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正文

夏忆安年之有孕

2021/6/10 21:36:06 作者:寒冰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夏忆安年
夏忆安年
作者:寒冰凝来源:晋江文学城
爱情里,你是我唯一的幸福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又卿几乎要以为自己的嫂嫂和未出生的侄儿都要挺不过来了,却听淑良郡主突然无比凄厉地尖叫一声——随之传来的,是婴儿嘹亮的啼哭。

“恭喜少爷!贺喜少爷!郡主诞下一位小公子呢!”稳婆终于松了口气,满屋子人也都跪下道贺。

林又珩、林又卿二人俱是大喜。林又珩面上全无往日的清冷从容,不住地道:“淑良,淑良!谢谢你!你听到了吗?你生下了我们的孩子!”

“又珩,”淑良郡主眼神温柔,面色却虚弱极了,说话的声音亦断断续续,“你把孩子,把孩子抱来给我看一看。”

林又珩听了,急忙把襁褓里的孩子抱至床前。他的手势生疏至极,动作却小心翼翼,唯恐失手磕碰着了孩子。淑良郡主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脸颊,眸中尽是拳拳爱意。林又卿见了此景,忍不住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一个她与怀安的孩子呢?

如今淑良郡主已平安产子,林又卿便不欲打扰兄嫂夫妻恩爱,悄然向外走去。俞怀安仍站在门外,见了她出来,笑道:“如今大嫂和小侄子母子平安,你可放心了?”

“嗯,自然放心了。”林又卿见俞怀安嘴唇发白,牵住他的手,果然冰凉一片,便知俞怀安一直站在此处等着,不禁嗔怪道:“你也不知叫丫头们领你去边上坐一坐,喝杯茶暖暖身子,站在这里冻着了可怎么好?”

俞怀安反握住林又卿的手,凑近她的脸,没有回答她,只挑眉笑着说:“此间事已毕,世子妃可愿随我回府,共度春宵?”

林又卿绷不住笑了,不答话,推开俞怀安,顾自往外走去。

一月后,椒房殿内。

“这孩子长得可真灵秀,眉眼跟他爹爹一模一样。”皇后逗弄着襁褓里的幼儿,笑道。

林又珩、林又卿、淑良郡主及俞怀玦四人围在边上陪着说笑。皇后似乎很高兴,命人拿了金锁、玉项圈、银手环等赠与孩子,又问:“可起了名字了?”

“还不曾。淑良与外甥都想着,希望姨母能为孩子赐个名字。”林又珩道。

皇后含笑赞同:“我看,我和这个孩子倒甚有缘分,你们既也愿意,便由我来起吧。”说着她略一思索,道:“诗经中有一篇描写君子,其首句乃是‘瞻彼淇奥,绿竹猗猗’,便叫林淇吧,只盼这孩子将来亦长成‘瑟兮僩兮,赫兮咺兮’的君子。”

于是众人都赞皇后娘娘的名字起得好,又“淇儿,淇儿”地一声声逗着孩子。

皇后命人赏下了许多滋补之物给淑良郡主,嘱咐林又珩和淑良郡主带着淇儿去给太后瞧瞧,还叫俞怀玦送他们一道去,只称要与林又卿闲话。

屋内很快就变得空荡寂静起来。皇后问:“阿卿,你大婚那日,府上的盗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回禀姨母,我那时待在新房之中,不曾出门。晓得此事后,又听闻了大嫂难产,慌了神,亦不曾留心此事,是以并不清楚。”林又卿恭谨地回答。

“你不知道?”皇后的音调陡然拔高,“梁康如今已被刑部议定了罪行,革职查办。怀玦平白无故丢了手下一个吏部尚书,你却什么都不知道?你莫非是当真在宁合别苑里,安安稳稳地做你的世子妃,不理世事了吧!”

林又卿迅速跪了下来,道:“姨母息怒。我新嫁入别苑,又是林家的女儿,三殿下那边,难以立刻信任我。还望姨母宽宥我些时日,待三殿下信任我后,我才有机会帮到表哥啊!”

皇后略一思量,伸手扶她起来,脸上挂了几分笑意:“是,你说的不错。姨母不过是怕你一心顾着儿女情长,忘了正经大事,才想着提点你几句。你既心中都明白,姨母也可不必担心了。”

二人正说着,外头却忽然禀报道:“皇上驾到!”

