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我的偏执男友在线阅读魂穿

2021/6/11 7:00:40 作者:闲钓碧溪 来源:言情小说吧
我的偏执男友
我的偏执男友
作者:闲钓碧溪来源:言情小说吧
狂拽掉渣的沈公子私底下居然是个小甜心,平时甜得发齁发腻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个偏执狂!不能忍,不能忍!他一路追随她,角色不断升级:最初是晨光中眉目煜煜生辉的俊俏少年,性格古怪易怒的天才学生;后来机缘巧合,成了在她身边跟进跟出的粘腻学弟;接下来,各种撒泼打滚求包养,明骚暗贱无底线,只为赖着给她当同事;最后,他买下了一所学校,以他的名字“嘉行”命名,送给她当做毕业礼物,成功晋升为她的老板和男人!23岁老少女与17岁小忠犬关系混乱,一路从师生,到同学,再到同事,纠结、扭打、纠缠数年,终成眷属,除了天天撒狗

到了山下不远处,司机便不愿往前开,说是前面有条小河,路太窄了过不去,林晗初只好搀扶着奶奶下车步行,此时天竟有些阴沉,像是下雨的前奏。

“奶奶,这天会不会下雨啊?”林晗初望着不远处阴沉下来天问道。

“看这天,估计是要下雨了,咱们得抓紧时间,赶在下雨前回家。”王奶奶看着天也担忧起来。

林晗初和王奶奶提着东西穿过小河沿着山旁的公路向前走。

“轰隆”天边一道雷闪过,这是要下雨了。

“快走,要下雨了,我记得你王爷爷坟旁有个小茅屋,那里可以躲雨,咱们抓紧时间过去。”王奶奶拉过林晗初急声说道。

“奶奶,您慢点,小心摔着。”林晗初扶着王奶奶快步跟上。

“轰隆”又一声雷声,林晗初不安的缩了缩身子。王奶奶走的太急,一不小心将揣在衣服里的木盒子掉在了地上。木盒子滚落在地上,里面的信纸散落了一地,经风一吹,公路上到处都是信纸。

“我的信!”王奶奶弯下急忙去捡。林晗初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去帮忙捡信纸,这时天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忽然从不远处驶来一辆大货车,许是俩人在弯腰捡信纸司机没注意到前面有人,竟没有一点要刹车的痕迹。

林晗初看着近在眼前的车,已是来不及躲闪,一把将旁边捡信纸的王奶奶推到公路旁,被林晗初一推,忙着捡纸的林奶奶这才发现危险将至,想要去抓林晗初,却已是来不及。

“丫头!丫头!”司机听到声音急忙刹车,却早已是晚了,林晗初一头撞向了货车,身子倒在了公路中央。

“丫头,丫头……”这场事故在瞬间发生,王奶奶难以置信的瘫软在地。

怎么会这样?

“我的好丫头,别怕啊,没事,奶奶带你去医院,丫头。”王奶奶跪在地上抱着已浑身是血的林晗初绝望的喊着。

王奶奶的泪水和雨水一同落在林晗初脸上,林晗初抬手颤抖的抚向王奶奶的脸“奶……奶,晗初不怕。晗初下辈子还做奶奶的孙女,好不好?”林晗初艰难的说道。“下辈子晗初一定好好的活。”

“丫头!说什么疯话,你会没事的,有奶奶在呢。”王奶奶颤抖着用手擦着从林晗初嘴里溢出的鲜血痛苦的喊着。

“奶奶,我不行了,我……好累好累。奶奶,您要好……好的,为晗初好好活着。”林晗初断断续续的说完便闭上了眼睛。“丫头,丫头,你睁开眼睛看看奶奶啊,都是奶奶的错,是奶奶的错,奶奶该死啊。”

