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掬魂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3:54:36 作者:坐中有狂客 来源:纵横中文网
掬魂
掬魂
作者:坐中有狂客来源:纵横中文网
都说世界生生不息,古人却在书上却反复提到,天不足西北,地不足东南。天残地缺一说,从何而来?如果有魂魄,古往今来,越来越多的魂魄,都去了哪里?听闻天地之间,有一种叫做息壤的生气土壤,可以自长,而息无限。如果有一天,天地环境突然巨变,草木比侏罗纪长的还疯,动物会怎么样?人类原本物欲横流的世界,重新变回了那个古树参天,蛮兽横行的上古,甚至太古。应运而生的不止是众多不知名的生物,还有生灵,幽灵。比末日更加凶险的环境,一切重新摊牌。一向自诩应天地灵气而生的人类是否还能从激烈的物竞天择之中胜出?

夜色深沉,四周异兽吼叫不断。

冷秋月握着***直指黑衣人胸口,神情警惕又有几分得意。

黑衣人眯眼盯着冷秋月,声音沙哑道:“你是谁?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冷秋月臻首轻点,一副赞许地表情:“伪装的不错,细节处理的很到位。让我猜猜,改变声音这个没什么稀奇的,用魂力震动声带就能做到。至于你这肥胖的身材是一种特殊的作战服吗?里面是充气的还是仿真肉?也是难为你了,穿的这么笨拙还跑这么快。”

“呵呵,你还真是联想力丰富。不过我懒得和你废话,现在让开我饶你一命。”黑衣人冷笑。

“呦,发起狠来还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论冷酷无情你和他倒是有一拼。来来来,我也很想见识见识你的实力,看看你这位隐藏的高手到底有多高。”冷秋月话音落下渐渐开始腾起一股强悍的气势,恐怖的气息节节攀升,五魄、六魄……七魄。

眨眼间她的气息就冲到了七魄,但仅仅停了一瞬,她体内的气息再次飙升,如同骤然掀起惊涛骇浪的大海汪洋,层层叠叠汹涌澎湃,于此同时她右手手腕上亮起了一道虚拟的类似于手表似得光环。

一道!

虽然只有一道,但这足以证明冷秋月的实力,一环魂师!强大的魂师!

魂师是武师的进阶,而魂师就像是在云端,武师在泥里,两者之间的差距是无法跨越的天堑鸿沟,别看冷秋月只是一环魂师,她如果爆发实力,别说是蓝色兵团的那两名五魄武师,就算是两名七魄武师,五名七魄武师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由此可知今天在末日酒吧门前幸亏那两名五魄武师没有与冷秋月动手,否则他们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一环魂师?”黑衣人讶异地看着冷秋月手腕处的那道光影,那是由整个人类联盟颁发的实力证书,也可以说是实力监测。

联盟规定:所有到达魂师段位的人都必须到指定地点进行登记、注册,同时要被植入魂力监测芯片。芯片对人体不会有任何的伤害,也不具备遥控的功能,它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准确检测出你的实力,然后映射出相应的等级。

当然这个待遇只有魂师和对应等级的人才有,因为武师虽然强大但破坏力终究有限,可魂师就大大的不同了,一名强大的魂师足以摧毁一支小型的军队。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如果有一名超过七环魂师的存在,冷秋月引以为傲的落日城护卫队根本不堪一击,分分钟被屠杀成渣。

一个人灭一座城,这是何等的恐怖?何等的骇人听闻?

所以联盟决不允许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因此每一名魂师的实力监测芯片都与他的私人天网帐号相关联,如果你敢做出这种泼天答案,你的身份也会随之曝光,继而成为全联盟的追杀对象。

这等于是一种变相的约束,只是这个世界从古至今总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也总有一些人是生活在无边无际的阴影中的。

“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实力倒是天才。”黑衣人短暂的惊讶后发出一声冷笑,“不过你以为这样的实力就能拦住我了吗?”

“哼哼,拦不拦得住只有试了才知道。”冷秋月不服。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黑衣人厉喝,脚下突然一晃整个人已是率先冲着冷秋月暴杀而出,恐怖的速度带起一串残影,说杀就杀毫不留情。

“来的好。”冷秋月娇喝,脚尖点地如风般迅速后退拉开距离,手中的***精准地一轮点射,噌噌噌三支箭矢如黑色闪电般封住了黑衣人前进的路线。

然而就在这时黑衣人忽然身影一折,扭头朝着另一个方向狂窜而去,竟是……逃了!

逃?

冷秋月也是一怔,显然没料到上一秒还杀气腾腾地黑衣人会说走就走,气得她跺脚大叫:“王安平,你还是不是个爷们,能不能有点高手风范。”

前方的黑衣人不答话,一路疾行。

“哼,你以为你能跑得掉吗?”冷秋月嘴角上扬弯出一抹妖媚地弧度,随之她轻吟道:“风!”

