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超脑黒科技重生(一)

2021/6/11 0:40:10 作者:星空吃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脑黒科技
超脑黒科技
作者:星空吃鱼来源:飞卢小说网
夜星的信仰是没有科学解决不了的问题,有的都是科学水平不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万俟霄!都是你这个魂淡!是你害死了我哥哥!你去死吧!”话音刚落,万俟霄便看到这个平日里见血就晕的小师妹宁榆此时此刻正提着剑朝他走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捅进他的心口。

唯有一向温婉的师姐大喊了一声:“羽玦!”

羽玦是当年入门的时候,师父赐他的字,“轻如鸿羽,贵若玉玦”是师父为他赐字的初衷。

饶是一向聪明如他,也从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他不甘心这样结束,他还没找出外祖父一家被杀的真相,也还没将火烧芳菲林的凶手绳之以法,他不甘心啊!

万俟霄拔出胸口的剑,大笑好几声,连连道:“好,好!小师妹,这一剑是我欠你的,我还给你,来日再见,我们便就此形同陌路吧!”说完,他倒在血泊里,再也没有醒来。

万俟霄死的第二天,这个消息便传遍了整个修真界,比之当初火龙吞噬芳菲林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之间,无论是世家名门,还是山野散修,人人都在议论此次由姑苏欧阳氏一脉清理门户的行动。

“好好好,真是大快人心!只是不知手刃这狂妄的穿杨第一人的是哪位名士英豪?”

穿杨第一人是他给自己起的号,因为他的弓箭射得很好,便是百步之外,又隔着一片杨树林,他也能准确无误地射中目标猎物。

“说来他也是死得不得瞑目,竟是死在一介女流手上,还是他的小师妹——宁榆。这姑娘也算是一战成名了。如今这其它几大世家设宴,谁敢不多发一张请帖给她?”

“这个兄弟我就不得不说句公道话了,这姑娘杀得好。”

立即有人拍掌应和:“说得不错,杀得好!当年东海万俟一族承怒于天,乾雷毁之。要不是姑苏欧阳氏好心收养他栽培他,他万俟霄这辈子指不定就是个就是个混迹市井的小乞丐呢,还谈得上别的什么。”

“可不是,我听说呀原先的欧阳林主可是把他当亲儿子在养,供他吃住,还授他法术,可他倒好,为了一个蛮人女子,害得姑苏芳菲林一夜之间化为灰烬,还害得欧阳家几乎满门惨死,当时不是还说了句什么来着……”

“桃悲侠骨。”

“对了,就是这句话。什么叫白眼狼?像这厮这样的就是了!”

“唉,谁说不是呢?可叹欧阳桑年少无知,居然就让这厮欺骗了这么久,换了是我,当初他到处惹是生非、到处树敌的时候,就不只是给他几鞭子,而是直接清理门户,不然这好好一个侠义大门派,怎么就能说没就没了呢?对这种败类,还讲什么同门情意?欧阳桑到底是太年轻了,居然还为这厮求情。”

“可我听到的不是这样的啊?万俟霄不是被自己心仪的蛮人女子先前对他下的蛊毒才死的吗?听说生前被活活折磨得不成样子,最后拔剑自裁的呢。”

“哈哈哈,这就叫现世报。我早就想说了,蛮人女子擅长下蛊投毒,他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能有什么不同,一丘之貉,只会背后阴人。最后自己人窝里斗,活该!”

“话虽如此,可此次,这小林主也算是报了家门的血海深仇,老林主若泉下有知,也该安心了吧。。”

“不是说他和蛮人女子混在一起吗?就不懂用蛊术对抗?”

“也许是来不及吧……”

“果真是丧心病狂……”

“不过,他死之前留下那样的话,你们说,他不会真的重回人间吧?”

“重回人间”四字一出,忽然一阵静默,似乎都在顾忌着什么。

片刻之后,一人慨叹道:

“哎……要说这万俟霄,当年也是玄门之中极富盛名的世家公子,世家公子榜上还能力压小林主,居于第四,倒也并非天生穷凶极恶之徒,何况他小时候又遇到那样的事,一家数百口人一夜化为乌有。曾经的他是何等风光恣意,究竟他是怎么想的,才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样的结局?”

话题转移,议论声又纷纷然起来。

“由此可见,人心不古啊。一个自小有娘生,没爹养的野孩子,纵使一时风光、了不起?最后该是什么下场,就还是什么下场?”

掷地有声:“死无全尸!”

“咦?这样说起来,也不全是他的错,归根结底还是万俟霄此人不会做人,惹得天怒人怨的。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天道尽处好轮回……”

……

身死之后,盖棺定论,似乎早就成了人尽皆知的“规矩”。所论内容或多或少都大同小异,即便鲜有微弱的异声,也会顷刻被人压了下去。

再过了个三年,这场茶资笑料也终被后来的一些事件压过了风头,只是当年亲眼目睹所有经过的那些人,心头都还有一缕阴霾挥之不去。

虽说除了当年的东海蓬莱岛一脉,无人懂召唤残魂的方法,可过了三年了,他当年说过的“回来”到底是怎么回来,却没人心里有底。

也许他真的有办法让自己重生回来,又也许是临死之前说几句狠话吓唬人罢了。

若是后者,自然皆大欢喜普天同庆。然而,众所周知,这万俟霄是东海蓬莱岛一脉最后一位正统传人,若说他学会了本门法术,也不足为奇吧?一旦来日他夺舍重生、元神复位,只怕届时,玄门百家甚至整个人间必将彻底失控,黑暗终将遮住所有的光明吧。

