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有家花店[重生]挨打:要笑

2021/6/11 2:48:12 作者:闻香识美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家花店[重生]
有家花店[重生]
作者:闻香识美人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镜重活一世,决心远离上一世的那些极品亲戚,好好把父母留下来的濒临倒闭的花店支撑起来,谁知他突然发现自家祖上传下来的玉牌里竟然有个灵植师的传承法门。鲜花净空气,果蔬带灵气,药材强药性。苏镜突然意识到,自家这间已经快要倒闭的花店,似乎有了起死回生的办法。其实这就是个受靠着金手指,种种花养养草,结果一不小心成了众人眼中神秘高人的故事。即将要开的新文:预收将来要开的新文:基友正在连载的未来文(已肥):我的专栏:

“当然是救苦救难的汪贵妃娘娘了。”我得意的仰起头。

“汪贵妃是你这种小贱人随便能见的?”陈嬷嬷讽刺了我一句,我刚要回嘴,就见她拨弄篮子里的炭火,惊呼道:“还是银骨炭?!你这小丫头片子,竟能弄到这好东西?”

望着陈嬷嬷用枝条拨动炭火所有翻看,高兴的忽略了大半框的碎炭。

我得意的狐假虎威道:“是呢!管事的陈公公原本是不给的,说嬷嬷没有这份例,后来元秋姑娘来了,这才给嬷嬷装了一筐。元秋姑娘还说,往后若是有人欺负奴婢,她会为奴婢出头呢!”

陈嬷嬷拨弄木炭的手又是一顿,“汪贵妃身边的元秋姑娘?!”

她看我的目光顿时变得意味不明,把刚捏起的木炭往篮子里一丢,语气霎时没有刚才那么得意:“原来是元秋姑娘,她速来爱做这种收买人心的事儿。”

我瞧着陈嬷嬷吃瘪的模样,异常的高兴,就连刚才差点被人**的委屈也消失不见,甚至还泛着丝丝的得意。

但到底,陈嬷嬷是不会放过我的。

不及傍晚,内司厅的消息才传来,她便觉得我骗了她,元秋虽然帮了我,但她许诺我的话并没有第三人听见。

在外人看来,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我说的如此亲近。

狐假虎威的戏码只能演一时,演不了一世。

“小贱人,满嘴谎话,看我不打死你!”

我被绑在板凳上,雪花越下越大,鹅毛一般的盖在我身上,三五个奴婢拿着藤条,对着我随意抽。

我真想去汪贵妃宫里找元秋姑娘,求她帮我离开尚宫局,找一个好伺候的主子。

她确实如此许诺,我又有些不相信。

连一个信物都没有给我,我一个小小的尚宫局的宫女,又如何能进汪贵妃的宫殿,如何能再见到她呢?

陈嬷嬷打累了,让我跪在院子里,直到所有宫女吃完晚饭。

夜里,风吹的更急了,尚宫局所有的屋子都门窗紧闭。

我躲在茅房又冷又饿,想看看自己身上的伤,解开衣带,掀起衣袍。

扭头使劲看后背,茅房一下被打开,玲珑骂骂咧咧:“这么久,你该不会躲在里面吃屎吧!冷死我了!”

玲珑最得陈嬷嬷的喜欢,是整个尚宫局的红人。

我被她赶出茅房,慌张的穿好衣服,还没走两步,身后一点声都没了。

只有风吹茅房门的“吱呀”声,一下接着一下,慢慢在漫天雪地中蔓延。

“想跑?”

“什么?”我下意识的屋子里跑,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两个帮手,把逼得往茅房退,“你们想干什么?!”

说着,捡起一块石头,想反抗。

那几人根本也不怕,推搡之中把我按进恭桶之中,玲珑更是笑的开心:“小贱人,你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吗?我倒要看看,你这张小嘴吃了屎之后,男人还看不看得上!”

