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星际旧坑闺蜜相见与极品婆婆的对比

2021/6/11 2:24:14 作者:看泉听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星际旧坑
星际旧坑
作者:看泉听风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为一个隐世修真世家的传人,顾悦的生活是悠闲滋润的,她只要每天静心打坐,在师兄、师伯有需要的时候,写几幅字、画几张画就好了。可当她随手封印了那把让母亲染上煞气的古剑后,她的生活就开始渐渐的改变了,鬼怪、异能者、虫族、机甲……顾悦很淡定的表示,爷爷说了,这些只是她生命中的小浪花,继续养她的桃花才是正经事!此文重新开坑,新坑链接:星际修真生活古典修真完结文太素仙家悠闲生活古代言情完结文九重韶华玉堂金阙一路荣华春芳歇天启悠闲生活听风的专栏谢谢收藏听风的微博

“多多,你个小多多,回头,我在你后面呢”温雅从后面跑过来,抱住我。

“死丫头,怎么才回来呀,想死我了”。我紧紧地回抱着她。舍不得撒手。

“诶呦,你个臭多多,就这样想我的,快把我勒死了”她嘴说嘞的谎,但也没舍得放手。

这些天,家里出现的事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就想投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哦,我的温雅阳光终于回来拥抱我了!!!

温雅 ,我的死党闺蜜,父母都是老师,家庭条件很好,上高中的时候,城里的舅舅把她接过去上学了。

我们几个月才能见一次面。

“回来就听到你家的事情了,叔叔怎样了,需要我帮忙吗?”听到温雅话, 心里就像打翻五味瓶一样,那滋味无比难受。

我和王立业之间的事情也没提,只把家里的事情简单说一下。

“多多,可惜了,你这次没能参加高考,不过没关系,叔叔好点了,你就接着复习,来年再考,你的底子还是很不错的。”温雅拉着我的手。

望着温雅,已经掩饰不住内心的难过,脸上挂着假假的笑容。

“我爸爸状态还不算好,我得回医院了,改天我约你。”

。。。。。。

“我陪着你,去看看叔叔。”

“改天吧,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了。”

“多多,多多”,

。。。。。。

我摆了摆手走掉了。面对多年好友,怕自己的烦恼传给她,只能走开了,虽然还没有亲近够……

还没到医院,王立业跑了过来。边擦汗边说,“我妈想见你,想把咱俩的婚事定下来。”

我望了望将要娶我的人……,“点点头,”也没有进医院,也没有换衣服。直接跟着他就走了。

王立业看着我,“多多你长得真好看,越看越好看。”

白了他一眼,“难道你就没有其他的话题可以说的。”

“对了,多多,我妈妈,那个人吧,人非常好,有时候说话吧,可能比较严厉,她是刀子嘴豆腐心。”

“你是再给我打预防针吗?”看着他还是有挺多汗。顺手从兜里拿出一个手帕纸递给他

“多多,你是给我的吗?你是在关心我吗?多多”离我没几步的他,一下就要抱住我。

没等他到我面前呢,一下跳离很远。就像要一只随时都要逃跑的小兔子。

他见了哈哈大笑,“多多,你的样子多可爱”。但马上又皱眉道:“我有那么可怕吗?”

王立业家境非常不错,在我们这边算数条件最好的,他爸爸经营一个煤场和一个木材加工厂,据说生意还很不错。。。

他有一个大哥,据说好像是县里的一个领导。他妈妈也是我们这里的名人,非常厉害的一个人。

总之他们家是,我们这里钱、权都富有人家。现在我是硬着头皮去见,想想都哆嗦……

我俩一路再无语言,可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想靠近我,试着想勾勾手指,都让我翻着白眼回绝了。

王立业的家住在乡里的中小地段。院套很大红砖灰瓦的前后两栋房子,后面的有三间,前面的有五间,。 庭院的地面都是水泥打的,院门口还停放一个货车和一个小车。

来到大门口时,一个穿着利索的小脚老太太,迎了出来。

这就是王立业的奶奶,慈祥的脸色带着笑容

“多多呀,平时上学忙,奶奶都好久没见到你了。”

“王奶奶,我这不来看您来了。”说着,走过去,轻扶着老人。

“好孩子,你也不来看奶奶都想你了”。

我只能笑着点头,“王奶奶……”

其实心里都在说,王奶奶我跟你不熟啊!!!

但,我就是笑笑不说话。

掺着已经81岁而且腿脚利索的王奶奶,走进正屋。

屋内的摆设,在我们乡里来说,简直就是高档、太高档了。

大屏幕的液晶电视,大红的皮沙发,紫色的落地窗帘,室内的小摆设除了红就是绿。

。。。。。。

走进门口的我,感觉“高档”的眩晕了!

“来了,就进来做呗,咋滴,还瞧不起我们家啊”坐在大红沙发上,身穿蓝色大花的王妈妈说道,还撇了撇大红嘴唇子。肤色本来就很黑,再打扮成这样? 我只能在心里安抚一下自己的脆弱的小心脏了“诶呦,我的妈妈呀……”

“都是考大学的人了,进门这么半天了,连个招呼都不会打吗,”

“立业他妈,这说啥话呢?”

