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把外挂修好了第四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2:38:12 作者:我想吃肉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把外挂修好了
我把外挂修好了
作者:我想吃肉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最想送给你的礼物,是一个可以和你在阳光下携手行走的国度。蠢作者以学渣的资质挑战塑造一个学神主角,必须点赞[i]我说受君苏破天际,你们信么?严肃脸表示:文名是蠢作者对受君的忏悔最后,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这不是一篇系统文这不是一篇系统文这不是一篇系统文我准备苏的我准备苏的我准备苏的慢热慢热慢热↑感谢兔纸君做的封面=3=说明:本文半架空,人物全是我编的,事件也是我编的~某肉的完结文们某肉的窝入V公告:本文9月18日,就是周五入V,届时三更。欢迎捧场~谢绝转载。

站在小讲台上,王泽看着下面坐着100多人,后面还站着一大群人,这些都是爸爸妈妈生前好友和同事。

副总统亨利向他点头示意后直接入座,他这次到来目的应该不是那么单纯。

桑托斯走到我身边,少爷,副总统想要在葬礼后和您谈谈。

嗯,我知道了,爸爸妈妈和自己都不信教,也没请牧师,葬礼还是自己来主持吧,想要爸爸妈妈早点入土为安,不想他们被任何人打扰。

所有的来宾都在注意着王泽身旁所站的人,其中有很多有心人尤其注意,律师团队十几人,会计师团队十几人,安保队员全副武装在周围警戒。

整个农场的安保人员绝对超过150人,全副武装,还有武装直升机和装甲车,整个农场像一个小型军事基地。

商业社会没有什么人情可讲,本来这些有心人来参加葬礼,是看看有没有什么便宜可占,但是看着眼前的阵势,纷纷把小心思都收了起来。

敲敲话筒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王泽开始发言。

感谢诸位来到这里参加我父母的葬礼,我离开了4年,去国外求学。

毕业后回到美利坚,最先接到的是我爸爸妈妈遇难的消息,到现在我还不敢接受这个事情,再回农场的路上还遇到了武装匪徒的袭击。

人群中一片哗然,看着这个未满18岁站在父母的葬礼上发言的年轻人。

他给众人的感觉非常强烈,沉稳,平静,帅气高大的身躯散发着强烈的气场,感觉台上站着的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中年成功人士,自信且充满力量。

王泽的发言在继续,我不知道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谁在操纵,不要让我找到他们。

我会尽全力送他们去见上帝,我发现我父母的坠机新闻只报道了一天,第二天就应该受到了新闻管制。

主流媒体都不在报道坠机,而是把注意力转到遗产上面,坠机新闻只能在一些小报上见到,说到这里他故意转头看了副总统亨利一眼,亨利则是面无表情。

王泽继续说道:这后面究竟隐藏了什么,我不在乎,我会把你们揪出来撕得粉碎,顺便告诉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祝你们好运。

台下的人们都目瞪口呆,画风的突然地变化,让在场的所有人无所适从。

看着王泽那突然疯狂的样子,这个手里掌握了超过2百亿资产的年轻人,现金还不知道有多少,真要疯起来,**也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

你又抓不到他犯罪的证据,不会有任何证据落到别人手里,就算雇佣雇佣兵杀手,赏金猎人来达成自己的目标,也没有几个人能抗的住。

看着年轻人那赌上一切的无所谓态度,所有人包括亨利都心里发寒,其实王泽只是在演戏,为之后的谈判增加筹码。

现在开始下葬,王泽转身对葬礼公司的人发出了命令。

来宾们又愣了一下,这是不按流程走啊,这TM不是一个天才少年,这就是一个叛逆的大佬啊,父母都不在了,谁能管束他啊,在美利坚法律对他这个层次的人就是个屁啊。

下面的FBI的人都坐不住了,总局派来得是一个副局长,一定要和他谈谈,打消他的念头。

这他妈就是一个小孩子拿着机关枪随意开火不犯法,还特么的配上无限子弹,他想起身却被亨利用严厉眼神制止了。

棺木下葬后开始填土并立碑,不是美利坚的十字架,而是华夏的墓碑,连上面的文字都是华夏文字,专门定制的,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真的很少。

依次送走了这些来宾,接受了他们的祝福,剩下的事情由执委会出面处理。

最后发现还有一群人没走,是FBI的人,他们想要过来却被安保人员阻止,他挥了挥手把那个头头放了过来。

没等他说话,王泽以一副不屑的口吻说道,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也不管你想要干什么,有问题去找我的律师,说完一指律师团队然后转身离开,十几人的律师团队马上就上前接手。

局长头皮发麻,这尼玛总统来了都会被喷成狗,和律师沟通了几句,就带着手下被安保人员押送出农场,刚才手下汇报,王泽的发言一句都没有录下来,没有任何证据。

看着农场中的各种先进武器,这尼玛除了军队谁来谁死。就算是军队来了,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必须马上上报,这个雷他可扛不起。