话音刚落四周骤然吹来一阵狂风,无形的风在冷秋月面前迅速旋转凝结,眨眼间变成了两道小小的风卷,风卷一闪到了冷秋月脚下,她双脚微微离地,只一瞬她的速度就提升到了极限,风卷拖着她带着青色光影紧追而上。

仅仅片刻前方黑衣人逃窜的身影出现在冷秋月的视线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的视力,她纤手向前一指轻吟道:“起!”

随着她声音响起,前方速度极快的黑衣人迅速向左侧滑了数米,身体只一顿便再次想要逃跑,但冷秋月白皙的手掌倏然一握,轻喝道:“封!”

前冲的黑衣人动作一僵站在了原地,感受着已经堵死了四面八方的风墙,他无奈地转身看着已经飘到身前的冷秋月,苦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个风之力元素师,只是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拦我?”

冷秋月挑眉道:“很简单啊,只要你去掉伪装让我看看你是谁就行了。”

黑衣人郁闷道:“知道我是谁对你有好处吗?”

“没有,就是好奇。”冷秋月很干脆地回答。

“为了满足你的好奇,你就不怕我杀了你?”黑衣人窝火地说。

“我相信你还杀不了我。”冷秋月很是自信,一环魂师加一环元素师的实力也的确给了她自信的资本。

“呵呵,还真以为成了魂师和元素师就无敌了?”黑衣人嘲讽道。

“不服你别跑啊。”冷秋月挑衅说。

“好,既然你自己想死那我就……”

“这话你已经说过一遍了。”冷秋月打断了黑衣人的狠话。

黑衣人一怔,很尴尬。

“接招。”考虑到今天晚上似乎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黑衣人不再废话。轰然一拳砸向面前的风墙。

“轰!”

拳头与风墙狠狠撞在一起发出剧烈的炸响,风墙应声而碎,黑衣人狞笑着杀向冷秋月,“真以为这小小的风墙就能挡住我?”

冷秋月微惊,她知道自己的风墙并不坚固,却也没脆弱到被一拳轰爆的地步吧?弱到对方连异能都不用?而且他身上为什么没有丝毫气息?他是武师还是魂师?

冷秋月来不及思考,脚下步法连连迈动风神步急速拉开距离,***噌噌噌连续发射,密集的箭矢如同一张巨网罩向黑衣人。

然而面对无数的箭雨黑衣人不退反进,只见他左晃右晃,身体像是风中的杨柳般飘忽不定,眼看着箭矢就要射在身上,他却总能在险之又险的关头扭动身体,几乎是以贴着箭矢的姿态一路向前,利用箭矢彼此间的缝隙冲破了封锁,速度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眨眼功夫就突破到了冷秋月身前十五米。

冷秋月的脸色终于变了,精准的判断,恐怖的爆发,完全违背了重心和常理的诡异身法,这绝不是一般武师所能做到的,即便是她也没有信心在自己的箭雨中毫发无伤地穿梭出来。

十五米已经是一个射手最后的安全范围,因此十五米也叫做射手的生死线。身为一个远程如果不能把对手压制在十五米外,这场战斗无疑已经是输了。

“小丫头,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嘿嘿。”黑衣人笑得阴森而恐怖,一步迈出再次欺进前压瞬间突破到了十米。

“你以为这就赢了吗?你把我冷秋月想的太简单了。”冷秋月厉喝,到了此时再也不敢有所保留,风之力迅速包裹全身,脚下两道风卷瞬息形成带着她的身体飞快后退,突然的爆发直接将距离再次拉远到三十米,经过改装的特制***像机关枪一样不停地喷射着箭矢。

黑色的箭矢一闪而逝,锋利的箭头上夹杂着少许的青芒。

“魂力箭?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不过……这样还不够!”黑衣人话音未落速度竟然再次爆发,只一晃就好像穿越了空间和时间般突然出现在冷秋月十米之内。

冷秋月瞬间瞪大了双眼,这不可能,二十米的距离怎么可能一闪而过?难道他是空间系异能?

“小丫头,记好了,在这星际里自信而没有脑子的人往往死得最快。”

咔!

“呃!”

冷秋月喉中发出一声痛苦,两根铁钳已经牢牢地锁住了她的玉颈,生死尽在他人之手,此时黑衣人的话刚刚说完。

快,不可思议地快!

冷秋月还举着手里的***,但战斗已经结束了。

黑衣人冷笑着盯着冷秋月,伸出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精致的脸庞在月色下泛着朦胧的光泽,美不胜收。

“嘿嘿,还真是一个美人儿。今夜有你不寂寞了。”黑衣人发出渗人的冷笑,冷秋月听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王安平,你想做什么?”冷秋月真得恐惧了,她已经记不清这种感觉多少年没在她的生命里出现过了,第一次出现是在她十五岁的时候,那一夜她的父母死了,临死前她的母亲把她藏在了一个很好的地方,她侥幸躲过了一劫。这么多年过去,哪怕她在恐怖的落日森林里都没有体验过如此清晰的死亡阴影。

“王安平是谁?你的老相好吗?你为什么一直喊他的名字?他和我长得很像吗?有没有我帅?”黑衣人说着一只手掌伸向了冷秋月的胸前。

感受着逐渐逼近地耻辱,冷秋月身体一颤咬牙道:“王安平,你敢!”

