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毒妃苍穹倾绝天下尾随追踪

2021/6/10 21:54:06 作者:孤叶织梦 来源:红袖添香
毒妃苍穹倾绝天下
毒妃苍穹倾绝天下
作者:孤叶织梦来源:红袖添香
她,蓝狐儿,二十一世纪世界顶级的毒女,一朝穿越,化身为倾城公主,惊才或天下;她,江湖之中震慑世人的“毒狐女”,谈笑之间,生杀予夺,运筹帷幄中,狂笑苍穹……从转世神女到丑颜废物,从废物再到天才炼药师,有谁,敢与之争锋?异界天女,当金蝎出土,银蛇现世,种种神兽相随其右,又会是何等的惊煞世人……当多情的美男子个个沉陷于她的剧毒之下,为她宁愿倾尽所有,她,又如何抉择……

“什么?!”杨秋云一口水差点呛到,惊恐的大眼看着对面那个云淡风轻的丫头。

她赶紧擦了擦嘴角的水:“你快说!怎么回事儿?!”

许瑾欢笑了笑,淡然道:“也没什么。可能在饭局上我俩就看对眼了吧,他主动提出送我回来。然后……就顺其自然地跟我上了楼。”

她摸了摸鼻子:“要不是亲戚突然造访,我想……现在应该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杨秋云微张着嘴,有些艰难地消化着这些信息。

之前她只知道昨晚的饭局上有许多政界商界的精英人士,想着或许能给许瑾欢铺出来条路。但说实话,她并没抱多大的希望。

她并不知道这饭桌上还有商界牛逼哄哄的大神,周言庭。而且就算她知道,她也不觉得人家能瞧上许瑾欢。

可偏偏就是这么巧,两人还真就生出些“奸情”的萌芽。

她看着面色淡然的许瑾欢,不住佩服。这丫头还真是个闷声干大事儿的人。

“要是这么说的话……这事儿还真有点儿谱。”杨秋云恢复理智后便认真地帮许瑾欢分析起来,“我之前对这个周言庭了解不多,可我也知道他身家雄厚,出身不简单。尤其他们家本家的产业,可以说是在娱乐业深深扎根的。要是真能跟了他,瑾欢,以后你的日子就不用愁了。”

许瑾欢闻言轻轻点了点头,算是赞成秋云姐的话。

今天白天的时候她也在网上查过这个周言庭,仔细地了解了关于他的一些基本信息。

周言庭是这B市出了名的名门望族,周家的二公子。周家本家的鼎全集团,创立于五十多年前。发展到今日,形成了商业地产、高级酒店、文化旅游和连锁百货四大核心产业。

而之所以秋云姐说周家在娱乐业扎根颇深,主要是因为早在五年前,鼎全就与全球第三大院线集团TSC签署并购协议,以22亿美元并购TSC。而这之后没过多久鼎全就宣布完成了对TSC娱乐控股公司价值22亿美元的收购,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影院运营商。这可以说是鼎全攻进娱乐产业至关重要的一步。

背靠着这么给力的家族产业,周言庭八年前竟是脱离家庭自己开起了公司。可能是天生就有着优良的经商基因,不过八年的时间,中本在他的带领下就变成了如今这副如日中天的样子。虽说相比鼎全集团还是差了很多,但保不齐日后会不会超越它。

许瑾欢在看这些信息时也不免八卦了一下。

网上有些小道消息说周家家族内部其实错综复杂,乱的很。听说鼎全集团董事长周博元,也就是周言庭的父亲,至少有三任妻子。不知道周言庭是他哪一任妻子所生,又或者是否得他偏爱。

所以怪不得出身这么好还要自己打拼创业,看来这里面的水要深得多。

不过这些许瑾欢都不是很关心,她只关心自己能否顺利攀上周言庭这棵大树。这样厉害的人物,若真能攀附得上,日后在这一行可谓是平步青云了。

她有极大的可能红不说,还会有赚也赚不完的钱。

到时候也就能实现儿时的梦想,给妈妈买栋大别墅了。

想着想着许瑾欢便越发坚定了要勾搭周言庭的心。

虽说迈出这一步挺难的,可这个社会本就不公平,有些人一出生就站在了高的社会阶层,不了解人间疾苦。而有些人不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挣脱现有的枷锁和束缚。

她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多么的耻辱。她没有伤害任何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听你说的话……感觉他对你还是挺有兴趣的。”杨秋云笑了笑,“瑾欢,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你可一定要把握住了。”

“我知道。”

“昨晚他离开后你们还有再联系吗?”

