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无限影视之从唐人街探案开始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3:22:52 作者:不想吃稀饭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影视之从唐人街探案开始
无限影视之从唐人街探案开始
作者:不想吃稀饭来源:飞卢小说网
濒死状态的马飞白,获得了穿越系统,只要在穿越的影视剧中完成系统布置的任务,就可以获得继续活命的机会,反之则彻底死亡。他已经是9999任宿主了,之前的9998任已经全部在做任务中死亡......马飞白将会开启怎么样的穿越之旅呢?第一站《唐人街探案1》,在这个世界里马飞白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又需要完成怎么样的任务呢?让我们拭目以待......PS:简介无力,请看正文,谢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城南街角那新开了一家小馆,有个特别的店名【归舟】,什么装修也没有,只剩一块招牌孤苦伶仃地摆在门口,店内也只有浅淡的鹅黄色暖灯,看不清店内,来往偶尔有好奇者进去,大多很快就出来。

“有人吗?”一个年轻姑娘好奇地探头看进去,她左右张望着,墙壁上贴着上世纪的几个有名的乐队,她认识的是披头士,是她爸爸喜欢过的,她猜店主一定是个中年人,不过店里的味道倒挺舒服的。

“嗯。”声音很柔很糯,明显是个年轻女人,她朝墙角看过去,一盏精致的熏香灯映出了光影,一个慵懒的女人起身,趴在木质柜台上,浅浅的笑着,她的眼睛好美,左眼角有一颗泪痣,却不显得颓丧,相反明媚极了。

“你看那儿的牌子没,先看看。”她起身把唱片机打开,质感雄浑的声音把整个房间浸透,女孩又偷看了一眼女人,她在那儿半眯着眼,斜靠在唱片机旁,微摇着头享受极了。

“欢迎光临,本店没有菜单,讲个故事,我给你做一两个菜,菜价看心情,故事不好听你可能吃不着,反正我也不差钱。”

女孩好奇极了,上前靠近几分。

“我只带了二十五诶。”

“dollars?”女人睁开眼,说了句女孩听得懂的话。

“人民币啊,你是外国人?”女孩又凑前一部,想完全看清女人的长相。

“不,我只是在瑞士长大的,你好穷啊。”女人把胳膊撑在柜台,女孩终于看清她的长相,皮肤很清透,不是很白,但很干净,整张脸化了精致细腻的妆容,美得好张扬,就算没有涂很艳的口红,但整个五官有种躲人的美,最美的还是那双眼睛,比她见过的所有女孩子都有诱惑力。

“我不穷的,这个包是Chanel新款,我送你算了。”女孩晃了晃手上的斜挎包,毫不心疼的样子,只是紧抓着女人的眼睛,唱片机里好听的烟嗓也溢出来留到耳边。

“我基本上不知道什么中国故事,你讲的有趣,我就做个好吃的给你。”女人笑起来,看了看小姑娘的神态,语气放缓了些,像哄小孩子似的。

“我只喜欢吃中餐,可以吗?”女孩拉了椅子坐下来,隔得进了又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很细腻,想靠得更近一些。

“sure,我什么都会。”女人移了移胳膊,整个身子靠上去,盯着眼前的小姑娘,笑得极为自信。

“你知道西施吗?”女孩接过女人的水,完全忘了父母的警告,总觉得这个女人一定不是坏人。

“我知道,那些土土的故事,你就别说了,说点有意思的,OK?”女人不满地摆摆手,语气却没有不耐烦,完全不让人不悦。

“那你想听什么?”女孩看着她就觉得西子美人就如她这般,不料她听过,本以为国外长大的,不会知道这些呢。

“说说你周边的吧。”女人从柜台下面拿了个干净的玻璃杯,“你多大?”

