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江河入溪流[电竞]在线阅读原来,不是梦!

2021/6/11 6:05:04 作者:夕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河入溪流[电竞]
江河入溪流[电竞]
作者:夕生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推倒暴躁男主》吐血跪求大家一个收藏。文案:八年前,姜纯被那个男人送进了福利院,每个月打去的生活费够几个孩子一年的开销。只是,她从不用卡里的一分钱。八年后,她携巨款而来。“我算不算是你从小养大的童养媳。现在是报恩的时候了。队长不来验验货吗?”姜纯拍着身后的小棉被,一脸鸡冻。正经文案:春季赛前夕。江河私会在校女生的帖子被爆了出来,好心吃瓜群众扒出当事人竟然是参赛选手。从校园私会到疑似同居,坊间传闻……是比赛潜规则的交易。江大留言:不服的开一场游戏啊,看看我的女人能不能把你打到自闭!*游戏背景王

“Jaku!Jaku!Jaku!Where are you?Jaku!"

我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找遍房子的所有地方!

他已经不在了,牛肉还摆在那里,只吃了几口的样子,餐刀还在牛排上,叉子掉落在地上,还带着一小块的肉。

看着眼前牛排,终于,我软软地瘫到地上。难道是我刚打他,恼到他了吗,因此才不理会我,把自己躲起来!再一次被他的凭空消失震惊到无法接受,就像他突然地出现在我面前一样,没有门锁声,没有脚步声,没有任何预告!

我掩面而泣,无声地泪水似乎为了向我展现它的生命力,一遍又一遍地淌过我的脸颊,或流进嘴里,或流过脖颈,再钻进衣服里,最后终于又渗进皮肤。

梦要醒了,是梦,真的是梦,醒来,就是现实了!

这一天里的事情,都是假的!

我踉跄地站起身子,躺回床上,无力地闭上眼睛,数着:一封信,两封信,三封信,四封信,五封信,六封信,七封信,八封信,九封信,十封信……

次日醒来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四十五分,狂风暴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心里想着还好我是自由人,若是个上班族,这个点才起床,准会被领导喊去办公室训导一番,再扣除工资。

睡眼惺忪的我,凭靠着往日一样的惯性,去往卫生间,洗漱打理下自己凌乱的睡容。

镜子里的自己却吓到我大跳退开,这是我吗?

我拍了拍自己胸口,缓了缓神,镇静下来,再前去查看:肿胀发红的熊猫眼,脸上印着一条条黑漆漆的小流线,甚至连到脖子,再配上红艳艳的嘴唇和蓬乱至极的头发,分明是鬼嘛!我竟然没有卸妆,还搞成这样。只记得昨晚做了很长时间的梦,嗯,还梦到Jaku了,他竟然来到了我身边,不过挺真实的!咦,怎么想不起昨天我做了什么事情,不是说“玛丽亚”要来么,昨天到底来了没,算了,今天还有本小说要收尾发给编辑呢,赶紧洗漱好去码字吧!

于是,我仔细得卸完妆,快速地刷牙洗脸,再拍了点水乳,去厨房拿吃的。赫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是碎在厨房门口的玻璃杯,还有地上快要干掉的牛奶。这画面将我梦里的记忆拉来扯去,清晰地一幕幕放映出来。

难道,这不是梦!

我快速回到卧室去看那件紫色的及地长裙,真的挂在那里,那是我前天晾晒在阳台的;我又去看阳台的把手,绳索还未解下来,好像是梦里寄上去的;我再去看我的黑色长衫,已不在衣柜,也不在屋子里;餐桌上吃了几口的牛排也还摆在那里,还撒着Jaku爱吃的玉米片,插着牛排的餐叉静静地躺在地上……

这些痕迹提示着我:他是来过,真实的来过,不是梦,而且还穿走了我的收腰黑色长衫。我笑出声来,那可是女式的,心里想着他回去后,会是什么样子,嗯,等下就给他写信,太棒了!我又去找了下他来时乘骑得的座驾——一只长径约50cm的紫色气球,发现角角落落里都没有,估计是又给他做了交通工具吧。

胡乱地啃了点面包,喝了杯牛奶,也没去收拾地面的邋遢,我便又伏在案前,终于开始为我的小说——《黑色曼陀罗花》收尾:

大结局————

海水蓝得非常漂亮,某一个角度看去似乎还泛有一点点的微绿,海岸线的岩石,附着着很漂亮很养眼的绿苔,不是翠绿的绿,而是,对,像教室讲台上放着的绿色粉笔,又或者像被虚化的从绿色。空气里飘荡的满是湿润的味道。此时的天,将黑未黑,正是白昼与夜幕承上启下的节点。远处的晚霞无比的美丽,还有那即将掉入海里的夕阳,在最后的时刻,依旧毫不吝啬地为这片海水撒上了自己最后的所有余晖……

这景,会让人望痴了过去!

