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调皮女生在古代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1 7:54:07 作者:巍添悦 来源:3G小说网
调皮女生在古代
调皮女生在古代
作者:巍添悦来源:3G小说网
哇咔咔!!什么情况!时空隧道就这么被自己无意间撞开了??还是老天爷给自己开的特大玩笑啊!竟然让姑奶奶我穿越啦!!!穿越就穿越吧,既来之则安之!哈哈~~哇!美男们我来啦!!!王爷?王爷怎么了,王爷就能霸道无理?哼!看我怎么跟你玩儿!!看现代少女如何玩转古代,如何找到真爱!!亲们,敬请期待吧!

蔡雯奚护着怀中蔡昶,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像磕到了骨头,五官紧皱在一起,半天都没缓过来。

一黑影此刻出现在了院门口,阴暗的天空被一道闪电点亮,照亮了这个穿着斗篷的男人,两人都觉察到此人,看着此人向他们慢慢靠近,视线之内,蔡雯奚清楚看到,景心木单薄的身躯,在微微颤抖。

怀中蔡昶终于醒来,蔡雯奚喜出望外,表情可算明朗一些,不顾那些虚礼,不停拍着蔡昶的脸,意图让他坚持住。

可是蔡昶那有些泛白的嘴唇却缓缓吐出两字,快跑,那眼皮慢慢合上,不知能不能再度睁开。

蔡雯奚本开朗的表情渐渐消失,眼眶,红了一点。

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蔡昶更是让她们快跑,说不定就是他伤的人。

蔡雯奚一把拉过景心木,小声嘱咐让她将蔡昶托回屋里,躲起来,豁然站起,挡在了此人眼前。

“你是何人,为何来此,可是你伤了我爹。”

蔡雯奚打量着这男人,浑身都是黑色,蒙着面,就连手指头都未露出来一根,脚步慢慢挪动,做着战斗的准备。

这人一言不发,视线好像绕过了蔡雯奚,追着往屋子去的夫妇俩,再度迈出步子,看方向竟要绕过她。

蔡雯奚如何能依,直接出拳将其拦下,不料此人动作十分敏捷,蔡雯奚这一拳连此人的斗篷边都未擦着,银牙咬起,手上力道更大了一些,追赶着此人动作和其扭打起来。

景心木艰难拖着蔡昶,看蔡雯奚与此人竟然打了起来,疑惑蔡雯奚何时会了武,还未想上两秒,就看蔡雯奚身躯如断线的风筝,被一脚踹了出去,撞在院内木桩上,竟把这木桩撞断,足以见得这一脚使了多大的力气。

这一脚好像踹在景心木身上,心口突然一痛,环顾周围,先找了个席子把蔡昶盖上,捞了立在木桩上的劈柴斧头,眼神坚定,朝着此人跑来。

蔡雯奚扶着好像被折断的后背,挣扎站起,看景心木此举顾不得疼,翻掌起势欲使出重冰魄,默念心决调动内力,却觉不出一丝内力,呆愣看着自己双手,再次尝试还是一样,内力全无,重冰魄也使不出来。

再次抬头,那男人已拔出了剑,景心木不过平常妇人,靠一把斧子如何能应对,顾不得疑惑,咬紧牙关全力奔出,翻掌成虎爪,欲掏了这人后心。

指向景心木的长剑被引来了蔡雯奚面前,她手无寸铁如何应对,立马扭身堪堪躲过,正是要去夺景心木手中斧子让她躲起来,不想此人动作更快些,长剑前刺,精准的穿透了蔡雯奚后腰,蔡雯奚再次与景心木四目相对,这场景与她在雪地之中摔倒的那次,竟有些相似。

