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三国之江东霸王在线阅读蓬莱奇遇

2021/6/11 7:15:19 作者:小生林晚荣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三国之江东霸王
三国之江东霸王
作者:小生林晚荣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三国,化身小霸王孙策。虎牢关下,手持破阵霸王枪,身穿乌金霸王铠的孙策望着激活将魂技,化身鬼神,以无双神勇独战天下豪英的吕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还是我所孰知的三国吗?吕布有【鬼神无双】可以理解,但是关二哥的【武圣降临】是怎么回事?”“这是神话三国不成?”下一刻,孙策驾驭着月夜乌骓马冲出。“呔,吕布休走,与某战个痛快!”随着战意提升到极致,孙策激活了属于自己的将魂无双技【霸战无双】,化身绝世霸王杀入到了战场。不一样的三国,不一样的神将无双!什么人看三国?不是英雄,不看三国!(本故事及人物纯属

今日生辰沧月本是打算求玄冥带她去冥府看看的,之前她对玄冥也提了多次,可玄冥总说那冥府戾气重,小孩子还是不要去为好,等成年再去也不迟。

沧月倒是偷偷跟了玄冥好几次,可次次都被他发现并被拉着龙尾拖回龙宫。

沧月也不是非要去冥府,她也曾对龙王说想去地面看看,成日待在龙宫不免有些烦闷,龙王虽最宠爱她,可唯独不准她离开大海,说是世间有一妖物唤大鹏金翅鸟,专以龙为食,她虽生来有五百年修行可道行还尚浅,上陆便是瓮中之鳖。

这话她已听了无数遍,可每次她都强调自己比鳖可快多了,绝不会被抓住,况且她还向鳖爷爷求证可当真在上岸时被抓入瓮中过,结果是鳖爷爷还活得好好的。

龙王也奇怪他这女儿每次都抓不住说话的重点。

趁着今日生辰她在龙王身边撒娇半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终龙王也是招不住女儿的甜言蜜语,便同意她游到海面去看看,不过要尽快回来。

沧月听完这话拉拉龙王胡须笑语:“多谢父王,就知道你最疼我,”说完化龙形游走了,龙王则沉溺于女儿的甜言蜜语中独自傻笑。

沧月一路与鱼群嬉戏打闹,眼前忽而远见一大片光亮,鱼群冲上去在光亮处来回穿梭,光影斑斑,一动一闪。

她朝那光亮游去,这光透过海水承淡淡碧绿色,还带丝丝暖意,映在她的龙鳞上,闪耀动人。

她先是隔着海面向外张望,感受着暖暖的光辉,不时用手轻触水面似在试探着什么,几次尝试之后,慢慢将手伸出海面,最终将头也偷偷探了出去。

她是第一次已这样的方式认识自己生活了几百年的地方,以前都是听玄冥,沧舒同她讲外面的世界,如今自己也亲眼见到了。

与海底的深蓝静谧不一样,满眼的碧波荡漾,以及悦耳动听的海浪声。

那成片的阳光撒到海面却被柔软的涟漪掰碎成无数碎片蔓延到远处,一波又一波,倒像是哪位仙女不小心打翻了首饰盒,各种宝石翡翠浮了一海面。

往远处观看那天与海无限延伸似是接在了一起。天上云卷云舒,百般变化,这天什么样海就什么样,那海中的倒影让人不自觉伸手触摸,可一碰,云就碎了。

沧月兴奋地在海面上不停跳跃,同游来的鱼儿一起欢腾,海鸟试与她嬉闹,路过的海豚也不明情况的凑热闹。

这时一只七彩鸟从沧月头上掠过,其叫声悠长婉转,甚是动听。

沧月可从未见过七色鸟儿,被这神奇的动物吸引,便向鸟儿飞去的方向追去。

不知追了多久,突见不远处云雾缭绕,云雾之后隐约是什么庞然大物坐落在那,沧月不敢靠近,就停在那好奇地张望。

过了会儿蓦然感觉海面的强烈振动,难道是自己惊了那庞然大物?沧月如此想着之时整个海面已是波涛涌起,巨浪翻滚。

几千里碧绿已变成深黑色,沧月腾于空中才看清它整个轮廓。

扁平的黑色头部一小部分浮于海面,喷出几丈高的水柱。带着沟壑的巨大鱼尾沉重地砸向海面,一时波涛再起。直到沧月看见它如翅膀般的鱼鳍才意识到这是四海最大的生灵——鲲。

北冥鲲,上古神兽,从来只有耳闻,其身长千里,有翼般鳍,生活在北海最北。传说能化而为鸟飞翔天际,却从未有人见过,即使常年镇守北海的沧然也从未见过鲲。如今能亲眼见到可谓三生有幸。

沧月在空中对鲲大喊:“见过上古神兽,你可能告知前面是何地界?”

