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隋唐我的卡牌能兑换我们一般管这东西叫夜壶(谢老板打赏,求鲜花月票评价票)

2021/6/11 1:21:10 作者:好汉饶命 来源:飞卢小说网
隋唐我的卡牌能兑换
隋唐我的卡牌能兑换
作者:好汉饶命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来到了仁寿四年,苦逼的发现自己变成了隋朝废太子,杨广弑父称帝,假传遗诏缢死他。幸好觉醒了卡牌兑换系统,万千卡牌任我所有。宇文成都:我乃天下第一勇士,我要杀你,谁人能救。杨勇:老子有一堆可弄死你的人,你先等等让我找一下。李世民:我有兄弟李元霸,一个打二十万,你拿什么和我斗。杨勇:这个有点难度,你等等我多找几个,**欧!罗艺:我有燕云十八骑。“杨勇:我出无名十三。炸你!杨广:…………(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纪纲跪倒在地,叩拜道:“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纪纲生的剑眉星目,眼神中有按捺不住的桀骜之气。

朱棣自然知道纪纲的情况。

纪纲在历史上并非善类,他借助朱棣的信任在朝廷上作威作福,因争夺一美貌女道士差点杀死靖难功臣武阳厚薛禄,后又私杀大学士解缙,将其拖入雪地活活冻死,甚至在选秀时私扣皇帝的美貌秀女,诬杀浙江按察使周新。

不过朱棣依然选择在此刻任用纪纲,原因只有一个——好用。

纪纲弓马娴熟,为人心狠手辣,在此时此刻,他是一条好用的疯狗。

如今朱高煦和朱高燧隐隐都有些反志,自己需要敲打一下这两个傻儿子。

想到这里,朱棣淡淡道:“纪纲,朕需要你做一件事。”

纪纲躬身道:“请皇上示下。”

朱棣道:“自今日起,朕命你对北镇抚司开展军纪巡查,严查北镇抚司内部存在的军纪、法纪问题。不过——”

朱棣沉声道:“你查出的一切问题都需要先报朕知道,由朕批复之后再做决定。”

这番话说的很有水平。既给了纪纲权力,又把他的权力限定在一个范围,把最终处决权牢牢把握在朱棣自己手里。

随着这番掷地有声的命令,朱棣的眼神倏地犀利,身上透露出一股令人畏惧的威严。

这便是永乐帝的威仪。

纪纲不敢抬头,跪伏在地上:“唯陛下马首是瞻!”

朱棣屈起手指,轻轻叩了叩椅子把手,慢悠悠问道:“纪纲,朕来问你,如果你在巡查北镇抚司时发现皇子犯法,你会怎么办?”

纪纲微微一愣,但是旋即再次磕头道:“臣会严格搜集证据,严格保密,报与陛下定夺!”

很巧妙的回答。

朱棣很满意。

朱棣点点头,道:“小鼻涕,把朕刚刚的话写成圣旨给纪纲,让他去做事吧。”

纪纲再次叩首,跟着小鼻涕去拿圣旨了。

这圣旨便是任命文书,相当于是细致规划了南镇抚司的职权。

朱棣之所以没有直接给纪纲腰牌或者尚方宝剑一类的东西,便是怕这狗东西滥用职权。

腰牌和尚方宝剑只是象征权力,但是没有具体规范权力究竟有多大。

职责不明最容易出问题。

处理完朝廷的事情,剩下的便是女人的事情了。

朱棣看向旁边惴惴不安跪着的心眉,道:“你也别跪着了,去把贵妃接过来。”

他喊了一声旁边的太监:“你们两个,去把胡善祥给朕带过来。”

心眉和两个太监跪地领旨,快步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哭哭啼啼的朴珠儿在心眉搀扶下走了进来。

小包子脸都哭花了。

朱棣宠溺的抱抱她:“好了好了,别哭了。”

就在这时,胡善祥也被两个太监押了进来。

两个太监粗鲁的把她往地上一推。

胡善祥顺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直接跪伏在地:“参见陛下。”

朱棣冷道:“抬起头来!”

