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总裁小说 > 正文

绝世高手俏总裁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6/11 4:26:21 作者:颇菲特 来源:纵横中文网
绝世高手俏总裁
绝世高手俏总裁
作者:颇菲特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代古武高手重回都市,搅动一番血雨腥风!

乔羽宣出国了,这个消息是衍安乐在半个月后知道的,此时她已经在澳门心理学亚洲研讨会上旁听了。

因为考虑到她走后曲悦只有一个人了,所以这次她特地和教授申请多带了一个她。

刚听到这个消息时,衍安乐心中微叹,对乔羽宣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了。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衍安乐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曲悦对心理学实在提不起兴趣,一大早就去城区逛街了。

此时衍安乐刚从旁听教室出来,打算去吃个便饭。

“衍小姐?”一道充满了惊喜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衍安乐扭头看去,一乐:“王明朗!你怎么在这儿?”那高兴地手舞足蹈的人,可不就是王明朗吗?

王明朗颠颠地跑过来,猛地拍一把衍安乐的肩膀:“缘分呀,小乐乐!这次心理学研讨会来了几个大人物,我们呢正巧还在逮捕顾祈琛,就来这儿瞧瞧了。”

“是挺有猿粪的,还小乐乐,谁跟你那么熟了!哎,不过你们都来了?”衍安乐想到那个严肃又腼腆的副队长,就想好好逗一逗他。

“你问的是姜陌罹吧?诶,真伤心,我就在你面前你居然想着别的男人?”王明朗做了个西子捧心的动作,逗得衍安乐一阵乐呵。

“别嘴贫了,快说。”衍安乐第一次被人看穿了心思,却也没当回事。

“在呢,在呢,中午一起吃饭吧!”王明朗吊儿郎当地挑了挑眉,像极了军痞。

姜陌罹很意外能在这里碰到衍安乐,不得不说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一次次将两个毫无关系的凑到了一起。

“诶,副队,你可要好好谢谢我,可是我把小乐乐请过来的。”王明朗在餐桌上向姜陌罹邀功。

姜陌罹看了他一眼,凉飕飕地回道:“叫得那么亲密,你很嘚瑟啊!”

王明朗一见情况不对,立刻装死:“哪有,哪有,你们聊,你们聊,我去趟洗手间,嘿嘿嘿。”

他们在澳门一家普通的餐厅里订了包间,由于任务限制,大家很少聚在一起吃饭,王明朗一走,就只剩下姜陌罹和衍安乐了。

姜陌罹把菜单递给衍安乐:“你点吧!我们不挑。”

衍安乐也不矫情,拿过菜单:“好啊,那你们有忌讳的东西吗?”

“我没有,小朗他不吃辣。”说道王明朗不吃辣,姜陌罹觉得挺搞笑的,一个大男人一点辣都沾不了。

三个人,衍安乐点了六盘菜加一份甜点。

吃完饭,见衍安乐离上课还有些时候,姜陌罹主动提出带衍安乐逛一逛,王明朗自觉得没当电灯泡。

他们在的地方离城区有些距离,算不得热闹,却也别有一番风情。

暖洋洋的风轻轻拂过,仿佛给空气带来了些许粉红色。

两人不知道说些什么,安静地并肩走在一起,谁都没有出声。

衍安乐突然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希望能一直这样和他走下去。回过神来,不经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当身后的自行车打着铃驶过来时,衍安乐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直到一双有利的手臂温柔地将她抱起,还伴随着一声“小心”时,她才发现两个人靠得是那么近,近到彼此可以触碰到对方的呼吸。

姜陌罹在抱住衍安乐的瞬间就僵愣住了,女孩软软的身体,带着丝丝糖果的香气,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直到周围有行人看到这一幕,吹了声口哨,姜陌罹才慌忙放开衍安乐,而衍安乐也这才反过来刚才他们靠得是那么近,她有些小遗憾,时间也太短了。T_T

姜陌罹将手握拳,放在唇边咳嗽了两声,用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偏偏衍安乐不想放过他:“姜副队害羞了?脸都红了啊,这不会是你第一次抱女生吧?”

姜陌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正巧看到街边有卖麦芽糖的:“我去买糖,你在这等我。”说罢,逃似的过去买糖了。

卖糖的老太太刚刚目睹了全过程,于是笑呵呵地把糖递给他,还一边说道:“小伙子,你女朋友可真漂亮。”

姜陌罹手一抖,差点没拿稳,快快反驳:“她不是我女朋友。”

老太太没料到,于是又补充道:“哦哦哦,还没追到呀!哎呦,小伙子你可得好好加把劲了,这么漂亮的姑娘可别丢了,我看她呀,也是喜欢你的,可要赶紧喽。”

这年头,连卖糖的老太太都那么开放了吗?姜陌罹听得冷汗直流,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衍安乐带着局促的笑容,看着姜陌罹买糖回来。

“咳,你和那个老太太聊了什么?”

姜陌罹闹了个大红脸:“没,没什么,吃,吃糖。”

衍安乐笑着接过糖袋,又顺带着调戏道:“没什么?那你脸红什么?”

