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从轮回中归来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6/11 4:10:04 作者:腊月二十五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从轮回中归来
我!从轮回中归来
作者:腊月二十五来源:飞卢小说网
人族,自帝落鼎盛,上古没落,已过无数纪元。有一日,外族入侵,生灵涂炭。李玄夜,从轮回中归来,携无上之力,逆转乾坤。为人族争一丝气运,他更是身踏轮回。定封神榜,鸿钧叹服。力压灵山,唯我无天。……自此,诸天万界都留下了他的身影。(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前面的一章是我的草稿,现在才是正文,不好意思啊!我为我的鲁莽向大家道歉。对不起。

ps:“这一章我改的有点大,请大家认真对待,不随便的留点评价。”另外,我更改的次数很频繁,看常了以后,回头翻一下说不定会发现惊喜呦。

扣扣:**,喜欢龙族的朋友可以加我一起探讨剧情,一切以开心为主。另求大家找瑕疵,更新后二十四小时之内找到的必改。在另,我走精品路线,更新很慢大家懂得。

-----------------------------------------------------------------------------------------------------------------------------

楚子航站在窗前发呆。

雨噼里啪啦打在窗上,操场上白茫茫一片。

下午还是晴天朗日,可随着下课铃响,眼看着铅色的云层从东南方推过来,天空在几分钟内黑了下去。跟着一声暴雷,成千万吨的雨水向着大地坠落,像是天空的水库开了闸门。

足球场上车闸交错,草皮被翻得支离破碎。原本私家车不准进校园,但是这么险恶的天气,家长都担心孩子被淋着,几个人强行把铁门推开,所有的车一窝蜂的涌进来。半个小时之前,操场上热闹的像是赶集,车停的横七竖八,应急灯闪着缭乱的黄光,每个进来的人都死摁喇叭,大声喊着自己孩子的名字。瓢泼大雨中,学生们找不着自家的车,在一阵阵喧闹中,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现在所有人都被接走了,教学楼里和操场上都空荡荡的,“仕兰中学”的天蓝色校旗在暴风雨里急颤。

像是曲终人散。

--------------------------------------------------------------------------------------------------------------------------------

教室的门敞开着,秋天的寒风夹着雨丝灌进来,凉的刺骨。楚子航裹紧了罩衫,把手抄在口袋里,接着发呆。

“楚子航?一起走吧,雨不会停的。天气预报说是台风,气象局发出预警了!”女生探头进来说,她有一头清冽的长发,发梢坠着一枚银质的HelloKitty发卡,娇俏的小脸微微有点泛红,低垂眼帘不敢直视他。

“你认不认识我?我叫柳淼淼……”女生没有得到回答,声音越来越小,蚊子嗡嗡似的。

其实楚子航认得柳淼淼。柳淼淼比他小一级,在仕兰中学很出名,柳淼淼初二就过了钢琴比赛十级,每年联欢晚会上都有她的钢琴独奏,楚子航班上也有几个男生暗地里为柳淼淼较劲儿,楚子航想不知道他也没办法。

“我今天做值日,一会再走”楚子航点头致意。

“哦,那我先走啦。”柳淼淼细声细气地说,把头缩了回去。

隔着窗,楚子航看着柳淼淼的司机打开一张巨大的黑伞罩在柳淼淼的头顶,柳淼淼脱下脚上的绑带凉鞋,司机蹲下身帮她换上雨靴。柳淼淼躲在伞下,小心翼翼地走向雨幕中的那辆亮着“天使眼”大灯的黑色宝马轿车。

“喂喂,柳淼淼,柳淼淼,你捎我吧!”一个低年级的小子在屋檐下冲柳淼淼大喊。

“路明非,你自己走吧,我家和你家又不是一个方向!”柳淼淼头也不回的回答。

其实楚子航家跟柳淼淼也不在一个方向,楚子航家在城东边的“孔雀邸”,柳淼淼家住在城西边的“加州阳光”,南辕北辙,但是柳淼淼居然要送他一程。呵呵哒!( ̄▽ ̄*)

低年级的小子蹲在屋檐下,看着宝马无声地滑.入雨幕中,尾灯一闪,引擎高亢的轰鸣,走了。

不该有的幻想被现实无情打破,无奈之下,他站起来,歪着脖子,耸拉着脑袋,随口哼哼两声,好像是在嘲笑自己之前的行为,然后沿着屋檐慢慢地走远。

屋檐尽头,望着学校那堪称雄伟的校门,路明非不由得在心里再次咒骂了自己那三位本家亲戚几声**。

皱起满脸眉头,然后狠狠地咬咬后槽牙,猛地一缩脑袋,拿外衣裹住脑袋,路明非以龙游浅滩那个啥的姿态窜进雨幕里。

一道之型闪电在云层里闪灭,所有人耳边轰然爆响,雨更大了,柳淼淼说得对,这不是一般的雨,是台风!