皇后与林又卿对视一眼,一同向外走去,行礼相迎。皇上笑说:“原来世子妃今日也在这儿。你与怀安新婚燕尔,日子可还顺心?”

“多谢皇上关心,托皇上洪福,妾身一切顺遂。”林又卿素来有些不耐这样的虚情假意,可今日不知怎么的,格外难以忍受,竟有些恶心欲呕。她一时克制不住,慌忙拿绢帕捂了嘴,眉头紧皱。

“阿卿,你怎么了?”皇后面色焦急。

“来人,快去请太医来给世子妃看看!”皇上扬声吩咐,小太监忙忙地便往外跑。

侍女上来扶着林又卿坐下,又倒了清茶来。皇后忽而面露喜色地问:“莫不是有身孕了?”

林又卿闻言有些怔怔——她的月事确然已迟了几天,但她自己也不曾十分在意。难道,她真的怀了孩子了吗?

这些想着,林又卿不禁高兴又期待:“姨母,我真的有身孕了吗?”

“这傻孩子,姨母又不是大夫,哪说得准呢?太医很快便来了,你莫急。”皇后笑拍着她的手。

太医因知是皇帝在场,又是要为世子妃诊治,脚下不停地一路小跑而来。进殿诊过脉后,眉开眼笑道:“回禀皇上,皇后娘娘,世子妃娘娘大喜,已有了近一月的身孕了。”

林又卿闻言很是激动,皇后亦十分高兴地说:“淑良刚刚产子不久,这头你又有身孕了,当真大喜!”

皇上笑意晏晏,道:“世子妃既是已有了身孕,不便舟马劳顿。我看,回桐州之事且先缓缓,你与怀安在京城多住上些时日吧。如此,你与你兄嫂也彼此有照应。”

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林又卿骤然如被人当头泼下一盆冷水般,不知所措。若留到生产出月之后,至少也要近一年的光景。一年,在京城中,谁又能知道会是怎样的波澜起伏呢?

只是,皇上此言,丝毫没有可驳之处。她只得盈盈行礼谢恩,皇上自然又命人扶住称不必。

皇后颌首:“如此甚好。多年以来你们一家子在桐州,只有又珩我还得以相见。如今你在京城安心住下便是,也能与怀安好好孝敬太后,顺道常来陪陪我。”

“不错。只是朕想着,淑良郡主自己也刚生产完,不方便照料世子妃。宁合别院里没有女眷,倒还是从忠毅侯府再召一人入京,陪世子妃待产才好。府中都还有哪些女眷?”皇上和缓地问。

“回皇上话,忠毅候共一妻二妾。嫡妻乃臣妾的胞妹,二妾皆是当年皇上赏下的小户人家出身的宫女。除又珩与妻淑良郡主在京外,其另外二子皆未娶亲。府上还有一个长女未嫁,乃是妾室所出。”皇后一一列明。

“皇上,若因妾身一己身孕而使得家母劳累,跋涉入京,着实不孝,妾身实在惶恐。”林又卿唯恐皇上多留一个质子在京中,她便多了一个亲人深陷泥沼。

“嗯……”皇上沉吟道,“如此,便由你的姐姐入京吧。既是她未嫁,入京后为她寻个人家也好。”

林又卿心中一思量,怨不得她自私了,是林又瑶总比是母亲要好。于是她应下,谢了恩,便告退回府。

入京不过两三月,桐州的日子已遥远得像是一段一触即碎的往事。京城,她的孩子要在这污浊危险之地出生吗?

她一手不自觉地抚上小腹,眼神一时间变得无比坚毅又决绝:孩子,即使是在京城,娘亲也必定让你平平安安地出生、长大。我,绝不会再任人摆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求让我动一下在线阅读第三章

    刘宇摸了摸鼻子,妈的,这不是笑话老子没能力吗,一个国际顶级雇佣兵竟然被人跟到了住的旅店。这要是存心想杀人,岂不是只要寄个炸弹给自己就行了。不过,对方没有寄炸弹给自己,显然是想让自己知道些什么信息。打开了信封,里面只有一张信笺,信上的内容也很简单,只有寥寥几行。“刘宇先生,获悉您将要回国执行任务,可告