此时雨慢慢的停了,血水流在公路上,似是无声的哭泣。

“爸爸妈妈,晗初到底还是怕疼啊。”林晗初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想着。

……

再醒来时,林晗初的脑袋昏昏沉沉的,整个身体仿佛被万针刺过一般疼痛,猛地睁开眼来,发现自己在一张古色古香的床上躺着,眼前的帐幔是红色的薄纱,屋内有着刺鼻的脂粉香味,仔细嗅来,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在房间内还能依稀听到外边小贩的叫卖声。林晗初想要从床上坐起来,但身体一动,胸口处就一阵刺痛。这时,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林晗初警惕的看着门口,一位身着青色古装纱衣的女孩推门进来,林晗初见她手里端着一个白瓷碗正向她走来。

那女孩长的甚是俊俏,两弯柳叶吊绡眉下是水汪汪的大眼睛,肤色倒有些许黝黑,却平添了几分英姿。

女孩见林晗初醒了,开心道:“姑娘,你可醒了,身子可好些了?昨晚可把奴婢吓坏了。”

姑娘?奴婢?

“你好,请问你是?”林晗初仔细的想了想,自己的确是不认识这个女孩,遂开口问道。

“姑娘,我是灵月啊,是妈妈刚配给您的丫鬟。”灵月疑惑的看着林晗初。

“妈妈?丫鬟?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穿着这种衣服?”自己莫不是被车撞傻了,林晗初怀疑。

“姑娘,这是京都啊,您是万春楼里新进来的姑娘,妈妈现在可是把姑娘您捧在手掌心里,至于衣服,外面人人都是这么穿的。”这姑娘莫不是痴傻了。“不过姑娘,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昨晚灵月刚进屋,就看见姑娘穿着一身夜行黑衣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心口处好像被刀刺过,屋内也无其它人,灵月急忙去唤郎中诊治,也未敢惊动其他人,连妈妈也未告诉。

郎中诊治过后却有些纳闷,这姑娘伤的很重,心口处直接被刀刺入,本应回天乏术,但诊其脉搏,却与常人无异,并无虚弱之象,只需将伤口养好便可。

这倒是奇怪,自己行医多年,从未见过如此怪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晗初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

“姑娘,姑娘?”灵月见林晗初一副丢了魂儿似的模样,不禁有些担忧。

“我头有些疼,想再休息会儿,你可以先出先吗?”林晗初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那好吧,姑娘记得把药给喝了。”灵月只好把药放在桌子上,复杂的看了眼林晗初便退下了。

车祸,奶奶,古代,自己莫不是又重活一世,这老天如此愚弄人!上一世自己爹不疼娘不爱的,幸有奶奶相伴。如今来到古代,却落得个风尘女子,如此这般还不如死去!当真是令人气极。

死?要再死吗?

为什么不能好好活着。

林晗初静静的感受着身边的空气,声音,香味…….为什么我不能好好活着,轻轻握住双手,又抚上自己受伤的心口,这里的心脏还在鲜活的跳动着……

林晗初倏尔睁开眼睛,阳光下那眼睛潋滟动人,眸光之下却是古泉般孤寂平静。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文豪野犬官逼同死第二章

    2几人顺着芮毓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沈绪血流不断,方才上山走了那么长的路,对他们这些全身布满大小伤口的人习以为常,可对养在东宫的太子来说,可不是容易忍受的。偏偏,沈绪半个疼字也没有。被这么打量着,沈绪冷眼瞥过身边的人。赫北立马反应过来,朝芮毓说:“姑娘可方便?”芮毓静了一瞬,抬手指着门,示意他们进去

  • 十万暴击之三世记忆(7)

    “啊你忽悠人的吧。”我道(柳明义)“我真没有骗你,我有三世的记忆,我第一世名字叫吴灵灵,第二世名字叫习姝姝第三世名字叫林孟秋,后来改名吴灵灵,天(吴三)叔叔也有三世记忆,吴帅他就是我的第一世父亲,吴浩天他是我的第一世的亲叔叔”灵灵解释道“那你第一世是干什么”(我道)柳明义“我的第一世是一个大臣家的女

