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宋功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31:10 作者:九月雷鸣 来源:纵横中文网
宋功
宋功
作者:九月雷鸣来源:纵横中文网
陈功带着“宝盒”穿越到了北宋地主之家,母亲段氏原为宋神宗的私生女,哲宗、徽宗的姐姐,流落民间后与地主陈老太爷成婚。元佑年间,恰逢淮河流域灾害不断,陈功和段氏艰难地维持着家人的生活。宋哲宗不断派人四处寻找失散多年的姐姐,陈功受母亲嘱托,带着家眷艰难地踏上了去汴京的“寻亲”之路。到了皇宫后,陈功帮助赵煦打败了高太后,哲宗得以亲政。陈功又与赵佶(宋徽宗)日渐结下情谊,赵佶擅长水墨丹青,陈功利用后世所学,一次次助力赵佶完成了惊世之作。陈功与大文豪苏轼之间,也结下了深厚感情,让陈功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玉霞感慨了一通就回去了,柳红想她一定是为了准备告诉自己什么事儿才过来的。其实她心里痛明白,也就是程青的事,那个在外面等他的女人会是谁?会不会是她认识的人。

很是烦恼了一阵子,柳红也就释然了,自己现在出不去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不如先养精蓄锐,婚姻是漫长的旅程,假使什么都按照原来的轨迹,她们还有十年的夫妻生活。柳红不相信五十年的岁月沉淀,她还会把自己送进被抛弃的行列。

想到这里柳红忽然很是疲倦了,也就躺在床上沉沉的睡去。程青什么时间回来的她并不知道,这也和以前一样。只是从前柳红是在自己的家里,现在是在医院里,发生的情节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她的心态。

柳红是被饭菜的香气给弄醒的,看看墙上的电子钟,也才八点不到。

“回来的那么晚,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柳红状似什么都知道的说着。

“不晚,你刚睡着我就回来了。”他随意的说到。

“我睡的时候都快要十点钟了,你那个时候还没回来呢。是不是把医院外面都给尼古丁污染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就是和陪床的家属侃大山来的,饭菜都要凉了,赶紧洗洗脸吃饭吧,热水我已经打来了。人家都说月子里少洗脸好。”

“那一点都不科学,一个月不洗脸不洗头,那不脏成猪了吗。”柳红拧干了毛巾热乎乎的把脸擦干净,这才神清气爽的吃起了早饭。

今天的早饭很是丰盛,除了坐月子的没有咸淡儿的青菜和稀粥,还有程青喜欢吃的花生米和炒腐竹黄瓜,主食是大米干饭。

“呦,姐来送饭了?”柳红故意的问道。

“不是,饭店里买的。”

她吃了一口他的菜随口夸赞道;“这个饭店不错,这味道好有家的感觉。”

“是我叫他们用心一点给做的。在坚持二十多天,出了月子里你就可以什么都能吃了。”

柳红没有继续说什么,这分明就是自己家饭菜的味道。五十年前下饭店还是一件半奢侈的事情,饭店的味道一吃便知。既然有人愿意给做给送,她何乐而不为呢。

吃过了早饭,他又想睡觉,被柳红给叫停了。记得柳妈和燕子一定会来一个人看她,从前是到柳红的家里,现在柳红没有提前出院,那就一定是会到医院里来。柳妈今天应该是白班连夜班,那来的就是柳红未来的嫂子——燕子。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无论是柳妈还是燕子,柳红都不希望他们相遇。

柳妈见了程青准是一通叫骂,至于和燕子冲突是不会有的,别的会不会有还不知道。

“青,你不上班就是睡觉,在不就是看电视。就不能出去走走,帮我买几本书吧。回来再睡也算是消化消化食儿。”柳红很是平静的说着。

“好的,听媳妇话跟着感觉走没毛病。咋样,咱这改了俩字更顺溜了吧。”程青说着拿起搭在床栏杆上的衣服穿上,米黄色的衣服肩头一根卷曲的头发赫然那么明显的在上面摆着。你不想看见都不行。

“青,你这是亲密那个女人了,这么长的头发在衣服上呢。”柳红一半责难一半玩笑的问道。

“这不就是你的吗!”程青拿起了头发说到。

“才不是呢,我的头发没有卷。”