“15。”女孩乖乖回答。

“哦,你也太高了吧,可你这个年纪不能喝酒啊。”女人侧身去冰箱里拿了瓶水递给她。

女孩接过来,看着瓶身上的英文,只认识一个“water”。

“我说个朋友的故事吧。”

【海浪拍打在心上】

宋青青是个很普通的姑娘,除了家里有点钱,长相一般,成绩一般,倒是个子高,奶奶还调侃是因为小时候别人喝三鹿奶粉,她喝的进口高级奶粉,别人吃瘦肉精猪肉,她吃野生猪肉,反正说来说去,除了因为家里有点钱,她个子高以外别的特点都没有。

“宋青青,你来读读这一段。”语文老师推了推眼镜,皱着眉头,抬头纹都可以夹死蚊子了。

宋青青是被同桌推醒的,她不知所云的站起来,还有些朦胧地看着老师。

“你说说你,这都高一下了,你除了睡觉还会干什么?真不知道你爸妈把你送进我们学校干嘛的?浪费爸妈的钱?哦,我可不记得了,你家就是钱多。”语文老师凶巴巴地说了一连串,宋青青低着头,微垂着眼,困意还在。

“坐下吧,烂泥扶不上墙。”

宋青青正欲坐下,看到斜前方的李儒丁回头,她突然觉得有些挫败,坐下来后趴在桌子上,有些难过。

“哇,你不是吧,她说你是烂泥,你理她做什么啊?”同桌推推她,轻声安慰着。

“李儒丁刚刚看了我一眼。”埋在胳膊里看不清表情。

“没事儿。”同桌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宋青青喜欢李儒丁,整个高中都知道,但李儒丁不喜欢宋青青,也是人尽皆知。

“算了,没什么,我等会儿放学了和叶岑去吃好吃的。”宋青青抬头,从书包里偷摸拿出手机和叶岑发消息。

“青青,你说你放着那么好的叶岑不喜欢,喜欢李儒丁干嘛?”同桌有些八卦的问,叶岑是上一届的年级第一,谁不知道他和宋青青住对门,一家官,一家商。

“你想想,叶岑再好看,我看了十五年,李儒丁也好看,我才看了一年。”宋青青拨了拨头发,语气里颇有些嫌弃叶岑。

“青青,叶岑对你好呀,不像李儒丁,总觉得他对人有股子看不起,特别是我们这样成绩差的。”

宋青青没再多说,看了看前排那个穿着校服,坐姿挺拔的少年,又埋下头跟叶岑发信息。

“老师说我是烂泥,我不开心。”

“哪个老师?”

“那个灭绝师太!”

“我下次帮你报仇。”

“我想吃土豆泥了。”

“放学载你去。”

宋青青处在的高一比叶岑在的高二早十五分钟,她坐在教室里等,竟然看到李儒丁今天也还在前排,她没像以前一样凑上前去,给零食啊,找他闲聊之类的。

百无聊赖中,数着自己和他相隔的排数,五排,他在第二排,她在第七排,叶岑也是坐在第二排的人,可她从未觉得和他有什么差距,却觉得和李儒丁之间隔了一条银河。

“青青,走啦。”

宋青青和李儒丁一起扭头,叶岑站在前门那儿向她招手,她拿着包冲出去,自然地把包递给他,拉着他快速离开,她怕吵到李儒丁写作业。

“怎么这么快?你喜欢的那个男生不是在那儿吗?”叶岑揶揄道,回头看到李儒丁盯着他的眼神有几分冷漠,这分冷漠,倒让叶岑觉得这个男生并不像传闻中那样讨厌青青,他冷眼回看了他一眼,眼神凌厉,再看宋青青时已是一脸温和无害。

“别吵他学习了,不然他更烦我了。”宋青青一直难过的耷拉着脑袋,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便靠在叶岑的背上不说话。

“今晚你爸妈又不在家?”叶岑看她不高兴,想找点事儿转移他的注意力。

“对,我想去奶奶家住了,一个人太无聊了。”宋青青已经习惯了爸妈都忙的日子,反正他们在家也都是在书房里忙工作而已,横竖都是吃刘阿姨做的饭,在不在家没什么区别,只是有人说说话而已。

“晚上去我家吃饭吧。”叶岑停好车,宋青青站在一旁。

“好,晚上去,你先去买土豆泥吧,我看着车。”