长剑拔出,鲜血飞溅,手指离那斧子不过一毫之差,腰腹却中了一击,生生去了三米外,瘫倒在地,无法动弹。

眼前场景突然变慢,蔡雯奚捂着伤口,抬头看着那人一剑挑开景心木手中斧头,两步上前制住景心木,沾染着鲜血的剑刃,穿心而过。

就连她的呼喊声也一起变慢,她看着那剑刃慢慢透过景心木的身体,看着她缓缓长大的嘴,看那剑刃又缓缓拔出,景心木,倒地。

她明明急切的不行,伸出手臂要去阻止,却只能看着自己缓慢的动作,看雨滴缓缓打在她身上。

眼前渐渐模糊,不知是雨势更大了,还是泪水糊了她的眼。

缓慢在半空中的手突然打在地上,场景恢复了原本的速度,怒火熊熊燃烧,蔡雯奚快速爬起,任那鲜血横流,眼中只剩一个身影,快步上前,面对向她砍来的剑毫不躲闪,反倒一把握住,不管手心里留了多深的伤口。

右手成拳,向着此人的心口而去,她好像气极,竟一把将手中剑掰断,眸中杀意升腾,翻转手腕,将剑尖对准了他的心口。

拳头打在他抵挡的手臂上,剑尖马上就要扎进他的心口,腹部却突然一痛,手上动作生生僵住,目光下移,此人不知何时又掏出了一把短剑,正正扎在她的腹部。

蔡雯奚再不能支撑,跪倒在地,看着躺在血泊之中的景心木,她都没能和她说句话。

此人好像并无继续杀她的意思,而是解下了腰间囊袋,转身去了蔡昶旁边,蔡昶的胸膛早没了起伏,那人手起刀落,本是双目的地方,只剩两个血窟窿,蔡昶腰间一直陪着的木质挂件也被取下,和双目一起收了起来。

蔡雯奚的眸子变得血红,泪好像已流干,脸上只剩染得血红的雨水,紧盯着那男人,看他一样动作对待景心木的尸身。

那人将囊袋收起,终于来了蔡雯奚眼前,冷漠,剑上银光,晃了她的眼。

“你到底是谁,为何夺我爹娘性命。”

蔡雯奚的牙紧紧咬着,好像此人在口中,要将其咬碎吞下,头顶上的人并未回答,持剑比着蔡雯奚脖子,她抬头,与其对视,忍不住皱了眉头。

黄色的眼仁儿?

脖子旁的冷剑突然挥动,她以为自己就这样死了,可是脖子并无疼痛,鲜血也没有喷薄而出,反倒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

是坠子,景娘亲送她的坠子,立刻抬手要捡起,却被这人抢先一步拿走,蔡雯奚冷脸。

“怎么,这坠子入了你的眼,杀人不够,还要取眼,夺物,现在一小小坠子都不放过了,杀害无辜山民,终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我活着会想尽一切办法要你赔命,我死了也要化作厉鬼让你尝尝同样滋味!”

此人听了这话并无情绪,一双黄瞳看过手中的坠子,只冷漠的盯着她,再度抬剑,这次,对准了她的脖子。

蔡雯奚冷笑,却不料此人开口说了一句话,让她重归惊愕。

“另一个世界的法术,在这里是用不了的。”

—— ——

眼前突然漆黑,蔡雯奚感觉自己躺在云上,好像在飘动。

死去之后是这样的吗?不应该有黑白无常来带她去阴曹地府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三国:最强土著在线阅读死亡开始

    “呦呦呦,刚来就在这含情脉脉的对视起来了啊,这是你俩又一见钟情了?看来咱们回来的不是时候啊,要不你俩继续,就当咱们是空气好了。”陈健大大咧咧的勾着方皓的肩膀。方皓随即抖了抖肩,拍掉陈健的手,闪进宿舍“我可不想挨揍。”这呆子难道看不见那两快杀人的目光吗?还是智商都长到那一身腱子肉上去了。“啥?”陈健摸

  • 油盐不进柴豆豆第十章在线阅读

    包守把外套重新穿上,对着舒雅摆手道:“你误会了。”舒雅瞥了一眼:“你不是花钱买了我这一晚吗。”“嗯,的确。”“那我误会什么了?”“等一等,你先别讲话,让我先把话说完。”包守拖着一张椅子摆在舒雅的面前,一屁股坐下去。“首先,看起来你的处境不太好,做这出卖肉体的事情,想必你并不愿意,或者说你是被逼的,你

