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独宠娇夫第2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1:33 作者:无边客 来源:晋江文学城
独宠娇夫
独宠娇夫
作者:无边客来源:晋江文学城
灵河村来了位城里的娇贵小公子。小少爷肌肤白得哟,身形细得哟,嘴巴红得哟,偏偏脾气不大好,娇气,缺治。村里有位‘煞阎王’,传闻煞气过重别人不敢近身,却乐于助人行善积德,煞气,专治脾气不好的人。赵肃第一眼见到叶瑞宁,就觉得这位小公子比女娃还娇气,给惯的,缺管教。煞阎王吼一吼凶一凶把小公子丢去角落里反省,又觉得怪可怜的,算了,抱怀里先安慰一下。煞气外露攻x娇气小公子受文将于18号入V,谢谢大家支持正版~文案改定于2017-10-16

“薛莲,下周一开会,别迟到!”薛莲听到老邢说话,赶紧问:“强勤集团和龙腾集团不是一家公司,为什么开会在一起?”“强勤集团和龙腾集团的创始人是兄弟,为了企业更好的发展,强勤集团在龙腾集团入了股,属于龙腾集团的大股东。所以,所有的会议都一起开。”

薛莲忽然想起,机场相逢时,蒋坤那了然的眼神。难道自己的求职简历投出时,是蒋坤让强勤集团发出了面试邀请?那他又为什么这么做呢?他知道,如果龙腾集团发出面试邀请,她是不会应聘的!

周一,薛莲到达L城的集团中心,心里正忐忑着。听见有人喊:“薛莲!”神思因为恍惚,脑子竟然没有回过来。眼前只见漂亮的流苏耳环摇摆不定!

“怎么,不认识我了?”

“……梅笑冬?”

“哈!”她兴奋的大叫道:“你怎么在这?你也来龙腾集团了?”

“没有。我进的是强勤集团。”

“下午才开会,今天上午只是报道。走,喝杯咖啡去。”

薛莲轻轻搅着咖啡,看着梅笑冬眉飞色舞的样子,从心里轻轻笑了。原来,有些东西还是没有变!梅笑冬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尤其过了这么多年,那副流苏耳环还在那里招摇着。

“你怎么从**回来了?”梅笑冬拉着薛莲的手问东问西。薛莲在**一直独处惯了,有点怀念这种温暖的感觉。

“有点远吧。你怎么进龙腾集团了?”薛莲答非所问,心里好像有一团乱麻。她知道,她是怕碰上蒋坤,对他,她有种既想见又不愿见的矛盾感觉。真是“我心深深处,中有千千结。”

正在纠结时,梅笑冬说:“当年你一走了之,我们女生对你是即崇拜又嫉妒,而男生大概是愤恨吧!”薛莲抬起不知所以的头,静待着下文。

“蒋坤在你走后,来找过你好几次。就那么抽着烟,一脸的落寞。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他抽烟,他是那么孤傲自律的人!曾经拒绝了那么多女生,而为了你却在那里落寞的抽烟,眼里的那种绝望,让人看了心酸。你知道宿舍里的人都怎么说嘛?!没想到,他对你动得却是真情!真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啊!”

薛莲呐呐的,低如蚊子的叫声:“他大概是内疚吧!”

“内疚?!他被你甩了,他还内疚?!别开玩笑了!我们女生崇拜你,就是因为那么骄傲的人,却最后承认爱情!嫉妒是因为你竟然得到了他的真爱!而男生愤恨,是因为你的无情。”

明明不是啊?!他那么骄傲的人,为什么不解释?!……他说他从来没有爱过她,他叫她滚得越远越好……

薛莲的脑子一片空白!这是电视连续剧吗?怎么这种剧情会发生在她头上!

“蒋坤休年假了,今天不来开会!……”梅笑冬的声音时断时续的传入耳朵。

告别梅笑冬,走在深秋的街道,街边的梧桐叶,随着秋风飘落下来,脑中还回响着梅笑冬的话。

“他后来一直没谈恋爱,好像从此不近女色了似得!”

他们竟然没在一块,那天难道是幻觉?但他又是为什么说那么绝情的话?

会议枯燥无味的进行着,梅笑冬发来一个笑脸。

“咱们会议结束后,去A大吧!我好久没去了,你在L城,离着这么近,经常去吧?!”

薛莲看着手机,抬头看看四周,发现会议监察没有注意她,才匆忙回到,“可以!我回来后,还没去过A大呢!”