“好。”叶岑很高,接近一米九,宋青青也是一米七四,两个人从小比着长,叶岑如今疯狂窜到一米八八,宋青青倒是再也没长高的迹象了,宋父宋母才安下心来,只比宋父矮四五厘米的个子,倒是让只关心工作的宋父着急过一次。

两个高个子站在一起,倒真的挺惹人注意的。

“宋青青,你好我是叶岑的同学,麻烦你能不能把这个给他。”

“你认识我啊?”宋青青看了眼店里排队的叶岑,又看了看眼前的女孩子,看到她手里的巧克力,心下了然,这样的事,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认识啊,你喜欢李儒丁嘛,全校谁不认识你啊,你帮帮我,给叶岑吧,谢谢你啊。”女生很快跑向远处等着她的几个女孩子中,回过头来还笑了笑。

宋青青瞟了眼,是白巧克力,她不喜欢,她奇怪得要命,就喜欢纯度高的黑巧,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她都能吃得美滋滋。

“喏,给你的。”宋青青等叶岑出来就把巧克力给他,换过来土豆泥。

“今天的有点咸诶,让给你了,我要喝你的汽水。”宋青青极其自然把土豆泥凑到他嘴边喂他,叶岑也只是无奈的吃完。

“唉,我真的很难看嘛?或者说很差劲?”宋青青把空盒子扔掉,叶岑骑上自行车示意她坐好。

这个问题她已经问了他很多次了。

“青青,你不过就是眼瞎了点,其它都没什么毛病。”叶岑这次换了个说法,宋青青也被他逗笑了。

两人进了小区,宋青青先回家把东西放好就去叶岑家,刚进门就听到叶妈妈的声音。

“青青丫头怎么还没过来?叶岑你去叫她。”

“叶妈妈我来了,哇,好香,是糖醋排骨!”宋青青笑着趴在叶岑背上望桌上的菜。

“叶爸爸不在呀?”

“嗯,他加班呢,我们三吃。”叶妈妈和阿姨一起又端了好几个菜出来。

“我妈每次都做你喜欢的菜,我这个做儿子的都要吃醋了。”叶岑笑着轻轻地把宋青青的手扒下来把她扯到身旁坐下。

“你还吃我的醋呀,叶岑你太不大度了。”宋青青站起身要去帮叶妈妈盛饭,叶岑已经凑过去盛好了端来了。

饭后,叶妈妈又被宋青青逗得哈哈大笑,她看了看时间留宋青青过夜,反正两家十几年的邻居了,宋青青也是从小蹭吃蹭住的常客了,也不推脱,给爷爷奶奶打了电话就安安心心住在了她常住的房间,二楼就她和叶岑,叶父叶母住在一楼。

晚上睡不着她敲了叶岑的门。

“叶岑?你睡了吗?明天周末我们去看电影吧。”宋青青轻轻叩门。

“进来说。”叶岑去门口调了一下室温,顺便开门让她进去。

“想看什么?”叶岑拿出手机搜了下电影。

“都成吧,我就不想在家。”宋青青穿着长到脚踝的睡裙,躺坐在叶岑房里的大沙发上窝着。

“唉,我刚刚看到有人发信息说,李儒丁和我们班英语课代表明天去买参考资料。”

叶岑坐在地毯上,一双长腿修长地落在地上,姿势散漫极了。

“所以呢?青青,你不是还有我陪你去看电影吗?”叶岑皱了皱眉头,继续滑着手机,有些微不可察地笑着,眼眸却垂下来。

“唉,有你陪我我好像也不是很难过。”宋青青又叹了口气,李儒丁不喜欢她,这是个真命题,她丝毫不怀疑,被他无视或者拒绝得多了,好像也不算什么大事了。

说完肚子倒叫起来了,宋青青不好意思地笑了,叶岑挑了挑眉。

“现在才十点五十,青青,你太能吃了吧。”说完起身准备帮她随便弄点宵夜。

“算了,别吵着叶妈妈他们,我回去睡觉吧。”

宋青青一回房就睡着了,倒也没多饿。

暑假的第一天,叶岑带她去吃绵绵冰,才让她因为除了英语都很难看的成绩阴影稍微好转了点。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语文都只有79,我觉得我白活了十五年。”宋青青一想到自己的总分才那么丁点,还是因为英语打了140。