是要涨潮了的时间了,广播一次次地播着:最后通知最后通知,请还在海边的朋友,15分钟内退离涨潮海域,带着孩子的家长,看护好自己的小孩!

这次广播后,海边只剩下寥寥几个刚冲完浪回到岸上的人,不过也在收拾东西退回到海岸上去。

最后,只是还剩一个人,正是阿诺:他没有在海边,却是在海边。

这一片海域的着陆口环绕着连绵起伏的山峦,海岸上有幢小木屋已经亮起了暖灯,阿诺就站在挂满了风铃的海上观景台上,一阵阵风吹来,风铃的清脆乐音飘散在这一片海面,听的人心醉!而此时的听众,却只有阿诺。

阿诺在仿佛被这个世界抛弃的数年里,就像现在一般,孤独一人。他像游魂一样,飘荡在这无所依又无所牵挂的尘世中,只好把自己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转化为文字,写成诗,再藏在信笺里。现在,他的眼前晃过这一生里,能记得到的所有面孔:小时威胁他偷家里麻花的已经喊不上名字的小子,欺负他没有父亲的没有保护伞的一群亲戚,忍受不了重担弃他而去的母亲,骗了他的钱远离家乡的同学,还有和他同病相怜的几个伙伴,还有很多很多人……最痛最难过的,是,明明他们最相似,明明他们最懂得彼此的伤痕,明明他们那样得深爱,却终还是不能相守的艾诺。最后一次见面,她说的话总是午夜梦回,萦绕心头:我们已经很惨了,不能一直惨下去,我要找个温暖的人,在有阳光的地方生活,这样才能平均掉一些内心的悲哀,若是我们继续在一起,两个同样惨的人,只会将悲哀无限放大,以后又传给我们的子女!所以,原谅我,不能回到你身边。你也去找一个美好的柔和的女子去吧,会找到的,你看我都找到了,他对我很好很宠爱,我的日子现在过的也很不错!再见吧,阿诺!真的,原谅我不能和你一起!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他会介意的,就从这里,永别吧!

望着无际的大海,无际的远方,他喃喃:就从这里永别吧!永别吧!永别吧!

偌大一个天地

我的惆怅,孤独地

残留在背阴地,

久未升腾

与天地相接的海水

融为一体。

我,生在夜里。

蜷缩在角落

为自己搭建小小一城,

容得下四季

装得了风霜雨雪,

交相辉映的小小一池

承接无尽泪珠。

幽幽双眸低睨:

无以企及的笑颜。

黑如墓的潮水

汹涌扑击——那发颤的躯壳。

我,活在夜里。

那可爱的马儿飞驰去了何处?

为何没有来到我的小小城池?

哒哒的马蹄,敲醒我

冰晶的心流。

那城外万里晴空的暖阳,

为何还未挥洒,到

我的小小城池,裹携

我的哀默。

我,死在夜里。

喧闹的层流

在我的小小城池之外,

耳边嘈杂纷芸

洋洋洒洒地扫过我小小城池,

我走不进去,

也不愿再迈出。

这时天已彻底黑了下去,晚霞的时间总是非常短暂,似乎就是转眼间,就坠进了大海里。

阿诺背朝大海,轻轻将《斑马斑马》哼唱,他似乎又看到了黑色的——曼陀罗花,然后,背跃而起,合着泪水,还有点亮在他眼睛里的暖光——那是海岸上那幢木房子里多的漾出来的一点暖光,勾画出美丽的弧线,最后沉入到涨潮的大海中去。

四周空无一人,只有因为重量溅起的浪花知道:阿诺和自己擦身而过过!