因此,诸位仙门百家出钱出力出玄石,制作了整整将九九八十一座镇山石兽压在他丧命的谷底,并将此处命名为“恶人谷”。此后,各大家族开始轮番派人看守此处,搜集各地异象,全力警戒。

第一年,风平浪静。

第二年,依旧风平浪静。

到了第三年,终于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也许万俟霄也没那么了不起,也许他真的魂归混沌了。

整整六年过去了,纵使他万俟霄真的能够曾经翻云覆雨又如何,谁也难保自己永远不会被别人翻覆,或者说谁都无法创造不死的传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杀上九天在线阅读第六章

    新书启航,希望读者大大们都能支持一下。新书期间,花花,评价票也非常重要。每天稳定更新,最少四更,一更两千字左右。一千鲜花加一更。六百评价票加一更。评论二十条加一更。三人打赏,不管多少,加一更。另外,大家应该也都知道,现在飞卢严打,太暧昧的也写不了,所以,女主和男主相处,会跟现实差不多,不会写太暧昧,

  • 龙行潜川之感谢wdzxy的月票!

    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评价票、月票!新书不易,多多支持!感谢诸佬鲜花

  • 与绯闻CP捆绑营业的日子在线阅读第六章

    艰难的转过身,就见大家伙正盯视着自己。它的双眸中似有黑色旋涡般,将自己身体的能量吸引过去。“啪!”琳达终于抽出身来向着大家伙的眉心来了一枪。只是大家伙被一枪爆头的事却没有发生。子弹来到它的眉前就难以再进分毫。最终势尽跌落下去。不过大家伙分心间,依莱抓紧双腿聚力,一跃而起逃开大家伙的攻击范围。只是忍不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穗禾旭凤在线阅读第10章

    凌枫悠悠的醒转过来,打量着这陌生的环境。这是一件破旧的屋子,里面除了自己睡的这张床外,只有一张破旧的木桌子和两个木凳子。凌枫双手撑床,努力的想使自己坐起来,然而这简单的动作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让他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凌枫疼得一咧嘴又无力的摔倒在床上。听到响声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外貌粗犷的中年人,正是凌

  • [文野]应许之地在线阅读第5章

    时间,下午四时。地点,在阴山市区的闸北街。目的地,阴山市、市区最有名的金碧辉光夜总会里。金碧辉煌夜总会建造于阴山,是阴山所属长乐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旗下的“金碧辉煌”夜总会,夜总会位于阴山朝阳区东三环饭店,其法人代表是文萍。外资企业,最大股东是为覃姓华人(约占总股份的51%)。此刻夜总会里灯红酒绿,来来

  • [看脸时代]ByeByeBye第四章

    家里这段时间在热热闹闹办祁春燕的婚礼,祁香贝在干什么呢?初期可能是灵魂和身体刚刚碰撞,还在磨合,祁香贝间歇性地浑身疲软没劲,有的时候正吃着饭就拿不起来筷子,要不就是膝盖突然一软跪在地上,更可怕的是,早上醒过来就像蒙了头盔一样,她要隔着厚厚的膜才能跟外界接触,直到两三个小时才被解放出来。这种状态一直持

  • 穿书后反派逼我生崽[穿书]刘猛出手

    刘猛无奈的放下背上的木箱,“要上,那就别怪我了。”刚才那一击几乎要了众师兄弟的命,此时黄石早就怒火攻心,难以自持了,最重要的是,黄石的性子在众师兄弟面前和煦随意,但在其他人那里确实完完全全的暴虐,一旦点着了,便很难控制。说时迟那时快,黄石双锤运转如风,锤势迫人,风驰电掣间便挪腾到刘猛面前,双锤齐下,

  • [快穿]游戏,还是人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九月一日。今天是我进入改变我一生,也是我疯狂的开始。校车在我家外面的那个小公园外面接送来自这个区域的学生。7点45分。我按照我父母的吩咐在这里等候。“儿子快点,等会去学校要迟到了。”是我们楼下小商店的老板娘,带着她儿子。原来他小孩也是跟我一个学校啊。“你烦不烦啊,来了来了。”一个看起来也就六七岁的小

  • 血浊苍穹第9章在线阅读

    慕兮在小厨房盯着小鱼干闷闷不乐,看见言茵由李公公送了回来,不由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娘亲是怎么搞的,怎么吃个饭把爹爹的好感度全部吃掉了,它这只当两人闺女的猫真是为她们操碎了心。“告诉我,凤兮怎么了?”言茵实在想不通她的反常,只能找慕兮追问缘由。慕兮苦着一张脸。“刚才皇帝的暗卫来搜宫了,发现了主人的箭匣

  • 农家娘子,抠门相公滚出去第1章在线阅读

    残阳如血,夕阳下少年容宇身背一把朴刀走在山道上。嘴里叼着一根不知名的野草,清瘦的身影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容宇本是游龙镇荣家的偏房公子,他自幼体弱多病,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家族,他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存在。翻过这帝落山未时就可以到达镇子的驿站了。哎呀!他一个不留神脚下踩空,身子一个趔趄歪倒在路旁。嗖!崩!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