“青青,你英语很好啊,你口语也很正,和我一起出国留学不正好吗?你画画也很棒啊,考试而已。”叶岑柔声安慰着她,小姑娘成绩是难看了点,但也是有特长的,没必要为了成绩活。

“可是你英语也好啊,而且你还会钢琴,你小时候陪我去画画老师夸你比夸我多呀,我记得我还不开心了好久,你看你什么都能做好,我就不行。”宋青青还是提不起精神,吃着最喜欢的冰都觉得不开心。

“青青,没必要纠结其它的事情,别人期待的样子都不是你想成为的样子。”

宋青青点点头,她可能还是太纠结李儒丁,她记得他说过,他最讨厌成绩差还不努力的人,她总觉得她就是。

两人出了店,在商场瞎逛,宋青青突然看到李儒丁,示意叶岑她过去打招呼。

叶岑站在原地没有往前,看到宋青青的表情慢慢暗淡。

“青青,走吧。”

李儒丁朝这边看了眼,眼底有些嘲讽。

“你快走吧,我并不是很想看到你。”

宋青青听罢眼眶微红,这是李儒丁第一次这么直白又冷淡的同她说这样的话。

她激动得跑过来跟他打招呼,问他干什么,他说去找秦洛看电影。

“对了,秦洛让我问问你有没有英语参考书,推荐一下,她这次只考了130多,想请教你。”

“我不写那些的。”宋青青看了眼李儒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哦,对,宋大小姐都是直接出国学英语的。”李儒丁语气有些冷,看了眼走过来的叶岑,不再多说,径直离开了。

叶岑听到了最后一句,心底冷嗤了一声,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脸上还是带着笑意。

“青青呀,我刚刚看到泡芙店有你喜欢的榴莲,我今天暂且大度的告诉你吧。”叶岑弯腰逗她,宋青青的坏心情瞬间烟消云散,跑到泡芙店买下了全部。

“青青呀,唔~你离我远一点。”叶岑讨厌榴莲,宋青青爱榴莲泡芙,同叶岑出来,他一般不让她吃,今天倒是主动提醒她。

“青青姑娘?”

“嗯?”

叶岑看了眼宋青青埋头吃泡芙的样子,不着痕迹地挡住了她的视线,李儒丁和一个姑娘牵着手有说有笑。

“你为什么要喜欢那个男孩子?”

“不知道啊。”

“青青,你真的喜欢他吗?”

宋青青怔住,她没想过这个问题,她只觉得她想和李儒丁这样的男生呆在一块儿,和关系好的同学聊起来,也都是说她喜欢他,她也顺理成章地对他表示好感,他一直冷眼,她却更有动力地去对他好。

“也许吧哈哈,反正他不想理我,我就想理他。”

“青青,你这是征服欲。”

说完,叶岑大步走了,留宋青青一个人在身后。

宋青青不知道怎么回应,她自己也搞不懂这个问题。

“诶,叶岑,你等我呀。”

“小姑娘,你说说这两个你喜欢谁?”女人打断她的话。

“什么啊,这是故事。”女孩被问住,有些不自然的抬头。

“故事呢是个好故事,我冰箱里头呢,只有番茄,我给你做个番茄意面吧,不要你的钱。”女人拿出发绳拢了拢头发,笑得媚态十足。

“不是说中餐吗?”女孩下意识问问,觉得不太礼貌,说好有些不好意思。

“下次吧,你可以换个新故事。”女人回头,眼睛深邃有神,女孩又看得入迷,心想她的眼睛真的太诱人了。

很快女人端了上来,女孩说了句谢谢。

“你到底喜欢谁啊?”女人撑着头问,这幅样子竟然能天真地像个小姑娘,却不让人觉得惺惺作态,一切都自然流畅。

“你怎么知道是我?”女孩咽进肚里,有些疑惑。

“你看着我是什么样?”女人指了指自己,笑笑。

“很美呀。”女孩真诚地样子逗笑了女人,她笑得更欢畅。

“我是想说我不傻。”

