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奈何BOSS太宠我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0 21:08:19 作者:金满儿 来源:3G小说网
奈何BOSS太宠我
奈何BOSS太宠我
作者:金满儿来源:3G小说网
霍司烨,手腕铁血、冷酷至极的金字塔顶端人物,据悉,近过他身的女人下场尤为惨烈。可有一天霍氏传出一个惊天大消息,他们boss,丢下十几亿的大单,专门去接一个迷路的女人。第N次站在陌生的街头等接的苏晚宁。委屈巴巴看着脸色沉冷的帅气男人:“这里哪都好但就是没有你。”恨铁不成钢的大boss忽然心就软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霍四少回味过来:“你刚在撩我?”“土味情话你值得拥有。”“再多说几句我听听。”

那是一杆造型古朴的巨型三叉戟,浓稠的水元素在其周环绕,如同它最忠实的信徒一般,向其虔诚的朝拜着。

戟端不断波动着恐怖的威压,沧澜的气势也随之达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顶峰,他重重一踏,而后像一个巨人一样弹射出去,将那三叉戟握在了手中。

在沧澜握住三叉戟的那一刻,洛云苍感觉到他那恐怖的威压迅速消失,不对,与其说是消失,倒不如说是由外放转为内敛,那是一种掌控力量的更高阶层次。

洛云苍心思悄然一转,玄雷之力在他四周不断升腾,他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此刻的沧澜,如同真正的海神海神降临。

“洛云苍,你可知道啊。”沧澜抬头望向了天空,喃喃自语道。

洛云苍看向此时的沧澜,他心中充满疑惑,觉得十分不对劲。

沧澜随后低下头,看向洛云苍,道:“我曾经,也深爱着婉儿。”

他忘情般笑着,眼角同时有着泪光闪烁,似乎陷入了一种复杂的情绪之中,握着三叉戟的手也开始微微颤抖。

一旁观战的血月此时神情复杂,看样子,她多半对此事有所知晓。

沧澜似乎打破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那道障壁,状态变得十分不稳定,他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着,整个人逐渐倾向于癫狂。

话语石破天惊。

这句沧澜内心最深处的话,如同一块巨石般砸向了洛云苍,掀起惊涛骇浪。

竟然还有这一回事?

洛云苍震惊了,在他的印象里,似乎从来没有关于此事的半点消息。

他死死的握紧手中的剑,神色怪异的看向沧澜。

沧澜回想到,自己还未成为三幻月中的守护之月时,那时的他,还只是幻灵族亲卫队中毫不起眼的一员。

而她,则是族长的长女,幻灵王的小公主。

那天资卓绝,明珠似的小公主啊,在别人眼中,就如同高傲冷艳的冰雪玫瑰,只可远观而不可靠近,可在沧澜的眼中,她只是一个天真,纯粹的小女孩。

此时,在沧澜的脑海中:

那是一个昏暗的世界,随着一道细微的光洒落,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静静的站在他面前,少女负手而立,向他微微的笑着。

“沧澜哥哥,这么晚了还要巡逻吗?”

“沧澜哥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外面都有些什么好玩的呀。”

“呵呵,沧澜哥哥,外面的世界这么有趣吗?我好想出去看看呀。”

“沧澜哥哥,沧澜哥哥......”

嗡!一股洪钟般的巨响在沧澜的脑海中炸开,震得他头晕目眩,整个世界再度变得灰暗,少女早已不在原地。

这样风华绝代的人儿,偏偏为了这个外族人,犯下叛族的大罪。

偏偏是这个人,成为了她最爱的男人。

难道这一切都是宿命么?

想到这,沧澜神情变得无比冰冷,他随即不再仰望天空,而是将目光锁定洛云苍。

瞬间,洛云苍觉得身临万年的寒冰之渊,他握紧了手中的剑,将阴阳玄雷之力迅速融入体内,暴怒的雷光从体内向外奔涌,驱散了那股万年极寒之气,他才感觉好受了不少。

沧澜完全从刚才的癫狂状态清醒了过来,他的眼神如同大海一般深邃,整个气势再度恢复,君临天下。

“我倒要看看,能让婉儿那般对你,你洛云苍,凭借的是什么!”

