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夏至未至]雕刻时光在线阅读悟空

2021/6/10 22:10:50 作者:陆栈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夏至未至]雕刻时光
[夏至未至]雕刻时光
作者:陆栈来源:晋江文学城
“阿初……”“……”“桥初?”“???”“顾桥初!你答不答应我一声?”“……我不是看着你的吗。”夏至未至陆之昂同人,blblbl(敲黑板),不喜勿入

又到年尾,腊八,又见漫天飞雪。

鼓楼的钟声呜呜耶耶,街上的行人全都往广场走。

鼓楼广场,大擂台,未设雨棚。

一字儿排开几十张椅子,正中端坐的是城主陈光涛,

军部各司坐在左边,衙门府台坐在右边,

这卒长竞选竟如此隆重!

.

知府致开场白,擂台底下乌压压的群众立马安静下来,

此时就连嘶吼的风雪也突然偃旗息鼓。

这就是知府的气场吗?好强大!

我心里莫名的激动起来…

.

开场白后,城主站了起来。

此时却没有了强大的气场和压力,那风雪又慢慢飘摇起来,越飘越快。

又是满天飞雪。

城主说:“悲哉~,我兵器司,铸剑卒,莫由老前辈仙逝,悲哉哀哉!…,

卒长之位不能缺,凡我项城公民,今日都可以竞聘。

下面,交给严司长了。”城主说完向兵器司司长点了点头。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本来说要90级才能竞聘卒长的,城主今天给大伙开后门了!

.

其实按理来说,一个卒长竞聘不该有这么大的排场,

可是大伙不知,项城以剑为主要兵器,这铸剑卒在军中就太重要了。

城主下台,两边官员也次第退出,因为今天是竞聘的第一天,

后面才是重点。

偌大的擂台,就只剩下严司长一个瘦弱的老头子了,

空旷的很。

.

擂台椅子还没撤呢,观众就涌上来一大波,哗啦啦那一阵慌乱。

这严司长姓严人不严,只是急急说道:

“先报名,先报名。”手脚却没有任何动作。

挤上来的人太多了,

后面的往前挤,前面的又不敢太靠近司长,挤的不得了!

人群中有人在骂,“太没素质了,太没素质了,

严司长面前也不排个队哇?~~~”

这话说的,那人肯定是个玩家。

.

司长也无奈了,这是事前工作没做好啊,

最让他无奈的是,负责报名的书记还被挤在了人群外头,

你说大家围着我作甚?

可司长是个好脾气,也不动声色,就在那里坐着。

这书记也无奈了,我也挤不进去哇!

.

不管咋样,这报名工作还要进行。

最后一统计,得嘞,报名人数都破千了。

(果然是公务员考试啊,一千人争一个岗位!)

兵器司紧急调来一个参乘的兵做评委,

把鼓楼广场变成了九九八十一个考场。

考什么?就是比武打擂呗,赢的晋级输的滚蛋。

虽说八十一个擂台,我还是排了整整一个上午。

看了半天的比赛了,我的兴奋点就降到了零。

为啥?

大都是些NPC内斗,武功平平,虽然也有不少玩家出现,

可毕竟公测才一年。

内测玩家呢?

内测玩家被分散到了整个华夏,而项城只是小陈国的一个小小城池而已。

唉,这视觉疲劳太疲劳了!

其实要不是我想挖掘些玩家,早回去睡觉了。

.

终于轮到我上台了,

“我姓刘名封号巨子。”先报名字,然后再把报名牌递给裁判。

回头看对手,五大三粗的汉子突然把袍子一扯,露出金灿灿亮闪闪的袈裟,好不耀眼。

只听他雷鸣般的一吼,“老衲悟空。”也交了比武牌。

我K,他这一手吓我一跳,

这金灿灿的僧袍一看就是件宝贝啊,

不知能加多少防御?

叫悟空?

这名字是个玩家吧?莫非遇到了内测玩家?

却不该是竞争对手啊!

.

我对他拱手行礼,稍微带点结巴的问:

“大和尚你,哪里来的啊?”