  • 冷面总裁的绝情恋人之滨海夜景

    第十章滨海夜景旁晚的微风吹拂起二人的衣襟,貌似想要卷起美丽姑娘的小短裙,那一缕风也实在是放荡到不行!而路边上的灯长已经开启,那傍晚的夕阳西下,貌似还没有断肠人在天涯!只有二道人长影相偎相依。“要去你家里么?还真是怪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呢?等下贸然拜访会不会引来什么麻烦!”张天杰轻轻的笑了

  • 挽风不晚君在线阅读第7节

    “我竟然杀人了?”叶玄心思有些复杂,但很奇怪,他并没有太大的不适,完全没有那种传闻之中杀人过后几欲呕吐的感觉,这让他不禁暗暗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的冷血动物。不过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矫情,因为在他不远处,陈大锤的目光投射了过来,就如两道冷箭,彻骨的杀意让人头皮发麻。“妞妞,这家伙什么实力,怎么杀气这么重?

  • 霸婿首战

    树林里的空地上龙折一人对上外星三大高手,不敢有丝毫松懈,一直紧绷着神经。其一他不清楚对方实力,其二他不知道对方是否有伏兵。突然处女提起重箭向他砍去,龙折不清楚她的实力,龙不敢轻易接下这招。龙折往左一个侧闪躲开了这一击,处女砍到了地上“轰”剑砸在地面上发出巨大的响声。“不过如此。”这一招后他虽然被迫击

  • 喰种误入柯南世界搬家

    吵醒安然的是王府的管家清贵,据说是带着二王子的指令来的,而二王子的指令就是安然从现在的竹园搬到王府的后院。从竹园往后院搬东西都是管家清贵一手操办的,听清贵说,清言的意思是安然既然做王妃做的这么不安分就不要做了,先在后院住着吧!其他的什么也没说。既然已经冷落到这个地步了,安然到也不怕再冷落了,王子长得

  • 大国良臣第4章在线阅读

    起床要换衣服啊!周川不知道怎么想的,怕是以为和往常一样自己还没有醒,所以没有避讳什么,径直褪下自己的衣服。而且这人竟然没有穿亵裤,竟然脱下裤子,就…..就没了!一下子前面的东西就直观的入了方辰的眼。虽然蚊帐挡着,但是根本起不了作用,方辰的心砰砰直跳,刻意的偏过头去等周川换衣服。在方辰偏头过去的时候,

  • 我的师姐是端木蓉再短一点吧

    中考成绩出来的有点慢,但是中考结束,也就代表着余动他们至少在这个假期得到了暂时的解放。一帮豆蔻少男少女们顿时像刚刚逃脱牢笼的小麻雀,隔三差五就约着一起出来玩。每一个升学的暑假,都时兴同学聚会,小学的聚,中学的也聚,好像不再多聚聚,下半辈子都见不着了似的。这样的聚会,余动也去得不少,她一直是一个很活跃

  • 我被困在地狱三千年在线阅读第二节

    杀人诛心,江浩的这句话,让两名贵族都是脸色一变。同时看向四周,那些被他们称之为贱民的人,一个个都是脸色冰冷,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贵族与平民的矛盾一直都存在。若是他俩真敢这么说并且这么说,他们绝不怀疑这些贱民会一拥而上将他俩给扔出去。“欢迎各位受领者!为从今天开始走上各自道路的你们,送上“诚实”“希望

  • 红楼重生成黛玉哥哥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唐蜜蜜当然不知道隔墙有耳。为了有个好胃口,饭菜未上之前,她轻施魔王级社交手段,一边撩拨的王洪心痒难耐,一边牢牢把握节奏,就是不往正题上靠。“蜜蜜,你知道吗?米秘书公司开业就跟着师英朗,他和我部门的负责人关系特别好,据说两人结了娃娃亲。”“哦,是吗?米秘书竟然结婚了?”“盖小小别看长得小巧,全公司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