沧澜内心已经做好了决定。

“洛云苍,此战你若胜了我,抓捕安婉,夺回星月石之事,我不再参与。”他将三叉戟迅速一横,指向洛云苍。

“你这又是何苦。”洛云苍轻轻叹息道。

沧澜不再应答,他神色黯然,将三叉戟凭空一刺。

三叉戟搅动风云,扬起数十股漫天的巨大水柱,水柱一股股向天空汇聚,与那云雾交织在一起,化为一头遮天的水兽,水兽践踏着烟云,向洛云苍猛扑直去。

洛云苍看向那暴虐而来的水兽,水兽携带着云雾,浑身墨蓝色的鳞片泛着凶光,他的神色显得格外的凝重。呼,洛云苍长吁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便战吧。

他眼神冷漠,手中的两柄剑化为了无数细小的碎片飞出,碎片流光溢彩般,看上去美轮美奂,然而其中蕴藏的狂暴杀机令人望而却步。

“玄雷奥义,贰之型,噬灵剑阵。”洛云苍喊道。

剑刃碎片飘向那头巨兽,一边疯狂的吸收着灵气,其数量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增加,而后在空中缠绕,连接,竟组成了一道由万千剑刃构成巨型剑网,看上去坚不可摧。

剑网形成的瞬间,那水兽直挺挺的撞了上去。

砰!

水兽与剑网撞在一起,碰撞产生的空间震动向四周波及,周围的参天大树皆被连根掀翻。

这一剧烈的碰撞,令剑网出现了明显的变形,虽然构成剑网的剑刃碎片不断地吸收着巨兽的灵气,以此缓冲着那巨兽的冲击,不过看样子,仍不能彻底困住这头水兽。

啧,真令人头疼。洛云苍皱了皱眉头,他手型开始迅速变换,如同结印一般。

“玄雷奥义,叁之型,缚天囚笼。”

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涌入剑网,其上的剑刃似乎将能量吸收到了一种顶峰的程度,通体散发着灵力光芒。

而后,剑网飞速分解,化格挡为缠绕,那漫天的剑刃碎片化成了无数条迸发着灵力的链刃,将巨兽包裹在其中,看上去,如同一座巨型光牢。

水兽被困在其中,它仰天长啸,再度发起冲击,可这一次冲击的力量,皆被光牢那神秘莫测的吞噬之力尽数化解。

沧澜见状,冷哼了一声。洛云苍,就凭这鸟笼就想困住我?

他挥舞着三叉戟,发出一道悠远的长鸣,似乎对水兽下达着某种指令。

那水兽听到沧澜发出的长鸣之后,全身的光滑的鳞片瞬间炸裂开,天地灵气向其汇聚,它变得更为狂暴,一下又一下,不知疲倦般的冲击着那困住它的囚笼,每一击,威能都是刚才的数倍。

在这样狂暴猛烈的冲击下,那光牢开始出现裂痕,洛云苍悄然运转着领域,时刻准备应付破笼而出的巨兽。

就在此时,异变发生了。

洛云苍感应到有什么东西风驰电掣的往他们这边飞了过来。他迅速看了过去,那是一道流星般的光点,往血月的方向而去。

血月看向那所来之物,神色凝重,她伸出手,那光点落入了她的手中。此物乃南十字星,是他们幻灵一族最为迅捷的通讯工具,只有面临极大的灾难之时,才可用来传讯,十分珍贵。

光点落入血月手中之后,一道虚影浮现在血月面前。

那是一个神色凝重的中年男性,他对着血月,面色无比沉重的说道:“二位,现死兆一族趁我族战力空虚,举以全族之力入侵,如今族危,望速归!”说完此信息,那光影随即散去。

几乎是光影散去的一瞬间,轰!一股血红色的气流冲天而起,洛云苍感觉到空气迅速升温。

是血月!