稀罕!梅笑冬回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薛莲被梅笑冬拉着坐上公交车。公交车就像一张张流动的城市名片,无时无刻不在展示着一个城市的形象。薛莲静静地坐着,看着窗外的风景,思绪又飘得很远。

“薛莲,快上!”一双手拉着薛莲挤进公交车。人头攒动的公交车里,蒋坤微微不安。

“薛莲,等以后有钱了,我不会让你挤公交了!我开车送你上学、上班。”

“我挺喜欢坐公交车的!可以悠哉悠哉的看外面的风景。如果想了解这座城市,那么就坐公交车吧!”薛莲自得其乐的欣赏着L城。

“A大到了!”悦耳的报站声把薛莲从过去拉了回来。

薛莲和梅笑冬循着方向,随着人流走进一条繁华的小吃街。直到眼前出现简朴大方的白色弧形校门。

这里,竟然是费家街?

她和蒋坤走过无数遍的费家街?

那热闹的叫卖声呢?那烟雾缭绕的新疆羊肉摊呢?那物美价廉的各种各样的小吃摊呢?薛莲看向两边,干净整洁的店面替代了热闹的摊点。是城市的进步,但却又让人感觉失去了某样东西。大概失去的是老远就能闻到的热闹吧,就如现在薛莲的心境!

“你回L城后,没来过吗?”梅笑冬惊讶的问。

“没有,我……太忙了!”薛莲低如蚊子的声音,让她的理由听起来那么的底气不足。

她们走进A大,学校没有发生多大变化。郁郁苍苍的老树,隐在老树中的陈旧宿舍楼,那些欢声笑语的学生……好像又置身在六年前的A大!

“赵教授好!”她们被一阵学生的问候声拉回注意力,转头才看见是教授高等数学的赵教授。

她们也有礼貌的问:“赵教授好!”

赵教授转头看向她们,“你是薛莲吧?!”

薛莲很惊讶,离开这么多年,赵教授竟然一口喊出她的名字。

“教授,您记忆力真好!”

赵教授却摆摆手,微笑道:“那年珠心算比赛,你和蒋坤的优秀表现,赢得代表国家参加世界脑王比赛!能不印象深刻嘛!”

“那样啊!教授肯定不认识我了?!”梅笑冬开玩笑的说。

“还真有点记不起来了!”赵教授有点尴尬的说。

又闲聊了几句,才和赵教授道别。

梅笑冬和薛莲都选修了赵教授的课,而薛莲却因为六年前的珠心算比赛,一夜成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

  • 灵魂摆渡人:最强系统崛起!在线阅读第7章

    回家的车上,面对神情寡淡的谢方臣,楚婉儿没话找话。“我说你演技挺不错的啊,你是真的新人还是自己偷偷学过一点啊,刚才最后那一句,爆发力超强的!”谢方臣听了就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楚婉儿见拍马屁没用,眼珠子一转又接着说。“喂,你怎么一句谢谢都不跟我说呢,今天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求导演,你连试戏的机会都没

  • 凤城碎尸血案探秘红衣女子

    林不全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她试着用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传来,确认并不是一个女鬼之后便松了一口气,细看之下女子全身是血,鲜血染红了衣襟,有好几处被划开的伤口正渗着血,心里不禁暗道这女子竟如此可怜。当下也不多想,林不全从包袱里拿出了金创药对这女子伤口进行了包扎,又运起《周天经》梳理了一

  • 冥域命运尽头在线阅读第4章

    听到林飞羽的话,林冷不由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他实在想不到居然有人比自己还冷静,当然如果这人不是冷静的话,那么完全就是一个脑子缺根筋的主,不过,林冷并不认为林飞羽属于那一类。这一天就在这无聊的观看所有人觉醒真气中慢慢度过了,其中也有一些人无法觉醒,对于那些人,将被无情的逐出内围家族。“今日的觉醒仪式结

  • 暗恋不如明恋沙县

    毕竟我不可能去试,所以就在另一个班群问问吧。我打开群后,先是艾特了那个群的群主,也就是我们的班长,王炳乾。“@隔壁老王王炳乾老王,班主任怎么把他那群的群主转给你了?”我在群里发了这样一条消息...现在虽然是上数学课,但数学课嘛...玩手机的人还是很多的,比如班长,就是其中一个...“我也不知道。可能

  • 瑾夜未眠花始泪之截胡

    这条朋友圈发出去不到两分钟,林远平电话就轰过来,问她是不是被盗号了。林香一头雾水,说没被盗啊,林远平骂她脑子进水不知羞耻,她挂电话进微信一看,傻眼,下面一溜评论队形整齐——“牛逼还是我们香香牛逼啊!(抱拳)”急得林香手忙脚乱删掉,又发一条“澄清”,说刚刚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叶繁不高兴,“有什么好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