王泽带着副总统回到别墅,问他需不需要吃些东西,亨利表示要先休息一下,佣人带着亨利进了客房,他马上让厨房准备食物,多准备高热量的,这两天厨师已经见怪不怪了。

王泽的力量增长了很多,虽然外表变化不大,但还是感觉到了,还有一些其他的感觉,不是很清晰。

王泽开始专心的吃饭,一边吃一边思考,我会坚强的活下去,完成父母的遗愿。

刚才在葬礼上他只是装腔作势,如果他什么表示都没有会被人怀疑的,他现在摆明车马,就会有人主动和他谈的,报仇的事父亲都安排好了,再三强调不让自己插手,那自己就要争取利益了。

下午,亨利和王泽在书房相对而坐,都在品尝着自己的咖啡没有交谈。

亨利心中所想的是,这件事已经变成美利坚内部资本家之间的战争,充其量就是一个资源再分配,对美利坚来说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但要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

亨利一直在观察对面的年轻人,这个掌握着超过2百亿资产的年轻人,沉稳知礼,一看就是精英人士,完全不像他在葬礼上表现得那样疯狂。

王,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你可以叫我亨利。

可以,副总统先生。

首先我对你爸爸妈妈所发生的事情表示哀悼,请节哀,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

谢谢,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我的爸爸妈妈和你并没有交情,不可能让你放下百忙的工作来到这里。

我的猜想是,有些人怕了,觉得我这个小屁孩会闹出大乱子,所以才会有你我今天的谈话。

亨利尴尬的笑了笑,王,不得不说你真的很聪明,不负天才之说,那我要告诉你他们的项目被**接手了,你又能猜到什么。

王泽心里想,这群混蛋还真舍得啊,做法也很高明,但恐怕是被动的不得不接受吧,他对亨利说道:我想**早就应该知道他们的项目了吧,直到发生了我爸爸妈妈的事情。

**施加压力 ,他们丢车保帅,**为他们擦屁股顺便接手项目,而只有我失去了亲人,说说吧,他们都准备了什么条件,而国家又怎么准备补偿我。

亨利再次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国家对你的补偿是,你的遗产税问题,就算你父母做的再好,国税局也可以挑出毛病来,你可以不花一分钱继承你爸爸妈妈的遗产。

同时你的资产会受到国家的保护,不会被狙击或而恶意竞争,你可以安心的做大富豪,至于他们的赔偿你可以提,然后双方谈判,亨利说完眼睛不眨的盯着他。

王泽用手指敲着桌面,眼睛注视着亨利,如果我一定要追究,**是不是要开始打压我了。

亨利含笑不语,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你可以提出补偿 ,只要不过分都可以谈。

王泽低着头好像在考虑得失,其实心中早就有了想法,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但不能表现得太急切,轻松放过这群家伙。

最后他抬起头严肃的说道,主犯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我需要一座造船厂,不需要太先进我可以自己改造,要有大型船坞方便我改造,而且船厂交易要在谈判成功后一周内完成。

亨利无语的看着他,你的要求很合理,我会通知他们尽快谈判,正事谈完,两人开始闲聊。

王,你要造船厂干什么?

玩啊,我要造一艘大玩具,上面装上各种先进设备,就像科考船一样,船会设计的很大,一次出海可以一年不靠岸的那种,然后我要走遍全世界所有的海洋,这艘船的投资不设上限,王泽做出兴奋地畅想状态。

王,你的项目国家可以提供支持。

他斜视着亨利,支持什么那是我的玩具,你别想来一些口头支持,到时候塞一群人到船上搞研究,那是我的船,我不差钱。

亨利郁闷尴尬的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遇到不差钱的了,他想尽快离开这里,不想受刺激,告辞后准备离开。

王泽告诉亨利谈判由执委会主持,定好时间地点,直接联系他们就可以了,我的要求他们都知道,王泽和亨利握了握手,送他到飞机那。

临上飞机前亨利转身对着他,王,我本以为很难和你沟通,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达成了口头协议,你很成熟完全不像一个17岁的少年,我看好你的发展。

王泽耸了耸肩膀,我爸爸教会了我如何生存,也教会了我取舍之道,他是一个伟大的父亲。

看着亨利的飞机起飞离开,一边向小山走着,一边拿出手机联系执委会负责人,强调自己的谈判条件并授权他处理此事,就不在关心这些了。

他来到了山洞二层,按主脑的提示,脱光了衣服带上了呼吸器,整个人沉入了透明的箱子中,好奇的观察四周和中间的克隆大脑,渐渐的困意来袭。

营养液的浮力很大,温度和人类的体温差不多,感觉就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他就那么飘在了箱子中间,四肢舒展无比放松的睡着了。

身体的表面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体内的细胞通过皮肤正在饥渴地吸收着营养液中所蕴含的能量。

注射到体内的基因种子都被激活,并在唤醒着王泽体内的沉睡基因。

体内的基因也被一点点激活,开始一点点改变他的身体,持续而不猛烈,这可能就是人类未来的进化方向。

几天之后, 在一间装修豪华的会议室里,房间里烟雾弥漫,看来会议开了不短的时间,会议桌上的几个人的表情都不相同,被人摘了桃子还无发反抗,非常的郁闷。

发生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成员擅自出手,清除了一个他认为有威胁的人,以前几人也谈论过这个事情,没有人出言反对,但都不同意现在动手。

