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家养着桃花妖之少年春心(9)

2021/6/11 1:34:59 作者:池中小鱼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家养着桃花妖
我家养着桃花妖
作者:池中小鱼来源:纵横中文网
老家庭院十八年未开的桃花,一夜绽放!“你是谁?”“我是你……主人?”啪——江小年捂住脸上鲜红的指印,愤懑道:“你住我家的院子,吃我家的土,用我家的水,劳资当年还帮你翻土除草来着,现在想翻脸不认账?嗯?”这是一只涉世未深的桃花妖,带着债主修仙问道的故事!

自那日马蹄下后,月风轩的心中再也挥不去那个女孩的影子,她一低眉,一颦笑,都让他心中乍起波澜,无法平静。

“冷清,你去帮我查查,那日我们在街上被马惊得那个女子现在身处何处,是哪里人氏?”月风轩对他的贴身护卫冷清说。

“是,主人!”冷清一向严肃,对月风轩唯命是从。

一个人悠闲的坐在幽池畔,想着父皇为了江山社稷,逼他娶异国他乡的公主,那个他根本见都没见过的女子,所以,他一直抗拒,一气之下便出宫,一个人居于宫外。这样的日子倒也乐得自在。可怜他的母后天天在宫内以泪洗面,央求他回宫住。他本性散漫,宫中拘束的日子,他是厌恶的,既然出来了,就不会轻易回去。而且一回去,就要面对老生长谈的问题,那就是政治联姻。他讨厌这们,他讨厌被别人操纵。

月风轩有三个兄弟,虽然他已稳坐太子之位,可是他的其它三个兄弟仍然对他的太子之忘,惦记不忘,时刻想着怎以样把他拉下位,所以在宫中他的烦恼多多。在宫外,他结交了许多仁义之士,倒不是他想赔植自己的势力,是因他是一个爱结交天下益友的喜乐之人。那些人都愿意为他所用,在宫外,只要他吱个声,整个京城都是他的眼线。

“冷兄弟,你让我们查的那父女俩正住在安心客栈。”老五悄悄地给冷清捎来消息。老五是一个杀猪的,可是他做生意从来都是童叟,因为一个意外,而认认了冷清,冷清就像月风轩举荐了他。

“你确定就是我家主要要找的那父女俩吗?”冷清眉头微皱。

“嗯,那日,其实我也在场,那女子生得天生貌,有倾城倾国之貌,任凭何人都会过目不忘的。”老五肯定地说。

“嗯,你暂且让人替我盯着,我回去问问主人该怎么做?”冷清对老五说。

“好!”老五抱了一拳,便离开了。

“爹,我们已经来这里两天了,什么时候回去?”馨玉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问暮青海说。

“怎么?你不想呆在这里了?”暮青海笑着说。馨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暮青海瞪大了眼睛,“嗯?愿意还是不愿意?”

“我喜欢这里,可是看爹每天都很忧愁的样子,所以,我觉得还是回去的好。”

“玉儿,爹问你,若是有一天你离开爹了,会不会记起爹?”暮青海眼里泛着液体的光。

“爹,你怎么这么问,我不会离开爹的,就算有一天我要离开,我也要带着爹一起离开。”馨玉依偎进暮青海的怀中,很温馨的样子。

暮青海抚着馨玉那由柔软变得顺滑有韧性的青丝,心里很满足,很幸福的样子。“真是我的好玉儿,爹会一直把你放在手心里疼的。”泪终于顺着这个壮汉的脸颊滑下。

殊不知,门一个人正偷偷地听着他们的谈话,突然,门被推开,进来几个黑衣人,“快!把人给带走!”打头一那个蒙着面,声音听起来很粗,对后面的黑衣人命令着。后面的几个黑衣人一拥而上,直奔馨玉而去。暮青海见状,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上前就跟那帮人扭打在一起,可是,那些人个个是高手,又那么多,不会儿功夫,暮青海便被打倒在地,“玉儿,快跑,快啊!”

“不,爹,我要和你在一起,不!”说着馨玉便操起手旁的一个瓷瓶向那帮砸去,可是奈何,那些人动作很快,馨玉砸了个空。那些人反而因为这个想起了要做的事,转头就扑向馨玉,暮青海抵死地托着他们,可怜被他们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血。

“玉儿,你快走,去报官,或许我们还有一线生机,不然我和你就都死定了。”暮青海做着垂死的挣脱扎,边与那些黑衣人撕打着边对着馨玉说。

馨玉看这情形,看着暮青海的样子,心里痛得无法呼吸了,爹说得对,这样下去,两都逃不了。做着最后的思想斗争,她跑开了,但是却听到好运匪徒打得更狠了,只听到他们喊着,“给我往死里打!”馨玉的心在流血。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外面的世界为什么会这么乱。

她冲出了屋外,泪水模糊了眼睛,迎面撞上一一个人,她也没顾得陪礼,只是一味的要往前走。

“姑娘!”只听一个略熟悉的声音传入她耳畔。她忽地抬起装满泪水的眸子,一看,是那日的少年,便哇的一声哭了,

“公子,救救我爹吧,有人要杀我们!”