  • 冷漠妞卯上拽小子在线阅读第5节

    以为早就忘记了的事情,一想起来竟然连每一个细节都记得。如果不是后来的那个意外,唐槿也说不清,自己和裴彧会走到哪一步。她是那种平常可以特别多话甚至有些贫但是一旦碰上大事偏偏又惜墨如金的个性,所以她似乎从来都没有跟裴彧表白过心意。又或许,她那个时候并不真切的了解自己的心情。裴彧从来不问,只是仿佛痛改前非

  • 遗忘千年的伤之嫉妒到扭曲的李末(求鲜花收藏!)(5)

    “老婆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咳咳!那个...江小舟,车后面还有一群大爷大妈巴巴的望着呢,赶紧过去把物资派发了吧!”“这...好吧。”齐竹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也没听清老妇人说的什么,直直地朝着慈善物资奔去。齐竹的想法是既然有这么多的生活物资,那他就给每样物资都灌上源灵值!一来可以快速消耗掉

  • 网游之全能契约者第七章在线阅读

    “哎。”林笙突然想起来,“你胃不好,能吃超辣的火锅吗?”许楠转头看了林笙一眼,眼神似乎带有鄙视的光芒。“可以点鸳鸯锅。”林笙别过脸:“当我没问。”“你很喜欢吃火锅?”“当然,超级喜欢,越辣越好。”林笙兴奋地应道。许楠淡淡说道:“吃多了上火。”“我也不是很经常吃么。”林笙被泼了一盆冷水,心里直冒着小泡

  • 冷辰曦在线阅读第四章

    川上晴在这一天,彻底在A班扬名。温软无害的女孩,双手背后,棕色的双马尾伴随着她的动作一摇一摆,发尾尖儿都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光芒。而在她身后,是土崩石裂的巨坑,和坑里堆积成人山的他们。夕阳缓缓,昏黄的光芒照在女孩身上显得格外温软。错觉!都是错觉!弥天大谎啊!所有人发出了和爆豪胜己一模一样的呐喊,这TM

  • 蝶蜕在线阅读第9章

    叶婉婉捏了捏滚滚粉色的肉垫,一脸笑意地凑到了他面前:“滚滚,那我们走吧。”柏清虽然诧异霍呈炎会选择叶婉婉这个才认识没有几天的人,但是他想到霍呈炎的身份,也明白了很多。霍呈炎居然会受这么重的伤流落到荒星,恐怕中央星发生了大的变故,他如果还想要拿回属于他的东西的话,需要很大的自由。而如果霍呈炎待在他那里

  • 大唐:每周十连抽在线阅读第二节

    于是乎,响亮的开头语他身躯挺直,“我父亲是堂堂中领军,身旁的御马良将,我们家世代习武,所以不习那些与战策无关之事。”终会以一段心虚的结束语划上一段不完美的句话。纪以甯不记得这西周官职中还有御马良将这词,说白了只是帮中领军洗马的一个小厮罢了。“所以赵公子也一样不通,那又为何要求人家要样样都会呢?”她说

  • 弃后的日常在线阅读第六节

    朱淼良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先拿下了一局。对上的虽然是状态不好的石铁,但终究动用落叶剑法不少次数,灵气消耗不在少数,他正愁还要连胜两场的话灵气够不够支撑。这下好了,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台下那个小胖子境界不过开元第一步,修为简直不堪入目。他索性坐死下一场比赛事关他名誉之战,堵住悠悠众口。一旦事成,擂台上还

  • 重振大唐:不良人在线阅读天堂路

    致生命中那些不可或缺的人年少的时候只知道当下的快乐,一根棒棒糖,一个草蚂蚱就可以撑满整个回忆,却不知道有一天当离别来临时,是那样的彷徨无助。从小,我是外公外婆带大的,第一次经历生死,是外婆离我而去。当她离我而去后,第一次梦见她,是我守夜的当天,梦里的我和当时一样躺在灵床旁的地铺上,外婆僵直的身体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