“我喜欢那个青梅竹马,可是他不搭理我了。”女孩有些懊恼又有些伤心地模样。

“咦,他不是喜欢你吗?”女人喝了口水,好奇地开口。

“后来还有啊,可是你打断我了。”女孩有些无奈。

“你先吃,吃完了说。”女人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模样。

宋青青接连好几天不想出门,心里一直因为叶岑的话耿耿于怀。

“青青,爸爸妈妈回来了。”楼下传来声音,宋青青有些欢快的跑下楼。

“哎呀,慢点跑,看爸妈给你带什么了?”宋妈妈拿了好几个礼盒,宋青青一一拆开,最后一个大盒子里竟然是小提琴,不用想都是给叶岑的。

她像是逮着机会了,蹬蹬地跑过去送给叶岑。

“叶岑叶岑,你在家吗?”

叶妈妈出来开门,叶岑却不见身影了。

“青青?叶岑和同学看电影去了。”叶妈妈还有些好奇,一般叶岑都会带着她一起的,倒很少留着青青一个人。

“去看电影了?那,您吧这个给他,我妈妈从维也纳带回来送他的。”宋青青有些难过,叶岑很少抛下她一个人,小时候叶岑骗她躲猫猫,不带她出去她好几天不搭理他之后他就没有再这样过了。

“好,进来吃西瓜吧。”

“不了,我回家了。”宋青青满脸写着不高兴,叶妈妈心底也好奇,两个孩子吵架也是孩子的事情,她也不便多说什么。

宋青青等了一下午,也没见叶岑来找她,一直趴在飘窗上拉好窗帘偷瞄着外面,看到叶岑回家进门,却没有再出来了。

她也生气起来,接连几天都有些闷闷不乐。

“青青,罗老师让你明天开始去学画画了,你既然说想学也喜欢,我和你爸爸都支持你。”宋爸宋妈都忙,对女儿一直有愧疚,在学习上对她要求少,基本上是秉持孩子开心就好的道理。

“好。”

第二天宋青青换好衣服出门,拿着鲜榨的猕猴桃汁,一出院子门口竟然看到叶岑和一个女孩子走在一起,定睛一看竟然是上次那个给白巧克力的女孩,她心底有些异样,让司机大叔开快点。

“咦?青青今天不和叶岑打招呼?”

“才不理他。”

大半个月,宋青青都没再和叶岑说话,有一就有二,当面见到也是毫无交流地走开。

两家人凑空聚会时,她也一句话都不和叶岑说,饭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还不知道你喜欢看购物节目呢?”叶岑坐在一盘递给她洗好的一盘樱桃,她越发觉得生气又委屈,

气呼呼地开口,“关你什么事?”

“行,你随便。”叶岑脾气也蹭地上来了。

“哼。”宋青青起身直接回家,叶岑也气得上楼。

一直到开学俩人也没说话,叶岑自己一个人骑车上学,宋青青就算迟到、打车也不同他一道。

两人的关系降到冰点,李儒丁主动问她话她也提不起精神。

“诶,你不喜欢李儒丁了?”同桌戳戳她,好奇地问。

“不知道。”她继续趴在桌子上看小说。

“他刚刚问你话,你好冷淡啊,你欲擒故纵?”同桌一脸八卦,宋青青有些烦躁。

“我不是,我现在有烦心事儿呢。”

“你看看,你就是没兴趣了吧。”

“我和叶岑吵架了,所以才烦。”宋青青主动招架,不耐对方更加八卦脸的看着她。

“你看看,我早就说你喜欢叶岑,叶岑和你吵架,你就毫不顾忌李儒丁了,我说吧。”同桌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

“可之前我喜欢李儒丁也是你说的。”宋青青满脸黑线。

“那是我不知道你身边有叶岑啊。”

“诶诶诶,那你可得有危机感了,我听他们说叶岑最近和三中一个女孩子经常在一起,还有人碰到他两一起在电影院。”