鲲没有回应只卷着巨浪继续前行。

待黑色阴影远去,海面再次恢复平静之时一水滴悄然出现在沧月面前,她盯着水滴甚是好奇,伸手去触碰时不小心将其弄破,随即化作万千水滴,形成一水镜。

水镜里面开始出现如眼前‘庞然大物’的演变始末,最后显出四字“蓬莱仙岛”。

之后万千水滴又聚集一起变为最初一滴落入沧月手中,此时水滴却不破不散,沧月从腰间取下刻着碧海波纹的银制香囊,将其收入。

蓬莱仙岛她听玄冥说起过,说是浮在东海一处,乃人间仙境,因集世间精灵之气,仙气充足,各路神仙经常在此修炼。

岛上还有着各种奇珍异兽,奇花异草,还有一神树名叫扶桑,甚是漂亮壮观。

沧月心生欢喜,正是机缘巧合来到如此神地,既然来了,也恰好去见见世面,倒也不虚此行,想着便向仙岛处游去。

九重天上,玄冥也已到了北辰宫外。

螣蛇见玄冥来此赶忙迎接:“神君今儿可是晚了些,不赶巧,天帝先走一步了。”

玄冥也是奇怪,以前那老顽固可都是等他来后才走,今日怎么早走了?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从衣袖里掏出一朵晶莹剔透散发白光的花递给螣蛇。

“等他回来还照老时辰把这梦兰花用玉露泡茶给他喝,既不在,我也就不久留了。”

说完就准备离开,可离开之际还是抬头望了望那矗立在九九八十一阶之上的北辰宫,两万年了,一如既往的孤高冷清,跟主人倒是极为相像。

沧月登上蓬莱仙岛,周围虽雾气缭绕,可这岛上却清朗透彻,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翠绿的草丛地,走在其中那草可淹没整个人,沧月拨着草丛好一会儿走,待拨到最后一株草后看到的便是新世界了。

因已近黄昏,天呈微微的橙黄色,天上盘旋着几十只刚才看见的七彩鸟,一只有五六尺长的凤凰被其围在中间,金色的凤尾在空中浮动,翅膀一扇地面上便是一阵风拂过,并夹杂着花的香气。

沧月不认得这是凤凰,她想起龙王说的大鹏金翅鸟,不由心中一颤,加快脚步。

凤凰正下方是一处清可见底的湖泊,湖泊正中间散发着幽幽蓝光,像是由什么奇珍异宝散发的光辉。围着湖泊所生的是各色的叫不出名字的花儿,有条水晶石铺成的小路从花丛中延伸,沧月顺着水晶路走到湖泊对岸。

不远处看见两棵相依偎的大树拔地而起,那两棵树相互缠绕直入云霄,树干是朱红色,甚是粗壮。树枝绵长错杂,叶子层层叠叠繁茂如鸟羽,奇特的是,其一半金黄一半翠绿。

沧月看此便知这是神树扶桑了。

玄冥曾说过,这扶桑树连接着人神冥三界,多数凡人就在凡间苦苦寻找其绵延的枝干以望得道成仙。

继续往前走才发现树脚下站一麒麟,像是受了伤。

细看才知它面前还站着一黑袍加身的人,周围散发着黑色雾气。

见那黑袍出手之际,沧月未做犹豫便化龙形飞到麒麟身前一声怒吼。

那黑袍看见半路杀出来的白龙自是惊住了,自语:“龙族?”