此时,血月脚下的地面因那恐怖的高温,迅速的崩裂开来,那四周流动的空气,仿佛都要融化了一般。

澜月见此异变,神色冰冷,他舞动手中的三叉戟,那被困在笼中狂躁的巨兽突然停下了它的动作,迅速再度分解成一股股的水柱,汇入他手中的三叉戟。

二人将古拉迅速锁定,冷漠的看着他,一股肃杀之意弥漫在空气中。

“古拉!”血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喊出这两个字。

幻灵族出动两大幻月抓捕洛云苍之事,除了他们两人,就只有古拉知晓。

这卑鄙至极的阴险小人,果然信不过!她恨不得马上将其处决。

“桀桀桀。”早在一旁坐山观虎斗的古拉此时阴沉的奸笑了两声,淡淡的紫光在他的体表浮现,替他扫去来自于血,澜二月的威压。

“洛云苍。”古拉没有理会一旁牢牢锁定他的二人,他望向洛云苍,脸上浮现出疯狂之色:“你还是去看看她吧。”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绝妙的场景,陶醉似的说道:“再晚点,我可不敢保证什么。”

话音未落,一股惊天气势从洛云苍身上爆发。

“你在说什么?”洛云苍惊声问道。

瞧见此刻情绪波动极大的三人,古拉阴笑了几声,不紧不慢的说道:“看看,看看,黑白剑帝,两大幻月,啧啧啧。”

“都是狗屁东西!你们都该死,你们全都要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痛苦的回忆,神色变得十分疯狂。

他狰狞的看着洛云苍:“我说,洛云苍,你们全都要死,安婉,还有你的孩子。”随即转向血澜二月,“还有你们,你们整个幻灵族,都将成为我们死兆一族的奴隶!”

听完,洛云苍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某种情绪正在急速酝酿着,随时都可能爆发,他闭上了双眼,咬了咬舌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随着一股尖锐的痛觉传来,洛云苍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他俯视着远处的古拉,平静的说道:“古拉,你背叛幻灵,勾结外族之事,不归我管。”

他声音顿了顿,接着一字一句清楚的说道:“但,我的婉儿,她若是有什么事情...我洛云苍,定要你们整个死兆族陪葬。”

话音刚落,那光牢迅速化为了无数剑刃碎片,绕在洛云苍的周围,而后一同向内殿方向奔去。

快!

要快!

洛云苍当然知道古拉口中的她指的是谁。

安婉儿,那是他的挚爱,是他的整个世界。

为了她,他洛云苍不惜与整个幻灵族为敌,偷取星月石,甚至与天地法则抗衡。

我的婉儿,你可千万不要出事。

洛云苍急促的赶往内殿,他表面看上去仍如之前那般平静,可内心早已翻江倒海。

轰!

随着洛云苍的离去,天空迅速被一股冲天的气息染成红色。

“古拉!”血月周围的空气迅速开始燃烧,一条一条的血红的火焰从其身后蔓延开来,在火焰顶端处,一朵朵苍白的莲花悄然绽放,散发着恐怖的高温。

“血月!”沧澜的声音惊慌的响起

“要以大局为重啊!。”见血月没有收手,沧澜急忙再度发声。

那恐怖的高温持续的上升着,饶是同等级别强者的澜月,此刻也觉得快受不了了。

血月没有应声,她冷漠的看着古拉,眼神似乎要将后者给彻底湮灭。

“桀桀桀,血月,在这里动用领域,你就不怕毁了这里?别忘了,你妹妹还在里面。”古拉似乎也受不住这天地持续上升的高温,他狡诈的指着内殿的方向威胁道。

她咬了咬红唇,内心在悄然的进行抉择。

最终,恐怖的高温没有继续上升。

“罢了。”血月心里暗叹道,她随即收回了领域,看向古拉。

“这笔帐,我迟早会找你算。”她脸色十分不好。

古拉却丝毫不受她话语影响,他从容地后退了几步,身形渐渐变得虚幻。

“等你们能活着回来再说吧...”话语从远处的虚空中飘来,而后,满目疮痍的大地上,一切归于平静。

“血月,咱们走吧。”见古拉远遁而逃,澜月连忙催促道,毕竟幻灵族如今正遭受着极大的危难,身为守护之月的他,内心早已焦急得不行。

“唉....”血月叹了叹气,死死的握了握拳头,随即转身,二人化为两道流光,迅速向天际划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宿敌是贝利亚在线阅读地府盗书 (精彩正式开始啦)

    李云飞一边喂食着火凤凰,一边注目着赤蛇剑,想起西王母所言二者之间相克,寻思:“这相克我也是见过,按刚才我舞剑的路子来看,赤蛇剑已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那要让其和火凤凰不再相克,岂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只是怎样才能参悟出它们之间的相生心法来呢?”李云飞苦恼着,凝视手中的赤蛇剑,想起赤蛇剑幻化成十几条小蛇的