----------------------------------------------------------------------------------------------------------------------------------

呼!呼!呵!......在一道冷清yin暗的幽巷,路明非把自己shi透的身躯紧靠在生锈的铁门上,用肺部重重的chuan息。头上的铁板遮不住太多的雨水,风雨不断的为他洗脸。

路明非把身上那些粘人的廉价衣物都扒了下来,然后一股脑的丢到水里,纤细的xiong膛有规律的起伏,黑夜衬托着那些白色鲜ròu,雨水用本身的物理性质把校服捣鼓成了牛仔kù。这一刻,这枚倒霉boy乍一看竟然显得有点sexuality。

在这个世界里,如果有认识的人看到这货这个模样,相信两百分之一百会被吓着。另外的一百会觉得他们不认识这丫的。

根据他们那疙瘩泽太子的爆料,路明非身世可衰,爹妈扔下他不管,在国外跑好些年没露脸了,他被寄养在叔叔家,非常能吃,纯是个吃货.....

在学校的第一标签是zui欠,你永远想不到下一刻zui里会蹦出什么乱话来。吵得学校第一富婆——小天女苏晓樯,几次抄菜刀割腕,当然。是割他的。更当然,都混成这个熊样了,学习成绩自然也是很惨淡。上课的话,要么和老师斗zui斗到急眼后立马秒怂,要么鬼鬼祟祟的躲在最后一排打盹口水成河。总之,这货还算个人物。而且必须必是被众同学鄙视的人物。

毕竟,现在的路明非还是个初中生,虽然初见怂样,还是当初天台上那个无忧无虑,无畏无惧冲着红绿灯练枪法的路明非。面对打不过的命运,他还想挣扎一下。毕竟有目标的还是要努力一下的嘛,万一实现了呢?

所以现在的他在雨里坐着,客观原因是头上那铁皮好歹有点用。根本原因是不知道是台风,懒,不想走,再加上刚想起来的无所谓,再有一个是有点烦。

不知道台风是柳淼淼声音小,懒是天性,不想走是没力气。无所谓是不在乎。因为他在乎的已经离他很远了。爸妈跑去了国外,婶婶一家对他恶语相向。至于同学,刚才的你们又不是没看到了。

所以他现在对一切都无所谓。当然,正处在青春期的心里难免有着对家长的埋怨。

婶婶家能有现在的生活,他自认为全部是他的的功劳,实际上也的确如此。

叔叔只是一个小职员,更何况以前还在股市里输惨过,婶婶只会做饭和家务。凭他们的经济状况根本买不起宝马轿车,婶婶也根本输不起麻将,表弟也根本请不了女同学吃饭。她们会的,只是欺负他而已。

所以现在的他不怕婶婶,相反心里还有点怨恨,要不是婶婶他也落不到这个境地里来。他也不怕暴雨,死就死,病就病,对于还没有星际争霸和陈雯雯的路明非来说,喝high了去跳个楼啥的也不是啥难事。

现在的路明非不了解这个世界,但他知道这个世界讨厌他。

原著里的他在龙三的时候说:“世界喜不喜欢你,只取决于你的朋友喜不喜欢你,每个人都有几个真正的好朋友,他们喜欢你,就是这个世界喜欢你了。”

明显得很,现在的他一个都没有那种不管怎么样都会相信你,不管怎么样都会跟你在一起的朋友。所以这个世界就像一直嫉妒妈妈的婶婶那样看不惯他。

想到妈妈,就不免的想起爸爸。父母,这个词在现在的路明非心中是个神秘和美好的代名词,他已经快四年没见到他们了。好消息是他们还活着,每隔半年会给路明非来信,寄给他叔叔婶婶一家的生活费,然后又用悲伤的汉字告诉他那个已经快习以为常的坏消息——回国探望自家儿子的计划又要要推迟了,因为他们的“事件”又有了新的进展。

他的爸妈都是考古专家,说是在忙一个大项目,结果一旦公布就会像斯文·赫定发现楼兰古城那样震惊世界。路明非心里很为父母而自豪,读了很多考古方面的书,放学路上和同学津津乐道。

不过目前的处境把这份自豪感消减了不少,因为他现在有点冷,有点饿,还有点想她们。他想起了那些和他往常一起归家的同学,现在他们才是值得自豪的吧,呵,有点羡慕了。

最后一个原因是有点烦,这个解释起来到是简单。

暴雨以任何人不可模仿的暴力的把他整个社会相隔绝,套句仙侠的话,路神人正躺在两界之间争渡呢!