“哎呦,你自己照镜子看看,这都不用烫头了就磋磨出卷了。”他理直气壮地答道。

“你在病床上咕噜几天试试,转过来我看还有没有了。知道的是自己媳妇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出去耍流氓了呢。”柳红也顺水推舟的说下去。拍了拍他后面的衣服,心里想这应该是今天早晨整上去的,他是个谨慎的人,昨晚上的一定是打理干净了,今天早晨这是拎着饭没注意。

程青走了,柳红也躺下来回想着,五十年前的这个早晨她已经回家了。是在街道工厂开车的小叔子接回去的,她还很变态的在秋天里就穿上了军大衣,大姑姐抱着孩子,原本生下来很是好看的女儿也越长越丑了,那个时候柳红是真的相信孩子抱回家会像那个抱她的人。现在她没有出院,是不是接下来的事情也会变得不一样了呢。

柳红躺在床上真的不得劲了,那天阵痛的时候出了很多的汗水,头发都纠结在一块了,这两天也是随便的就梳了一下子。没照镜子也知道一定是没什么好样子,记得那时出院以后柳红就把过肩的长发给剪了。好像是燕子和他的一个同事建议的,柳红也觉得只是每天的带孩子,也就没什么讲究了。以至于当满大街都梳起披肩长发的时候,柳红还顶着一脑袋中年妇女的头型。

对呀,今天来的不单是我娘家的人,还应该有他单位的人。我可是不能这样一幅邋遢的形象见人,丢的可是我自己的脸面,也给了别的女人贬低我有了说辞。柳红想着就睡不着了的下床准备把自己好好的装扮一下子。

现在就洗头是不可能的,把头发整理一番还是可以的。想着她就去玉霞的病房了。

“二姨,求您帮我去楼下打壶热水,我想好好的梳梳头发。”

“柳红,还说什么求不求的,你这长头发就是麻烦,可是说好了不许洗头,会作病的。”

“就是,柳红,咱们得要自己心疼自己。”玉霞也关心的说到。

“我保证不是洗头,就是想用水好好的梳梳头,等会谁要是来医院看我,我这个形象也是太邋遢了。”

“大侄女,生孩子还不都是这样啊,没有人会笑话谁的。”旁边的一个陪床的老太太说着。

“妈,您这是老话儿了,现在的人可不应该这样。妹子,大姐支持你,有什么大姐可以帮上忙的地方?”

“哦,理解万岁!大姐,你有头发卡子吗?”柳红笑着问道。

“有,我头发碎,这准备了一连儿,还有橡皮筋。”大姐拉开床头柜子的抽屉说到。抽屉里还有一条蓝色的纱巾,很薄很透明的那种。柳红的心里一亮的说到。

“大姐,你把这条纱巾也借我用用呗?”

“可以啊,只是你要用这纱巾绑头发吗?”

“不是用来绑头发,是用来做个头花儿。等我弄好了过来叫你们看看。”她拿着大姐的东西回到了病房,二姨也把热水帮她倒进了盆里。又细心的用毛巾围在了柳红的后背上说到。

“柳红啊,这坐月子可是不能太任性了,不注意说不定就落下了什么病根,听到什么也别着急上火。你上火孩子就没奶吃了。”

“二姨,谢谢您,我知道这些,尽量做吧。”柳红说着把头发蘸着水梳顺溜了,这才把头发向上卷了几下,把发梢塞进去,用发卡固定住。

“哎呦,真是手巧,这么几下子就把头发盘起来了,人也看着更高了一点,这和过去盘的发髻差不多啊。可这旁边还拉下了一绺头发,这是要来客的兆头,说不准一会儿就有人来医院给你下奶了。”二姨边看边说着,岂不知这一绺头发是柳红故意留的。

弄好了头发,柳红才拿起那条薄薄的纱巾,从一个角开始慢慢的卷着,卷完了用皮筋勒紧了,在慢慢的向外翻着,不一会一朵绢花就做好了。然后她把橡皮筋用发卡子固定在盘起的头发上,一个领先于那个时代的发型就做好了,接着她又用手指头不停的翻卷留下的那绺头发,重复了几次之后,那绺头发就出卷了,不是很夸张的弯曲着。

“哎呦,可了不得了,这是哪家的小姐还是官家的公主啊。柳红,你这可是一转眼就变仙女啊,原来头发遮挡着还没注意眉眼,你可是个好看的人儿呀。你等着我帮你把水给倒了,玉霞那儿有雪花膏,你在抹抹脸,那个狐狸精哪比去。”二姨端起脸盆说着,也没发觉自己说走了嘴。