“老衲是少林寺的方丈。”气势汹汹,嗓门贼响。

这TM又吓我一跳,少林寺方丈?

春秋战国就有少林寺了吗?

少林寺在陈国项城吗?

这方丈算多大官职……?

比如我师父药王?那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我更结巴了:”什么……玩玩……意意……儿?”

“小娃娃,别怕别怕,这么小打什么擂?

切,洒家和NPC罗嗦什么。”大和尚一脸高傲,

“快快快,老衲还要打下一场!”

.

我不再说话,单手一伸,摆了个起手式,

小娃娃的起手式特别的萌。

瞧那悟空也毫不客气,双手缓缓托起,合掌收于胸,

忽然左脚向左迈出一步,掌变拳,拳变掌,

这分明是一招罗汉插花手。

我不敢怠慢,见招拆招。

这一招还没拆完呢,他紧接着又打出紫燕双飞、双风贯耳……

打的可真是酣畅淋漓。

.

可怜我这十岁的娃,血条是不停地往下掉啊!

还好咱有药王门的先天罡气护体,要不早挂了。

可咱药王门主修的是医术,除了先天罡气,哪还有什么武功。

艰难的熬过三百回合,抽个空,吞颗止血散,把血条再次拉回来。

又过三百回合,和尚气喘吁吁了,

呵呵,没真气了?药快耗完了吧。

哈哈,他的破药怎能和咱药王门的比?

.

其实那和尚攻击低的可怜,打来打去又只有那套小罗汉拳,

越来越难对我造成伤害,何况咱还是个药库,早晚得把他累死。

再说这么多回合下来,他的罗汉拳我也学会了,

就用他的罗汉拳反打过去。

这一反打不得了,我的罗汉拳有先天罡气相助,他竟一招也拆不开。

结结实实的打他身上了,

大和尚虽有袈裟护体,还是飞了出去,瘫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那厮气急败坏,冲我怒吼:“你无赖,吃了那么多药,

作弊的小子,还偷学我拳!”

裁判并不理会,把比武牌还给了我,宣布我的胜利。

那厮就不停地喊:“我抗议,他偷拳,我抗议,他偷拳!~~”

“败了就是败了,管人家用什么拳?”裁判才懒得理他,径直走开。

.

我慢慢走近他,很费力地拉他起来,他太壮了。

我递给了他一颗止血散,然后说:

“兄弟,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下次肯定打不过你。”

和尚不再看我,吞了药不一会儿脸色就好了很多。

大师级炼丹术可不是盖的,出自我手的都是灵丹妙药。

.

大和尚恢复气力后拂袖就走,我赶紧把他拉住,

这小子使劲一抽,恨恨的说:“怎么着?要药钱?没有,有也不给!”

“别误会,”我赶紧说,“区区一颗止血散就收钱吗?兄弟要是喜欢,送你一箩筐都行,我只是想请你吃个酒而已。”

听如此说,大和尚回头看看我,却又皱下眉头,“吃个毛饭?!”

“嗨,兄弟,玩游戏别太认真,我真想交你这个朋友!”

“哟,你也是玩家,那药,你真送我一筐?”

“走,喝酒去……”

“我买也成。”

“废什么话,我是药师,送你多少都成,走吧,喝酒去。”

“好,好好,你是药师……”

.

“晕,我输给了药师!”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神奇宝贝之父!在线阅读第6章

    张陌6羽墨今天很是高兴,就在昨天晚上她的未婚夫李察德向她求婚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大大的钻戒,就在公司外面单膝下跪向她求婚,一千零一朵玫瑰,一心一意的爱情让她感动得哭着点头答应了。“。。。。。。所以,鉴于公司在上海的发展情况,公司决定派出一名员工作为上海方面的业务经理,你们谁愿意去?”下面的人你看

  • 永世神隐第10章在线阅读

    因为手腕受伤,几乎什么都干不成的骆昭然给自己放了假,顺便也替宋小金放了假。宋小金本来不从,但挨不过骆昭然一整晚都举着手腕一脸幽怨地盯着自己,再加上他自认确实也有责任,只能跟着休假了。时间一长,骆昭然霸道任性的本质就逐渐显露了出来,以前还会假惺惺地说句影响你做生意不好意思的套话,现在可心安理得了,在客