胡善祥战战兢兢抬起头来。

朱棣微微一愣。

胡善祥唇红齿白,生了一双远山秀眉,眼神山水明净,她的皮肤白皙,手指却微微粗糙,应该是总做粗活所致。

朱棣愣了一下,这特么貌似和电视剧的形象不太一样啊。

剧中,胡善祥刁蛮恶毒。

实际看来,这妮子竟然还有几分善意。

当然,也可能是自己看错了。

一看到胡善祥,朴珠儿更愤怒了,她扑通跪倒在地,大哭道:“皇上!就是这刁奴!她往臣妾的酒杯中吐口水!”

朱棣对这一段剧情有点忘了,毕竟是五十多年前看的了,如果不是没事自己就背背,估计现在一点都不记得了。

朱棣看向胡善祥,“确有此事吗?”

胡善祥愣了一下,似乎是想憋笑,脸红了:“是真的。”

竟然就这么不打自招了。

朴珠儿一拍桌子,大哭道:“皇上!她认了!呕……好恶心,皇上,您要为臣妾做主啊!”

朱棣冷冷的看向胡善祥:“胡善祥,欺凌主上,你可知道是什么罪过吗?”

胡善祥叩头,不卑不亢道:“奴婢知道,不过奴婢这么做也是事出有因。”

“讲。”

朱棣干脆坐在了椅子上,他在考虑要不要干脆把胡善祥宰了算了,估计这样能更改很多剧情走向,能得好多合成图纸。

这时,胡善祥娓娓道来:“回禀皇上,朴妃……”

一旁的心眉尖声大叫:“大胆!混账奴才!是朴贵妃!”

她这一嗓子差点把朱棣的茶水吓得喷出来。

朱棣凉凉的看了她一眼。

心眉吓得跪在地上咚咚磕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朱棣没理她,接过手帕擦了擦,“胡善祥,你接着说。”

胡善祥掩藏住笑意:“回禀皇上,朴贵妃进京后,由我姑姑胡尚仪教导面圣礼节,谁知朴贵妃不仅不守规矩,还把酒泼了我姑姑一脸,奴婢一时气愤,就在朴贵妃酒杯里偷偷吐了口水。”

她这一提醒,朱棣回忆起来,好像真有那么回事。

朱棣看向朴珠儿:“贵妃,她说的属实吗?”

朴珠儿擦擦眼泪,嘟着嘴道:“皇上,臣妾当时思乡心切……臣妾……”

朱棣点点头:“行,那就是真的了。”

朱棣道:“来人!给朕拿两杯酒来!”

此时小鼻涕已经交付圣旨回来,赶忙叩头道:“皇上,是拿毒酒吗?”

朱棣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弱智啊!拿毒酒给你喝吗?当然是拿普通的酒啊!”

小鼻涕这才慌慌张张的跑出去端了两杯酒来,放到了朱棣的桌子上。

朱棣指着这两杯酒,然后指指胡善祥,“你,过来!”

胡善祥跪着一步步挪过来,挪到朱棣面前。

朱棣指指跪在旁边哽咽的朴珠儿,“贵妃,你拿一杯。”

朴珠儿抽抽搭搭的端了一杯。

朱棣又指指胡善祥,“你也拿一杯。”

胡善祥轻轻用左手托右手袖子,然后端起一杯酒,礼节确实很周全。

朱棣摸摸朴珠儿的小脑袋瓜,“贵妃,你把脸抬起来。”

朴珠儿眨眨大眼睛,有些得意起来,她估计皇上要给她报仇了。

下一秒,朱棣道:“胡善祥,泼她!”

朴珠儿:???

“皇上,臣妾……”

朱棣:“泼!”

胡善祥哪管那一套,朱棣不下命令她都想泼朴珠儿。她端起酒杯,啪的泼了朴珠儿一脸。

朴珠儿尖叫一声,妆都泼花了。

朱棣看着胡善祥,“你解气了吗?”

胡善祥俏脸上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跪地磕头道:“谢谢皇上,奴婢解气了!”

朱棣点点头,一脸欣慰:“你解气了就好!”

朴珠儿哇的一声就哭了。

果然自古男人最薄情!皇上都是大猪蹄子!见一个就爱一个!呜呜呜呜呜!

胡善祥正打算磕头谢恩离开时。

下一秒,朱棣悠然道:“那既然胡善祥解气了,珠儿,这杯酒给你,你往里面吐口水!你吐!她喝!”