不过,他似乎也看出沧月修为不足,无畏一声冷笑道:”凭你这条小泥鳅敢插手我魔界之事。”

说完掌中黑色雾气随即变成一把黑色利剑袭向沧月,所幸及时躲避,那黑剑从她发边略过,几根发丝飘落。

沧月化人形站于空中,从那湖泊聚水凝冰凌万箭齐发般刺向黑袍,黑袍拂袖一挡,冰箭一一化水掉落。

沧月见他法力甚高,得知自己不是其对手,不免有些慌乱,情急之下忽而想到玄冥送她的宝物,不妨一试。

从腰间解下那摄魂笛,吹起摄魂曲,只见笛子散发出的强烈红光逐渐弥漫到对方身周,那幽怨的笛声震得地面都剧烈颤动,使万片树叶焦黑凋零,万鸟齐鸣,地面生物狂躁奔走。

黑袍此时已难以站稳,头痛欲裂,他是知道这笛子的,这是九曲黄泉界玄冥的物件。

心里盘算:莫非玄冥在这附近?看这龙女真身也不是普通龙形,若是四海龙宫之人,不好得罪,今日这麒麟真元是取不成了。

于是只好忍着三魂六魄离身之痛化黑烟逃走了。

沧月在人走后收了那笛子,她没想这笛子威力如此强大,玄冥果真没骗她,是一把好物,不过以后还得小心些使用,免得伤及无辜。

转身看那麒麟静静倚在树脚处。

沧月也是奇怪,都说这蓬莱岛多神仙,可今日神仙没见着一个,神兽倒是一大堆,还遇见魔界中人,这也算是见了世面吧。

沧月走到麒麟身边仔细瞧着它,即使是受了伤,经受了那笛声,眼神中却还是平静如镜,不起一点波澜,似还有威严之情。

他肩膀上一处被剑刺伤的创口还在流血,胸背上还有似鞭打的伤口,不过奇怪的是这些伤口又像灼伤的形态。

刚才那黑衣人是用幻剑,肩膀上明显是剑伤,可这胸背上的倒像是别的什么东西。

可看它对自己的伤口却毫不在乎的样子。

沧月伸手放于他头上轻轻抚慰着,那麒麟直盯着沧月的眼睛也像在打量着什么。

被盯了许久,沧月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你可是这蓬莱仙岛的神兽?”

“……”

“那黑袍人与你有何仇怨?”

“……”

“你这满身伤痕可是同一人所为?”

“……”

她对着麒麟好半天自言自语,挠着龙角,烦恼这伤口如何处理。

其实办法倒是有的,她身上那金色龙鳞可治愈万物,只是这拔龙鳞之痛想想都怕,可看着那满身伤痕的神兽,她始终于心不忍。

罢了,咬咬牙,反正再过个一百年会再长出来,露出赤焰龙尾,皱了皱眉头,咬着嘴唇狠心拔下一片。

绞心之疼瞬间遍布全身,她早听龙王说过,对龙族之人最残酷的惩罚就是拔龙鳞,抽龙筋,割龙角,如今亲身体会这一片龙鳞之苦,可是明白了这刑法的严酷之处,看来还是要乖乖听话比较好。

麒麟见沧月拔了龙鳞,吼叫一声,不知是感谢还是担忧。

“乖,马上就不疼了。”沧月将那龙鳞放在它伤口处,果真龙鳞散发出星星点点的金色精微物质融入伤口,伤口处奇迹般慢慢愈合,随后金色的龙鳞失去颜色变为透明,散发着微微白光落在沧月脚边。

她捡起来放在麒麟身旁:“这龙鳞如今也是没什么用了,便留给你作纪念,如果你什么时候想找我玩,它认得我,也能给你带路,不过你以后会来找我吗?”

正说着沧月身上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她从头发上取下一海螺头饰放在掌心。

里面传来龙王怒吼:“你这丫头现在何处,都这时辰了还不回来。”

糟了,只顾乐于助人,忘了时辰,这下她那父王定要大发雷霆了,还想呢刚才好好的天怎么刚抬头看就突然乌云密布像是要下大雨,竟没想到如此原因。

她摸摸麒麟脑袋,匆匆道了别,沿着来时的水晶路回去了。

麒麟望着她走的方向一直到碧绿的身影消失不见。

天色渐暗,月影星稀,龙鳞的白光也渐渐微弱下来。

见沧月已经彻底离开,那麒麟周围满布星光,之而幻化人形飞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佣兵天下之佣兵团混蛋张健

    “我知道。”刘欣眨巴下眼睛,沉声说道。“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周魔女抽出一张湿巾,擦掉脸上的泪水,有点疲惫的说道:“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大家在一个公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刘欣讪笑道,他以为周魔女真的要将他开除。“你仅仅是一个底层员工而已,那有机会见我。”周魔女冷哼道:“以后我去你们办公

