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盟主影后[古穿今]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6/11 9:25:08 作者:鹿和 来源:晋江文学城
盟主影后[古穿今]
盟主影后[古穿今]
作者:鹿和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晋影帝宋余舟,今年得了个绰号——女演员收割机。跟他合作的女演员都没什么好下场。第一位,破相。第二位,中毒。第三位,骨折。……唯独沈棠,是收割机下仅存的幸运儿。记者:宋先生,您对粉丝要求沈影后赶快把你娶回家有什么看法?宋余舟:事实上,我正在努力娶她回家。这是一个女武林盟主反穿娱乐圈,换个地盘闯江湖的故事。女主从十八线逆袭,古能一统江湖,今能称霸影视界。老干部女演员VS护犊子/痴汉影帝(纸老虎=V=)1、1V1,事业线爱情线各一半,按剧情走;2、无影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3、作者非圈

“你还是不肯招么?”

身着红衣的大太监站在幽暗的地牢之中,嫌恶的盯着地上的那个勉强能辨认出人形的女子。

那女子以诡异的姿势趴在地上,衣衫褴褛浑身血污,唯有那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告诉、卫峥,我……不曾通敌叛国!”

重刑之后,谢扶摇每说一个字,都仿佛有刀在割喉咙,然而话中气势,仍依稀可见往日谢家军统帅的风采。

与北伊一战打败,致使十万忠魂埋骨,身为主帅,这个罪过她可以扛。可通敌叛国之事,她没有做过,谢家军更不能背负这个罪名。

便是死,她也不能认!

接连问了十数日都是这结果,那太监也烦了,挥手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杂家不客气了,来人——”

话没说完,却被人打断了:“皇后娘娘千岁!”

皇后?

有脚步声传来,狱卒犯人跪了一地,谢扶摇恍惚中抬眼,却骤然闪过卫峥当日的承诺。

“扶摇,待你得胜归来,朕便封你为皇后。”

可她大败于北伊,下狱受百般酷刑,而卫峥非但没有来见她一次,竟连皇后都选好了?!

一双绣花鞋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上绣着描金的凤凰,硕大的东珠镶嵌其间,将这囚牢里都衬的明亮了几分。

在往上看,则是一袭红衣拽地,金线绣着展翅的凤凰,头戴金冠,眉间一点大红色的凤翎花钿,比这牢里的血色更加妖艳几分。

是她是三堂姐,谢雨柔。

“小八,你若肯听姐姐的话早些松口,也就不用受这许多皮肉之苦了。只要你承认自己通敌叛国,我便向陛下求情,饶你一命,如何?”

她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和煦,眸中却满是狠厉阴冷的神情。

谢扶摇艰难的抬眼,脑子已经有些木了,却还记得辩驳:“谢家军不曾通敌叛国,我,也没有!”

谢家军是父亲毕生心血,死前亲手交到了她的手中。这支部队与她一样,可以死在战场上,但不能死在污名中!

见她冥顽不灵,谢雨柔低下头来,捏住她的下巴,散漫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尖锐的指甲刺入她的伤口,谢扶摇闷哼出声,双眸放大时,却骤然看清楚了她头上的凤冠。

那一根名为理智的弦也后知后觉的续上。

“皇后……是你?!”

早在入狱之时,她便知道自己被人做局陷害,也知晓卫峥怕是表里不一。可她没想到,做了皇后的人,竟然是她最亲近的三堂姐,谢雨柔!

看清她的神色和不可置信的模样,谢雨柔满意的很,松开她的下巴,拿出帕子嫌恶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是我啊,妹妹。”

“卫峥呢?”

谢扶摇死死地盯着眼前女子,咬牙道:“我要见他!”

到底是曾经做过三军主帅,便是这般境地,依旧气势骇人。

谢雨柔被她要吃人的目光吓得后退几步,反应过来后,愤恨的抄起鞭子抽在了她的身上,恶狠狠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直呼皇上的名字?”

鞭子是特质钢鞭,上面布满细细密密的小刺,抽到人身上,瞬间就带出血肉来。

烙铁钢钉老虎凳,如今又添鞭刑,碎肉鲜血飞溅,在地上蜿蜒出道道细线,饶是谢扶摇性情坚毅,也不由得蜷缩痛哼。

这痛苦的模样取悦了谢雨柔,她随手将鞭子扔在一旁,抬脚踩住那一双被拔了指甲血肉模糊的手,一刀刀的拿话戳谢扶摇的心:“再说了,堂堂西齐皇帝怎么会见一个整日混迹男人堆里的女子?他说过,碰你一下都嫌脏!”

通身的剧痛让谢扶摇有些不清醒,这话更如同一记重锤敲下,敲的她脑子里嗡嗡作响:“你说什么?”

她十五岁心悦卫峥,十七岁为他卸下红妆披上铠甲。之后南征北战,为他平定天下,到最后,就换来一句碰她一下都嫌脏?