“孩子,快坐,立业呀,拿饮料去,解解渴。”王爸爸紧接着把话岔开。

王爸爸平时很难看到,很少在家。平时的印象是个挺随和的一个人。但这次角度不同,我心里也发憷。

但也抵不过王妈妈的下马威,手有点抖只能软弱地低着头,站在那里。

王奶奶见了,“你婆婆刀子嘴豆腐心,别在意也。来,多多,坐。”

“妈,你别欺负我媳妇。”王立业拿着几瓶饮料回来。

“呵呵呵,这老的、少的,一个一个的又婆婆又媳妇的,我可没承认呢。。。”王妈妈不悦道。

“还欺负……就我这老实巴交的人……”。

“立业他妈少说两句吧,你看人家孩子刚进来……”王爸爸说道。

“好啊,你们老王家没个好人,当着外人,居然还说我。我为你们老王家,当牛做马辛苦半辈子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再见!300英雄在线阅读无声胜有声

    此时冯万和魏东依旧在路上狂奔,心中的惶恐显然并没有因为逃出而得到宽慰,人在面对生死时的潜力是巨大的,即使在风雨交加的环境中也未能阻止两人逃命的脚步,可显然人的体力也是有限度的,即使心中不想停下却也无可奈何。加之全身早已湿透的两人更是加重了前进的阻力,精疲力尽下冯万一个岔步差点倒于地,幸好一旁的魏东及

  • 嗜天皇座在线阅读第七节

    老三道:“我才没有说错,你就是这样的。”奶对他们那么好,老二居然这么快就叛变了。最后这一场争论以老大的制止而终结,老二和老三两人气呼呼的,谁都不想搭理谁。他们的这场因自己而起的争斗,徐季明也一点也不知情。他在自己的屋子里转悠着寻找足够隐秘的地方,想把这回剩下来的银子给藏起来,他现在只有一个人了,还要

  • 藏锋在线阅读第七节

    村子太小,一夜之间,姜羽凡从汉东住建局辞职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溪岭村。村里人都唏嘘不已,各种奇怪的猜测声音不断,仿佛姜羽凡一夜之间已经跌落神坛。从此,他身上的标签由当初的“优秀大学生、市级领导、溪岭偶像”变成了“大龄青年、农村屌丝、大傻帽”。对于村里人的闲言碎语,姜羽凡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心中笃定,

  • 主角开挂那些年在线阅读第10节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默默的看着这学校却不进去呢?“喂...啊,是你啊。”那个眼神,到底是...“我是来加入血卒的,应该不是口头说说就可以的吧?呐?”明明是在看着我,他的眼神却不知飘到那里去了,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嘛,不知道呢。足足一分钟后...“跟我来吧。走这里。”要不是有维亚指引,可能啸根本

  • 系统每天都在催我撸猫第七章在线阅读

    “什么什么意思?不懂你在说什么……”季理随便应一声就想走,谁知余晴又在他背后大声地说:“她都知道了!萧意的事……”季理的身影震动了一下。但这究竟,是因为余晴的这句话,还是仅仅只是因为这句话里所提到的那个名字!但很快的,季理就甩甩头,像是要甩掉自己身上所有的不痛快似的,他快速地转回头,冲余晴默默地一笑

  • 所有npc都求我别说话之布阵(3)

    蔺晨雪后第二日便回了军营,直抱怨北境物荒,村镇上人烟稀少,更不论是否有美女出入,不好玩。仅余的乐趣,便是不时逗弄飞流,直吓得飞流一刻也不离开梅长苏。折腾一日后,他自知无趣,又躲去关照宫羽这个暗自神伤的小美人去了。三日后,聂锋与夏冬率精兵两万自北燕边境出发,取道山西,接连两夜奔袭至大渝战场,抵达与行台

  • 都市之我是999部电影主角在线阅读第十章

    三人刚来到唐家堡门口,就看见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雪见一见这人,上前问道:“三叔伯,我爷爷呢?”魏超臣听雪见叫他三叔伯,不禁一愣,心道:“看来这人就是那后来揭露雪见身世的始作俑者唐泰了。”当下只见唐泰不以为然地说道:“啊!大哥他在后堂等你们啦!”说着,又看了看景天,摇摇头,似笑非笑地说道:

  • 搁浅的戈浅在线阅读第7章

    前文已经说过了,当地的捕头大人崔汐瑶小姐特别擅长找人麻烦,尤其是擅长和喜欢找严渊的麻烦。具体回忆起来,大约是在严渊干掉了那头穷奇之后,她便开始热衷于找严渊的麻烦了。一开始严渊还有些烦不胜烦,到后期俨然一副习惯成自然和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对崔汐瑶产生了抗体。加上她还算是有分寸,找严渊的麻烦也不会平白

  • 诸天混沌纪在线阅读第十章

    监控室中,所有人都紧盯着荧屏中的这一幕。虽说在他们这些人看来铁甲犀并不会构成多么大的威胁,但对于学员却是另外一种概念。稍有不注意,便有可能会在这丧命。“他们还真是大胆啊!”耀光学校的领队微笑着说道。但在场的众人谁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在这话语之中尽是得意。只要他们能够顺利的将这群铁甲犀击杀,便足以和其

  • 绝顶高手在都市之第四章

    葛晴把钱接到手里,开始点数,眼睛都没抬地问道:“那我的工钱能涨点儿吗?”经理出乎意料,以至于半天没答出话来,想不到这小丫头竟然直接提加薪,而且提得这么理直气壮、心平气和,很多比她大得多的成人,都没这个胆量,就算鼓足勇气畏畏缩缩地提了,还要提心吊胆地观察着自己的脸色,跟做贼似的。这看人,还真容易看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