  • 桃花灼灼开第7章在线阅读

    翌日晴空万里,炎日高挂,耐不住性子的楚天河早早的,便以起身,整理行囊。从戒指里取出一些生活用品,留给了云中天,心里想着如何,前往神州大陆,这一个早晨,楚天河来回的琢磨着,先去哪里,对于神州大陆,他一点也不懂,听云中天说,中央地带,城市风景都不错。重点当然不是这些,楚天河直接忽略而过,他心里想的是:“

  • 主绝代之面具在线阅读第3章

    第三章剑宗测试老者走后留下杨凡一人参悟三句半,尽管杨凡早就知道自己是个孤儿,可是摸着这丝帕,心里仿佛温暖又仿佛五味杂陈。不过杨凡早就将这个包袱换成了心结,既然是心结只要等待某一天的打开。只是杨凡现在也没有心情参悟三句半,盘腿坐在这后山石地之上,沉思打坐起来,平静心情。老者所说的三天时间对于即将离开玉

  • 契约夫妻之豪门千金归来 银背烈焰莽

    “吼!”银背烈焰莽看到杨昊身上的东西露出了一丝兴奋,吼叫一声便是将脑袋探了出来,这脑袋一出来顿时让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一人多高的脑袋,刚刚好从洞口钻出来,水缸一般粗的身体上面闪烁着银色的鳞片,脑袋上出现了几处纹络倒像是胡须一般,一双通红的眼睛甚是吓人。随着银背烈焰莽的出现,一股强大的气息出现在这山谷之

  • 灭碎第7章在线阅读

    “在喜房里。”素歌将打探来的消息说出。顾华采顿时僵住,“什么喜房?”旁边双福顾不得身体上的疼痛,只发泄一般的说:“五小姐不知,今儿个是刘二迎娶连翘的好日子呢。”原先是计划着昨天五小姐就已经死了的,那么连翘自然是随便处置了,可没想到五小姐没死,不过那又如何,连翘已经被送到喜房里了。“你不是说不知道吗?

  • 他是一个创业者在线阅读首席弟子

    白笑天看着远处跑来的磐毅,不禁好奇的问道:“石头,怎么样?”磐毅看着白笑天挠了挠头道:“大哥,我好像闯祸了。”“怎么回事儿?”说来听听,白笑天看着磐毅说道。于是磐毅将他测试的情况,给白笑天说了一遍,白笑天听完也是有些吃惊,当初他测试天赋时,虽然也将九盏灵灯点亮过,但是像磐毅这种将天赋石,给测碎的情况

  • cos就变强第9章在线阅读

    先前提议刘辰烨娶谷一一时,他想到这事情成了,不仅解决了三哥的婚姻大事,他的麻烦也跟着解决,且不用担心谷一一所嫁非人,简直一箭三雕。直到那天刘辰烨让他今后叫谷一一三嫂时,他才意识到前未婚妻变成嫂子,今后的关系有多尴尬。这层关系从那天开始他就极力想躲避,怎么可能接受跟他们同一天结婚,同一天办酒席。“你不

  • 代号A04之零子(7)

    下午六点,24区地下200米处(非海拔低度)。狭小的食堂里,独自一人的偙霖翰正端着一盘营养餐去往熟悉的座位。按照他以往的观察,等他坐下来后,其他的工作人员就会三三两两的过来了,接着就会有人调侃他。这是他想出的定理,至于为什么总是他第一个?这就是个问题了。等偙霖翰坐下没多久,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如同他的定

  • 网游星际:时空术士之第一章

    叶穗觉得自己和“夜巴黎”大概八字不合。和前男友在这里分手。打工两个月,临走被克扣了1000。现在还要帮舍友抢回男友。--时间回到半小时前。刚从经理那里逃脱,数了工资后,想到经理盯着自己满是暗示的目光,叶穗决定就这么算了,不追要扣掉的工资了。毕竟明天开学,就当为自己攒运。音乐声震耳,关上门,叶穗站在洗

  • 莫瑾荼殊城师徒言和吐真情 仗义告官遇挫折

    云英与庞四、李义返回台州后,彼此道别,庞四、李义各自回家与家人团聚不表。单说云英急忙来到春风客栈,店小二见到云英问道:“客官,你到哪去了,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好在你包裹还在,不然我的店钱不知怎么办呢。老板把我好个责骂。我将你的包裹交个老板,才算了事。”这时店老板也走过来道:“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