月风轩眉心一紧,“是何人,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施暴。冷清,进去看看!”

“是!”冷清如一阵风似的,侧身钻进了屋里,馨玉一看,也赶紧跟了进去,她一直担心着她爹,不知这会儿怎么样了。而后月风轩与其他人也一同走了进去,等进去时,只见暮青海躺在血泊里,已经奄奄一息了。

馨玉扑上去,撕心裂肺的哭着跑过去抱起暮青海,“爹,爹!”而后,她回过头油,眼神哀求地看向月风轩,“公子,求你救救我爹吧,求求你了。”月风轩本来也是要帮她到底的,

“冷清,将他们带入府中,好生请个郎中来看看。”接着,两个壮汉便将暮青海扶起,背在了背上。走出客栈,暮青海与另一行人上了一座马车,馨玉被月风轩邀上了另一辆马车。

马车的外面是黄灿灿的锦缎,内部也是其极豪华的,这是馨玉从未见过的。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马车停在了一个很气派的府第门前,只见大门中央的上方用烫金大字写着,轩王府。

月风轩首先下了车,轻轻地拉开车帘,馨玉走到门口,正要轻轻地往上下跃,却只见月风轩伸出手来,他的手很白净,十指很修长,馨玉看着,出了神。这种手在她们村子里似乎只有女孩子才会有的,她所见的手大都是粗糙的如同干裂的土地般,摸着很扎人。“来吧,我扶你!”月风轩见馨玉愣在那里,似乎不敢牵自己的手,便温和地说道。

馨玉轻抬眸子,看着月风轩,然后红了脸,伸过手去,月风轩轻拉馨玉的手,另一只轻轻地一揽,将馨玉搂进了怀里,给抱下了车。馨玉心扑扑地狂跳着,一时间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轩月府内,清新淡雅,到处植满了花草树木,建造了各式的亭台楼阁,石板小桥,如同一座不大的园林。走进去,扑面而来的是四溢的花香,让馨玉恍然回到了她所住的村子。暮青海被背到了一个偏点儿的屋子,馨玉跟了过去,虽然偏点儿,可是环境很好,里面很大很宽场。月风轩还派了专人来伺候暮青海,馨玉打心底感激他。

请来的郎中为暮青海诊治了后,皱紧了眉头,“怎么伤得这么重呢?”屋子里的人沉默不语,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这父女俩到底惹上了什么仇家,他们要这样的至他们于死地。

“我们真的不认识他们,我从来没有出过我们的村子,爹说我今年成人了,带我出来到京城长长见识,除了那日,”馨玉将目光转向了月风轩,“你的马在撞向我们,我爹说了你几句,我们从未与其他陌生人说过多的话啊。”馨玉伤心地看看暮青海,“看得出来,爹是不愿意呆在这里的,早知道我就说我不喜欢这里了,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早些离开回去,爹就不会受伤了。说着说着,馨玉的泪又流了下来。

“我们出去走走吧,这里有这么多人照顾你爹,他没事儿的。”月风轩见馨玉的难的样子,心中很是心疼。

“不,我要看着我爹醒过来!”馨玉倔强地说。

“你爹的内伤外伤都很重,你要做好心里准备。”郎中忽地冒出一句话,馨玉差点儿没晕过去。

“不行,先生,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我爹,一定将他看好,”馨玉急得跪了下来,抱着那郎中的腿,”求你了,我求你了。”哭声,让周围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那个郎中在暮青海的几个穴位上扎了针,只见暮青海的嘴里不断地喷着血。馨玉吓得整个人晕了过去。

“姑娘!”瞬间,月风轩奔过去,将馨玉接住,搂在怀里,抱了起来。“你们好好诊治此人,若治不好,我将唯你们试问。”说着月风轩抱着馨玉慌张地离开了。

月风轩将馨玉抱到了他的墨香居。放在了他的床榻上,看着眼前如此柔弱而又美丽的女子,月风轩很是心疼。“小雪,去拿些毛巾与水来!”满屋子的下人,他却要亲自照顾馨玉。看着她楚楚动人的样子,他很想亲吻她。可是,此时,她正值伤心过度,他不可轻薄她。所以,他忍住内心的欲望,他有用自己的真心与真情打动她,让她心甘情愿地让自己吻她。

他轻轻地抚着馨玉光滑细腻的肤肤,听着她稍微有些慌乱的呼吸,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忽然觉得自己的世界不再那么枯燥。一切都有了生活的意义。原来, 一个人的心可以如此的充实。他不知道,这正是他少年的一颗春心在荡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花引[魔道与剑三同人]在线阅读第四节