争渡所造成的结果就是他现在看远处的的柏油路,就像是隔着距离欣赏众生的众人生,虽然不是上帝视角。但在这个世界上这种机会应该也着实不多。他不应该去cha一脚。免得咯着别人的脚。

既然这个世界不喜欢你,那你又何必恬不知耻地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晃悠呢?你就该静静地呆在没人知道的地方,静静地生长也静静地枯萎,像一株野蒲公英。

不过外面的的情况可不怎么好,视野糟糕透顶,放眼望去全是灰蒙蒙的一片。天空漆黑如墨,偶尔还有电光划过,带来一片空白。雨点密集的得好像在空中就彼此撞得粉碎,地上全是纷纷的雨沫。路面上的车已经不多了,都亮着大灯小心翼翼的爬行着,喇叭声彼此起伏。小路神人夜观天象。今夜乃作死之夜。

望望头上天外天,慢慢感受水中水,暂时不想回家又闲的蛋疼的路明非又开始了无聊的幻想。

幻想着自己以后怎样怎样的牛逼,怎样怎样的拯救世界,父母又是怎样怎样的以自己为荣,叔叔婶婶又是怎样怎样的惋惜没有讨好自己......“呵呵”他不由得笑出声来。多想点好事总是件好事。

大家也应该知道,一个人如果做了正常人类不会做的事,那么事情的后果一定是正常人类不可承受的。而在暴雨里看世界什么的恰好在这两界争渡着。

路明非目前还算正常人类的机体还无法为这种非人类的行为负责。他开始全身发热,四肢无力。发烧,这本应该在处于正常情况后,再出现这种反应。例外,来的总是那么突然。

但不知道为什么?智商不怎么高的大脑倒是很死忠的遵从了主人的意见,开始像加载了天河二号一样的飞速运转。竭尽全力加载那些好事。在江湖上,人们管这叫走!火!入!魔!

忽然间鲜润的、张扬的翠绿色扑面而来,仿佛无边无际的森林,阳光从那些树叶背后透过来,照亮了路明非的眼睛。他的瞳孔放大,全身像过电一样微微chandou。他又一次看见小时候住的老房子,窗外挂满爬墙虎新生的枝条,阳光被滤成绿色才允许进入这间屋子,他那时候还是个小小的孩子,等着爸爸妈妈下班回来。另一个小小的孩子站在他的身边,抱着他的头......

“哥哥,要活下去啊,”孩子轻声说,“我们都要活下去,生命是我们仅有的......一切了!”

叮铃铃铃!!!!这什么情况?天河二号也能中病毒?怪兽君你这怎么写可是不爱国的行为啊。

原本一脸懵逼的路明非脑中瞬间警铃大作。男孩的脸上一秒还在记忆中闪现着,他无比清楚的记住,那是一张很精致很漂亮的脸,面色红润,简直像个瓷娃娃,虽然这么说一个小男孩有点不大合适。但可以百分三百肯定的是,自己绝对没有这样的弟弟,不然早钻游戏厅包夜去了,还用在这里受罪。

一咕噜从地上越起,又“啊!”的传出一声惨叫。还没来得及想太多和干太多的路明非瞬间回归了大地妈妈那身着防弹衣的的怀抱。

压迫感在路明非意识回归本体的瞬间打通了他任督二脉,奇异的感觉像潮水一样向他涌来。很显然,他的小身板并不足以媲美海岸的岩石。

全身无力的倒在积水里,平日里的生命之源如今要命的往他七窍里灌。死亡的绝望逐渐靠近着它的本体。大脑一片空白,唯一的记忆只剩下所谓‘弟弟’的细语。

“哥哥......

活下去......

我们的火......

要把世界......