  • 我夺舍了冥河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陆辰一脸贼笑地走出了洞府。紫月洞府的所有一切,在某个不良老者唆使下,一个少年将其洗劫一空,如恶狼进入羊圈扫荡一般,就连一株一品的灵药都没逃脱那只魔抓。“外面的世界,才是精彩的。”陆辰深呼吸着空气,有些向往地说道。”那个女人就那样走了,真是个败家子啊!陆辰欣喜笑道。“原来这戒指,如此神奇啊,里

  • 长安负柳年之女警

    方玲此时的火气的确很大。笔挺的铁灰色执勤服,同色硬肩章,翻檐帽上的警徽闪闪发亮,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份—警察,但是天知道,自己可不是执勤查岗的交通警,而是一名应该战斗在第一线的刑警。半个小时前,漓城市警方保护的一起涉及四条人命的重大案件的唯一证人,在酒店被人潜入当场杀死,而凶手则翻窗逃之夭夭,市局高层

  • 我在鬼怪世界当医仙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一世是因嫁而死,而这世却是因嫁而活……巫满大人啊,不知当年她出生之时,有没有批到这奇怪的命格呢?一顿饭吃得心满意足,虽然那边躺着个活死人,这边大门又被封锁的严严实实,但是美食当前,朱鸢的心情还是大好的。朱鸢饱腹之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着茶杯悠哉的踱步到搭着帐幔的大红远洋床旁边。那边放着一个大大的

  • 捉鬼大佬在线敛财之神秘铁片

    第六章神秘铁片帝星辰哪里是对什么市价行情跟魔兽有了解呀!这些完全是他凭借老头子告诉他的信息和刚才跟这名狼牙佣兵团的男子的对话猜测出来的。。。要是面前这狼牙佣兵团男子知道面前这个青年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全靠自己那所谓的灵感和推断,自己最后还被他坑了,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嗯,看到你兄弟都受了伤的缘故,四百

  • 灵魂摆渡人:最强系统崛起!在线阅读第7章

    回家的车上,面对神情寡淡的谢方臣,楚婉儿没话找话。“我说你演技挺不错的啊,你是真的新人还是自己偷偷学过一点啊,刚才最后那一句,爆发力超强的!”谢方臣听了就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吭。楚婉儿见拍马屁没用,眼珠子一转又接着说。“喂,你怎么一句谢谢都不跟我说呢,今天要不是我厚着脸皮去求导演,你连试戏的机会都没

  • 凤城碎尸血案探秘红衣女子

    林不全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她试着用手,探了探女子的鼻息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传来,确认并不是一个女鬼之后便松了一口气,细看之下女子全身是血,鲜血染红了衣襟,有好几处被划开的伤口正渗着血,心里不禁暗道这女子竟如此可怜。当下也不多想,林不全从包袱里拿出了金创药对这女子伤口进行了包扎,又运起《周天经》梳理了一

  • 冥域命运尽头在线阅读第4章

    听到林飞羽的话,林冷不由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他实在想不到居然有人比自己还冷静,当然如果这人不是冷静的话,那么完全就是一个脑子缺根筋的主,不过,林冷并不认为林飞羽属于那一类。这一天就在这无聊的观看所有人觉醒真气中慢慢度过了,其中也有一些人无法觉醒,对于那些人,将被无情的逐出内围家族。“今日的觉醒仪式结

  • 暗恋不如明恋沙县

    毕竟我不可能去试,所以就在另一个班群问问吧。我打开群后,先是艾特了那个群的群主,也就是我们的班长,王炳乾。“@隔壁老王王炳乾老王,班主任怎么把他那群的群主转给你了?”我在群里发了这样一条消息...现在虽然是上数学课,但数学课嘛...玩手机的人还是很多的,比如班长,就是其中一个...“我也不知道。可能

  • 瑾夜未眠花始泪之截胡

    这条朋友圈发出去不到两分钟,林远平电话就轰过来,问她是不是被盗号了。林香一头雾水,说没被盗啊,林远平骂她脑子进水不知羞耻,她挂电话进微信一看,傻眼,下面一溜评论队形整齐——“牛逼还是我们香香牛逼啊!(抱拳)”急得林香手忙脚乱删掉,又发一条“澄清”,说刚刚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叶繁不高兴,“有什么好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