这下姜陌罹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连带着耳垂也染上了绯色,好一脸秀色可餐的模样!¦•ˇ₃ˇ•。)

衍安乐越发来了调戏他的兴趣,等到衍安乐回去旁听的时候,姜陌罹离开的速度简直可以用落荒而逃来形容了。

直到和衍安乐分开十几分钟后,姜陌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在这一小段时间里,他虽有些窘迫,但却是前所未有的放松自在。

他想,他大约是喜欢上这个鬼灵精怪的女孩儿了……天哪,他在想什么,她还是个孩子而已。

而姜陌罹眼中的孩子,此时此刻正在对着笔记本发呆,嘴边噙着一抹坏坏的笑,这绝对是衍安乐生平第一次,听心理课听到走神。

姜陌罹,这个惊艳了她整个少女时光的男人,在遇见他的第一眼,上帝就已经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在劫难逃”。

“安乐啊,经过这一次的旁听,你觉得怎么样啊?”王思建见衍安乐有些魂不守舍,以为她是对今天的问题有所不解,于是想要特别关心她一下。

“啊?哦哦,没什么问题的,教授。”衍安乐汗颜,她连今天讲了什么都不知道。

诶,真的是美色误人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油盐不进柴豆豆第十章在线阅读

    包守把外套重新穿上,对着舒雅摆手道:“你误会了。”舒雅瞥了一眼:“你不是花钱买了我这一晚吗。”“嗯,的确。”“那我误会什么了?”“等一等,你先别讲话,让我先把话说完。”包守拖着一张椅子摆在舒雅的面前,一屁股坐下去。“首先,看起来你的处境不太好,做这出卖肉体的事情,想必你并不愿意,或者说你是被逼的,你

  • 冷漠妞卯上拽小子在线阅读第5节

    以为早就忘记了的事情,一想起来竟然连每一个细节都记得。如果不是后来的那个意外,唐槿也说不清,自己和裴彧会走到哪一步。她是那种平常可以特别多话甚至有些贫但是一旦碰上大事偏偏又惜墨如金的个性,所以她似乎从来都没有跟裴彧表白过心意。又或许,她那个时候并不真切的了解自己的心情。裴彧从来不问,只是仿佛痛改前非

  • 遗忘千年的伤之嫉妒到扭曲的李末(求鲜花收藏!)(5)

    “老婆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咳咳!那个...江小舟,车后面还有一群大爷大妈巴巴的望着呢,赶紧过去把物资派发了吧!”“这...好吧。”齐竹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也没听清老妇人说的什么,直直地朝着慈善物资奔去。齐竹的想法是既然有这么多的生活物资,那他就给每样物资都灌上源灵值!一来可以快速消耗掉

  • 网游之全能契约者第七章在线阅读

    “哎。”林笙突然想起来,“你胃不好,能吃超辣的火锅吗?”许楠转头看了林笙一眼,眼神似乎带有鄙视的光芒。“可以点鸳鸯锅。”林笙别过脸:“当我没问。”“你很喜欢吃火锅?”“当然,超级喜欢,越辣越好。”林笙兴奋地应道。许楠淡淡说道:“吃多了上火。”“我也不是很经常吃么。”林笙被泼了一盆冷水,心里直冒着小泡

  • 冷辰曦在线阅读第四章

    川上晴在这一天,彻底在A班扬名。温软无害的女孩,双手背后,棕色的双马尾伴随着她的动作一摇一摆,发尾尖儿都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光芒。而在她身后,是土崩石裂的巨坑,和坑里堆积成人山的他们。夕阳缓缓,昏黄的光芒照在女孩身上显得格外温软。错觉!都是错觉!弥天大谎啊!所有人发出了和爆豪胜己一模一样的呐喊,这TM

  • 蝶蜕在线阅读第9章

    叶婉婉捏了捏滚滚粉色的肉垫,一脸笑意地凑到了他面前:“滚滚,那我们走吧。”柏清虽然诧异霍呈炎会选择叶婉婉这个才认识没有几天的人,但是他想到霍呈炎的身份,也明白了很多。霍呈炎居然会受这么重的伤流落到荒星,恐怕中央星发生了大的变故,他如果还想要拿回属于他的东西的话,需要很大的自由。而如果霍呈炎待在他那里

  • 大唐:每周十连抽在线阅读第二节

    于是乎,响亮的开头语他身躯挺直,“我父亲是堂堂中领军,身旁的御马良将,我们家世代习武,所以不习那些与战策无关之事。”终会以一段心虚的结束语划上一段不完美的句话。纪以甯不记得这西周官职中还有御马良将这词,说白了只是帮中领军洗马的一个小厮罢了。“所以赵公子也一样不通,那又为何要求人家要样样都会呢?”她说

  • 弃后的日常在线阅读第六节

    朱淼良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他先拿下了一局。对上的虽然是状态不好的石铁,但终究动用落叶剑法不少次数,灵气消耗不在少数,他正愁还要连胜两场的话灵气够不够支撑。这下好了,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台下那个小胖子境界不过开元第一步,修为简直不堪入目。他索性坐死下一场比赛事关他名誉之战,堵住悠悠众口。一旦事成,擂台上还

  • 重振大唐:不良人在线阅读天堂路

    致生命中那些不可或缺的人年少的时候只知道当下的快乐,一根棒棒糖,一个草蚂蚱就可以撑满整个回忆,却不知道有一天当离别来临时,是那样的彷徨无助。从小,我是外公外婆带大的,第一次经历生死,是外婆离我而去。当她离我而去后,第一次梦见她,是我守夜的当天,梦里的我和当时一样躺在灵床旁的地铺上,外婆僵直的身体就在

  • 我们真的不合适!第八章在线阅读

    008兄弟相遇这个声音好熟悉,蒋平生心中默默想到。蒋灵儿抬起头看着正向这边走过来的厨师,脸上瞬间红晕满布。蒋平生看到蒋灵儿满脸的红晕感到无比的惊奇,这是哪个混蛋让妹妹动了春心啊。于是蒋平生生气地回过头去,看着向桌子走来的身影。好熟悉啊,是他吗?蒋平生不敢确定,因为最后见他还是上一生在高考假期,那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