胡善祥的笑容僵住了。

朱棣似笑非笑道:“胡善祥,做人要公允,你泼了贵妃一杯酒,贵妃自然也要还你一杯,这就是规矩。”

朴珠儿来了精神,她年纪尚小,本身就心性跳脱,此刻听到有人给自己做主,立刻来了精神,她拎着裙摆站起来,“皇上,只能还一杯吗?”

朱棣笑眯眯道:“不错,只能还一杯。”

朴珠儿指指自己的酒杯,鼓着小包子脸道:“皇上,这杯酒臣妾不小心弄洒了,臣妾也不喜欢这个杯子,臣妾能去换个喜欢的杯子吗?”

朱棣宠溺的点头:“当然可以。”

换个杯子,吐起来可能会更有仪式感吧。

“好嘞!”

朴珠儿噔噔噔的跑进皇上的内室,太监见皇上一脸笑容,自然不会阻拦。

片刻之后,朴珠儿一边往外走一边娇c吁吁道:“皇上,我把杯子拿出来了,您……您吩咐他们去拿酒就可以了。”

这话说出足有半分钟之后,朴珠儿才晃晃悠悠的抱着一个硕大的杯子走了出来。

胡善祥的美眸差点瞪飞了。

朱棣直接就笑喷了。

太监们也都偷偷乐的不行。

朴珠儿眨眨大眼睛,一脸迷茫道:“皇上,咋了?这酒杯不能用吗?”

朱棣默默地咳嗽了一下,斟酌措辞道:“爱妃,咱俩相处的时间还比较短,我不太了解你们棒子国那边的习俗,不过你抱着的这个大酒杯,可能在你们那边是叫酒杯。”

他一本正经的看着朴珠儿,笑眯眯道:“但是这玩意在我们这里,叫夜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看懂算我输南山寺

    甩开了小甜甜的那群跟班,子木不由得轻嘘了口气,靠在巷子里的墙上稍微喘了一会气,这才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刚才被追得太狠了!慌不择路的子木也只顾着低头跑路,见弯就拐,见巷就钻,到现在,自己跑到什么地方来了,他也不清楚。“这巷子的年代有点老啊!也不知道哪里能出去!”子木对四周打量了片刻,四处乱转道。“咦?

  • 神奇宝贝:神级精灵店主重获肌肤!

    秦浪为了安慰受委屈的姜萌,晚上特意下厨给她做了一桌丰盛的美食,姜萌独爱美食,只要有了吃的,她就会笑逐颜开,是个怎么吃都不胖的吃货。吃完了晚饭,兄妹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打发时间,姜萌是个懂事自觉的孩子,她在学校都把作业写完了,回到家才能放松一点,姜萌的成绩在学校都是名列前茅的。“还有人欺负你么?”秦

  • 守护之轮回之泪在线阅读第四章

    距离时代广场不远处的一处座椅上,“看不出来啊小齐同学,你居然钢琴弹的这么厉害,学了多久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刘濛濛此刻完全按耐不住心中的惊奇和兴奋,一脸崇拜地看着齐亚腾连珠炮似得问道。这回可轮到我们的小齐同学感到浑身不自在了。别看他平时满口花花一副没个正形的模样,一旦真要是稍稍对他表现出钦佩之情,那

  • 谁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之与领导叫板

    扔下刘洁,王建飞快步向县委跑去,想打出租,却一辆也见不到,真是怪了。可能真的是该他倒霉。王建飞气喘吁吁的推开办公室,跟正要出门的人撞个满怀:丫的,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正想出去找你呢!王建飞这才发现,李光明跟在乔胜春后面,两人正想出门:找我?你们找我干嘛?王建飞拍打着胸口说到。“靠,找你干嘛?你的手机关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

  • 灵魂摆渡人:最强系统崛起!在线阅读第7章

    回家的车上,面对神情寡淡的谢方臣,楚婉儿没话找话。“我说你演技挺不错的啊,你是真的新人还是自己偷偷学过一点啊,刚才最后那一句,爆发力超强的!”谢方臣听了就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楚婉儿见拍马屁没用,眼珠子一转又接着说。“喂,你怎么一句谢谢都不跟我说呢,今天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求导演,你连试戏的机会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