许瑾欢摇了摇头:“没有。”顿了顿,“不过他有给我留他秘书的电话。”

杨秋云蹙眉凝思,默了两秒:“他们这些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有时候对女人的兴趣来得快去的也快。目前我不好说有多少把握,反正你自己要知道抓紧,不能白白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见秋云姐那副跟安排国家大事一样的严肃脸,许瑾欢不由得失笑:“我知道。秋云姐,你不用这么……嗯,凝重。”

杨秋云知她是在笑话自己,闻言“啧”了一声,佯怒一般瞪了她一眼:“你别嘻嘻哈哈的不上心。能不能‘脱贫’,可就指着这一回了!”

许瑾欢无奈地摇了摇头,颊边的笑意不减反增:“嗯,我都明白。你就放心吧。”

***

这天之后,就好像应了秋云姐那张乌鸦嘴一样,周言庭这个人再没有出现过,也不曾联系过她。

许瑾欢忙着拍戏,偶尔休息下来的时候也才意识到,距离那次“擦枪走火”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

那张写着他秘书电话的纸条一直被她夹在钱包里。想要联系他,可又不知道该找个什么由头。

而且太过主动还怕他失去兴趣。直到戏都杀青了她还是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举动。

讲真的,她自己也很着急。

其实说白了,这种事她就是没有经验。或许应该跟前辈学习学习。

这部戏杀青后,许瑾欢摆脱了导演的性骚扰,不由得轻松了许多。

接下来她有几天的假期。秋云姐很照顾她,一般一部戏拍完了都会适当地给她放几天假休息休息,其他一切通告都往后推。

公司给她在B市的市中心租了套八十平左右的精品房。虽然面积不大,但好在地点好,环境佳,条件还算不错。

而且她一个人住,八十平绝对够用了。

时隔将近三个月,回到这个小房子后许瑾欢先是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确定了自己的洁癖得到了治愈后便好好洗了个澡,倒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

这一睡,就足足睡了十三个小时。要不是憋着尿,许瑾欢还能继续睡。

睡醒了之后她给自己弄了点儿吃的。想起来前两天称体重时胖了三斤,吃东西的时候就收敛了点儿。

这睡也睡足了,吃也吃饱了。许瑾欢便考虑起“终身大事”来。

她给秋云姐去了个电话,请她帮忙打听周言庭的近况。

杨秋云虽说出身小公司,但在这一行混了也有好多个年头了,人脉还是挺广的。基本哪一行业的信息,或多或少都能打听到。

没过多久秋云姐就给她回了信,说是周言庭这几日都在南方的N市出差。

当然,这信息随便一打听就能打听到,关键秋云姐厉害的是,连周言庭去出差干什么、下榻在哪座酒店都打听得清清楚楚。

真不愧是她的好队友。

许瑾欢回过去一个小爱心的表情,然后就开始在网上订机票,订酒店。

当然,订的是跟周言庭同一家酒店。

以前这些活儿都是交给助理做的。可这次出行纯属私人行程,还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许瑾欢这个人,平时看着懒散,真要决定做什么事儿那可比谁都积极。第二天就风风火火地打包去了N市。

