百族当中大的族群受到诱惑,小的族群没有实力反抗,也不想反抗所以纷纷会收拢到帝俊的手下,最终在鸿钧第二次讲道之前完全被帝俊收复,并且帝俊趁着鸿钧第二次讲道结束,向鸿钧请命,开创妖族天庭,而后才引发了一系列的巫妖争锋。

可惜如今却是因为玄微的到来,出现一些不大不小的变化)只见此时帝俊在洪荒当中的一处别府当中,未来天庭的十大妖帅纷纷站在太一帝俊和鲲鹏身前,这计蒙,九婴,飞廉,白泽,钦原,英招,商羊,飞诞,呲铁,毕方,这十大妖帅或是被此帝俊三人降服,或是为了自己族群当中那些不复先天神祗之躯的后辈,而为求返先天之法归顺而来,此时正是前来向帝俊回报对于洪荒百族的收拢情况,只见下方十大妖帅各有神异。

十大妖帅其一乃是先天神祗——计蒙,只见计蒙道体相貌颇威武,手中一柄闹海三叉戟,身披一身龙鳞铠甲,背后隐现一龙头、人身、鸟爪,臂生羽毛,挥臂张口喷雾致雨的神异之兽。

其二亦是先天神祗——英招,相貌凶恶,手中持有一根混元铁棍,身穿一件虎皮衣服,颇显凶悍之意,背后本相乃是一人面马身,身有虎纹,生鸟翼,声音如榴之益寿。

其三乃是十大妖帅当中的军师人物——白泽,白泽此人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通过去,晓未来。天生能人言,一派仙风道骨,颇显儒雅风范。他手中一把羽扇,不紧不慢的在那里摇着,也不知龗道打的是什么主意,背后本相乃是一头浑身雪白的奇特灵兽。

其四乃是飞诞,此人为羽族得道,借助鲲鹏的逆反先天之法成就先天神祗,本相似鼠,赤足。道体相貌略显委琐,两撇鼠须,倒增添了几分滑稽,此时他手中把玩着一口先天宝剑,时不时的摇头晃脑看着周围。

其五为飞廉,背后本相鹿身,头如雀,有角,蛇尾豹文。道体显现之后,身着一身兽皮,颇显豪迈之色。手中一柄六尺余长的扇子,上面饰满了各种属性的宝石,看上去华丽非常,倒和传说中的芭蕉扇极为相似。

其六乃是九婴,有九头,乃水火之怪,似他这般双属性的生灵,着实少有,静静的站在一旁,手中拿了两件圆环形状的武器,却是九婴花费数万年的功夫天凝地聚,采集日月精华,万千矿石而成的独门兵器日月轮,上带水火之息,端的是威力无穷。

其七商羊,本相却是一足之鸟,据说和凤凰一族,颇有源源,她相貌极其美丽穿了一身淡青色的丝织长袍,静静的站在一旁,手中把玩着一根青霞玉簪,似乎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其八乃是钦原,和飞诞一般亦是羽族得道,后天生灵逆反先天而成,本相似蜂,和鸳鸯差不多大小。道体形象,也是罕见的美女一身五彩衣服,尽用先天灵禽的羽翼织就,她手中常拈了一根绣花针。

第九乃是一呲铁,本相丑恶,形似水牛,但有巨角,皮毛漆黑,以铁为食。排泄物利如刚。似他这等灵兽,着实罕见,居然可以精炼钢铁。他幻化出人形,肤色黝黑,脸如锅底,手中绰了根狼牙榜,赤着上身,一看就是蛮横力大之辈。

最后一人乃是毕方,本相为木精,如鸟,青色,赤脚,一足,两翼,不食五谷,见则邑有讹火,道体显现之后,总是笑嘻嘻的,让人看不清他真正面目,倒是十大妖帅当中最难以捉摸的一个。

帝俊坐在一首位,看着下方的十大妖帅问道:“如今我让你们各自分头前往洪荒各地,暗中收拢洪荒百族的情况这么样了?”下方十大妖帅互相的看了看对方一眼,就见计蒙一咬牙上前半跪下来说道:“禀告帝君,我等四人前往洪荒百族,虽然拼接我等实力和帝君给出利益,收拢洪荒百族当中大部分族群,但是终究有所偏差,我等诸人所需要收拢的族群,除却军师之外,剩余九人皆有未曾收拢的族群,现在洪荒百族攻击还有二十余个大型族群未曾归顺,请帝君责罚”“哦?这是为何,难道鲲鹏道友给出的逆反先天之法还不够吸引他们归附我等?”帝俊有些惊奇的问道,对于鲲鹏创造出来后天生灵的逆反先天之法可是极其自信的,原本以为能够轻易收拢洪荒百族,奠定自己的根基,到时候便可以趁着鸿钧道祖三次讲道的时候建立天庭,可是如今竟然有二十余个大型族群未曾归顺不由惊异,看了看鲲鹏一眼,随后责问道:“这是为何?”

