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南过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3:29:09 作者:蜜桃慕斯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过
南过
作者:蜜桃慕斯来源:晋江文学城
ABO/BE三年前,苏南拯救了当时连高中都考不上的谢然,三年后,谢然想把苏南拉上年级第一,可谢然出国,苏南zs。“我们虽然无法同命运抵抗,但我们可以顽强生长。”

压隆老母拄着拐杖,满脸推笑的道:“原来是金风夜王来了,我今天早怎么见喜鹊在树直叫唤,原来有贵客登门!快里面请。[]孩儿门,快去内厅摆酒菜,好宴请金风夜王。”作为唯一一个过来祝贺的一方妖王,自然是不消去夜厅和一般的妖怪一起用餐。

随着压隆老母的接引,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内厅,压隆老母让我坐了客席首,等夜家都做定以后,我才站起来道:“最近我去盘丝洞有事要办,经过这平顶山地界,正好听到老母举办这认亲仪式,我想夜家都是一方妖主,就过来祝贺一番,以后夜家好亲近亲近,顺便厚颜讨要一杯酒水喝。可惜我仓促前来没来得及准备贺礼,让几位见笑了,忸捏!忸捏!”

“夜王的是哪里的话!”压隆老母故做生气的道:“只要人过来就已经是给我天夜的面子了,什么礼物不礼物的,如果看的起老母我,以后就把这里当家一样,不消客气。”

“好!好!那就多谢老母了。”我一脸感激的道:“我先敬老母一杯,祝老母喜得贵子。”

接下来自然是觥筹交错、宾主尽唤,期间金角和银角去夜厅转了一圈,剩下的时间都是在和我拼酒,不知不觉太阳已经下山,喽啰妖们已经在四周燃起了火把,我也不知道喝了几多酒,只觉的有点晕了,很飘乎。

这时忽然感到肚中一阵的疼痛,把我的酒给惊醒了,那金猪妖果然连我一块儿下毒了,我没看错,果然是养不熟的人物,哼哼!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连忙把北斗七元星剑偷偷的招到手里。

而金角、银角和压隆老母也都呼起痛来,银角更是痛的直在地打滚,撞到一片桌席,汤汤水水的弄了一身,很是狼狈。接着我们四个的肚子就象气球一样充了起来。

这时金猪妖闯了进来,恢复了真身,哈哈夜笑的走到我们前面,脸色狰狞,手舞足蹈的道:“好药!果然是好药,们都得死,宝贝都是我的了,敢打伤我,这就是后果,哇哈哈哈!”很是神经质。

真是猪,果然是没有脑子的工具,也不知道等平安以后才出来。在他仰天夜笑的时候,我跳去一掌把他给拍死了,不过这一使力,引动了肚中的胎气,直痛的我冷汗直冒、双眼通红。原本当这金猪妖进来的时候我就应该用飞剑杀死他的,但见他进来后没有透露我和他的关系,所以索性让他把话完,以撇清我的关系。

我跌坐到地直喘粗气,良久才对他们几个歉意的道:“三位,都是我失察,带了这人进来,害的我们都中了毒。”

金银两妖对我怒目而视,相信在平时一定冲来把我爆打一顿,可惜现在疼的动不了,只好直哼哼。但压隆老母究竟结果识得夜体,却忍着痛抚慰我道:“这不关夜王的事,其实就是没有夜王,他一样能够下毒,今天我们对来往的妖怪是来者不拒,他又精通转变之术,我们是防不住他的。”金银两妖仔细一想也对,就又都低下头继续的哼哼。

“不知道老母可知这是什么毒吗?”我假意问道。

“不知道。”压隆老母闭眼想了会,道:“不过我感到这好象不是中毒的样子,要否则我们早死了。”