“我知道,所以我更烦啊。”宋青青趴在桌子上,挠头又叹气。

晚上下雨了,宋青青没有带伞的习惯,和同学就着走到了校门口,只好等在檐下。

“走吧。”叶岑撑着伞靠近,推着车。

宋青青盯着他看,纠结着她喜欢谁的问题。

“叶岑。”两人一起回头,又是那个女孩子。

“我怕你没带伞,还特意送伞过来,你有呀。”女孩笑得甜甜的,和娇蛮任性的她一点都不一样。

“青青?你没伞吗?我给你吧。”

“不用,我懒得还。”意料到自己前两个字有些冲,宋青青有些不自然的解释。

“喊司机来拿车吧,一起等着。”叶岑没再和那个女孩说话,把伞给宋青青掏出手机打电话。

司机顺道送女孩回家,宋青青听她一路和叶岑说话,有些莫名不耐烦。

“陈叔,我要吃甜筒。”

“KFC的?”

“不可以,青青,九月份了,不能吃了,我记得你夏天吃了够多了。”

还不等宋青青回答,叶岑就阻拦,女孩本一脸兴奋的说笑,却突然停下来了,后来也不怎么说话了。

宋青青倒觉得也好,一个冰淇淋换一份安静。

“明早我等你上学。”

叶岑下车前交代着,也不多说话。

后来两人还是一同上学,可宋青青不怎么说话,叶岑起初说过几次,后来也开始沉默了。

李儒丁在课间和宋青青说话,看她有些不想搭理自己的样子,心底竟然觉得特别不舒服。

后来听到别人说她不喜欢他,他竟然觉得难受。

“唉,我就觉得你该彻底解决掉那个女孩子,你也不能看着她经常在你喜欢的人眼前晃哒,就放弃啊。”

“那你说说怎么解决。”

李儒丁以为是在说自己,心下松了口气,后来自己有意无意开始疏远英语课代表。

“诶,放学后一起回家吧。”李儒丁一句话,把宋青青弄得有些愣住。

放学后,李儒丁真的跟在一旁,叶岑在校门口等着,见状竟然骑车走了,宋青青有些生气。

回到家后,立马去叶岑家敲门质问。

“你今天为什么先走了?”

“你不是如愿以偿了吗?”

“什么啊,你要气死我。”

“你总不能两个男生陪你回家吧。”

宋青青看着他一脸冷漠,气不打一出来跑回家了。

接连好几天,叶岑再也没和自己说一句话,李儒丁那儿她也说清楚了,看着那个女孩等着叶岑一起回家,她眼泪一下就止不住了。

第二天一大早司机送她到校门口她就逃课了。

“天啊,你也太傻了吧,你不会和他说啊。”女人一脸嫌弃地表情。

“我也是有脾气的,姐姐你做饭好好吃啊。”女孩比了个拇指笑起来。

“你就这样逃课了?”

“是啊。”女孩点点头。

女人笑笑,也不多说什么,打开了唱片机。

两人安安静静地听音乐。

“宋青青。”

小姑娘惊到,回头。

一个男生满脸怒气地冲进来,女人笑着看他们两人,暗自关了音乐。

“你怎么回事?”

“你不会打我可爱的小姑娘吧,你好凶,她刚刚还说喜欢你呢,为了你逃课。”女人冲男孩说了句,做了几分惊恐的表情。

“姐姐。”男孩有些愣住,像是有些惊讶又有几分欢喜,还是年纪太轻,喜形于色,换做是他估计也是面不改色吧,女人不再说话,朝着急制止她的女孩摆摆手。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们两手机有定位,还是你装的。”男孩有些无奈,怒气也渐渐消失。

“回家吧。”

“那姐姐再见,我下次和你说故事,我去别人那儿听故事说给你听,我想吃糖醋排骨。”女孩走之前还回头交代了一下,男孩不知又说了什么,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凑上去逗男孩。

好久女人都没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最后把碟子丢进洗碗机,敲着桌子发呆。

女孩子再来便是和男孩一起了,男孩交代了一番她才进来。

“姐姐我来了,我今天也有故事哦。”

“嗯,你说。”女人今天穿了件艳丽的蓝色毛衣,撑着头得样子一如既往地魅惑。

“可以吃糖醋排骨吗?我带了排骨哈哈。”女孩笑得灿烂,女人也被她突然拿出的排骨吓了一跳,不过她确实没有排骨。

“姐姐,我能先问问你叫什么名字吗?”