帝俊的言语有些责怪的意思,但是计蒙尚未说话辩解,就见边上的白泽摇着手中羽扇,上前说道:“见过帝君,此事不如由在下来说说吧。”帝俊看着白泽,知道白泽先天上就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通过去,晓未来,说的话永远表现中立态度,而且此次只有白泽完全全功,所以帝俊自身对其也是较为信任的,就是点点头,示意道:“白泽军师有何话说?”“启禀帝君,此事倒也真是怪不得计蒙等人。”白泽先是苦笑一声,随后说道:“帝君可知道,若是在下遇到这二十余个族群也没有十全把握,这二十余个族群却是不凡啊,帝君可知这二十余个族群的来历?”这是边上的鲲鹏猛双眼中道道北冥玄光闪烁,缕缕寒光流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就是盯着白泽说道:“可是与幽玄道友当初讲道有关?”鲲鹏说的是疑问,但口气却是肯定。

白泽听闻就是点了点头,随后苦笑道:“当初幽玄老母讲道只是在下也曾经前去听见,自然玄妙非常,幽玄老母修为不俗,所讲之道极其广泛虽然在后天生灵逆反先天之法未曾如鲲鹏道长一般创建了完善,但是却也提出不少可行的路线,当初那些后天生灵听完之后,回去在族群中宣传,如今他们各自手中的逆反先天之法虽然不及鲲鹏道长所创玄妙,但也不再是必须要这法门,所以想要收容他们,我等倒也没有那么哎~~~~~~”听着白泽说着说着,就是一声长叹,上方鲲鹏帝俊二人纷纷皱起眉头,若是这二十余个族群真的和幽玄有所关联那么事情就难办了,此时幽玄因为进行天地间讲道,名气不小而且和三清女娲等都是鸿钧的弟子还与诸多第一线的大神通者关系良好,最重要的是鲲鹏帝俊二人觉得若非必要招惹这个大神通者实属不智,所以就是觉得极其难办。“不若强攻!”随着此时诸人陷入沉寂,一旁一直闭目养神的太一就是睁开双眼,冷冷的打破此时的寂静。帝俊就是皱眉思考,边上的白泽听闻就是连忙打算阻止,谁知还未说出口,就是听闻鲲鹏开口道:“太一道友所想虽好,但是略有不妥,显得太过霸道,不若帝俊道友先行将你的那先天灵宝——河图洛书借与贫道,让贫道参悟一二,能够在鸿钧道祖三次讲道之前完善妖文,以此为基到时候再行招揽强攻之策,如此一来到时候就是幽玄老母恐怕也不好直接插手了这样岂不是更好。”说着鲲鹏就是看着帝俊。话分两头,那边帝俊三人联合十大妖帅打算收拢洪荒百族,就见虚空当中的命运长河隐隐有所波澜变化,引得诸多大神通者纷纷皱眉推演,同时的在极南之地炼制宝物的幽玄也是心生感应,暗暗嘀咕道:“终于要开始了吗,想必天也该出世”言罢,就是取出数件事物抛到空中,飞向洪荒中央而去。同时的像是三清等顶尖大神通者虽然推算不清,不过隐隐都是有所感应,一个个长叹道:“天道变化,看来洪荒又要进入多事之秋了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一个天使守护灵在线阅读最难消受美人恩(三)

    丁一语重心长:“小常,你认识我又不久,虽然我是长了一副正直的脸,可你就因为这个就断定我安全,是不是太草率了?”常悦傻笑:“你以为我傻啊,我才不会那么草率,因为是你我才放心的,知道吗?小唐……”常悦说着,酒意上来了,将杯子往丁一手里一塞,一扭头竟然睡着了。前面的话说的丁一还激动了一下,最后一句“小唐”

  • 看懂算我输南山寺

    甩开了小甜甜的那群跟班,子木不由得轻嘘了口气,靠在巷子里的墙上稍微喘了一会气,这才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刚才被追得太狠了!慌不择路的子木也只顾着低头跑路,见弯就拐,见巷就钻,到现在,自己跑到什么地方来了,他也不清楚。“这巷子的年代有点老啊!也不知道哪里能出去!”子木对四周打量了片刻,四处乱转道。“咦?

  • 神奇宝贝:神级精灵店主重获肌肤!

    秦浪为了安慰受委屈的姜萌,晚上特意下厨给她做了一桌丰盛的美食,姜萌独爱美食,只要有了吃的,她就会笑逐颜开,是个怎么吃都不胖的吃货。吃完了晚饭,兄妹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姜萌是个懂事自觉的孩子,她在学校都把作业写完了,回到家才能放松一点,姜萌的成绩在学校都是名列前茅的。“还有人欺负你么?”秦

  • 守护之轮回之泪在线阅读第四章

    距离时代广场不远处的一处座椅上,“看不出来啊小齐同学,你居然钢琴弹的这么厉害,学了多久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刘濛濛此刻完全按耐不住心中的惊奇和兴奋,一脸崇拜地看着齐亚腾连珠炮似得问道。这回可轮到我们的小齐同学感到浑身不自在了。别看他平时满口花花一副没个正形的模样,一旦真要是稍稍对他表现出钦佩之情,那

  • 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之与领导叫板

    扔下刘洁,王建飞快步向县委跑去,想打出租,却一辆也见不到,真是怪了。可能真的是该他倒霉。王建飞气喘吁吁的推开办公室,跟正要出门的人撞个满怀:丫的,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正想出去找你呢!王建飞这才发现,李光明跟在乔胜春后面,两人正想出门:找我?你们找我干嘛?王建飞拍打着胸口说到。“靠,找你干嘛?你的手机关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