“狐狸精?还真是,那个时候就是这么形容那些女人的。小三可是后来才有的时髦隐晦的词儿。”柳红心里笑到,其实她这个头型没过几年也是土气的,不过现在也算是拿得出手。

二姨回来了,不容分说的扶着柳红又回去了玉霞的病房。

“呦,哪来的这么漂亮的人儿。是你啊,妹子,大姐服你了。那条纱巾就送给你,把你做头花的方法交给大姐就行了。”那个借柳红纱巾的大姐很是夸张的说到。

“好的,那就谢谢大姐了,等晚上的时候我在教给你怎么做这个头花儿。”

“我也要学,那种纱巾我也有,一会儿你就教我吧。”旁边一个还没卸货的大肚子女人说到。

“柳红,你真是潜力无限啊,过来,我这里有擦脸的,还有唇膏。这生完了孩子真该好好的打扮打扮,随弯就弯出了月子就成妇女了。”玉霞赞同的说着。

“别胡说八道的,生了孩子还不就是妇女了吗,你以为还是大姑娘啊。”二姨嗔怪的说着。

玉霞那里也就是很普通的雪花膏,化妆品也才刚刚开始进入市场,还没有普及到人人都用的地步。唇膏还是柳红满意的那一种,不是大红的是粉红色的。这样才更自然一些。

衣服还是孕妇那时候肥大的,只是用上了收腹带,还算是苗条身材也还看的过去。接下来柳红就开始教她们怎么卷头花。

一条纱巾几个女人轮着学,卷好了在戴在头发上美一会儿。长头发的也学着盘头的方法,时间就过去了很久。其实柳红一直都不是会打扮的好手,这些也都是后几年的东西,被她用到了那个时候,还真是大大的陶醉了一阵子。

玉霞的病房和柳红的病房是个90度夹角,站在玉霞的病房就能看到医院的大门,而她那边只能看到连接病房和门诊的长廊,还是只能看到长廊的顶盖。

看着她们都高兴的卷着头花,柳红不知怎么的就站到了窗前,正好看到程青和她哥的对象燕子,有说有笑并肩的走进了医院的大门。

柳红脑袋里轰的一声,虽然她没有提前出院,但是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那个时候燕子和程青还没有什么,但是不是就在这个时候种下了什么在心里了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之与领导叫板

    扔下刘洁,王建飞快步向县委跑去,想打出租,却一辆也见不到,真是怪了。可能真的是该他倒霉。王建飞气喘吁吁的推开办公室,跟正要出门的人撞个满怀:丫的,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正想出去找你呢!王建飞这才发现,李光明跟在乔胜春后面,两人正想出门:找我?你们找我干嘛?王建飞拍打着胸口说到。“靠,找你干嘛?你的手机关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

  • 灵魂摆渡人:最强系统崛起!在线阅读第7章

    回家的车上,面对神情寡淡的谢方臣,楚婉儿没话找话。“我说你演技挺不错的啊,你是真的新人还是自己偷偷学过一点啊,刚才最后那一句,爆发力超强的!”谢方臣听了就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楚婉儿见拍马屁没用,眼珠子一转又接着说。“喂,你怎么一句谢谢都不跟我说呢,今天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求导演,你连试戏的机会都没

  • 凤城碎尸血案探秘红衣女子

    林不全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她试着用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传来,确认并不是一个女鬼之后便松了一口气,细看之下女子全身是血,鲜血染红了衣襟,有好几处被划开的伤口正渗着血,心里不禁暗道这女子竟如此可怜。当下也不多想,林不全从包袱里拿出了金创药对这女子伤口进行了包扎,又运起《周天经》梳理了一

  • 冥域命运尽头在线阅读第4章

    听到林飞羽的话,林冷不由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他实在想不到居然有人比自己还冷静,当然如果这人不是冷静的话,那么完全就是一个脑子缺根筋的主,不过,林冷并不认为林飞羽属于那一类。这一天就在这无聊的观看所有人觉醒真气中慢慢度过了,其中也有一些人无法觉醒,对于那些人,将被无情的逐出内围家族。“今日的觉醒仪式结

  • 暗恋不如明恋沙县

    毕竟我不可能去试,所以就在另一个班群问问吧。我打开群后,先是艾特了那个群的群主,也就是我们的班长,王炳乾。“@隔壁老王王炳乾老王,班主任怎么把他那群的群主转给你了?”我在群里发了这样一条消息...现在虽然是上数学课,但数学课嘛...玩手机的人还是很多的,比如班长,就是其中一个...“我也不知道。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