“崔惟佳。”

“哇好好听。”宋青青手舞足蹈,她现在是看她哪哪都好看,连名字也不俗。

“说故事啊。”崔惟佳拨了拨头发,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是我认识的姐姐的故事,用代号给你说吧。”

麦子从八岁遇到她的言哥哥,从此以后眼里再也没有其他人。

“言哥哥,你好好的哦。”十九岁的女孩在机场哭的稀里哗啦。

“麦子再见。”

后来麦子经常偷偷飞去看他,竟然看到她喜欢的言哥哥和一个当地女孩谈恋爱了。

言是个很优秀的男人,他很厉害,是典型的天之娇子,长相也是一流,他身边出现过无数女孩,但他都表现得冷淡梳理。

麦子一直以为言会是她的,所以她崩溃了,在那晚上在家里自杀了。

幸运的是,家里的仆人发现了,找了救护车,她也被抢救过来了。

言是不得已回来的,他安慰麦子,答应她会娶她。

言爱的是国外那个姑娘,大家都说那个姑娘是个妥妥的美人,但言家里的状况不允许他任性,麦子家是言家的合作伙伴,言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后母所生,在那样一个家族,他无法选择自己的另一半,麦子很聪明,言不爱她也会娶她,她有信心在婚后给他一个安稳的家。

言答应他半年后回国完婚,他也很守信,回国后去公司上班,他能力很强,加上亲家的势力,他的弟弟像个纨绔子弟,不过却是个很有能耐的人,很受老爷子偏爱,他的父亲也更喜欢小儿子一点。

在他和弟弟竞争的时候,麦子提出了订婚,他也顺水推舟答应了。

崔惟佳笑着点点头,进厨房内做了份糖醋排骨,又煮了花椰菜。

“哇,真好看,我想拍照片呢。”宋青青看着精致的食物,食欲大振,她一定要好好拍几张给叶岑看。

“那他们订婚了吗?”

“听说是下周呢,你看,我手上还有两张邀请函,是叶岑放在我包里的。”宋青青从包里翻出订婚的请柬,晃晃,打开来看到有照片,递给崔惟佳看。

崔惟佳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看到周言回三个字,呆愣住。

“你说?这个男人叫周言回?”崔惟佳冷笑出声,三个月前,这个男人向她提了分手,毫无预兆,不是什么容易纠结的女子,既然对方不爱了也没必要再继续,只是他中途既然已经答应别人会订婚,之后都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私欲?

“哎呀,我说了不暴露他信息的,惟佳姐,你可千万别说,他家势力大的要命。”宋青青有些懊恼,瑟缩地邀请卡。

崔惟佳笑了笑,有些讽刺,她留意了几眼卡片上的时间和地点,竟然想忘都没办法。

她本来也没有多爱这个人,但偶然听到这么可笑的故事与自己有关,还真是觉得讽刺又戏剧,她从小就很奇怪,对爱情不抱有期待,觉得合适就恋爱,不合适就分开,况且没有人规定要怎么处理感情,没有人会为你的感情打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闪雷之光在线阅读第四章

    随着一声匆忙的开门动静后,刚刚出门的值班护士带着一男医生进来了。“林医生,就是他。”护士进门后立刻指了指安阳。医生连忙走到床边上,拿起听诊器在安阳的胸口听情况。医生听完床上人的心跳声后,速度显然慢了下来,继续做了简单的检查后才站直身子无奈的看了一旁紧张的护士轻咳一声道:“他很正常,就是睡着了。”“睡

  • 四方寺(网王)第四章在线阅读

    风血雨直接睡到了12:00,要不是小狸叫他,那还指不定要到什么时候呢,洗了个澡,刚好吃完中午饭不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风血雨还在纳闷呢,自己没有什么朋友,那几个知道自己住在这里的一般也不会来这里的,如果要是来,应该会打电话通知才是啊。门口的李莉莉正抬脚蓄力,好像要把门给踢烂的架势,使出了吃奶的力