海风依然阵阵,风铃清脆悦耳的声音无休无止。

全篇完结!

阿诺!阿诺!阿诺……

我像中魔了一样,一直念着阿诺,手里却还是点开邮箱,把所有稿件发给我的编辑,并短信给了她查收通知,做完这一切,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我眼睛好重,想睁开却怎么也睁不开,像是压着山一样,抬不起来,我想,我是写小说把自己写进去了,我不想让阿诺死掉,很想给他描绘一个美好幸福的结局,我真的想,可当故事不再美好,死亡,何尝不是另一种解脱。现实,真的很不美丽,目睹了这么多悲欢离合,做了这么久的树洞,我听到、看到太多带着伤痕生活的人。爱情那般飘渺,亲情也有很多的不靠谱,可能最后会收获那么一两个知己,但也不是每个人都会遇到。而很多事情,一不小心,就影响了一个人的一生,可能是心境,可能是心理,可能是行为,可能是疾患——终其一生!关于这结局,我之所以迟迟不动笔,拖到交稿的最后一天,就是因为我太心疼像阿诺那样的一群人,又很想用惨烈的结局给人们以警钟。似乎只有死亡,会让人扼腕,会让人反省,会让人思考,会让人去关注一个人,一件事……

“慕言,慕言,慕言!”我听到我编辑的声音,她怎么会在我家,怎么还听到还有别人的脚步?我家可是除了编辑从来不会再有人来。

“我刚看见慕言的眼睛动了,Jaku,你来看!”

又是编辑的声音,等下,她刚喊了什么,Jaku,Jaku在吗?他来了吗?我好像还没给他写信呢,编辑又不认识他,不可能把他呼来呀,再说,距离可是一万多公里,哪有这么快,不行,我要睁开眼睛,我要看看谁敢冒充Jaku,1、2、3……

“Maple,你醒了,你睡了很久了,吓死我了,好点了吗?“

真的是他。我终于睁开眼了,扫了下周围,原来我在医院里,一只手臂上还挂着吊瓶。

“慕言,好点了没,我收到你的短信时已经快到你家了,你说平时也不出门,前两天让你来我家,就是说不动,这两天台风,担心你出问题,我这不,就来陪你,没想到一打开门,你就晕倒在书桌旁,你吓死我了!”

“哦!”

“哦什么哦,气死我了,你是不是没有按时吃药,你说你平时体质就弱,给你上次带的补药我看剩了好多,看什么看你,我都检查过了,还想说谎!”说着她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说,他是谁,老实交代!一直还以为你只有我一个朋友,没想到,还有个这么帅的男朋友,还是个外国人,我去给你打水回来就看见他在你床边,一直盯着你,我还以为是坏人,差点用水瓶砸上去!快。速速招来!不要折磨我八卦的心”。

我白白眼,果然是搞编辑的,就是八卦。对了,她是杨子,比我要长两岁,是那种雷厉风行、做事果断又会很八卦的女人。但是,她对我,真的没得说,是唯一知我懂我的朋友,也是唯一可以去依靠的亲人。

我一手把她凑在我眼前的脸推开,看着Jaku,他这次穿的白色西装,站在我的床头,我知道:他一直看着我,像梦里一样,哦,不对,不是梦,他是不是也知道不是梦呢!

“Jaku,不要担心,我没事,就是从小营养不良导致体质比较差,只要不按时吃饭,就会低血糖、低血压,我现在已经好了,看!”说着我就两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想坐起来。瞬时,他速度非常快的到了我眼前,帮我把坐起来,靠好垫子,嗯,肯定不能忘了提我的编辑大人,我看着一左一右的两个人,满足的笑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千门争霸录在线阅读第10章

    朱天的身影已经消失,只留下傻了眼的五人,他们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幕,都以为是在做梦。“此人真是个超级高手。”奈国感叹道。“嗯,有同感。”少则道。“真尴尬啊,我当初竟说要带他。”雪儿不好意思道。“是啊,谁叫我们雪儿心地这么好了,也有可能是缘分哦!”那叫盈盈的医师道。听到几人谈话,南宫离心中大感不快,自己