  • 魔女的报复之兵王回归(1)

    第一章兵王回归军区某秘密基地!诺大训练室平常这个时候应该都在训练呢,但是此刻只有两个人。“刀锋小队编号001!”一个穿着军装,身上挂着无数杠的老军人霸气的叫道,威严的声音在这诺大的屋子里不停的回荡,震慑人心。他的对面笔直站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军人,军人二十多岁,看起来还很年轻。但是脸上却不是这个年纪该

  • 都市之少女教室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说谎的时候不要紧张美女显然没有把心思放在白少羽身上,甚至都懒得撇他一眼,眼神中更多的是不屑和厌恶,看着李峰说道:“爸,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相亲,怎么还把人带家来了?”白少羽呆若木鸡,看来对方是误会了,那冰冷刺骨的语气并没有让他害怕,相反却有些好奇,这个美女到底经历过什么?会变得如此不近人情。这

  • 秦时:我成了人形修改器?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手表叶梦瑶的同学叫文静,人如其名,带着一副眼镜文文静静的,出国留学过,回到国内因为不喜欢医院的环境,所以自己开了一家私人诊所。当文静看到沐歌后背的时候也被惊呆了,满是肌肉的后背布满了伤口,有枪伤,还有刀伤,更多的是布满后背的烧伤但身为医生的文静有很好的自控力,文静小声问道“您是军人?”沐歌呵呵

  • 满袖天风各怀鬼胎

    此时李拓飞也过来插了一句,“不好意思,水凝小姐长途跋涉来到上海,应该也已经很累了吧?这个案子目前连警方都束手无策,相信一时半刻之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理出头绪来的。因此眼下我还是先送你去楼上的客房休息一下吧。”秋水凝下意识的先扭过头看了江云浦一眼,和这栋豪宅里各怀鬼胎的三个人相比,她明显更加信任将她从

  • 我在古代搞建设陈梓涵

    迷雾森林外,人群骤然驻足,向森林内望去,皆不敢再追出一步,后方的穆杰也赶了上来。“他进去了?”穆杰老眉紧皱,问道。四大强者中,一人道,“嗯,闯入迷雾森林者,历来没有一个人能生还,这小子是自寻死路啊!”穆杰怒哼一声,大袖一甩,不甘心道,“王八蛋,你真该庆幸没有落到老子手上,否则老子一定要拔了你的皮!”

  • 墨守陈规第2章在线阅读

    “你是谁?”小孩子用稚嫩的声音问。Harry好笑地回答:“HarryPotter。”小孩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脸蛋红扑扑的,小小的五官因为惊讶的表情微微扩张。Harry突然觉得如果自己也有个这样的孩子他一定没有遗憾了。可是……他和金妮分手了,也许其他的女孩可以接纳他。“啊啊!!”小孩惊讶的声音让Har

  • 秦时明月之混沌者在线阅读第十节

    回到家中,陈天迫不及待的开始研究起自己脑中的那篇《食气决》。几百个字,好似讲出了世间无数的道理,陈天看的如痴如醉。陈天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要知道,陈天回到家中的时候才刚刚十点钟。不光如此,因为沉迷于《食气决》中,陈天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却没有丝毫的饥饿感,反而有一股吃撑的感觉。“

  • 望进眼里的喜欢第7章在线阅读

    上一世在宫里,虽然说陈锦然真的没有存心诱惑过皇上。但是有好几次,就因为她细腰纤纤,肤如凝脂,而且大家言之凿凿,说她眼中带着媚意,给太后和皇后提点着训过,叫她轻易不要接近皇上,因为皇上是立志作明君的人,不喜女子太过妩媚。陈锦然天生一握细腰,眼睛也生的与一般女子不同,不是大的让人一眼就能望穿,也不是小的

  • 传说边缘在线阅读第5节

    静静跪着任由无尽的狂暴混沌气流和开天逸散的能量冲击着身体,身影虚幻了很多的陆鸣目睹着整个开天的过程,特别是看到那造化玉牒碎裂、原本的太极图三件对开天很有辅助的先天至宝的无故消失,瞬间明白过来的陆鸣便是忍不住双目血红起来!阴谋,这就是一场阴谋,一场天道对盘古的阴谋!“兄长,你原本可以不必死的,是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