  • 女主她要成仙之心情大好(6)

    “哎呀,怎么能让黑老哥睡沙发呢!”赵云澜其实反应已经慢了点,他迟疑一秒才说话,“黑老哥何等尊贵,当然要睡床上啦!”他一边说一边举着双臂做了个请的姿势。“那,你睡沙发?”沈巍试探问他。赵云澜双眉上挑,“这床又不是睡不下两个?”“……”沈巍十指交握眼睛闪烁不定,咽了咽喉咙,耳垂泛红。站在他身后的赵云澜当

  • 刀剑神凌第9章在线阅读

    傅亭蕉在府里有自己的闺房,但是没有一个人在家睡过。爹爹回来那些天,每天晚上都会在床边给她讲故事,讲到她睡着了再出去,而且府里的奶娘会在她屋子里另一边的小床上睡觉,她晚上就不用害怕了。如果九哥哥陪她的话,那奶娘就可以不要了。她眼巴巴地把这些说给左夺熙听。左夺熙听她这么说,心里莫名觉得一阵舒坦,嘴里却道

  • 都市仙尊归来在线阅读第5节

    城主把自己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原来,这个国家每逢十年都有一次对城主有一次考核,考核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要看选择了什么样的人去参加了。以往的两次考核,陈大城主都在全国垫底,脸都给丢尽了,这次如果还是垫底的话,不光脸都会丢完,自己的城主位子都会不保。国家之所以设置一个这样的考核,意思很简单,能者居

  • [HP]黑暗公爵那颗糖在线阅读第2章

    题记:我的父亲叫张顺常,出生在经历过两次鸦片战争,太平天国,洋务运动的清末年代,历经动荡的义和团,八国联军割据岁月,民国时代。于1931年9月18日东北三省事变后,在ri本人们哨所附近的一处铁丝墙网缭绕的地方险遭活埋。是我将他用在郑家人们处习得的飞镖一击间将其致死。张茂财的父亲名叫张顺常,1870年

  • 湘神白衣有泪,白衣有苦,白衣未走!愿天下安好

    长安城外,聚万人,纷纷迫不及待想踏上天擂,天子百官已在城头,众人就等天子令,踏步上天擂。四白衣人,抬一用布缎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挤到了长安城头之下,在这天擂之旁,天子眼下,吵闹声不断,四人怎么都引不起天子的注意,一白衣人从身边一人腰间拔刀吼道:“皇上。”随即自刎于长安城头之下,周围人纷纷散开一片,随即

  • 一人之下:百岁大宗师在线阅读第十章

    卡卡西带着悟空回到树林后,大家都已经吃完午饭,开始修炼了,佐助正蒙着眼睛用用苦无射着树干上手绘的靶子,小樱则是面朝地面的站在佐助身后的一棵大树的树干上聚精会神得看着佐助练习射靶,两个鸣人在河面上不亦乐乎得对打着。卡卡西赞许得拍了拍手,大家都停下自己的动作,恭敬的站到卡卡西身旁跟卡卡西打着招呼,卡卡西

  • 剑出长安在线阅读第3章

    “美丽的雪花只是世界短暂的美丽,冬季过后,便是破灭的开始。”第二天,雪停了。望着这个银色世界,麒宇链忽然觉得自己太“无知”,他从前的生活单调,如今留在一个有人类文明的星球,他将懂得更多事情,世界更多的美丽在等着他。“新人,是吧?”麒宇优冷静地望着眼前这位老者,他从深夜忙到现在,以他之前的资历,再次进

  • 暧昧专家荒山

    感受着无名指中喷薄欲出的剑气,韩东尝试顺着剑气的指向将之激发出来,但可能韩东的蓄意太明显,过于着急,右手的力道没有掌握好,并没有配合好经脉中的剑气。再他的感知中,剑气一阵颤动,反而缓缓消失在了经脉之中。韩东虽然能生成不成熟的无形剑气,只是由于不太熟练,这剑气的离体激发并没有成功,感受着右手无名指中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