  • 818那个和英灵搞到一起的御主[综]在线阅读第一章

    亚特兰蒂斯帝国费尔兰德城镇,这个亚特兰蒂斯军队与革命军联合部队的主战场,炮火不断,大地上无数的大军相互冲杀着,空中则有无数绚丽的魔法绽放。费尔兰德,因为战争,这个著名的城镇早已毁于一旦,无数的原居民颠沛流离。一条幽长小道上,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背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女慢慢的走着,少年左手持拿着一阵圆

  • 驭灵爱在线阅读第2节

    原绍越走进墓园时,灰沉沉的天空飘起了绵绵细雨。冬末春初的雨冰冷刺骨,原绍越没带伞,却也不在意,他右手提着一个袋子,左手抱着一束白玫瑰,独自一人走向墓园深处,任由细密的雨珠落满头发和大衣。他终于在一座墓前停下。这座墓修葺得颇为清雅,洁白的墓碑上,右侧镌刻着楚今非的名字,左侧却空了出来,那是原绍越为他自

  • 家有冥妻八品莲花山

    一个多小时后一辆从播州区驶来的大巴车在莲池镇公交总站缓缓停下,卡次一声“各位乘客莲池总站到了,请拿好您的随身物品依次下车,请勿拥挤……”随着声音的响起,道玄这才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刘师傅,到莲池了呀?”“嗯,到站了,道玄道长,拿好您的东西,别搞忘了。”刘师傅关切的说道。“好的刘师傅,也没什么好东西

  • 灵幻异世失控

    周一,DR.W又重新召集了这帮权贵来到希望大厦的一间特别实验室,里面并排放着几组一米多高的透明液体罐,里面装的液体,颜色也是逐渐由浅绿变为深绿最后到墨绿色。刘沫冉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进过这间实验室,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不过很明显,绿幽灵药剂确定是在这间实验室制作出来的。DR.W打开屋内的视频屏幕,让屋

  • 白昼微光第二章

    巨人以巨大的身躯阻止了主教学楼的倒塌,接着又将教学楼推开。王陨看向巨人,王陨的警戒之心使他继续用黑符,并没有停止召唤鬼王。巨人想是没看到王陨一样,直接从王陨神上跨过去,离开了。王陨在才收起黑符。地震一直持续了一夜,主教学楼倒塌让操场反而变成了最安全的地方。王陨观察了一夜的巨人,巨人不但不攻击人类还在

  • 和老攻在恐怖世界做美食[娱乐圈]第5章在线阅读

    邵楠躺在县医院急诊室,医生正在紧张的处置着伤口。急诊室门外围着一圈知青和社员,郑国喜担心的踮着脚向屋里看着。蹲在一旁的邵北痛苦的捂着脸,他担心自己下手太重,怕姐姐留下残疾…急诊室的门,突然打开:“病人失血过多,需要马上输血,血库告急!你们谁是B型血…”护士看着围在门口的知青和社员急声问道。众人面面相

  • 灰色幽灵第7章在线阅读

    被忽略的乌鸦有点不爽,他示意卫熙动作麻利的去库房拿银子来,然后绞尽脑汁的思考怎么和齐遥谈判,这些年体力活干多了,脑子就和生了锈一样,一运转就捉急。在卫熙回来前,局面变得更乱了。刁蛮的少女匆匆赶来,香气摇曳,和此情此景格外不搭,她不顾下人的阻拦,恨不得宣告天下公主是她绑架的,甚至想要当众下手,而齐萧随

  • 开间面馆渡亡灵在线阅读第6节

    看着拉着自己的女孩易晓星不知怎么的就跟在她身后,就由者他这样拉着自己。“你看偶像!这里是新建的实验楼,还有那里!那里是刚挖的人工湖。”一路上诸葛大力兴奋的向易晓星介绍这些年,魔都科技大学的变化。看的后面的拖着行李的赵海棠是心碎了一次又一次。“好了,大力。”易晓星按住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大力“你研究拉着我

  • 草包小道士之小伙伴(10)

    小萤和唐之之在打球,旁边几个吃瓜同学站着围观这场高手对决,班长颜纯担当即时解说员,对比赛进行解说:”……我们看到宋萤同学正在采取守中反攻策略,意图打乱对手的节奏,增加对方失误。但是唐之之同学已经醒悟了!她在抢回自己的控制权,将要运用自己最擅长的暴力球路控制网前!”“唐同学使出了一记漂亮的劈杀!”“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