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龙血杀手沐家独有

2021/6/11 7:56:18 作者:茨球 来源:纵横中文网
龙血杀手
龙血杀手
作者:茨球来源:纵横中文网
华夏顶尖特工杀手李星鸿,多次梦到无敌黑衣人,全球顶尖杀手的平凡生活,欢迎各位阅读。作者微博:作者茨球

沐千羽微眯着双眼打量着她,眼里是沐楚月看不懂的晦涩,却让她后背发凉,似乎恶鬼离她并不遥远。

微微勾唇,欠她的,她会一点一点拿回来。猫捉耗子,最大的乐趣不就是其中过程的乐趣吗!

一直静默不发的天启太子君轩恒站起身走了过来“老家主,话虽如此,但毕竟少家主身死的消息已传出去,此事若不处理好恐遭天下人诟病”

今日一早,皇家收到消息,马上便是叫太子来沐家走上这么一遭,以至于目前,来沐家的外人也就这么一位。

闻言,沐毅霖眉心一皱,沐楚月暗自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

千羽努努嘴,这位太子可不像一心一意为别人考虑的主,不知这位太子意欲何为。

说的也确实是实话,她还活着这件事要是不当面弄清楚,怕明天帝都里就会传出各种闲言碎语。

沉吟片刻“也罢,世人皆知我沐府有件宝贝,非我沐家血脉者不得动,若非我沐家血脉,立见分晓”

此言一出,众人骇然,老家主莫不是要请出凤玉?

君轩恒更是一惊,他着实也没想到,这沐家老家主宠孙子这般百无禁忌。

千羽倒是一点不担心,这魂换了,可这身体的确如假包换。

沐老爷子深深看了一眼千羽,身体里的血脉让他相信这就是他的孙子。

然后一脸凝重,示意站在一边的沐洛挨近,跟他耳语一番。

沐洛的脸色也逐渐凝重起来,离之不远的沐家内部高层人员心都紧了起来,心里都忐忑不安。

自从千羽之父沐流轩和老大沐墨轩死后,沐家内部其实也都散的差不多了,老四沐芸倾也常年在外。

身为管家的沐洛向来得老爷子的信任,能出动沐洛的,自然也是大事。

当前这唯一的大事也就凤玉了!

沐洛沉默转身前去拿老爷子交代的东西,他的每一步牵动在场所有人的心。

面对孙子,老爷子转身拉住千羽的小手“不怕。”千羽昂首盯着沐毅霖的双眼点了点头。

千羽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看向11点钟方向大树的位置。

没人?

她分明感受到在11点钟方向有人,难道判断有误?

藏在大树上的某人暗暗吃惊,这娃娃的敏锐程度可不一般。

千羽重新将视线放到这厅院中,默默打量着在场所有人。

看见了站在离棺材最近的有一个小姑娘,她有一张分为精致的小脸蛋,穿着一身素白的衣服,见千羽看过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了过去,欲言又止。

她是,四小姐沐柔音?

正当沐柔音想开口,众人的眼光又一次聚集到沐洛身上。

那人手里托着一个精致的古盒从内堂走了出来,在场之人又皆是修炼之人,从宝盒出来那一瞬无不感受到那盒身散发出的浓重灵气。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将视线放到了那个盒子身上,千羽也不由看了过去,她清晰地感受到了几位叔叔伯伯及几位小辈的紧张感。

“家主”沐洛恭谨的站在沐毅霖身边把盒子上手奉上。

沐毅霖点点头,手持宝盒说道“众所周知,沐家凤玉只有沐家直系血脉得以真正运用”老家主微微停了停,众人却是倒吸一口冷气。

隐约之间他们猜到了老家主接下来的动作。

于整个云幻大陆的四大家族而言,少主令是四大家族少主的代表,而对于唯一凤凰后裔的沐家来讲,凤玉才是千百年来掌握家族的重要物证。

听老一辈讲得只有得到凤玉的认主才有资格知道沐家最大的秘密。而这么多年,沐家历任家主也仅仅是知道凤玉这一物件,至今还无人得凤玉认主。

猛然间众人又松了一口气,不过一个废物而已,有什么好让他们紧张的。

凤玉认主和凤玉正名是两回事。凤玉正名也不过是闪烁凤身,而这凤玉认主…

想认主,哪有那么容易?

“非我族嫡系血脉之人,那滴血之人则会血干致死,元神俱灭,老夫也知你们中定有人不服,但是今日请出凤玉一来为臭小子正名,二来老夫想说就算没有凤玉沐千羽也是老夫认定的下一任家主。”沐毅霖的话很强势,一丝余力都不剩。“还请太子殿下做个见证。”

君轩恒双手作揖“老家主言重了”

开玩笑,沐毅霖现在可是天启帝都内少有的高阶灵尊高手,他以后还要多仰仗他沐家呢。

老家主一番话,也成功让场上的沐家人意难平。

“凭什么爷爷”沐楚月再也憋不住了,凭什么凭什么!就算她楚明月不行,可她还有一个天才姐姐啊!

她的怒吼也代表了在场很多沐家人的不服。

袖子一甩,他还没找他们算账呢,别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去问问你父亲,还有,这个家只要老夫还是家主一天你们就得服从命令!”

沐毅霖怒了。

今日之事给他的冲击太大了,所有事他皆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唯独在千羽的事情上他不会退步半分。

而沐楚月更是被老爷子说的蒙了,有些传言她不是没听说过。

一边的沐鸿轩脸色也是一变。越发阴沉。

话说千羽,下一任家主?千羽嘴角的笑容就此凝固,她可不是回来背包袱的!

