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武侠之天秀开局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6/11 8:34:32 作者:楼兰客 来源:纵横中文网
武侠之天秀开局
武侠之天秀开局
作者:楼兰客来源:纵横中文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死人,一种是我的人。”“我叫叶秋,代号百晓生,不是因为我无所不知,而是因为这江湖无人不知我!”群雄降世,百舸争流,九州大陆,宗门林立,世家并起,问天下,谁敢称无敌,哪个敢言不败!且看今朝,少年叶秋,召唤群豪,书写属于他们的九州神话!

这一次,沈流年擒着的是慕相思拎着药的好手,只是看到慕相思狠狠瞪着他的眼睛,让他很不舒服。

“沈流年,都什么年代了,我睡了你怎么了,难道你还要非我不娶,我必须要非你不嫁吗?别说这三年你跟苏女神守身如玉,说出去谁信呢?再者说了,没看到那张照片之前,你压根都不知道这事儿吧,说实话,我就是恶心你们的,怎么着?打你也打了,现在能够让我走了吧,你不困,我还困呢!”

临了,慕相思还对着他嫣然一笑,摸了摸浑身上下,好像还有几个硬币来着,刚刚走的快还在口袋里面哗啦哗啦的响着了,“若是你真的觉得我睡了你,让你不舒服,那么这些就是对你那晚的表现的酬劳。”

沈流年的眸色越发的深沉了,只不过慕相思想象中的怒火,并没有出现,他居然笑了?

大半夜的,就算他长得再好看,也很恐怖的好吧?

慕相思挣扎了两下,手里的手机就掉了,她想骂人,这手机很贵的,弄坏了她就真的要去卖身了。

她躬身想要去捡,只不过男人更快了一步,她的手机还在自己的手里,那么这个手机……按亮了电源键,是韩尔的一张艺术照,“你的?”

“关你屁……”手上一痛,那句话就没有说完。

“再敢说一句不关我的事儿试试,我现在就废了你!”沈流年又看了一眼手机,“你也买不起这么贵的,他给你的?你可真行啊,出了趟国倒是长本事了,什么人都敢下手了!”

她就这只好手了,不能再被他弄残废了,慕相思也顾不得嘴上讨便宜了,只想要快点儿离开他,“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喊人了!你也不想让苏雨落知道大晚上的你跟我鬼混吧?”

“连我们的上床的照片都看过了,她还怕什么?”沈流年想到在她手机里面看到的照片,她没那个胆子敢骗他,弄个假的来合成,只是关于三年前他真的不记得还有过这么一夜。

这也是他说服自己不去安抚苏雨落,而选择来找她的理由,他要问清楚三年前的事儿,不过还没来的及探寻,见到她受伤的可怜模样,他的火气就蹭蹭的蹿到了头顶。

受伤了还不去医院,可怜给谁给看呢?

“你弄疼我了!”是真的疼了,慕相思皱着眉头嚷嚷。

沈流年倒是松了一些,不过从她的手里拿过装着药的袋子,准确无误的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像是拎着小鸡一样的把人给提着走了几步,“跟我去医院。”

“我说我不去。你听不到吗?我不去,我不去!”慕相思一听到医院,情绪就变得激动了起来,沈流年也发现了,不过他只当她是在跟自己较劲而已,毕竟自打她一出现,就没有哪句话不跟自己作对的。

“你必须去!”沈流年低头瞥了眼慌乱的小丫头,薄唇勾出冷蔑的弧度,“不想你那个朋友明天就被退学的话,你就给我老实一点。”

不过是个晃神的功夫,她就已经被提到了银魅的门口,然后像是个玩偶一样被丢在了副驾驶上,紧接着车门被狠狠的关上,发出砰的响声。

“沈流年,我说了我不去,你听不懂吗?”因为被威胁安静了一会儿,但是在车子缓缓开启后,她又挣扎了起来。

慕相思眼神中充满了惊恐,这一次让沈流年无法忽视,不过好在,她要跳车的前一刻,他锁上了车门。

怒吼,从未见过你沈流年如此失控的怒吼,车子在宽阔的马路上骤然停止,发出刺耳的声音,“你疯了是不是?”

慕相思脸色苍白,摇着头,“我说了我不要去医院。”

刚刚,若不是他及时的上锁,他有预感,慕相思真的想要跳下去,车速那么快,她跳下去的后果……

就算是受伤或者是死,她都不想去医院,沈流年看着她那惊慌带着泪痕的小脸,“为什么不去医院?”

慕相思摇头,“我不去医院,你放我下去,我要去找晚晚。”

沈流年望着缩成一团抽噎的小女孩,一双暗色的眸子复杂到极点,车子上的手机响了,是苏雨落的,沈流年停顿了一会儿,按下了车锁,然后慕相思像是逃离恶鬼一般的走了。

“喂……雨落,嗯,我这就去找你!半个小时就到。”

再回头,那一抹孤单倔强的背影瑟瑟前行。

……

从垃圾桶里找出了被沈流年丢掉的药,慕相思这才想起,沈流年又拿走了她的手机,这男人是有手机收集癖吗?

见到桑晚晚的那一刻,慕相思终于有了这个年纪的女孩该有的天真笑容,好姐妹拥抱在了一起,桑晚晚如她所料般,眼泪鼻涕哭做一团,“相思,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呜呜……这三年你去哪儿了,想死我了。”

“桑小妞,你要是哭完了,就放开我的手,我的手很疼!”慕相思皱着眉头,是真的疼,已经被伤了一次了,她不想二次挫伤。

桑晚晚看到她红肿的手腕,惊呼着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儿,被混蛋打了!”