三双手死死的按在我的后颈,我甚至连一丝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无尽的黑暗和恭桶中的臭味将我掩埋,因为看不见,我的耳朵比平常灵敏很多。

我听见她们得意的笑,还有漫天簌簌飘落的雪花。

昨夜雪下的很大,将所有的痕迹都埋在了厚厚的雪花之下。

我刚把自己收拾干净,天边还未亮,可陈嬷嬷派下来的活计,已经递到了我手里,还有一个冰冷僵硬的馒头。

这是我两天吃下的唯一东西,就着自己的眼泪。

我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论受了多大的委屈都要忍着,一步也不能后退。

长长的宫道,一眼看不到尽头,而我需要在午饭之前全都清理干净,不然又是一顿毒打。

直到宫墙的另一边传来各种疯癫的咿呀语,我才知道,这是冷宫。

没进宫之前,我听说书先生说,冷宫是皇宫中最荒凉的地方,如今却不觉得她们可怜——至少她们辉煌过。

我刚把馒头吃完,有个小姑娘躲在宫墙后冲我招手,她好像很害怕,警惕的把东西东西塞到我手里,甚至没留下名字。

我问她:“你知道汪贵妃娘娘住在哪个宫里吗?”

“宁芳殿……”她刚说完便意识到什么,声音瞬间降如冬夜里的寒冰,“你问这个做什么?”

进宫短短两日,现实已经教会我不能随意信任,微笑着冲她摇头,“没什么。”

我把她给我的纸包打开,里头是冒着热气的包子,还带着肉香。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给我吃食,却见她把视线移到我的脸上,声凉如水:“你要去找元秋?”

我不想给元秋姑娘带去麻烦,连忙否认:“不是,不是,元秋姑娘高高在上,我哪见得到,她昨天还帮了我,要不是她……”

那姑娘听了我的话,咬牙切齿:“好个元秋,宁姨娘被贵妃打死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冷冷的看着,现在知道装好人了?”

宁姨娘?我娘?

我心里猛地一紧,抬头看她。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生气,但终于知道,下令打死母亲的贵人,是汪贵妃!

“你不要激动。”我有些害怕她的眼神,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在内司厅被人欺负,是元秋姑娘救了我。”

“救你?”她冷笑一声,挽起我的袖子,指着伤痕和不见尽头的宫道说,“她在宫中近十年,若真想救你,你怎么可能会被打?她若是真想救你,你怎么可能扫这满地白雪?七小姐,我告诉你,你能有今天,全都拜元秋昨天在内司厅救了你!”

我愣愣的望着她,看她愤怒的双眼冒火,许久才找回声音:“昨天若不是她,我的清白……”

“你是刚进宫的宫女,还未让各宫贵人挑选,陈安不可能敢在众目睽睽下毁你清白,他就是要你怕,你怕了,才会心甘情愿的任人欺凌。”

“七小姐,这宫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要小心,万事都要小心!”

她说着松开了手,把肉包子塞进我的嘴巴,再把扫帚塞进我手里,推着我开始扫雪。

她接下来的话,仿佛一颗颗钉子,砸进了我的心里。

“尚宫局的人就等着看你出丑,你越可怜,他们就越高兴。在皇宫,我们都是微不足道的蝼蚁,所以哪怕受了天大的委屈,你都要笑,只有笑才会让他们不战而退。只有笑,才有机会替宁姨娘讨回公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皇后:冷血无情之回首往昔

    云泽,大胤帝都。湛蓝的天空上,挥洒着几道残霞,鲜艳的颜色伴随着残阳之光,辉映在城墙高处一动不动的黑甲士兵身上。帝都云泽的城墙十分坚实,较之寻常城池不仅高出一丈有余,就连一应防御器械也要强上数倍。这里是整个大胤国最核心的地方,作为帝都,自然兵强马壮,不容侵犯。眼下虽已是黄昏时刻,但高大的城门之下,车水

  • 静水寒:萌女穿越记第八章在线阅读

    陈唐走下楼,来到了自己桌位前,正面看着那个年轻人,和往常一样,观察着他的手,虎口上有老茧,用枪高手,手指关节处有老茧,格斗高手。陈唐看出了一切,但是什么都没有说,拿起果汁杯,将杯中的饮料一饮而尽,取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对孔芊芊说道:“我们该走了!”孔芊芊还没有说话,那大小姐脾气的路澄却不乐意了,还