  • 被光选中的恶魔之谁不好吃肉(2)

    姚若溪看着母女三个进了屋,转身也进了厨屋,掀开水缸盖子,舀了半瓢水喝了。这边水刚喝完,水瓢还没放下,西屋里小四就醒了哭起来。“小溪!你磨蹭啥,还不快去看看小四,没听见她都哭起来了!”王玉花出来,站在堂屋门口叫喊。姚若溪没吭声,拄着拐杖到西屋里。王玉花和姚满屯的屋里,进门就是一个红漆箱柜,这种箱柜只有

  • 维度空间站第一章

    又是一年春运时,南下的北上的农民工大军从进入腊月开始就挤满了各大火车站。而作为中转站的首都更是人满为患,在这群或是南下或是北上的回乡大军中,每一个迫切回到故乡的农民工眼中丝毫无法遮掩的急切和喜悦好像能够一眼把人掩埋。一身身看着别扭的崭新外套虽然无法掩盖那份乡土气息,但除了偶尔的白眼谁在乎,至少背着一

  • 小徒不愁嫁在线阅读第7节

    等了许久,一点反应也没有。罗杰有些无趣。难不成是自己精神力还不够强?所以我的召唤没有反应?可是魔法阵明明已经亮了啊,而且我也感觉到了一些变化,不可能没有召唤成功才对。难道是说我所在的这个图书馆,就连被召唤的使魔也进不来吗?“算了,进不来就进不来吧,反正都已经习惯了。”罗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之所以罗杰

  • 从高考零分开始第八章

    男主在自残……?顾小小怔怔的现在原地,脑子里空白一片,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男主为什么要自残?难道不会痛吗?后背的伤口不好,对他有什么好处?一时之间,她有些生气。男主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背上的刀伤本就十分严重,用系统出品的药膏也只能治愈外伤,内伤只能靠慢慢调理。顾小小是准备等乔伟领了便

  • 重生末世养萌娃之袁忠匿行传圣旨 陈璞引咎辞京师(1)

    宣德十年正月初二,北京。这一年的冬天异常寒冷,打去年腊月北京城便被铅灰色的浓云盖着,显得又干又冷,道边的树枝上偶尔挂着的几片枯叶,在呼啸的北风中挣扎摇曳。正月初二本是再喜庆不过的日子了,却被这阴霾的天儿煞去不少风景。头年腊月二十四,宣宗夜游御花园突感龙体困乏,起初几日仍坚持临朝,再过几日身体每况日下

  • 超神学院之打爆虚空之心经【第一更,跪求收藏】(5)

    “什么情况?”张辰抱着个拖把,一脸懵逼的看着……?没错,的确是——就在自己面前,好几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飘然而过。张辰捏了捏自己的脸……疼,不是梦。“怎么回事?”张辰捶捶脑袋。“哎呦!”这一捶,顿时感觉后脑勺疼,而他一个激灵,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我死了?”张辰有些愕然。他记得自己晚上吃饭的时候被一

  • 道引三生在线阅读第八节

    自从昨晚的聊天之后,我的心又像他靠近了一步,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那么做,虽然我不想荒废青春的尾巴,虽然我很想在校园里谈一场轰轰烈烈的初恋,但是对李万诺的着迷让我觉得很惶恐,我不想这样下去。所有的惶恐化作了一丝丝的恐惧,让我在深夜辗转反侧,我竟然陷入了人生中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眠,眼望着太阳从东边的窗外悄

  • 步步为嫡在线阅读第3节

    第3章宋丹青似乎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一样,低着头不说话,有些可怜兮兮的样子,宋臻飞最见不得她这个样子了,当即对坐在宣语虹旁边的那个脏兮兮的女生多了几分不满与反感,就是对宣语虹,宋臻飞都多了几分不满。刚把这位接回来,就把青青扔在一边了?这让青青怎么想?青青本来就是敏.感脆弱的性子,这下还不得伤心难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