“哪个混蛋,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啊?”桑晚晚跟慕相思不同,她柔弱,纤细,但也坚强。

原本不该有什么交集的女孩,却成为了生命之中的不可或缺。

尽管慕相思说了没有她想象的那样,可桑晚晚还是不相信,非要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才放下心来,“你吃饭了吗?”

慕相思摇头,桑晚晚温柔一笑,“好,你等着,小鸡炖蘑菇,酸汤肥牛,老坛酸菜,还有……”

“停……我想吃油泼辣子的!”慕相思坐在沙发上,打量着桑晚晚的屋子,跟三年前离开时没什么两样,“我说你能不能行啊,整天吃泡面,三年了还没变。”

“呵呵,泡面又便宜又省时间,我现在大学的课程比较忙,打工的时间少了,要是不吃泡面,这房子,我怕是租不起了!”桑晚晚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失落。

慕相思叹息了一声,“晚晚,他不会回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老同学成他的金主了之第七章

    比起第一天的睡到自然醒,越前今天的醒法就太痛苦了。他做梦在加满了泡澡剂的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澡,结果不知怎的浴缸里的水不停上涨,他拼命的扑腾……最后还是溺水了。唔……呼吸不了了……好痛苦……越前惊醒坐起。墨绿色的刘海下细碎的汗珠若隐若现,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睡得迷蒙的琥珀色大眼捕捉到一抹紫色纤瘦的

  • 和法医学长住在一起之瞬间移动

    看着闪闪认真的眼神,肖无为心疼地抱着她们两个。两个小孩子从小就没有妈妈在身边,自然会非常渴望家里会有一个想妈妈一样的女人。这个愿望自己虽然现在不能为她们实现,但是,将来总会有一个女孩愿意投入自己的怀抱的,那时候,就叫两个小家伙叫她妈妈。陪着两个小宝宝入睡之后,肖无为静悄悄地起身,先给两个宝宝的小白马

  • 男神校草领回家之生死由命(2)

    “保大的吧,我不能让刚儿没了媳妇啊!”二谷的婆婆颤抖着说道,眼睛已经哭的通红。可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李二谷的婆婆愣在了原地。“三娘,我不是,让你保大的嘛?”里屋传来三娘高兴的笑声,“真的是上天保佑,上天保佑啊!这孩子和母亲都平安了。”李二谷的婆婆在众人的搀扶下来到里屋,看着尚有气息的李二谷和三娘怀里

  • 不想当影帝的演员不是好学霸第5章在线阅读

    范克勤笑了几声,继续念道:“水果妹妹回复说:你不就是要钱吗?我们影迷凑了钱,请你放过我们的星星吧。这样,我们不如见面再说。甄霸道回复,道:有钱什么都好说,来我们大东台吧,到了联系我。”范克勤放下手机,道:“没别的信息了,恩……这是证物,先放在这里,看看还有什么。”跟着他看了眼地上的血迹,用笔敲了敲自

  • 异界咸鱼主宰之若有缘,以后再来锤你【1更,求收藏】(8)

    吟~~~~猛然,一道嘹亮,透着无尽龙威的声音响彻天地,只见盘踞在浩瀚山脉上的这头血龙,睁开了那一双血眸。它仿佛从无尽血海中走出,血光无尽,淹没了天地,淹没了无尽万法,紫气退避,天地灵气停止了涌动,像是上古祖龙临世,带着无上威压而来。整个大凶之地内的生灵,在这一道龙吟声下,尽皆匍匐,瑟瑟发抖。它,是这

  • 人间试炼游戏在线阅读第8节

    “人死了有一小段时间,血液已经基本凝固。”牧童一边检查着邓竞残破的尸体,一边说道。“断头处切痕粗糙,应该是被生生剁下来的,不是特别锋利快速的机器,杀人者也没有特别斩首的经验和技能,所以砍了好几下才砍断。”“应该就是那个了。”牧凛接过话茬,朝另一边墙角处呶了呶嘴,只见一把短柄斧静静的躺在地上,斧刃处还

  • 我撩的男神是重生的第4章在线阅读

    救护车刚把这次车祸的四名伤员送到飞仙大学堂附属医院,医院值班的张副院长就接到了校领导打来的电话,要求他们优先安排对这四名伤者的治疗工作,减少对学校的不利影响。后面处理起来就很快了,大概情况最好的是那位小朋友,他只是下巴给树枝划伤了一道小伤疤,清理创口上药包扎后,都不用缝针。车上的那两个人由于安全气囊

  • 玄龙纪在线阅读第3章

    第三章黑石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哈哈,太爽了,早就想揍他了,今天这同学会来的值”老周爽朗大笑道,陈昊心情也是爽快的很,但是陈昊依稀记得杨剑生让陈昊喝酒的时候,苏芮一句话没说过,冷漠的好像陌生人,从始至终没帮陈昊说过一句话,这让陈昊心里多了一层失望,还记得他们一起看电影,一起写论文,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唉

  • 别动本尊点心在线阅读第四章

    纵横网搜作者言念君子

  • 不熄在线阅读第四章

    “噗哩,也说不定,”仁王持保留态度,“她只是在养精蓄锐顺便让敌人放松警惕,准备来个鱼死网破,反正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了,她也没什么可顾及的了不是吗?”“原来在你看来她以前的那些行为还是在有所顾忌的前提下?”柳生冷嘲。“起码,”仁王瞄了幸村一眼,“还是有回避的,多多少少。”“什么时候网球部的内部会议改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