  • 人在虫族有点励志季月的心事

    忙忙碌碌了一个星期,在星期六的这天,不少人都会起的很晚,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而林磊却还要去饭店打工,虽然这个时间段没有多少人,但是能多上一会儿班就能多赚点钱。好在饭店距离林磊家并不算太远,骑自行车十多分钟就到了。由于刚才跟小龙谈话废了不少时间,害得林磊快要迟到了。林磊也不管自行车能不能受得了,拼命的

  • 世事何曾是绝对之被唤醒的青春

    第七章被唤醒的青春薇儿篇记得在初中的时候,在自己的教室里往对面看去,就会看到对面那栋高中部的教学楼,近在眼前却又是那么的遥远,曾经认为那里面里走出的学哥学姐们是那么的高深莫测,固执的认为他们身上就好像披着一层很耀眼的光芒外衣,让我们这些小初中生那么的羡慕那么的向往。可是就在现在,我也如愿以偿的走进了

  • 量子霸权差距

    快速的回到柴房内,嬴天甚至连那被自己弄破的木门都来不及去修复,马上盘膝坐在了地上,体内的元气快速的运行起来,眉头已经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脸上更是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虽然刚才击败嬴路看起来轻松无比,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维京勇士的身体强悍程度远远超出了嬴天的意料,尤其嬴路这种更是受过多年训练的正规战士。一

  • (快穿)改变剧情的正确方法之划清界线

    李家大院,一个很传统的四合院,不同于平常的四合院,这座门口挂着李宅的四合院看似没有什么,实则明岗暗哨,且真枪实弹,守卫全幅武装,足以见得里面住的人身份很不简单。李家老宅就在这里,此刻李家老宅热闹非凡,一共有两波人,主者客气,客者也笑哈哈。“怎么还没有到?”坐在上首的老者突然转向一边,充满威严的发问。

  • 洪荒之功德99999999之父亲的真本事(下)(3)

    第三章:父亲的真本事(下)邱之心在李双儿的怀里温存了一阵子,甚至都有些不愿离开这温暖的怀抱了;只是天这么热,李双儿有些受不了了。“那个,咱们先去我的公司吧,邱大师?”李双儿有些尴尬的对着邱圣说道。兰儿也看出自己老板的窘态了,没想到自己的老板会被一个小屁孩吃豆腐,兰儿想想就觉得好笑。李双儿站起身后,邱

  • 奉子为婚水性杨花的贱人

    这声音温柔谴绻,出自我每晚做梦都会梦到的男人。我没敢回头看他,僵直了身子,紧紧绷着脸,维持自己的冷静。“小臻,你不应我吗?”陆越见我没有反应,搂住我腰肢的手紧了紧,他滚烫的胸膛几乎紧紧贴着我的后背,声音沉哑地又叫了一声。我连眼睛都不敢眨,怕自己失控会泪奔。“你放开我。”我调节了好一会,才缓慢地吐出这

  • 重生之忍者之路在线阅读第4节

    当唐雨出了洗手间后,不久,录制就要开始了。此时,杨宋走到了她的面前,对她说:“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努力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唐雨微笑着点了点头,应了声:“嗯。”唐雨就同前辈们一起走上了舞台,和他们一样充满自信得走上了舞台。唐雨在心中暗暗想到——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倒是真得不假,旁边得每一个前辈,都

  • 变身萌娘的男仆被人暴打,任务完成

    布世仁的一句话,吓得虞人一个激灵,也不敢怠慢,一下子把饭钱多从他的身上给提了起来,往一边一甩。不得不说,虞人这个人打架的能耐还是不小的。范钱多虽然身材有些瘦弱,但至少也有一米八零的身高,体重差不多也有一百三十五斤,居然被甩出了五米远,这力气可谓不小啊。被这么一甩,范钱多疼得龇牙咧嘴,衣服都被磕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