周言庭出差的这个地方离N市市中心有些距离,算是城市的边缘地带,不怎么繁华。

听秋云姐说,此次周言庭来这儿奔的就是当地的一个旧城改造项目,要是能给他批下来,那可就真的发大财了。即使是对于如今的中本来说,也是一个利润可观的大项目。

估计要是真的谈成了,中本在今年还能再上一个台阶。

到地方后许瑾欢就勘探了下附近的地形。这里虽然没有B市那么繁华耀眼,但胜在安宁祥和。这里的人生活节奏似乎很慢,很少能看见像B市里那样忙碌的人。

这座酒店应该是这附近最好的了。打开阳台的窗,外面就是一望无边的蔚蓝色大海。站在阳台吹着海风,即使现在是盛夏时节,也不会觉得热,反倒平添了一丝凉爽。

虽说此次是带着“任务”来的,但好在这里风景美,许瑾欢有些紧张的心情也得到了一丝丝的舒缓。

这次不远万里跑来N市,许瑾欢就是奔着成功的方向去的。不管怎样,这一回一定要把周言庭拿下。她深知这机会有多难得,她如果不想往上爬就算了,可偏偏她有的是野心,所以周言庭这个大香饽饽,她是死也不会松口。

给自己树立了目标又打好气后,许瑾欢便开始打听关于周言庭的信息。因为秋云姐最多只能打听到周言庭下榻在哪座酒店,但具体在哪个房间就不得而知了。

而这座酒店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许瑾欢可没有自信能偶遇他。所以与其等机会找上她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

这天中午,在外面吃好饭后许瑾欢一进酒店大堂,就直奔着前台过去了。

好在她不怎么太出名,顶着素颜到处乱走,在这里基本没人认识。

“你好,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儿吗?”

前台小姑娘闻言抬起脸,就看见了对面清秀漂亮的女孩微笑着看着自己。她愣了下,觉得这张脸很熟悉,可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在哪见过。

她笑了笑:“女士,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许瑾欢面露难色:“是这样的,我是跟踪我老公到这里来的。我……我总觉得他是来会小三的,所以……”说着说着许瑾欢就变成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我知道这样拜托你很过分,可我就是对他还念旧情,不亲眼看到他出轨不能死心。所以……能不能拜托你帮我盯着点儿我老公,他如果出现了就给我打个电话。因为我并不知道他在哪个房间,所以……”

许瑾欢可能把这辈子的演技都用在这块儿了。果然小姑娘也跟着心疼起来,甚至还有些义愤填膺。

“女士你别哭了……”她递给许瑾欢一张面巾纸,“只要您不管我要他的房间号码让我做失职的事,其他的我都可以帮你。”

见自己的戏奏了效,许瑾欢赶忙打蛇随棍上:“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为难你的。就是……你帮我看着点儿来来往往的人,一旦发现我老公了就及时给我打电话,你看好吗?”

“行,这没问题。”

许瑾欢见她答应了不由得松了口气。赶紧从兜里掏出来在网上下载打印的周言庭的照片,背面写着她的电话,交到女孩手里并嘱咐道:“千万不能让我老公察觉,知道吗?这就是他的照片,麻烦你了。”

小姑娘安慰了她几句,低头看了眼照片里的男人,顿了下。

再抬头看向满眼泪花的许瑾欢。她抿了抿唇,笑了下:“嗯,你放心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去瓦罗兰做英雄在线阅读第七章

    早上起来的时候,景溪觉得前所未有的精神奕奕。他昨晚上好像做了一个美梦,但是又什么都记不清楚了,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好心情。他的脑门心烘烘的发热,并不难受,反而觉得头脑清明,就连忐忑不安的心也安定下来了,那些难过和空虚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温暖得就像是泡在热水里。“这就是中彩票的威力?”景溪用力抓着头

  • 情来不自禁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7节明英山悬崖每一年冬天,明英山里总会下雪,山里的雪,显得格外的白,满山的树木,都挂满了雪花,像披上了一层白色的银装,点缀了盛开的白莲花,使万物都变得那样的纯洁。山里的雪盖满屋顶上,铺在了道路上,洒满山间,大地一片银白,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天地融为一体,笼罩在这白色的世界里。模拟测验结束后,丹玲儿