“也罢,让你死个明白也无妨。”

谢雨柔嘲讽的扬起唇角:“你真当皇上喜欢你么?若非你父亲手中的谢家军,为了你这颗善用兵布局的脑子,他才不会多看你一眼呢。皇上这些年与你虚与委蛇,每每都几欲作呕。好在皇上现在终于要解脱了,为了甩掉你这个包袱,他不惜让人将布阵图拱手让与北伊,又让我模仿你的笔迹伪造了你与北伊王的书信往来。现下这通敌叛国的证据已经传遍三军,所有人都视你为妖孽,皇上已经下旨,明天就将你处死,稳定军心!”

“你们!”

自下狱之后再回想,她便知道必然有人从中做鬼,不然与北伊一战怎会落败?

可她没有想到,竟是卫峥为了除掉自己,不惜自毁长城做出这等蠢事!

谢扶摇只觉得浑身的血都涌向心口处,堵的她一口气上不来,张口呕出一大口血,眼前更是一阵阵发黑,看不清东西。

她死死盯着谢雨柔,恨不能将对方千刀万剐:“为什么……”

谢雨柔神情阴狠,踩着她双手的力道更重几分,盯着谢扶摇痛苦的表情,一字一顿道:“好妹妹,你说为什么?身为谢国公嫡长女,分明我才是万千宠爱集一身,偏偏因着你那个武夫爹,害得我处处被你压过一头!哪怕到了如今,皇上还对你留了一分怜惜!”

她说到这儿,又想到了什么,诡异的笑道:“可惜啊,姐姐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背着通敌叛国的骂名而死,与你们父女的谢家军一同遗臭万年,这个死法,妹妹还满意么?”

“谢、雨、柔,你不得好死!”

谢扶摇咬紧牙关,声音里的恨意似是刀子,脸上的伤口裂开,滴下的血像极了血泪。

“可是现在,不得好死的人,是妹妹你呀。”

谢雨柔低低的笑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嫌恶的将绣花鞋上沾染的鲜血蹭在一旁的稻草上,这才俯下身来,在谢扶摇耳边轻声道:“你通敌叛国,致使十万将士葬身战场,皇上说了,明日要将你拖到校场凌迟,届时文武百官数千将士围观,想想就让人痛快呢!八妹放心,明日行刑,我会记得叫人捡了你的尸骨,喂、狗、用!”

说完,她直起身来扬长而去,只留下身后的谢扶摇目眦欲裂。

一身红衣如血刺的谢扶摇眼睛生疼,一路疼到了心底,肉体上层层叠叠的伤都比不上心里刀绞一样的痛来的让人难以承受。

死的那日,头顶上大日头刺的人睁不开眼睛。刽子手刀法精准,三千六百刀分毫未差,谢扶摇被灌了参汤,吊着最后一口气不肯闭眼,目光自那些围观她受刑的将士身上一一扫过。

那些将士,皆非谢家军。

世上,已无谢家军。

士兵们带着快意和扭曲的声音齐齐高喊:“除妖孽,定军心!除妖孽,慰忠魂!”

谢扶摇低低的笑了出声,似是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既然大家都骂她是妖孽,那么若有来生,她便做一个真正的妖孽好了。

红颜祸水祸国殃民,让这些害了她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

  • 灵魂摆渡人:最强系统崛起!在线阅读第7章

    回家的车上,面对神情寡淡的谢方臣,楚婉儿没话找话。“我说你演技挺不错的啊,你是真的新人还是自己偷偷学过一点啊,刚才最后那一句,爆发力超强的!”谢方臣听了就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楚婉儿见拍马屁没用,眼珠子一转又接着说。“喂,你怎么一句谢谢都不跟我说呢,今天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求导演,你连试戏的机会都没

  • 凤城碎尸血案探秘红衣女子

    林不全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她试着用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传来,确认并不是一个女鬼之后便松了一口气,细看之下女子全身是血,鲜血染红了衣襟,有好几处被划开的伤口正渗着血,心里不禁暗道这女子竟如此可怜。当下也不多想,林不全从包袱里拿出了金创药对这女子伤口进行了包扎,又运起《周天经》梳理了一

  • 冥域命运尽头在线阅读第4章

    听到林飞羽的话,林冷不由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他实在想不到居然有人比自己还冷静,当然如果这人不是冷静的话,那么完全就是一个脑子缺根筋的主,不过,林冷并不认为林飞羽属于那一类。这一天就在这无聊的观看所有人觉醒真气中慢慢度过了,其中也有一些人无法觉醒,对于那些人,将被无情的逐出内围家族。“今日的觉醒仪式结

  • 暗恋不如明恋沙县

    毕竟我不可能去试,所以就在另一个班群问问吧。我打开群后,先是艾特了那个群的群主,也就是我们的班长,王炳乾。“@隔壁老王王炳乾老王,班主任怎么把他那群的群主转给你了?”我在群里发了这样一条消息...现在虽然是上数学课,但数学课嘛...玩手机的人还是很多的,比如班长,就是其中一个...“我也不知道。可能

  • 瑾夜未眠花始泪之截胡

    这条朋友圈发出去不到两分钟,林远平电话就轰过来,问她是不是被盗号了。林香一头雾水,说没被盗啊,林远平骂她脑子进水不知羞耻,她挂电话进微信一看,傻眼,下面一溜评论队形整齐——“牛逼还是我们香香牛逼啊!(抱拳)”急得林香手忙脚乱删掉,又发一条“澄清”,说刚刚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叶繁不高兴,“有什么好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