都点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病危通知单在线阅读第六节

    良久,一道红色的身影从草原上自远而近,正是那穿红色旗袍的女玩。两女在山丘下默默的对话,还时不时的看了看山顶上怡然而坐的相羽。相羽神情动了动,意味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心底忍不住邪邪的乐了一乐。果然,那个后来的女玩牵拉着紫色衣服的女玩往相羽方向走了上来,相羽一眼就看到了那被拉者满脸的不愿。“您好!请问能帮

  • 特摄:救世主游戏之十九,你不是异类(6)

    “十九,你怨孤吗?”商引羽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属下不怨主人。是属下异于常人,身子不堪入目……”十九嘴唇微颤,似是再难忍受皇帝的注视,缓缓并合双膝,跪于锦被上,俯身叩首。一声“不怨”,商引羽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回答,但他并没觉得开怀,这样沉默跪伏的十九让他有些难受。十九是不怨,但他

  • 去瓦罗兰做英雄在线阅读第七章

    早上起来的时候,景溪觉得前所未有的精神奕奕。他昨晚上好像做了一个美梦,但是又什么都记不清楚了,只剩下模模糊糊的好心情。他的脑门心烘烘的发热,并不难受,反而觉得头脑清明,就连忐忑不安的心也安定下来了,那些难过和空虚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温暖得就像是泡在热水里。“这就是中彩票的威力?”景溪用力抓着头

  • 情来不自禁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7节明英山悬崖每一年冬天,明英山里总会下雪,山里的雪,显得格外的白,满山的树木,都挂满了雪花,像披上了一层白色的银装,点缀了盛开的白莲花,使万物都变得那样的纯洁。山里的雪盖满屋顶上,铺在了道路上,洒满山间,大地一片银白,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天地融为一体,笼罩在这白色的世界里。模拟测验结束后,丹玲儿

  • 益智类游戏天命修士

    大千世界,弱肉强食。亿万种族中,诞生了无数修士。修士修炼一途,乃行逆天之事,会受到天道排斥,更有甚者灰飞烟灭。人族乃是这亿万种族的一方强族,人类从小便可通过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修行,成为修士。传说,修炼至强者有飞天遁地之能。传说有天赋的人族修士在越过炼体、练气两个基础阶段后踏入通玄境便有机会沟通天上星辰

  • [鬼灭之刃]成精第四章在线阅读

    街道地势不平又狭窄,刚好够一辆消防车通过。徐鲁从窗外看见远处一居民楼起火,火势还不算小。前面有几辆汽车堵在路口,出租车根本过不去。前面现在什么情况徐鲁不知道,她只能干着急。路上的人都没人敢上前,司机师傅回头看了她一眼,担忧道:“姑娘,这根本过不去,万一再爆个炸……”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轰一声,前方车子

  • 外室成妻 [参赛作品]父与子

    “山本,你能帮我切一下柠檬吗?对,就在冰箱上的篮子里。辛苦了。”纲吉一边擦着碗筷一边说。“十代目!请让我来……”“不——狱寺君你就在沙发上坐着……盘子放下我们家没有备用餐具……”纲吉满头黑线地推开星星眼狱寺。“纲吉能交到这么多朋友真是太好了!”家光用怀念的语气说,偏过头看着一脸不耐烦和狱寺纠缠的儿子

  • 天罪灵墟在线阅读第8章

    行走在前面的赵德柱,嘴角抽搐几下,心中隐隐杀机乍现,司马太守似感受到什么,抬眼看看赵德柱,赵德柱感受到司马太守的目光,深呼吸一息间,已是看不出喜怒。终于,在行走数盏茶之后,到一处幽静的别院,别院有一匾,上书“君临苑”,将万佛宗领向东苑,太上虚宫安排在西苑。告知两宗,三日后掌门将在临华殿中宴请二宗。便

  • 进击的巨人之浴火重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天早上,杜苇准时在公司宿舍楼下等班车,意外地看到了两个熟面孔,是在上海面试时见过的。立刻,三人热络地聚在一起聊了起来。胡国安和杨伟儒是一个月前到辉宇公司上班的,他们的老婆和孩子正在老家办手续,近期都会过来。胡国安32岁,研究生刚毕业,河南人。杨伟儒30岁,原来在湖北一个县城的清水衙门做会计,也拿

  • 赛尔号之诡林寻音在线阅读第七节

    那边“咣当”一声,像是电话被砸坏了的样子。热血全部冲向了脑袋,尼克已经来不及想什么了。他马上拉开屋门,冲出去发动道吉汽车。朦胧的深夜却有刻板的身影悄然而至。门外,开车过来的赫尔佐克紧张地喊道:“卡罗威先生!请等一下!”尼克奇怪地望向他。赫尔佐克急喘着对尼克说:“我是盖茨比先生的管家,刚才有一位小姐打