回神老头儿淡定的看了她一眼,眼里带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有些事该做还是得做,这次千羽的受伤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他要在他还能够处理事情的时候把之后要做的事提前一点。

沐毅霖端正身姿,慎重的打开盒子,盒子打开的瞬间,灵气冲斥了整个厅院,让人一阵舒畅!

凤玉!若非是沐家独有,怕这东西早就不在沐家了。

“臭小子!”沐毅霖略微有些凶狠的叫千羽,示意他把血滴在凤玉上。

沐洛将手里的匕首递到千羽面前,眼里沐毅霖一样有些许期待,或许…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沐楚月狠狠掐着手,指甲陷进肉里都没感觉。所有沐家人屏息以待。

有多少人在心里祈祷沐千羽早就死了,眼前这个不过假冒!

千羽对上老头的那双亮晶晶的眼,略微有些无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现代巫师的骑士故事在线阅读第10节

    张朝天的右手往前一捞,那串项链被他捞在手里,瞬间塞进背包,也没有看属性,就去杀人了。虽然装备第一,杀人第二,但是这么多人都在场,好歹要做点面子工程。于是张朝天只好身形一转,向其他人杀去。张朝天冲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正在拉弓弓箭手身边,右手中的冰水剑带起一道道气流,刺向了他的脖子。那名弓箭手一惊,手中的

  • 超级豪门女婿在线阅读为美好生活结个盟

    后来的某日,伯贤踏着皎洁的月色敲响了富川老家的大门。“来啦!”女孩子响亮的声音把昏昏欲睡的伯贤激了个醒,不……是……吧……“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你们下午明明没有行程的。”善妍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只是刚转身就被伯贤唤狗式招呼给勾了回来。“回来回来,大姐,你脚上穿的是我的拖鞋吧!”虽然那双红艳艳的各印

  • [综]救世主不需要假期在线阅读第2章

    观源顶着一张面如寒霜、酷帅狂霸拽的脸对着郭络罗氏:“福晋有心了。先放着罢,我没胃口。”郭络罗氏迟疑地看着与平日截然不同的胤禩:“爷,您,是否有什么烦心事?妾虽弱质女流,却也能为爷分担一二。”观源蹙着眉头,道:“汗阿玛分封诸子,我侥幸能得一爵位自是好事,只是,恐怕树大招风啊!”“这……,虽是如此,爷也

  • 查理九世之即将揭晓的真相第7章在线阅读

    走了好一段路,路上都是面包树,在快到半山腰的时候终于见到其他陌生的植物。沿途走到湖边时叶娴一共发现了564种新的植物,还遇到7种不同的动物。这些动物也是新品种,反正叶娴以前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同样的,叶娴也起了将近571个名字。起完名字之后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嗡嗡嗡的发响。不过这一趟也有很大的收获。至

  • 霸道兵王在都市之饮酒(6)

    朋来客栈。在蓝晶月带领下,来到客栈,随便找个桌子三人便坐下了。由于这里绝大多数人都去武场看比武大会了,所以今天的人格外的少。没等蓝晶月开口,小二已经跑过来了笑嘻嘻地道:“今天什么风把二公子吹来了。”看了看旁边的叶风铃继续道:“呦,叶大小姐也来了。”心里嘀咕,这下头疼了。叶风铃首先嚷嚷着:“一边去,哪

  • 总裁的私有甜妻.在线阅读第6节

    琴声愤慨,杀气腾腾,银瓶乍破,铁骑刀枪。黑云压城,乌压压一只铁拳,破空而来,在姜意恒身上轰然炸开。就在这时,姜意恒出手了,拍出一掌,快如闪电。二人同时硬抗一记重击。姜意恒紧咬牙根,身躯像是一口黑洞,将所有力道全部吸纳下来,血流运转似大河涛涛,狂奔疾涌,骨骼噼里啪啦,电闪雷鸣。全身穴窍闪烁,如星光摇曳

  • 综*******克在线阅读第7节

    两人战斗那狂暴的能量让周围变的坑坑洼洼,一边打斗,一边血妖想着怎么得到天风的身体。诡异的能量,身法完美的身材比例。砰,两人分了开来互相看着对方,好小子如果不是现在我的身体太弱你早就死了。血妖说道。在看看满身鲜血的天风,痛快,来到这个世界尽十年了,居然有这样的强者。不错,血妖的好斗激发了天风骨子里的好

  • 还珠之永乐阿哥第2章在线阅读

    咦,这是什么,还挺好看。”沈墨颇为好奇。这是一个不足巴掌大小的玉石,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射下似有彩光闪烁。仔细一看玉石之中似乎有一个人影,细看之,是一个少女。长发如瀑,服饰精美,长相俊俏,倒是难得的美人胚子。“真是好生漂亮,想必可以买个好价钱。”沈墨道。虽生于偏远山村,但对于这种宝石就算是无知者也知

  • 三生流浪在线阅读第十章

    吃过晚饭后,温诺汉斯坐在消世房间里等着消世,想跟他聊聊有关卡兰斯汀帮忙的事情。消世回到房间,见温诺汉斯正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的翻看着自己带来的书,向温诺汉斯打招呼道:“温爷爷你在这里干什么?”“哦!”温诺汉斯见消世回来了,于是放下书邀消世邀消世到他旁边坐坐,“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消世礼貌的坐在温

  • 只要撒狗粮就变强第六章在线阅读

    通往天台的路好像被堵死了,堵的死死的。一丁点空余都没给我们留。我手中虽然拿着消防斧但是却没有信心劈开眼前这个东西。我伸出手来对着这堵墙狠狠的敲了敲,实心的,我用多大力气好像都敲不开这里的东西。没有光,我们两个人身处一片黑暗当中。我皱了下眉头。随后将自己的白大褂脱下来,缠绕在了消防斧上面,用打火机点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