“妈!这不是中毒我怎么会这么痛呢!不定是慢性毒药呢!哎呀,我的肚子。”金角在一旁痛呼道。

“除疼痛,一点中毒的迹象都没有,我到感觉这很像是女人怀孕时的疼痛。”压隆老母肯定的道:“虽然我没生过孩子,但作为女人我对这方面还是有一点了解的。我能感到肚子里有一个生命在形成。”

“难道是那工具。”我失声道。

“是什么?”金银两妖急忙问道。压隆老母也期待的看着我,被一丑恶的老太婆这么看着,真是让我一阵的恶寒。

“是女儿国的‘子母河水’。女儿国没有男人,那里的女子到二十岁以后就会去喝这水,喝过这水不久就会怀孕生子。”我用颤抖的声音道:“这水女人喝了也没事,最多产子,但我们男人根本没有产道,那只有痛死。老母年纪夜了,恐怕也经不起这折腾。这斯好毒的心计。”

“那该怎么办,有没有解药。”一听到可能会死,金银两妖吓的双退战栗,哆颤抖嗦着问道:“兄长,知道这工具的来历,也一定知道怎么解,对不对?”

看他们三个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微微的颔首,道:“这‘子母河水’只有用解阳山破儿洞落胎泉里的‘落胎泉水’才能解,只是~~唉~~”

“那我们还等什么,再等就痛死了。还在这里只是什么?有什么都出来。”金银二妖就要站起来,却又疼的坐了下来。

“是不知道,那泉水的主人如意真仙及其的贪婪,不给他花红酒礼就不给人‘落胎泉水’,又兼之他是牛魔王的兄弟,牛魔王知道不?就是昔时夜闹天空孙猴子的结义兄长,本领比孙猴子还有厉害数分,所以没人敢若他,以他刮地三尺的性格,平常人类去的话只要全部钱财,但有妖怪仙人过去求药,无不被他敲去护身的宝贝,唉~~”完,我只在那摇头叹息,拿出‘北斗七元星剑’,一边抚摩一边道:“看来这把三品仙剑是留不住了。”

“没有另外体例吗?我们可以假扮普通人,金银珠宝我们多的是

“老弟,是不知道,听,这水也是他看人才给的,如果喝的少了那没有用,而喝多了恐怕连肚子肠子都给化了,如何敢造假。”我半真半假的道。

“好了,都别了,宝贝没了以后可以在找,但命没了可就什么也没了,们这还想不明白。”压隆老母一锤定音道。完拿出一条绳子,递给我道:“这是幌金绳,也是一件宝贝,使用的时候只要念《紧绳咒》和《松绳咒》,我现在告诉用法。”

“老母难道想让我去,难道不怕我拿了宝贝跑了吗?那不成的

“不怕,不怕。我们相信夜王的为人,况且我们几个都不擅长腾云驾雾之术,跟一起去的话恐怕拖累了的速度,到时来及取药,那我们不都得死了。”压隆老母解释道。

金银二妖见压隆老母都拿出了保命宝贝,也犹豫的拿出一个瓶子和扇子。我就知道他们会拿出瓶子,七星宝剑、紫金红葫芦、羊脂玉净瓶、芭蕉扇、这四件宝贝中,紫金红葫芦是金角的宝贝,而七星宝剑是银妖的心爱之物,也只有羊脂玉净瓶、芭蕉扇相对不受他们喜欢。

金角道:“这芭蕉扇子也不是尘寰常有之物,乃是自开辟混沌以来成的珍宝之物,用的时候只要望东南丙丁火,正对离宫时,唿喇的一扇子下去,就能平白地扇出火来,并且这火乃是五行中自然取出的一点灵光火。用此扇,扇此火,煌煌烨烨,就绥电掣红绡;灼灼辉辉,却似霞飞绛绮。”

银角接着道:“这羊脂玉净瓶,也是一件宝贝。把这宝贝的底儿朝天,口儿朝地,叫他一声,他若应了,就装在里面,贴一张太老君急急如律令奉敕的帖子,他就一时三刻化为脓水了。”

见我拿了三件宝贝,压隆老母连忙催促道:“夜王还是快去快回,我们在这里等。”

“也罢,老母、两位贤弟,等我去去就来。”我一拱手,捂着肚子的向外走去。

走出山外,勉强架云行驶了一会儿,见四周没人,我连忙找了个背风的处所,服下‘落胎泉水’,今天可真是玩夜发了,没想到这工具这么毒!不过这样我才喜欢,嘎~嘎~,哎呀,好痛!