因为那个人是百亿富翁,懂得游戏规则,这个成员之所以动手,恐怕还是为了人家的财富,谋杀了那对富翁,还袭击了那对富翁的唯一合法继承人,结果却被弄得灰头土脸。

没想到那个孩子,在不可思议的时间内接受了父母的遗产,而且掌控了相当的武力,还扬言报复,那对富豪的安保计划也在执行,就算他们几个也要小心掂量着点。

坐在主位的人发话了,史迪威,这次事件的发生都是因为你,刚才所有人也举手表决了。

造船厂的资金有我们所有人提供,在美利坚财团属于特权阶级,法律都是针对财团以下的阶层,由你出面接受法律的制裁,当然只是走个过场,用不了几天就可已提前出来了。

但是出来后你不能在坐这个位置了,由你们家族换一个人来加入委员会,他说完这些就不在说话。

史迪威大声的反对决议,说他只是为组织清除威胁,但没有人理会他,他已经成为了一颗弃子。

项目被**接手,没有出一分钱,并且还要求他们都老实一点,财团损失很大,虽然**也补偿了一些项目,但还是有很大的损失。

人工智能的庞大利益,财团只能分享一小部分,史迪威家族要赔偿给财团一大笔资金,他自己还要到监狱住一阵子,好在是不开庭审理,不然面子就全丢了。

失去了家族决策者的权利和委员会席位,让他很不甘心,心里打定主意不会放过那个小子,这事特么的没完。

谈判结果早就传到了这间会议室,对方没有狮子大开口,双方都对结果还算满意,就按这个执行散会吧。

王泽对这些情况还不知到,从透明箱子出来之后,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是强了一星半点。

力量最少增加了一倍,主脑告诉他,他的身体速度,力量,耐力,恢复力都比之前强了一倍左右,自身的基因已被激活,短时间内会需要加大营养的吸收,他自己也会经常的感到饥饿。

不用主脑说什么,接下来几天,家里的厨师都快被他吓死了,王泽拿钱堵住他们的嘴后,告诉桑托斯监视这几个厨师和佣人,有问题可以直接处理。

律师团队的负责人打来了电话,少爷,谈判已经结束,您得到了波士顿查尔斯顿造船厂,少爷,什么时候前去造船厂看看。

嗯,抽个时间我会去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想着自己的计划,准备回笼资金开始改造造船厂,不需要全部改造,只要改造一个大船坞就好了。

叫来桑托斯,在桑托斯的指导下,开始了力量训练,每泡一次营养液,都会提升身体素质,他要通过锻炼来熟悉身体,按部就班的等待时间的流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守护之轮回之泪在线阅读第四章

    距离时代广场不远处的一处座椅上,“看不出来啊小齐同学,你居然钢琴弹的这么厉害,学了多久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刘濛濛此刻完全按耐不住心中的惊奇和兴奋,一脸崇拜地看着齐亚腾连珠炮似得问道。这回可轮到我们的小齐同学感到浑身不自在了。别看他平时满口花花一副没个正形的模样,一旦真要是稍稍对他表现出钦佩之情,那

  • 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之与领导叫板

    扔下刘洁,王建飞快步向县委跑去,想打出租,却一辆也见不到,真是怪了。可能真的是该他倒霉。王建飞气喘吁吁的推开办公室,跟正要出门的人撞个满怀:丫的,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正想出去找你呢!王建飞这才发现,李光明跟在乔胜春后面,两人正想出门:找我?你们找我干嘛?王建飞拍打着胸口说到。“靠,找你干嘛?你的手机关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

  • 灵魂摆渡人:最强系统崛起!在线阅读第7章

    回家的车上,面对神情寡淡的谢方臣,楚婉儿没话找话。“我说你演技挺不错的啊,你是真的新人还是自己偷偷学过一点啊,刚才最后那一句,爆发力超强的!”谢方臣听了就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楚婉儿见拍马屁没用,眼珠子一转又接着说。“喂,你怎么一句谢谢都不跟我说呢,今天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求导演,你连试戏的机会都没

  • 凤城碎尸血案探秘红衣女子

    林不全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她试着用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传来,确认并不是一个女鬼之后便松了一口气,细看之下女子全身是血,鲜血染红了衣襟,有好几处被划开的伤口正渗着血,心里不禁暗道这女子竟如此可怜。当下也不多想,林不全从包袱里拿出了金创药对这女子伤口进行了包扎,又运起《周天经》梳理了一

  • 冥域命运尽头在线阅读第4章

    听到林飞羽的话,林冷不由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他实在想不到居然有人比自己还冷静,当然如果这人不是冷静的话,那么完全就是一个脑子缺根筋的主,不过,林冷并不认为林飞羽属于那一类。这一天就在这无聊的观看所有人觉醒真气中慢慢度过了,其中也有一些人无法觉醒,对于那些人,将被无情的逐出内围家族。“今日的觉醒仪式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