    林漠走到了诊所门口,拉着苏妍的小手,看了看附近,毫无人影,连个丧尸的影也没看见。林漠发现四周暂时是安全的,蹲了下来,把小区地图放在了地上,观察着地图上的路线;苏妍也跟着蹲了下来,记了一下地图,身为一届的学生,记忆是基本之一。苏妍天生聪慧,这种地图,看俩眼,回顾一下就能牢牢记住。当然林漠也是知道的,把

  • 一不小心就称霸了修仙界之积分掠夺?(5)

    但是,这种氛围并没有维持多久,便是被九心接下来的一句话冻结了下来。“哦,对了,学院内可不禁止积分抢夺哦!”九心一语话落,便是笑看着学生们激动兴奋的表情逐渐凝固下来,眼中的笑意冷漠十足,甚至带着满满的戏谑意味,仿佛这才是她想看到的。教室之中寂静无声,压抑的氛围如同潮水一般逐渐扩涌开来,沁入至每一位新生

  • 带着二哈闯高武在线阅读第7章

    赛前皇马终于迎来了新赛季联赛第一场比赛,是对阵皇家马洛卡。皇家马洛卡位于西班牙马洛卡帕尔马马洛卡岛,成立于1916年3月5日,球队主场是圣莫伊斯球场,可容纳2650人。在金元时代,像马洛卡这样的小球队能够挣扎在各大豪门之中自然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比如没钱买人起码也不会卖人。马洛卡离马德里有点远,所以

  • 网游之重获新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骗了顿饭后,吃饱喝足的孙空空才走,和三藏约定好了第二天一起去找发帖人。寝室里,“凯哥,怎么样,回话了没有?”陈凯挠头,“奇了怪,都十一点了,还没回我。”三藏开始急了,如果今天没问到联系方式,那明天还不得被空空骂惨,这事只能靠陈凯了,搬个凳子坐到他旁边烦他:“那怎么办呀,凯哥。”“别急,兄弟,今天哪怕

  • 地球有仙陈默的叔叔

    陈默跟妻子报了许久以后。陈默连忙把史仁介绍给他的妻子跟叔叔,知道陈默是被史仁所救的。陈默又把自己的叔叔接受给史仁,对史仁说“史老弟这就是我的叔叔,叫陈志亮”这时史仁才大量起这个“陈叔叔”,这个陈叔叔长得并不高大,也不威武,看他的年纪应该四五十岁了,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遂,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

  • 在地下城华夏篇15章节

    15系统的更新“小心李天!他不简单!”“小心李天!他不简单!”“小心李天!他不简单!”……李天!还我妹妹!恩?下面写了个很小的字:哥,我出去玩。——分久——必合——中国等级榜20人升为15级。1:十步杀一人19级盗贼2:人是铁19级骑士3:绝不会19级法师4:天宇~天拳19级骑士5:夕阳凌19级战士

  • 神剑飞仙之卡戴姗(4)

    洛杉矶有光鲜的人前,自然就有阴霾的背后,而初来乍到的安妮自然是没有资格享受到鲜花与掌声的,她是一个独自闯入的外乡人,不会有像碧昂斯巡回归国的热烈欢迎,有的只是一个和她大约一般的大小的少年的欢迎。但好在,她不是孤独一人。少年叫丹尼尔·格林顿,大学辍学,就这样来了这个世界,满怀着希望,两年沉浮,却还没个

  • 网游:我真的只是一个盗贼在线阅读第10节

    就在这时远处跑来俩个人,是早上提议搬出去的其中俩人,他们看见是我们问道发生了什么,咋会有枪声,我们也没解释什么。我们刚刚发现了古城遗址,别的国家竟然这么快就能赶到,会不会是队伍里有他们的内应,如果是的话那那个下致幻药的就很可疑,或者他们是一直跟踪我们,这些就不得而知了。我们抬着阎老返回了最初的营地,

  • 情敌他是我伴侣[娱乐圈]第5章在线阅读

    几乎在一瞬间,苏殷行确定她就是自己“死去的”师父无误。他握着拳头的双手捏紧,指甲几甚至乎扎入手心,手背上青筋绷起,阮枝抬头扫了他一眼,轻飘飘地转过头去。在华服男子还未反应过来时,上前一步将酒递给男子,脚下却是一绊,手中的酒液瞬间倾洒出去,见阮枝就要摔倒,苏殷行下意识地伸出手扶了她一下,阮枝手腕一转,

  • QQ飞车之成为车神在线阅读第8节

    又朝里面看去,发现后边有一株泛着,赤色光芒的不知名花朵,将其小心的挖出放入木牌之内,这个木牌因为专门用于存放灵草,所以里面有特殊的土壤,可以短时间之内,保存药材的完整药性,接着叶凡迅速离开了此地。现在体内灵力几乎消耗一空,回到上次的树洞之中,叶凡顿时瘫倒在地,再也不能行动,体内的灵气损耗一空,叶凡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