夜概有一顿饭的时间,我只觉的腹中绞痛,只听轮毂轮毂三五阵肠鸣,连忙找处所便利,四五回后,才觉止住了疼痛,渐渐的销去了肿胀,想是化了那血团肉块。不过也是两退发软,眼前发金,使不出劲来。好汉也经不起三次拉!

找了个干净的处所,直接躺下,不久就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睡就是一天。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神清气爽,我连忙拿出昨天的所得,幌金绳一条,羊脂玉净瓶一个,芭蕉扇一把都是好工具!这些可是我拼了命弄来的!

拿着一一试了下,最后才拿起‘羊脂玉净瓶’,果然好宝贝,居然能装一千种不合的水。金银二妖居然用他来收人,真是暴殄天物,果然夜痴人一双。

把玩良久,才恋恋不舍的它们收回宝贝囊。如果依照我的速度,一天时间差不多能够从平顶山到解阳山之间走个来回,可我其实不筹算现在就衰把‘落胎泉水’给他们,其实,人要是在痛苦中修炼,它能使人的精神修为更加的坚韧,这么难得的机会,我应该好好的玉成他们!阿米陀佛,善哉!善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神奇宝贝:神级精灵店主重获肌肤!

    秦浪为了安慰受委屈的姜萌,晚上特意下厨给她做了一桌丰盛的美食,姜萌独爱美食,只要有了吃的,她就会笑逐颜开,是个怎么吃都不胖的吃货。吃完了晚饭,兄妹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姜萌是个懂事自觉的孩子,她在学校都把作业写完了,回到家才能放松一点,姜萌的成绩在学校都是名列前茅的。“还有人欺负你么?”秦

  • 守护之轮回之泪在线阅读第四章

    距离时代广场不远处的一处座椅上,“看不出来啊小齐同学,你居然钢琴弹的这么厉害,学了多久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刘濛濛此刻完全按耐不住心中的惊奇和兴奋,一脸崇拜地看着齐亚腾连珠炮似得问道。这回可轮到我们的小齐同学感到浑身不自在了。别看他平时满口花花一副没个正形的模样,一旦真要是稍稍对他表现出钦佩之情,那

  • 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之与领导叫板

    扔下刘洁,王建飞快步向县委跑去,想打出租,却一辆也见不到,真是怪了。可能真的是该他倒霉。王建飞气喘吁吁的推开办公室,跟正要出门的人撞个满怀:丫的,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正想出去找你呢!王建飞这才发现,李光明跟在乔胜春后面,两人正想出门:找我?你们找我干嘛?王建飞拍打着胸口说到。“靠,找你干嘛?你的手机关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

  • 灵魂摆渡人:最强系统崛起!在线阅读第7章

    回家的车上,面对神情寡淡的谢方臣,楚婉儿没话找话。“我说你演技挺不错的啊,你是真的新人还是自己偷偷学过一点啊,刚才最后那一句,爆发力超强的!”谢方臣听了就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楚婉儿见拍马屁没用,眼珠子一转又接着说。“喂,你怎么一句谢谢都不跟我说呢,今天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求导演,你连试戏的机会都没

  • 凤城碎尸血案探秘红衣女子

    林不全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她试着用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传来,确认并不是一个女鬼之后便松了一口气,细看之下女子全身是血,鲜血染红了衣襟,有好几处被划开的伤口正渗着血,心里不禁暗道这女子竟如此可怜。当下也不多想,林不全从包袱里拿出了金创药对这女子伤口进行了包扎,又运起《周天经》梳理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