  • 益智类游戏天命修士

    大千世界,弱肉强食。亿万种族中,诞生了无数修士。修士修炼一途,乃行逆天之事,会受到天道排斥,更有甚者灰飞烟灭。人族乃是这亿万种族的一方强族,人类从小便可通过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成为修士。传说,修炼至强者有飞天遁地之能。传说有天赋的人族修士在越过炼体、练气两个基础阶段后踏入通玄境便有机会沟通天上星辰

  • [鬼灭之刃]成精第四章在线阅读

    街道地势不平又狭窄,刚好够一辆消防车通过。徐鲁从窗外看见远处一居民楼起火,火势还不算小。前面有几辆汽车堵在路口,出租车根本过不去。前面现在什么情况徐鲁不知道,她只能干着急。路上的人都没人敢上前,司机师傅回头看了她一眼,担忧道:“姑娘,这根本过不去,万一再爆个炸……”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轰一声,前方车子

  • 外室成妻 [参赛作品]父与子

    “山本,你能帮我切一下柠檬吗?对,就在冰箱上的篮子里。辛苦了。”纲吉一边擦着碗筷一边说。“十代目!请让我来……”“不——狱寺君你就在沙发上坐着……盘子放下我们家没有备用餐具……”纲吉满头黑线地推开星星眼狱寺。“纲吉能交到这么多朋友真是太好了!”家光用怀念的语气说,偏过头看着一脸不耐烦和狱寺纠缠的儿子

  • 天罪灵墟在线阅读第8章

    行走在前面的赵德柱,嘴角抽搐几下,心中隐隐杀机乍现,司马太守似感受到什么,抬眼看看赵德柱,赵德柱感受到司马太守的目光,深呼吸一息间,已是看不出喜怒。终于,在行走数盏茶之后,到一处幽静的别院,别院有一匾,上书“君临苑”,将万佛宗领向东苑,太上虚宫安排在西苑。告知两宗,三日后掌门将在临华殿中宴请二宗。便

  • 进击的巨人之浴火重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天早上,杜苇准时在公司宿舍楼下等班车,意外地看到了两个熟面孔,是在上海面试时见过的。立刻,三人热络地聚在一起聊了起来。胡国安和杨伟儒是一个月前到辉宇公司上班的,他们的老婆和孩子正在老家办手续,近期都会过来。胡国安32岁,研究生刚毕业,河南人。杨伟儒30岁,原来在湖北一个县城的清水衙门做会计,也拿

  • 赛尔号之诡林寻音在线阅读第七节

    那边“咣当”一声,像是电话被砸坏了的样子。热血全部冲向了脑袋,尼克已经来不及想什么了。他马上拉开屋门,冲出去发动道吉汽车。朦胧的深夜却有刻板的身影悄然而至。门外,开车过来的赫尔佐克紧张地喊道:“卡罗威先生!请等一下!”尼克奇怪地望向他。赫尔佐克急喘着对尼克说:“我是盖茨比先生的管家,刚才有一位小姐打

  • 穿越从我与僵尸有个约会1开始第1章在线阅读

    凄凉的荒原上,杂草茫茫一片,高的高低的低,一望不着边际。时值大半下午,荒原上还能看到西边半悬着的太阳,草地里热气沉闷,死气沉沉,毫无生气。一少年披着凌乱散发、穿着破旧长衫、拖着疲惫的身躯,踉跄地走在荒原草地里。看他身形精瘦,脸色苍白泛黄,与常人气色有些不同。他口角干涸龟裂,走路无精打采,又像是有很久

  • [综]听说我渣了整个横滨老司机求带【求收藏】

    章元朱灭明:主播杀人了!【震惊的表情】一个纯情小天使:不,一定是特效,一定是,绝对是假的!【不相信的表情】我爱听故事:真的死人了!你看那个被巨石压的那个人,内脏里屎都被压出来了!天上头坨屎:绝逼是真的!根本不是什么特效!【惊恐的表情】放屁三两值千金:那巨石砸死人了,难道是真的?主播巨力从何而来?【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