“我不是王安平,所以我敢!”黑衣人一手握住那挺拔的柔软,目光冰冷中带着挑衅。

冷秋月娇躯猛地颤抖,厉声道:“王安平,你大爷的,我要杀了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笑泯恩仇之光煞之体

    天完全暗了下来,万物开始沉寂,眺望远的地方,偶尔能看到些许灯光在闪烁。寒风凛冽,夹杂着兽类的咆哮声,晚上,是它们的时间。寒雪开始加快落下的频率,远处的灯光开始“疲倦”了,逐渐湮灭在无尽雪地。此时,一束璀璨的光横穿苍穹,坠向远方。那是枚神胎,隐约能看见里面的轮廊,是人形。这枚神胎绽放这不稳定且微弱的圣

  • 我在异界放动漫在线阅读第4节

    仲夏飞快地跑出去,边跑边整理后颈的衣带,不到走廊尽头已经系好了。这才放慢了步子。不想这时手机有了来电。“夏姐,”李其带着哭腔,“飞哥、飞哥摔了一跤……”“我马上过来!”仲夏差点摔了手机,颤抖着挂断。楚燔追到女盥洗室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有人出来。对面楼梯间的弹簧门没有关好,鬼使神差般,走过去推开

  • 超·神魔武装在线阅读第2节

    “不知道,贵人来拱石村,有何目的啊?”胡子男笑呵呵地问了一句,如果不是林天被他砍死好几次,估计都会认为他是一个和善的大叔。“咳咳,机密,莫要多问!倒是你,这么晚在这里做什么?”林天死了这几次,也知道这胡子男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恶人,只能靠不认识的名头来压他。胡子男笑了笑,说道:“大人有所不知。”“小的叫

  • 侠岚:最强冰神在线阅读第3章

    两人赶紧走出了这片停尸地。出了破烂大楼后,两人爬上了草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瑞克看到眼前这一幕,嘴里不停的喃喃道。“难道真的有丧尸么?”瑞克赶紧转过头来问道江辰。江辰听后则是摇了摇头忽地,瑞克好似想起了什么。“不行,我得回家一趟,卡尔..洛莉!”瑞克喃喃了两句后,便有些失神的往前面

  • 修仙小农民第4章在线阅读

    “系统,你是怎么评价的,我感觉自己现在挺强的啊,怎么就渣都不如了?”张亮心里大叫。叮,系统融合,身体素质达到人体极限,系统最高可评估七阶太乙,宿主相比最弱太乙,渣都不如。张亮一个跟头差点倒在地上“不要跟我说太乙,就说现在。”叮,三阶及以下,渣都不如。“跟我说说,每一阶都代表什么。”张亮咬牙说到。叮,

  • 仙剑云之凡溯洄在线阅读陈家族比

    陈子安冷冷地看着他,微微冷哼一声。这只不过是对他的一点惩戒罢了。如若不是陈子安嫌直接动手杀了他,后面还会惹出众多不必要的麻烦来,这般三番二次的冒犯陈子安,他李山焉能有命在?陈子安没有过多在意还在地上翻滚哀嚎的李山,径直走向了不远处的练武场。清水城中“明张陈刘”四大家族,陈家位列其中之一。陈府中设有自

  • 万宝风云第一章

    “大家好,这里是香蕉TV体育频道,我是主持人张航,接下来将为您网络实况直播WRC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中国分赛区的赛况。”男主持说完这一长段,换了一口气再次激昂地开口:“此次是WRC二十年后再次登陆中国,其中最受人瞩目的是LANCIA车队的中国籍赛车手季怀瑜。18岁出道,如今年仅21岁的他将驾驶Lanc

  • 苍龙剑帝之我回来了

    林霄打开青铜棺,一个身穿白色长衫,一头乌黑的长发披于肩后,双眼微闭,长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躺在里面。看着这副面孔,林霄心里嘀咕道:还以为自己的上一世和小说里一样写的一样帅气无比,没想到却和现在的自己一样普普通通,或许这就是小说里写的返璞归真吧。林霄看着金色小龙问道:现在该怎么做,才能觉醒。金色小龙

  • 综漫之神级BOSS在线阅读龟息

    云清后来去找花尾问了原因,原来他米放多了。花尾还演示了一遍煮粥方法给云清看,云清这才意识到他浪费了多少灵米,原来只要一小碗浅浅的灵米,便能煮出一大锅稠稠的灵米粥来。当花尾得知云白一个人一顿就把他送的酱菜全部吃完后,花尾那表情一言难尽:“你们两个还真是……”没什么生活常识啊,能活着真是不容易啊!云清后

  • 我有无限物品栏之第六章

    这个晌午阿渔睡不着。她也不太敢睡,总觉得她闭上眼睛了,可能就又回到了凤阳城的那个小院子里。一想到凤阳城,就想到了那晚徐潜惊人的热情,被一个文武双全沉默寡言却对她呵护备至的男人那般抱在臂弯,阿渔就像在江面漂流多年的旅人终于回到了岸上,心里很温暖很踏实,也充满了感动。只是那晚她整个人都被徐潜占据了,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